《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18章、四神阵,天网恢恢

毕方越斗越是心惊,它也看出来了,对方的阵式非常玄妙,而且目的也很明显,首先就是立足于不败之地做好防御,其次就是要把它困在这里生擒活捉。一想到自己会落到这些猪狗蛇鼠的手里,简直比杀了它还难受。

毕方这一番密集的还击极其消耗神气法力,让布阵众妖只能稳固防守无暇施展捉拿的手段,它是在寻找阵式的破绽。天赋神通的威力已经发挥到极致,眼看不能这么耗下去,否则神气一衰对方就能收紧阵式,毕方当机立断使出了自己的绝技。

只见它的双翅就如人的双臂一般往胸前一抱,左右却各飞出九根白色的羽毛。这些羽毛在翅膀上的时候也是青色带着红纹,可是飞出来之后先化为了桔红色,然后又变白了,带着炙热的高温,也不再完全是羽毛的形状,而是化为十八柄飞刀。

这是它的原身法器,轻易并不施展,此刻是想拼命突围。十八柄飞刀分两个方向呼啸而去,与此同时毕方发出一声长鸣,那飞舞的火羽突然炸裂而开,以小岛为中心向周围形成了一股爆发的冲击力。众妖结阵动作都是有牵连的,此刻法器前挥同时向后退了一步,就在这一瞬间露出了一丝破绽。

并非法阵运转凝滞,而是这十二人法力强弱不同,毕方的九柄飞刀直射向修为最弱的刘书君。假如破了这个阵式的整体防御,刘书君恐怕会当场重伤甚至身亡。这是凝聚毕方全部功力的一击啊,另一个位置的盛龙忍不住大叫一声:“书君小心!”

刘书君身边站的是禇无用和黄裳,虽然功力都不弱但也不是大成妖修,她的位置确实是阵式最薄弱的环节,毕方选的突破口很准。防御之力并非依靠刘书君一个人,毕方需要把所有人整体击退才行,但前提是刘书君这一侧能挡住锋芒,近来正与刘书君情意缠绵的盛龙关心则乱,他怎可能不着急?

他这一急,向后退步就慢了半拍,阵式的破绽恰恰出现在这一侧。另外九柄飞刀,在空中盘旋着陡然加速,如闪电般直射盛龙。而另外九柄射向刘书君的飞刀也突然转向,与毕方的身形一起冲向盛龙所在方位的高空。看这只大鸟的去势,就像一只大型战斗机伴飞着九只小型飞机,前方还有九道白光俯冲开路。

盛龙虽然退慢了半步,但十二时大阵仍在运转,他在情急之间变回了金线鼠的原身向后一缩,身前留下了一道金色的光幕。九柄飞刀射破了光幕,却迎上了一片带着云纹的蛇鳞光影,震颤之音击碎了这九道白光。这是旁边的甄诗蕊及时祭出手鼓,幻化光影帮盛龙挡了这一击。

甄诗蕊是大成妖修,借助的也不完全是自身的力量。那九柄飞刀在空中被震碎,手鼓幻化成的光影也消失。毕方的原身法宝那么容易被毁吗?其实这也是妙用之一,飞刀震碎化为无数白色的羽毛,瞬间又成了飞舞的细刃,九柄飞刀成了无数把小飞刀,攻击力虽分散但却密密麻麻无从躲避。

十二时大阵的移转之力此刻发挥了作用,满天的羽刃受到无形的阻挡,沿着小岛的边缘都折射回空地之中。但众妖结阵保护盛龙的这么一刹那,毕方已经冲突了大阵的束缚之力飞了出去——它突围了。

阵外还站着一个人呢,对付这种情况,众妖早就演练过多次。那毕方奋力冲出大阵的束缚也是强弩之末,急切之间已挥洒不出火焰飞羽,需要对付的就是那九柄飞刀和它强大的原身。成天乐已经移转方位,就站在对面的一株大树上,奋力挥出了拂尘。

万道青丝化作一片乌云,向着毕方当头罩落,其中还有一根白丝如灵引指示,牢牢地锁定了毕方在空中的方位。九柄飞刀刺破乌云射向了成天乐,而成天乐的周身也笼罩了一圈各色光环,那是飞电石展开的防护。

各色光环被击碎,飞刀也化作无数道细碎的白羽。那大鸟长鸣着冲破了乌云,挣脱了无数道青丝的缠绕,身上还带着光华流转,将拦路的青丝幻影化为飞灰。再看成天乐所站的那棵大树,茂盛的树冠全部被那飞舞的白羽绞碎了,只剩下立足处一根光秃秃的主干,但他本人却不见了。

毕方冷眼看见也有点意外,对方的手段不弱,既能击碎九柄飞刀,不至于被细碎的白羽绞碎尸骨无存啊,难道是带伤落入密林中了?但情况容不得它思考,电光火石之间,夜色中有一只拳头就打到了面前。

成天乐并没有掉下树去,而是穿过了漫天飞羽一拳打出。这完全出乎毕方的预料啊,那飞刀震碎后攻击力虽然减弱,但那密密麻麻的飞羽仍然犀利无比,谁能以血肉之躯就直接穿过到了眼前呢?

灵禽也有护体神通,身前瞬间罩上了一层红色的光膜,光膜上隐约还有火焰状的花纹流动。只听嘭的一声,成天乐的拳头打碎了光膜,击中了毕方的胸口。这是原身直接的对抗,毕方的护体神通也有反击之力,一般妖修也不敢硬碰,更何况是修士的血肉人身呢,可成天乐偏偏就这么干了。

这只大鸟冲破乌云已尽了全力,此刻被这一拳打了个跟头,在空中倒翻着又飞回了小岛,单足落地随即弹起,展开双翅悬浮在离地约一尺的高度。紧接着又听见嘭的一声,那是成天乐的双脚落地,他也进入了大阵之中,在毕方三丈外站定。

然后又传来滋的一声,成天乐脚下有一阵青烟升起,他的鞋底被烧焦了。刚才小岛中央的地面就已经微微发红,此刻虽然褪了颜色但温度仍是极高,把肉烤熟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毕方才会悬浮,但成天乐可没有这种神通。

鞋底一焦,他立刻运转法力,一片清凉撒向周围,降了脚下这一片地面的温度,手持拂尘冷冷盯着对面的毕方。拂尘中的那一根白丝还在隐隐发亮,法术未收,依然牢牢锁定着这只灵禽,随时可以发动攻击。

成天乐历尽艰险,如今仍安然无恙,可他身上穿的衣服却总是倒霉。此刻不仅鞋底焦了,上衣和裤子上也有大大小小不少的裂口,连着里面的内衣一起被划开,很多地方都露肉了。那是穿过羽刃的结果,也显出了他的筋骨强悍。

十二时大阵此刻已不再发动攻击,但仍在无声运转锁定了中央的毕方,只要它一有所动作就会立刻发动。毕方看着成天乐也有些目瞪口呆,它自以为高贵,那灵禽的原身岂能轻易让人乱摸乱碰,而且护体神功威力强大,根本不是血肉之躯能够直接对抗的。可成天乐就是摸了碰了,而且一拳砸在胸口把它打回来了,让它气血翻滚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还是成天乐先开口道:“我最后再问一句,你还不还钱?”

毕方喘了口气道:“这怎么可能,我感受到玄牝珠的法力,发自你拂尘里那一根白丝中,而你分明是人!”

成天乐:“这世上你认为不可能却偏偏有可能的事情多着呢,我既为万变宗宗主,当然是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如今你已是我手下败将,还有什么话好说?”

毕方:“你找了这么多人布阵对付我一个,以众欺寡,我不服,也不认输!真要以神通相较,有种你就跟我单挑!”

我们的成总说话带着一贯的特色,摇头一笑道:“我不需要你服,也没想让你认输,更没想过要跟你单挑。你的天赋神通确实比我强大,要是比跳舞的话,我更比不过你,我只是想要你还钱!”

毕方没脾气了:“你是为财而来?”

成天乐又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为财而来,想当初我是外汇交易部的总经理,你卷走了客户的钱,我可不愿意一辈子背这个黑锅,今天只是要帮那些客户追回损失。该说的话一开始就说了,我不想再费唇舌,你决定吧,要不然我就动手了。”

刚才他在神念中说了,还了钱便相安无事,假如不还钱,他就施展手段将这只毕方打成毕明俊的人形,束缚原身变化与神气法力,送到公安机关去投案。成天乐一个人当然没这个本事,但只要发动大阵将毕方控制住,那就等于绑树上白揍一般,自可尽情施展各种手段,把它身上的毛拔光了都行。

毕方犹在嘴硬道:“我可以还钱,但绝不认输!”

成天乐呵呵一笑:“我本来就没让你认输,还钱就好。”

毕方:“这钱你想让我怎么还?”

成天乐:“连本带利还,按照原先交易部客户的账面余额,减去前几年我已经还掉的一部分,以此为本金,计算同期银行贷款利率。好几年过去了,连本带利总额有四个多亿,详细的名册我这儿都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