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13章、灵台境,真空妙有

清风答明月:“从见知来、从修行来。早在飞升成仙之前,金丹大成后悟真空之境、历真空之劫,体会真空妙有,佛家又称悟空之法。定境中万物皆不在,神通亦不在,一点萌芽重现,仿佛天地之初。

真空之境并非自造世界,而是于元神中重现世界。虽非灵台化转之功,但正因飞升之前的修行必经这一步,飞升之后才能谈金仙成就。这是无中生有妙法,太上有云:‘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凡人真空境法诀如是,金仙灵台化转法诀亦如是,妙处相通,境界不同。”

明月又问清风:“清风哥哥,你是金仙,为何未开辟灵台世界?”

清风又答明月:“我知其手段,未必要去施展,只是以此为印证。金仙可于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开辟天地,而这人世间亦是天地。明月,你亦成就金仙,为何不做一番印证呢?”

明月一指人间姑苏风景:“我可作画一幅,以灵台化转之功印证,假如人间修士得之,可从中体会真空妙有。”

清风:“若有此画,将包含重重修为境界玄妙,打造成神器为依托,若完全祭炼,它可成人间洞天。你若是能真的炼成这样一件法器,倒也印证了金仙修为。但孤存洞天未免无趣,我再加一道推衍之法,使它可随祭炼者的神念心印演变,并留一道出入门户。”

明月笑了:“这样一件神器,就像一个元神中的世界,包含着灵台化转之功,却不是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所开创的世界,而是一幅画卷的妙用。若能有人祭炼成功,便是拥有人间一处洞天。”

清风问明月:“要不,我们现在就试试?”

明月拍着小手道:“好啊!”

……

千年之后,成天乐与小韶在画卷世界中修炼欲乐双运道秘术,追寻真空妙有之境,似恍惚已窥到门径,但尚未见真切。若说修为神通法力,成天乐其实已俱足,而小韶在画卷世界中的法力更是比他只强不弱,可是那感悟心境仿佛尚欠缺几分。

修行中的境界,并不是法力更强大就可以堪破的,一头大象的力量比一个人强得多,但绝不能因此说大象的“修为”更高。这只是一个不太恰当的类比,成天乐还需要堪破一些东西才行。大成之前的修行宛如登山,而大成之后的摸索却有登天之意。有很多修士可能终身也堪不破,不要说历真空劫,入真空境也难求,更何况成天乐这种并无师承的散修呢?

如今说散修也不对,他已开宗立派,身份是一派尊长,将来应该就是祖师爷了!但此时此刻,他仍然是画卷世界里、小韶眼中的傻乐。

过了几天,到各派拜山的门人都回来了,个个兴高采烈、大开眼界的样子,聚在一起交流谈论此番出门的见闻,时不时发出几声惊叹与一阵欢笑,这座古宅中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花膘膘与石双带着姚远、罗克敌押送玄龟兽,在连云秘境受到了隆重的接待。两位狼妖刚刚加入万变宗,就有此缘法确属难得。连云派掌门付德充听说他们是刚加入万变宗的记名弟子,又听说他们没有随身法器,便送了两件法宝。

连云派这种至少有数百年传承、拥有小洞天道场的修行大派,其沉淀与积累岂是山野出身的狼妖所能想象?那连云秘境的气象与神奇,已经让两位狼妖看傻了!付德充掌门送他们的是两柄短剑,不是工艺品也不是现代打造的冷兵器,而是器物库中收藏的、前辈高人于数百年前炼成的法宝。

这两位狼妖绝对是识货的啊,尤其是罗克敌,人家就是文物修复与鉴定领域最顶尖的专家,拿到这把剑当场目瞪口呆,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明代最精湛工艺打造、保存完好如新的古剑,仅仅是这一点就令人叹为观止了,可它偏偏还不仅是古董,而是能与形神一体的法宝。

这两位记名弟子哪里敢收啊,这种东西且不说价值,那是花钱根本买不着的!付德充掌门却诚恳地说道:“我听说那玄龟兽就是你们二位从杭州押送到了苏州,又从苏州千里迢迢押送上了这大别深山的连云秘境,我连云派怎能不谢?

处置这妖物不仅是报弟子之仇,也是维护宗门之威严、安抚传人之心。区区两件法器而已,你们恰好没有法宝,这就是缘法,若是推却的话,反倒让连云派不安了。石执事,花执事,你们以为呢?”

石双与花膘膘看见那两柄短剑也眼热啊,他们还没有一件像样的法宝呢!这个状况恐怕连付德充也没想到。成天乐好歹也开宗立派自成一门了,花膘膘与石双也是大成妖修、掌管宗门事务的执事,怎么连像样的法宝都没有呢?

成天乐的家底跟人家没法比啊!付德充知道这两位狼妖是刚加入万变宗的记名弟子,按惯例应该还没有受师门的传承法器,所以顺嘴问了一句,然后顺手送了个人情。花膘膘和石双赶紧说道:“姚远、罗克敌,这是你们的福缘,也是连云派的美意,就收下吧。”

两位狼妖称谢收下,一路上都小心翼翼地捧在怀里,珍视得不得了。等回到苏州万变宗拿出来给大家看,众妖都异常羡慕,叽叽喳喳议论品评了好半天。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清楚花执事与石执事还没有比这更好的随身法宝呢。

连云派掌门也算摆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乌龙,付德充也不太清楚万变宗的状况,一般各派之间的来往礼数,送法器一般都是给晚辈,算是给登门而来的长辈一个面子。

这让罗克敌非常不安,双手取出短剑奉给花膘膘道:“花执事,我是以记名弟子的身份跟随您去拜山的,只是随缘开眼界而已。没想到对方冲万变宗的面子送了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却不知您还没有随身法宝,就算我孝敬您的吧。”

花膘膘这只老狐狸在法宝方面虽然不富裕,但人家也是做大生意、见过大世面、拥有大成之境的妖修。他笑着接过短剑把玩一番道:“以我的修为又得万变宗之法,自会炼制法器。而待到将来你成为万变宗的入门弟子,师门也会赐传承之器。这件法器就当作师门赐器,你先拿去用吧。”

他把剑又还给了罗克敌,而且话说得很漂亮。按照修行各派宗门传承的规矩,在入门弟子出山之时,传法上师确实会赐一件法宝,是宗门传承法器。花膘膘不贪罗克敌的短剑,以这种名义让他又拿了回去。

姚远见罗克敌如此做,心中本有些不舍但又不得不表个态,有点犹豫地将短剑掏出来欲送石双,而罗克敌已经把短剑拿回来了,他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

成天乐恰好就在旁边,呵呵一笑道:“你们就把法宝留下吧,正如付德充掌门所说,你们追踪李逸风入山,再押送玄龟兽到苏州辗转至连云秘境,就是一场缘法。罗克敌,花执事方才有赐器之举,若将来你为正传弟子,就拜在花执事门下吧,姚远亦如此。”

花膘膘收剑还剑,成天乐顺势给他“预定”了两名传人。这只老狐狸已玄牝妖丹大成,当然可以正式传法收徒。

花膘膘以神念道:“成总,您让我指点这两位狼妖?罗克敌拜师自是缘法,可为何又让姚远拜在我门下呢?他刚才有点舍不得但还是把剑掏出来了,应该是想学样子送给石双的。”

成天乐以神念答道:“这姚远是术士出身,精通各种江湖门槛,人很聪明心眼也多。这本不是什么坏事,但他有时候太爱玩弄聪明了,别人恐怕调教不了,倒是你这只老狐狸最合适。他怎么耍机灵弄心眼,恐怕也玩不过你这个师父,正可以发挥他所长、又能好好教训敲打他。”

花膘膘暗笑道:“好吧,我明白成总的意思了。姚远这小子心眼的确挺多的,在江湖上混的各种手段都懂,也给自己捞了不少好处,但有时候确实要注意,我就好好调教调教他。”

两位狼妖得了宝贝,但此番出门收获最大的却不是他们。大家到各派拜访,与成天乐相熟的各派尊长多多少少也知道万变宗的家底,晚辈弟子都没有空手回来的。尤其是小猴儿何凡,这次先后去了两个地方,收了一大堆东西,要大家帮忙才能拿得了。

成天乐对何凡十分重视,特意安排他先后到轩辕派与三梦宗去送拜帖,等于将两拨人合并为一处,还带着两位记名弟子林小果与沐冷云。由于担心小猴儿涉世不深,有些事情不太会处理,成天乐特意派了吴贾铭这位“长辈”与他一道。

四人先去轩辕派送拜帖,小猴儿和很多轩辕派弟子都认识快二十年了。大家见到炼丹峰上曾经的猴王在成天乐的指点下竟然化为了人形,既惊奇又高兴,接待时热情中多了难言的亲切。见这只猴妖刚刚入修行之道,在场的轩辕派尊长与众弟子几乎都送礼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