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17章、索旧债,插翅难逃

成天乐在远处的树冠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心中暗暗掂量,这毕方好像没有带什么其他的法宝,但也不能说它没有随身法器。灵禽出身也是妖修,像这只高傲的毕方,肯定会认为自己的原身之物才是最珍贵的天材地宝,它的法宝应该就是原身之器,不施展则看不出来。

再看那毕方浑身流转着五色光华,体外又罩着一层红光,渐渐漂浮到半空,仿佛火羽盘旋笼罩下的一位神灵。这修炼的情形简直是一场盛大的演出,可惜观众们都没有鼓掌。约摸过了一个多小时,演出结束了,火羽收起毕方缓缓落地,很满意的抖了抖身子。按照前几天的观察结果,接下来它应该飞到江边的水湾,对着倒影梳理羽毛了。

这也是毕方防备最松懈的时候,正是成天乐要等的机会。只见那毕方单脚立地摆了几个自以为很好看的造型,还原地旋转了好几圈,就像在跳着名的芭蕾舞剧天鹅湖,然后施施然地一展双翅飞起。就在这一瞬间,早已准备好的众妖突然发难!

只见周围的树丛中,从十二个方位飞出十二道光华,如流星、如闪电、如白虹,在半空中射向同一点,恰恰在毕方头顶上空碰撞爆发。寂静的夜空荡漾起一阵轰鸣,无数鸟儿被惊起,胡乱的扑动翅膀不知飞往何方,树林边又传来扑通、扑通有什么动物跳入水中的声音,紧接着却重归寂静,至少在林外听不见什么动静。

成天乐布下大阵的目的不仅是为了避免伤亡,也是为了拢住声息不惊动外界。南京周边一带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荒郊,就算这片人迹罕至的湿地,几里外就有好几个村庄。

那毕方大吃一惊,众妖修施展出的“姑苏画中烟”绝技没有往它身上招呼,而是在它的上空交击爆发,把它当场震回了地面,而十二道轨迹在空中交叉形成了一个牢笼,让它急切之间无法飞遁而去。毕方遭遇偷袭的反应也是极快,单脚立地随即展开了双翅,无数道火焰如子弹般飞出,漫无目的的射向周围的密林。

并没有树木燃烧的场面,这些火羽在小岛的边缘就被无形的屏障挡了下来,仿佛燃放了一个环形的巨大烟花。趁着刚才毕方从半空落地的功夫,訾浩与十一名妖修已经跃过水面落在了小岛上,布阵站稳方位将那毕方困在了中央。

毕方怒喝道:“什么人?竟敢暗算本座!”

訾浩笑道:“还座呢!你有椅子吗?我们没有暗算你,否则刚才那一下你就成烧鸡了,就是想把你留下来好好算账。”

毕方:“笑话,你们这些小小妖物,与本座有什么账好算?我根本不认识你们!本座就是控火之神物,你们刚才只是吓了我一跳,还以为真是我的对手吗?你们是那李西村派来的吧?请回去告诉他,我对他的提议不感兴趣!”

有一个声音突然从另一座岛屿上传来:“李西村,他竟然也来找过你?”

毕方扭头道:“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躲在那里?你也认识李西村吗,看来与他是一丘之貉!本座是天生之灵物,岂能与你们这些屑小同行,快收起这一套吧,若惹我发动真火,你们谁都没有好下场。”

那声音又说道:“毕明俊,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枉我还替你背黑锅进了一趟拘留所!我今天不是来和你谈什么合作的,不论李西村找你谈过什么,我只是来找毕总叙旧。”随着声音,成天乐出现在水那边一棵大树顶上。

毕方又吃了一惊,有些愕然道:“成,成天乐!怎么是你这个傻小子?……好啊,你果然有名堂!我当初就觉得你到我的公司来应聘没安好心,暗中打我的鬼主意,背后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势力。幸亏我反应快,没有让你们的阴谋得逞,你居然还敢找上门来,真的以为本座好欺负吗?”

事情有点误会了,毕明俊当初就是先受到花膘膘的恐吓,又觉得成天乐可疑,这才提前发动了卷款走人的计划。因为当时客户做的外汇模拟盘在成天乐的“经营”下盈利很多,搞虚假交易的飞腾投资公司相对的损失就比较大,否则也不会一下子做得那么绝。

如今成天乐带着一大票妖怪找上门来,他就愈发肯定了自己当初的判断。没想到这个成天乐真是锲而不舍,好几年后又找上自己了,毕明俊心中一怒,浑身那红色的花纹发亮已经笼罩了一层火光。成天乐低喝了一句:“毕明俊,你已成笼中困兽,还想乱来吗?你搞错了,我从来没有针对过你,今天只是来要账的!”

随着声音,成天乐发过去一道神念。这神念的内容太复杂了,成天乐也是凝聚法力准备了好久才能够发出去,向毕明俊讲述了自己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身边又为什么会有这些妖修?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假如写成小说,百万篇幅恐怕都容纳不了,却在一瞬间都印入了毕明俊的元神。

成天乐发出这道神念,也感到一阵轻微的晕眩。而那灵禽毕方的元神仿佛很强大,身子居然连晃都没晃,只是愣了片刻便反问道:“成天乐,你未免太多管闲事了,在苏州这几年有此福缘还不够,竟然还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

成天乐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我并非警察要拿你归案,连本带利把外汇交易部客户的钱都还了,我便不为难你!”

毕明俊:“堂堂捉妖师,聚集了这么多妖修,居然甘心去做帮人追债的打手,不觉得寒碜吗?”

神念可以传达很多复杂的信息,却改变不了人们对事物的既定看法。毕明俊知道成天乐是来收账的,也了解了这些年他的大概经历,却又误会成天乐为了替人追债来捉拿它,或者是想敲诈更多的东西。

成天乐冷笑道:“你欠债,你还钱,天经地义!我是交易部的总经理,为客户负责,帮他们追回损失,我光荣!如果他们愿意感谢我,我也乐意接受。不要再废话了,我知道你已玄牝大成,虽然很好奇你是怎样突破大成境界的,但有些事可以挑明了说,还不还钱?”

他又发去了一道神念,给了毕明俊两个选择:要么就乖乖还钱相安无事;要么就将他拿下施展手段封印了原身变化,打成毕明俊的人形交给公安机关。到了那时,毕明俊不还钱也得还钱了,而且还变不回这么神气的大鸟。

修为强大的捉妖师能将妖物打回原身,这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能封印妖物的神通变化,就以人形出现变不回原身,世间有这么神奇的手段吗?毕明俊没有听说过也根本不信,他刚才说这么多话的目的之一,也是想让周围的妖修防备松懈,此刻突然将全身的羽毛张开、羽尖急弹,漫天流星火雨瞬间爆发,展开了威力强大的反击。

周围十二人除了訾浩之外都是妖怪,他们潜伏的时候将妖气收敛得很好,可一旦展开法力便掩藏不了,尤其是祭出了原身之器,毕明俊当然能察觉出来。妖修与人不同,它们可以以原身之物来炼制随身法宝,同时还有另一件本命法宝就是妖丹。

这次成天乐派众门人外出虽然得到了不少法器,但到手的时日尚短,很多妙用并没有完全体会透彻,动手时还是用原先熟悉的法宝最稳妥。比如吴燕青手中的马尾拂尘、甄诗蕊手中的蟒皮手鼓、花膘膘挥着一根如大尾巴般的长幡,以神识感应气息就知道怎么回事。

毕明俊看不起这些小妖怪,在内心深处也不屑于与此等人为伍,就连聚集这些妖修的成天乐,也连带着被他看不起了。可是一动手,他才知道这些妖修的厉害,且不说阵中有四名大成妖修,这座大阵的变化也非常玄妙,力量形成整体运转,使他无法击退对手。

小岛上的场面可比刚才热闹多了,简直是炫目至极!毕方的身形已经看不清楚,因为无数道火焰在十丈方圆内盘旋飞舞,它已经展开双翅飞到了半空,可是那阵法形成了一股吸扯之力,让它难以冲出去。众妖修挥舞法器,那飞来的火焰被一股股移转的力量引开,但仍能感受到那灼热的气息。

毕方一看冲不出去,也发了狠,顾不得舞姿优不优美了,在空中狂蹿,火焰飞羽甚至发出了凌厉的呼啸声,法力冲击碰撞在小岛上传出如潮水冲击般一波波的轰鸣。如果仔细看,这些火焰刚开始从羽毛上飞出时只是一道红光,离开毕方的原身一段距离后才化为了耀眼的火雨。

毕方身形漂浮在半空,而身下的土地已经因为高温而微微发红了。小岛边缘的地面,也形成了一道微微发红的环形地带,距离众妖有一段空间,那是因为火羽被挡了回去,就在这一片地方密集穿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