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10章、朝认罪,夕死亦可

典礼已成,众门人与弟子拜见成天乐,艾颂扬与胡卫华也起身祝贺,成天乐则含笑还礼。这其中还有个有趣的插曲,在这场宗门定辈序的仪式中,艾颂扬与成天乐这一辈万变宗门人是平辈论交,那么胡卫华就比甄诗蕊晚了一辈。

这也没什么关系,道侣之间也可以不是平辈,若非同门便以道友相称即可,至于他们两人私下里怎么称呼,那也与他人无关了。

接下来还有个小仪式,收姚远、罗克敌为记名弟子。记名弟子暂不排辈,传法之事皆由石双负责。成天乐又提名花膘膘与石双为执事,花膘膘负责管理门中产业,石双则负责为记名弟子传法。仪式结束之后,将由石双传授姚远和罗克敌妖修正传法诀,也包括万变宗特有的收敛妖气之法。

至于成天乐独创的“姑苏画中烟”绝技,还有陆吾神仑丹的妙用,以及种种各人修炼中的感悟、特别的应用法术、阵法等等,要待到正式入门后由传法上师亲自传授。身为记名弟子,能得到系统的正传法诀指点,已经是福缘不小了。

姚远和罗克敌今后的行止要受万变宗的门规约束,若有违反,首先收拾他们的就是万变宗。而另一方面,若再遇到李逸风威胁相逼一类的事情,那么保护他们的也是万变宗。若是将来修炼有成,在修行途中遭遇劫数考验,宗门也会提供相应的庇护与指引。

这个小仪式完成之后,还有一件事要当众处理。成天乐脸色一沉道:“把那玄龟兽带上来!”

成天乐今日举行宗门开立典礼,并没有回避那只玄龟兽,他就被押在大厅的角落里呢,全程见证了刚才的事情。他仍然是以人形出现,被封印了原身变化与神气法力,只是穿上了衣服。

此刻玄龟兽被押到大厅中央,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成总,万变宗的诸位高人,我有罪,我认罪!我错了,悔不该当初……”这玄龟兽倒也很能见机,见此情景一开口便不住地悔过认罪。其实前天他来到之后,已经被审过一遍了。訾浩岂能放过这样一个机会,详详细细将他做过的事情几乎都问了出来。

这只玄龟兽在大别深山中开启灵智,练就一身铜筋铁骨、更兼有强大的天赋神通。他也见识过山下的人烟,历魔境劫化为人形,在山中开辟洞府修炼,那些埋于地下的木髓圆珠就是他天然的外丹饵药。

有一天,连云派弟子叶子乔于山中采集玉龙烟,恰好被他察觉。这玄龟兽是山野妖修,虽喜食木髓圆珠,却不懂炼形龙髓真正的炼化之法。他知道埋于地下的木髓圆珠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化烟而去,终于看见了有人采集玉龙烟为炼形龙髓,对叶子乔瓶中的灵药以及随身带的法器起了贪占之欲。

他一开始潜伏在地下没敢动,后来感觉此人连续采集玉龙烟运转神气的消耗很大,施法之间功力也未必比自己深厚,才找准机会突然偷袭发难。

叶子乔身亡,他带着抢来的“宝贝”于地底通道穿山逃回了洞府,躲藏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敢露面。那瓶炼形龙髓确实给他的修炼带来了极大助益,用完之后,他又跑到山中去采集木髓圆珠,并回忆叶子乔所用的手法,尝试着自己炼制炼形龙髓。

所谓食髓知味,他曾经在山中又偷袭过成天乐与盛龙。不久后,他又碰到了另一名修士,被偷袭的人却成了他自己,来者正是刘漾河。刘漾河也是来收集玉龙烟的,却恰好发现了这只玄龟兽,于是出手收服。后来玄龟兽便被刘漾河带出了大别山,在其手下听命,曾经暗中窥探过成天乐的行踪。至于在淝水袭击成天乐之事,也是出自刘漾河的指使。

这些情况,成天乐昨晚已经听訾浩说过了,但今日还是当众问了一遍,审问者是黄裳。黄裳的职业是一名律师,在万变宗中他的司职是掌管宗门戒律。当玄龟兽都交待完之后,黄裳问了一句:“事情已经清楚了,你此刻又想怎样?”

玄龟兽磕头如捣蒜道:“我愿认罪悔过,也请求加入万变宗重新做人。请成总赐名,将来一定全心全意为万变宗效力!”

成天乐冷哼一声道:“想的倒美!我和年秋叶差点送命在你手上,你凭什么来求我这些?”

玄龟兽知道今天性命堪忧,惶恐惊惧、涕泪交流道:“诸位高人,我也是山野妖修出身,不懂事啊!当初是遇人不淑,碰到了那刘漾河,受他逼迫驱使才会开罪成总。我今日已知错,诚心悔过,希望能像大家一样加入万变宗。”

成天乐收起了冷笑,表情很平静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加入万变宗?若是我今日没抓住你,你仍会追随刘漾河与李逸风,这与追随我又有什么区别?你今日受缚,愿意受我驱使,当日又为何受刘漾河的驱使?说实话,我知道你能跑掉的,刘漾河并未将你带在身边,有些事是你自觉自愿去做的,又是为了什么?”

若说在大别山中被刘漾河收服,玄龟兽是不得不低头的话,可是后来刘漾河远去高原将玄龟兽留在苏州一带监视成天乐,玄龟兽若想逃脱控制完全可以自行离去,他为什么还要做那些事呢?成天乐的问题,在这种场合是必须如实回答的,含混不过去。

玄龟兽低头道:“那刘漾河说有法诀传授,可以让我印证修行,并赐我一枚陆吾神仑丹,其神效玄妙无比。他还许诺将来若建立宗门势力,我便是创派之元老,可尽享威福,只要有功,还会有陆吾神仑丹相赐,并助我修炼历劫。

可我昨天听訾浩总管说了,万变宗也在炼制陆吾神仑丹,所传授的便是妖修正法。如今成总已正式开立宗门,并不胁迫驱使众妖修,只是指引世间妖类修行,我当然更愿意拜在万变宗门下。若是说实话——刘漾河有的,成总都有;而成总有的,刘漾河却没有。

我如今已泄露了身份行藏,若不求万变宗庇护,恐怕是死路一条。而我也是诚心悔过,人间书籍中不也有弃暗投明一说嘛?只要成总愿意收留我,我愿为万变宗效犬马之劳,哪怕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成天乐不紧不慢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话吗?”

玄龟兽:“绝无半句虚言!”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我不需要你肝脑涂地。”

玄龟兽:“那您想要我如何做才能饶恕我的罪过、答应我的请求?”

旁观的胡卫华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不明白成天乐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而艾颂扬看着玄龟兽嘴角则露出了冷笑,仿佛在等着看戏呢。訾浩在元神中冲成天乐说道:“此兽绝不可轻饶,但是——他的确非常有用,该怎么办呢?”

黄裳也看向成天乐,以目光征求意见。成天乐则对黄裳回了一道神念:“既然让你来审,也由你来处置,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黄裳默默点了点头,肃容说道:“你这妖兽,我万变宗确实不需要你肝脑涂地。若无大别山中连云派弟子之事,今日应先治你在淝水、杭州两番偷袭之罪。但成总已经答应过连云派,若有你的消息则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

淝水知味楼各派高人合力炼制了追缉你的灵引之物,今日首先要给此事一个交待。你刚才所交待的罪证,皆会记录清楚,连同你本人一起先送到连云派。若你到了连云派还能活着脱身,万变宗与逍遥派自会再处置你,并将此事传书修行各派。”

玄龟兽一听这话,魂都快吓飞了,假如把他先送到连云派,哪还会有命在?他不住地磕头求饶道:“诸位同道,念在大家都是妖修的份上,就可怜可怜我吧!我确实是因为无知而获罪,就不能给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吗?杀人不过头点地,我认错了、也道歉了,今后一定重新好好做人,为何不放我一条生路呢?”

黄裳寒着脸道:“叶子乔的生路何在?成总与逍遥派秋叶仙子今日无事,绝非因为你当日手下留情,若他们不幸身亡,生路又何在?方才你说愿肝脑涂地,成总问你是否发自真心,你说是。那么无需肝脑涂地,只需承担你应得的惩罚。

世间事都有代价和后果,不会因为道歉和悔过而免责。在座众妖很多人都犯过错,也都受过惩罚,而成总最终宽恕了他们。宽恕是一种美德与修养,但没有原则的宽恕并非是善行,你自己也应明白这个道理。

古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那么‘朝认罪,夕死亦可’!认错就是认错,道歉并不是一种逃脱惩罚的手段。你愿意悔过,这很好!所谓悔过的机会,并不是让你不去承担后果,而是让你清楚自己应该承担什么、然后就去面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