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12章、得真梦,玄牝归根

登门送拜帖,这是传统的方式,其实在现代社会已经不必这样了。如今通讯手段极其发达,哪怕相隔万里,有事情打个电话、发个邮件也就说清楚了,亲自登门实在太费周折。比如连云秘境那种地方,要登上高山绝壁才行,连路都不通。

时代在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在变,也包括这些修士,只是在变化中保持不变的精髓。比如连云派在大别山下设了联络处,修行道场仍在连云秘境中,与同道联系以及拜山往来比以往方便得多。燕山宗道场在燕山深处人迹罕至之地,而平日处理宗门事务的“内堂”却设在北京郊区。

在古代交通与通讯不发达的时期,向昆仑各派发一份“江湖令”是非常重大的事情,往往都要求助于正一门这样的大派才行。因为普通小宗门没有力量在短时间内向那么多地方送信,假如派弟子九州万里、险绝山川都走一遍,恐怕好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都过去了。

达到出神入化之神通境界,自有常人难以理解的传讯方式,可是拥有这种高人的宗门很少,大家不可能都在千里之外发送与接受信息,很多时候出现重大的状况还是需要登门送信的。所以每六十年一度的昆仑修行界宗门大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场合,可以商议与传达各种消息、交换各种物品,直至今日也是如此。

但时代毕竟不同了,如今昆仑各派设有联络往来之处淝水知味楼,那里掌握了天下各宗门的联络方式,有事可以及时传讯。理论上成天乐只要送一份拜帖到淝水知味楼,就可以转告天下各派。当然,淝水知味楼也不会随意将什么消息都做如此处理,只有意义和影响重大的事情,才会向昆仑各派发布。

万变宗正式开宗立派之后,递上这么一份拜帖,也等于成为了其中的一员,以后昆仑修行界有什么事情,万变宗值守弟子也能及时得到通知。但就算在现代社会,有事登门送帖,仍然是一种礼数或代表着两派之间的交谊,这是其他手段所无法代替的,好在如今的交通已是古时难以想象的便利。

成天乐总共向十一个宗门派出了专人,并不是按照宗门大小以及江湖地位决定的,其中既有正一门这样的大派,也有燕山宗、太行派这种平时并不引人关注的小宗门,只以交往并不以地位相论。这对于万变宗的众妖修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结缘机会。

这些妖修未能结识成天乐之前,都混迹市井唯恐被捉妖师识破行藏,如今却以万变宗门人的身份,带着拜帖主动去修士聚集的道场。从他们的个人经历而言,也是一场翻天覆地、脱胎换骨的变化。别的修行门派可能对万变宗还有看法,这些妖修们心中多少还有些忌惮,但与成天乐有过交往的这些门派,至少都会以礼接待的。

众妖出门时都掩饰不住心中的兴奋,万变宗成立的日子,也是他们最难忘的节日,这就是最好的庆祝方式!

古宅前厅清静了,几名弟子轮流值守,而成天乐只在后园清修。他如今的身份已是一派掌门,但已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大家仍然叫他成总。就像白少流,人们很少叫他白掌门或白庄主,见面一般都称之为白总,这似乎是昆仑修行界的两个特例。

来到苏州短短五年时间,从一个被骗陷身于传销团伙的傻小子,成为开一代风气之先、创自古所未有之妖修传承宗门的成总,人们一定会认为他很忙很累,毕竟做了这么多事情、建立了这么重大的基业。可是成天乐从来不觉得自己很累很苦,他的自我感觉恰恰相反,过得是越来越舒服愉快,也许是名号叫得好吧,因为他就叫——成天乐。

这世上恐怕也只有梅兰德、訾浩等人清楚,成天乐的平日修行确是乐在其中,他拥有一个神奇的画卷世界还有那世界中的小韶。从杭州回来难得清闲几日,他几乎每天都进入画卷世界陪小韶。

上次在杭州游西溪湿地时,他就在画卷中以神念心印向小韶展示那天地美景情怀,还曾经与小韶商议在这画卷里的姑苏世界再创一片美景,将苏杭两地人间天堂景象融为一炉。这几天他和小韶又在画卷世界中聊起了西湖,憧憬着将西湖烟雨景象也融入画卷世界。

这并不是说成天乐要在画卷世界里挖一个西湖,而是以神念创造一种风景,这是他目前还做不到的,只有等到修为更深之时。小韶感慨道:“傻乐,如今这姑苏画卷世界,已不再是当初倒映的人间景象,成为了你元神中的世界。”

成天乐傻笑道:“不,这是我们的世界。我突破大成之境,完全祭炼这件神器之后,画卷中的世界就属于我与你这位画卷之灵,我们继承了它,也在创造着我们自己的天地。如今的姑苏画卷,既是一种自然的推衍,也包含了我们所赋予的情怀。”

小韶又说道:“这画卷世界在你来到之前、在我出现之前就已存在,倒映的就是人间姑苏风景。如今虽然仿佛属于你我,可当初是谁打造了这样一件神器,这又是怎样一种境界?它时常让我思考一个问题,谁能创造一个世界,又怎样去创造一个世界?”

成天乐思忖道:“我也觉得这个画卷世界的重重玄妙,仿佛就是重重修行境界的印证,我简直难以想象它的尽头在哪里?”

小韶:“人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将所见一切往往习以为常,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存在,甚至是理所当然的为自己而存在,忘记了去思考这一切从何而来?人们习以为常的东西,哪怕是一草一木、一砂一石,都不是他自己创造的,而这个世界给予人们的简直是无穷无尽。

我时常听见各种抱怨,有些人仿佛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得到的太少,其实他们抱怨的往往只是人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人们自我相处的事情。但这个世界是从哪里来的呢,这日月山河是他们自己创造的吗?每个人出现在这个世上,就等于得到了这个世界。”

成天乐愣了愣:“这种话,我倒是第一次听闻。”

小韶微微一笑:“因为我是这画卷世界山水神韵所凝聚的灵体,有这样的心境很正常,与妖修一样,灵修对很多事物的看法也与人不同。你有没有想过,假如只有你,没有这样一个世界,你又能拥有什么?人们所拥有的东西,往往以为理所当然了。”

成天乐傻笑道:“听你这么说话,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

小韶:“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做的已经很多,比如你成立了万变宗。在此之前,这世上有万变宗吗,或许说有万变宗这种宗门传承吗?你的妖修之法得自于道阳,但你的成就却不来自于他。……傻乐,你怎么皱眉不笑了?”

成天乐突然紧锁眉头道:“等等,你刚才说的话好像很重要,暗合了某种修为心境,正是我在追寻的,却又没太想明白。”

小韶:“哪句话?”

成天乐:“我也说不太清楚,好像只是灵光一闪。”

小韶:“若说你的修行,下一步所要突破的便是真空之境,难道与此有关?”

成天乐:“你我的修行,下一步面临的都是真空之境。我们在画卷世界里修炼欲乐双运道,法诀中所描述的无极之乐,也是清静光明真空境。”

小韶脸色微微一红:“你说什么都能扯到这上面来!”

成天乐笑道:“这就是我们修炼的法诀嘛!你刚才说的话很重要,关于这个世界、关于我们自己。比如一个苹果,这个世上若原本没有,我们不会对它有概念;但是它有,我们又习以为常认为理所当然。但仔细想一想,如果重新去发现它、从无到有呢?并不是说要让这个世界上的万事万物不存在,而是体会这种心境,就如混沌中睁开清明的眼睛,这便是修行法诀中所描述的玄关啊!”

小韶:“前些日子你跟我谈到丹道,这也应是丹道中从‘胎动’到‘婴儿’的心境,修行何以谈超脱、何以谈感悟、何以谈境界,首先便是心境与眼界的不同,可以在寻常事物中另有发现。”

成天乐点头道:“对对对,就是这样,就说那双修之法,重重喜乐皆前所未有,不修炼便不得体会,但若不知何来便不得精进。……要不,我们再试试,找寻一番新体会?”

小韶脸色又变得绯红:“你——!”

……

不仅此时此地,成天乐与小韶在画卷世界中有这番谈话。不知在何时何地,或许是千年之前,两位仙人也有过一番谈话。

明月问清风:“说金仙灵台化转之功,可以无中生有,于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开辟山河天地,其缘法何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