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11章、语成谶,以行立身

听黄裳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訾浩在元神中朝成天乐叹息道:“是啊,这玄龟兽罪无可恕,就算再有用,也留不得了!更何况他还曾经暗算过你,更不能留。”

成天乐则在神念中回道:“这与有用无用没什么关系,他自己做的事就应该面对这种结果。有些人感叹世道不公,那么自己又是如何处世的呢?今天就是他悔过的机会,悔过并不代表求饶,而是真心去担当。它口称认错却提出那种要求,不是真认错!黄裳比你看得明白。”

万变宗当即做了决定,派弟子押送这玄龟兽去连云派。为了防止路上出意外,这次出动了石双与花膘膘这两位大成妖修,还有三名弟子要求跟随,也算是趁机见见世面吧。他们还没有见识过连云秘境那种地方呢,与其他修行门派的交流也不多。

姚远是个很机灵的人,心思转得极快,当即小心翼翼地主动开口道:“成总,诸位同门,我与罗克敌刚刚加入万变宗成为记名弟子,正是为宗门效力之时。此番押送这玄龟兽去连云派,我们也请求跟随护送,路上鞍前马后还能帮忙打点下手。”

成天乐呵呵一笑道:“你可是在中国电信上班,请了几天假啊?”

姚远赶紧解释道:“我这次请的是年假,时间足够了!而罗克敌已经和单位打了招呼,他也有时间。”

成天乐点了点头:“这玄龟兽就是你们从杭州押送来的,也算是一场缘法,那就继续押送到连云派去吧。但是去的人不能再多了,也要注意快去快回,别给人家添太多麻烦。”

仅仅是押送一只玄龟兽去连云秘境,万变宗就去了七个人,都快组成一个旅行团了。其余众妖修听了都很羡慕这七人,这是出去结交修士、开眼界、见世面的好机会,而连云派一定会热情接待并隆重感谢的,却被两位狼妖抢了先。但已经没法去更多的人了,否则真成了故意上门打扰。

甄诗蕊看出其余妖修也想找机会去修行各派见见世面,于是插话道:“成总,万变宗既然已正式开宗立派,虽然欲低调行事未请太多修行同道观礼,但若不送上拜帖告知各派,也是失礼之事。您看这拜帖该怎么送,又派谁去送呢?”

众门人一听这话,纷纷大喜过望,都以期盼的目光看着成天乐。成天乐又点了点头道:“确实应该如此,可是万变宗门下弟子不多,也不能一起都派出去,这拜帖恐怕送不过来啊。”

众妖纷纷说道:“没关系的,我们愿意多跑几趟,分期分批出门就是了!”

花膘膘说道:“这种事情哪能分期分批?要么不送,要么同时送,等修行各派早就知道了这回事,你再上门送帖子不觉得为时已晚吗?”

成天乐轻轻一拍椅背道:“那就这么办吧,正一门和三梦宗当然要送上拜帖,对我曾有指点、与本人有过结交的各派,听涛山庄、坐怀山庄、燕山宗、河洛派、逍遥派、青城剑派、轩辕派、孤云川这八派,不论门派大小都派出门人送上拜帖。要注意,去孤云川的只能是女子。

至于其余各派,我们不可能一一登门拜告,再派一批人去淝水知味楼送上拜帖,就等于转告天下修行各派了。如此算来,人手确实不太够。这样吧,訾浩总管与甄诗蕊、黄裳上次已去过淝水,而盛龙也随我拜访过河洛派与连云派,这次就留下来看家吧,其他人全派出去。送帖者应是万变宗的正式门人。在座的众位记名弟子,若愿意跟随的话,也趁此机会跟着出去见见世面。”

众妖一阵欢声,花膘膘又说道:“如此算的话,我们一共要派出去十二批人,还要留成总、訾浩总管、甄诗蕊、黄裳两位执事与盛龙看家,正式的门人就不够了。这样吧,我与兑护法仍然押送玄龟兽去连云派,姚远、罗克敌两位记名弟子跟随,另外三位就不要再去连云秘境了,各领一张拜帖去别处吧。”

成天乐一摆手:“好的,具体的事情就由訾浩来安排吧,大家明天就出发。去哪里拜山倒还好说,但这拜帖怎么写却有点讲究的,我正想与诸位商量。”

艾颂扬插话道:“成总或许没有经验,这拜帖其实很好写,首先表达向诸派同道的问候与敬意,然后说明万变宗已正式成立之事,留下宗门道场地址与联络方式。这样就可以了,并没有复杂的内容。”

成天乐苦笑道:“艾老板啊,你有所不知,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昆仑各派。趁此机会就写在这份拜帖之中,我万变宗有一条门规,可能会超越宗门之外。”

艾颂扬有些不解道:“万变宗的门规,我刚才都已经听清楚了,除了因妖修身份有几条特别的规定,并无其他的问题啊?若说超越宗门之外,那散行戒与共诛戒,也列入了万变宗的门规。”

成天乐:“我这条门规,就是与散行戒的第二条有关,拓展某些内容做出明确的解释。不敢强求天下各派共守,但我万变宗会执行的,首先从自身做起吧。”

说话的同时他发出一道神念,向在座众人讲了自己的想法。万变宗对散行戒的解释多了一种拓展,成为弟子共守的门规,它与罗克敌及姚远在杭州遭遇李逸风的事情有关。妖修在世间为祸,自有天下修士以散行戒约束;但是另一方面,假如有人因妖修的身份而胁迫他的话,又该怎么办呢?

可以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假如禇无用作乱,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若是为祸甚大,斩除他或打回原身都是罪有应得。但若禇无用本人并无大过,却被人察觉出身份以此相要挟,威胁说——他若不听话、便在沈翠兰面前将其打回原身云云,则是应阻止的情况。

不论别人管不管,万变宗正式成立之后,若是遇到这种状况,万变宗便会出手阻止,而不论那受胁迫的妖修是不是万变宗门下。成天乐不奢求修行各派都会这么做,但他首先从万变宗自身做起,所以特别定立这么一条门规,也算是为世间妖修提供一种庇护。

天下之大,自古以来这样的事情或许很多,万变宗一个小小宗门,当然不可能都管得了,但成天乐表达了一种态度,会尽万变宗的力量,假如遇到了就会处置,这种态度就是万变宗弟子自觉遵守的行动。

就像自古以来违反散行戒的情况时有发生,有些情况事出有因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便不值得刻意深究;有些则隐秘不为人知,不可能全部都得到处理了。但昆仑修行各派都认可与共守散行戒,既有态度也有行动,最关键的是有了一条处事的依据。

艾颂扬当即站起身来赞道:“成总,这是大功德之宏愿啊!天下修士称你为妖宗,如今果然一语成谶!……石盟主等高人前辈如此成全你,所希望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万变宗。”

成天乐:“哦,此话怎讲?”

艾颂扬:“对人也是对己,万变宗特意强调这样一条门规,并将它作为散行戒的一种解释,其实打消了昆仑各派修士最重要的疑虑,同时也对其他妖修在世间建立宗门做出了一种示范。万变宗虽是妖修传承,却不以身份胁迫世间妖物,反而会阻止这种行为。

若将来世间还有其他妖修宗门建立,这一条是最重要的参照,相比之下,我觉得其余的事情都是小节了。成总,你万变宗有此门规,既是在庇护天下妖类,也是在规度后来之妖与各派修士啊!将来若有妖王于世间建立宗门,就须考虑到这一点;若有修士撞破妖类,也须考虑到这一点。”

众妖由衷赞道:“高明,实在是高明,成总是怎么想到的?”

成天乐呵呵一笑:“也没什么高明的,我就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所以才想到了这些。……艾颂扬道友,我欲将此门规写在拜帖上告知昆仑各派,你说他们会不会认同?”

艾颂扬想了想答道:“你这条门规,实际上是庇护天下妖类,也是在限制修士所为,若事不关己,他们可能不会反对你,但有些门派也不会从一开始就主动承担这个责任。但这没有关系,你既不强求天下各派都这么做,这也是强求不了的事情,那就从你万变宗做起,自然会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不能要求别人行份外之举,只能要求自己做分内之事。”

万变宗正式开宗立派的第二天,除了宗主成天乐以及訾浩、甄诗蕊、黄裳、盛龙这四名门人,其余弟子包括记名弟子全都派出去了,向淝水知味楼以及有交往的昆仑各派送拜帖。昆仑修行界大大小小的门派很多,散布的地方极广,有很多在偏远险绝之地,哪怕乘坐现代交通工具也很难直接到达。专人登门送帖,在古时是一种很隆重的礼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