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16章、鱼入水,藏鸟于林

丹游成变化出原身,是一条数丈长的巨蛇,三角头颅浑身布满黄褐色的花纹,其状骇人至极,肋生双翅可以在空中飞游,口喷毒焰迷雾阴寒无比。与万变宗众弟子演法时,当然不能喷毒焰伤人了,丹游成则祭出法宝卷天神丝冲突相斗。

这时就看出阵法的威力了,丹游成无法击败众妖,但这条会飞的巨蛇很机灵,利用众妖的修为差异,好几次都从阵法的薄弱环节破阵而出。成天乐站在阵外呢,祭出拂尘又把他卷回去了,模拟的就是对付毕明俊的手段。

丹游成试了几次,便与成天乐讨论此阵应改善之处。由于不知毕明俊的神通究竟如何,料敌从宽总没有错。丹游成认为此阵法本身没破绽,但布阵之人却有破绽,他无法击败众妖,却总能奋力脱困而去。

此阵的变化运转极为繁复玄妙,众妖还不能尽数掌控,对付一般修士自无问题,但对付世间高手恐怕还有些麻烦。丹游成如果是生死相搏想拼命的话,专攻一人伤之或灭之,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的。

成天乐最怕出现的就是众妖的伤亡,于是改变了策略,将阵法的演练主要集中在整体防御上。理论上阵法所面对的攻击并不是让一位妖修承受,有一种轮转之力结为整体,但在演练时一定要掌握熟练,不能留下凝滞的破绽。毕明俊还是有可能突围而出,就让成天乐在阵外随时堵缺口吧。

成天乐的目的也不是斩杀毕明俊,就是想擒下此人,谁都别受伤是最好,否则也用不着布阵了,众妖一阵围攻也足以将毕明俊揍个半死不活。丹游成又说道:“此阵虽玄妙,但也有个缺点,你得先布好了发动才行,人家未必会落入圈套。”

成天乐答道:“我已查明了他的落脚地点和平日隐秘的修炼之所,设法提前布好大阵等他入套。我会谨慎行事的,等他察觉不妙,阵法就已经发动了。”

丹游成又问道:“要不要我帮忙?”

成天乐拱手道:“游成道友已经帮了大忙了,这是私人恩怨。那毕方并未动用神通做什么祸事,其实与修行界无关,只是一桩经济案。”

丹游成笑道:“经济案?成总为一桩经济案搞出这么大阵仗,也算是奇闻了。”

……

南京郊外,长江北岸,往上游行走一段距离,有一条不大不小的支流汇入江中,周期性的洪水泛滥使这一带形成了一片湿地三角洲。其范围虽然没有杭州西溪湿地那么广,但地处郊野显得非常偏僻空旷。除了主河道之外,还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岛屿、滩涂和季节性的支流,植被非常茂盛。

在水流平缓处生长着水芹、铜钱草,沿岸的地方是成片的芦苇,岸上高处是各种杂花野树。这里行船不便,每年夏季几乎处于半淹没状态,因此罕有人至。而在湿地深处有一个较大的岛屿,四面被水环绕,岛上却寸草不生,本应是淤泥的地表却呈坚实的琉璃状,在阳光下隐约反射五色,仿佛是经过反复的高温烧结。

这里就是灵禽毕方隐秘的修炼处,周围高大的树木将这个岛遮蔽得严严实实,而它试炼天赋神通操纵火焰飞羽时,岛周围的水又是天然的屏障。这里的环境非常好,成天乐第一次看见的时候甚至在想,假如在这个岛上建一座二层小楼,将是多么清幽舒服的度假所在,更兼无人打扰。

此岛约有十丈方圆,外围环绕着五、六米宽不等的水面,周围便是湿地密林。那寸草不生的小岛是没有办法设伏的,成天乐麾下的妖修要按照不同的方位潜伏在隔水的密林中,不仅小心翼翼收敛神气,而且将形神与地气灵枢融为一体,不展开神识大范围扰动搜索的话很难察觉。

根据得到的消息,西藏玉湖天道投资公司董事长任道直近日都在南京分公司主持工作,该公司有一个大项目顺利完成收尾,回笼了一大笔资金,而新的投资项目正在谈判中,需要这位公司拥有者亲自出面。估计谈的时间挺长的,要打理方方面面的关系并做各种可研论证。

化名任道直的毕明俊回来了,得到消息的成天乐一开始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命人在暗中观望。毕明俊确实每天后半夜都要去那湿地中的小岛上修炼。为了稳妥起见,成天乐派出了火龙果和沐冷云在暗中监视,并严令她们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并不得动用任何神通法术。

这两名妖修也在万变宗习得了“敛妖气”之法,化为原身后与正常的族类无异,而且她们隐藏的环境就是最熟悉与最合适的。湿地是鸟类的天堂,生活着大大小小上百种鸟,八哥也是其中之一,而沐冷云就是一只八哥妖。

水中有各种各样的鱼类,当然也有昂丁鱼,而火龙果就是昂丁鱼妖。沐冷云隐藏在远方的树丛中,与野外的八哥鸟混在一起,火龙果则游弋在长江岸边,混迹于野生的鱼群。藏鸟于林、藏鱼于水,平淡自然,却是最好的隐身之法。

这两位妖修没有靠近小岛的边缘,只是在树上以及水中观察毕方每日来往的路径。据火龙果说,那只灵禽很自恋,夜半无人时还飞到江边在月光下用长喙梳理羽毛,不时照着自己的影子很陶醉的样子。

沐冷云也发现了这一点。毕方修炼天赋神通,火羽飞舞场面非常华丽,华丽到已经没有太大必要的程度,仿佛不仅仅是为了修炼,更像是一种炫耀。可在深夜无人的湿地孤岛上,它炫耀给谁看呢?这只灵禽并不是给别人看的,就是自己在那里炫呢,颇有自我陶醉的感觉。

两位妖修向成天乐汇报观察到的结果时,都忍不住呵呵直乐,觉得那毕方很逗很好玩。而成天乐听她们转述毕方试炼神通的情形,却觉得这只灵禽的天赋神通很不好对付,埋伏必须瞬间发动形成阵式,否则很难将其留住。

火龙果和沐冷云并不清楚万变宗的底细,在她们眼中,成总与万变宗众妖当然神通广大,那灵禽再厉害,只要众人一出手自然就能搞定了,可是成天乐却不得不慎重。那灵禽确实够自恋的,或者说自命不凡,想收服恐怕不太容易,人家可能根本就看不起一般的妖修。

那毕方虽然化为人形混迹红尘,但仍有高高在上的心态,甚至看不起世上的一般人,更何况普通的妖怪呢?它之所以藏身市井中,也是为了寻找一种成功的快感、享受大好红尘,有太多的东西是山野中所不可能得到的,比如财富与地位,最重要的不是拥有了什么,而是拥有这一切所带来的满足感。

成天乐为了淡化它的警戒之心,最初几天并没有做出其他的任何安排。那灵禽毕竟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刚开始的几天很注意搜查湿地周边的状况,可一切平安无事,一周后也就放心了。湿地的林中、岛上、水里生活着各种野生动物,形成了杂乱的气息环境,也是一种天然的警戒屏障。假如有人于夜间接近这个地方,各种野生动物都会受惊动,毕方也能及时警觉。

可是这种杂乱的气息环境恰恰也被成天乐利用来掩藏众妖修,为了不惊动毕明俊,在一周后的某天,他们中午就来了。于茂盛树丛中静悄悄的潜伏好,收敛神气,将自身的气息与地气灵枢相融一体,看上去毫无异状,哪怕用神识扫过都不易察觉。

从正午一直到半夜,这些人一动未动,有人身上还落了不少鸟粪,还有人的脚上爬过甲虫和蚂蚁,更有调皮的松鼠直接落到有人的肩头上再跳上树,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子夜刚过,长江下游方向飞来了一团模糊的光影,就像笼罩在一层毛玻璃中看不真切。

光影飞过湿地的树梢,落在那片干燥的小岛上,化为一只独脚巨鸟。它有一人多高,一条长腿下爪生三趾,牢牢地扣住地面。但它的身形却处于一种半漂浮状态,仿佛也不必始终以脚着地。

它在月光下青羽白喙、黄爪红斑,正是传说中毕方的样子。青色的羽毛上有一道道红色的火焰状花纹,翅膀和尾部最为明显,双翅和长尾的羽尖甚至完全变成了火红色。这只大鸟在月光下单脚站定,然后扭了扭身子展开羽毛,就像自娱自乐般来了一场舞蹈,样子很滑稽也很享受。

埋伏在周围的众妖看见了也不敢乐,只静悄悄地等待成总在神念中发令。那毕方展开双翅挥舞,羽毛上的红色斑纹渐渐化为一道道流光,舞到酣畅处,突然一抖身子,流光化为火焰飞羽在这十丈方圆内盘旋穿梭,场面异常华丽。那毕方操纵着火羽飞舞,火焰还时不时划过附近的水面,神情有几分得意,仿佛在自我欣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