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09章、证我名,众妙一门

次日,成天乐带着姚远与罗克敌返回苏州,这两位狼妖前日已随黄裳去过一次了,与万变宗中等众妖见过面,也省得再介绍一次。有一个小细节成天乐虽然不知道但也能猜到,訾浩大总管前天见到这两位狼妖时问东问西打听了不少事情,明显有招揽之意。

今天成天乐把他们带回来了,倒也遂了訾浩的意思。他们是坐高铁回去的,到站后没有打车而是步行穿越苏州去万变宗道场。成总自有成总的习惯,想当初在画卷内外的姑苏修炼御形之道,如今仍然是以同样的方式修炼御神之道,举步之间将情怀感悟与天地气息相印,同时竟有几分移转灵枢之妙。

成天乐并没有刻意对两位狼妖展示什么,他只是在自行修炼,于举手投足、穿行街巷之间;他也没有对他们掩饰什么,两位狼妖跟随在身边,能感应或感悟到什么玄妙则是他们自己的收获。

在五年前那个传销团伙驻地不远的地方,走过小河桥头,又路过那家卖虾仁荷包蛋的老字号小饭店,进入烟径古巷。远远只见万变宗门前很热闹,那座曾经“闹鬼”的古宅大门敞开,门口站着七八位出身各异的妖怪,正在议论着什么。

成天乐一回来,他们赶忙转身迎上前打招呼,姚远和罗克敌也上前向众妖修问好。訾浩说道:“成总,您果然把这二位道友带回来了。”

成天乐呵呵一笑:“梅兰德的面子不能不给啊,况且这二位道友与万变宗确有缘法。你们干什么呢,怎么都在门外站着?”

甄诗蕊答道:“成总临行前曾说过,您回来后若石双与花膘膘已出关,便是万变宗正式立门户之时。如今他们二位已破关而出,皆玄牝妖丹大成,我们正在等成总回来,已做好宗门开立的一切准备。既然是立门户,总得将这道场大门好好布置一番,这门楣上的花砖应该换一换,我们正在商量刻什么字呢。”

成天乐又惊又喜道:“真是个好消息,他们俩人在哪里?”

兑振华答道:“花膘膘与石双先后破妄而出,神气消耗很大,正在小剑池休养。没想到成总今天就回来了,需不需要叫他们立刻来见?”

成天乐一摆手道:“暂时不必了,就让他们好好休息吧,明日就在此地召开万变宗的开宗典礼。”

訾浩诧异道:“这么仓促?如此就来不及给交好的各派发帖、邀请他们观礼了。”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我本来就是一介散修,机缘巧合立了这一派宗门,聚集的也都是各路妖修。昆仑修行界自古以来还没有这样的宗门传承,象征意义虽然重大,但并不代表我们自己有多么了得。越是这样,行事就越要低调一些。

各派高人对我多有夸赞,有些赞誉已经名过其实了,实在用不着我们再去张扬什么。待会儿就通知南京众记名弟子赶来参加典礼,至于修行同道,就请在苏州的艾颂扬和胡卫华师徒来做个见证吧。等宗门正式成立之后,再向交好各派以及淝水知味楼送一份拜帖便是。”

甄诗蕊等人点头道:“好的,就按成总的意思办,明日就举行宗门开立典礼。”

成天乐:“要在门楣花砖上刻什么字,你们商量出结果来了吗?”

黄裳答道:“訾浩总管的意思是刻上‘万变朝宗’,兑振华护法的意思是‘万变之宗’,甄诗蕊护法的意思是‘万变其宗’。各有各的讲究,正想等成总回来定夺呢。”

成天乐笑了:“名字都不错,就是太过自负了。既然要低调一些,我看就刻上‘万变有宗’这四个字吧。”

众妖齐声道:“万变有宗?好好好,还是成总一语点睛!”

訾浩又说道:“看人家道场门口,都会挂木牌刻上楹联,既然门楣上的花砖雕了‘万变有宗’这四个字,是不是也要配一副对联啊?木牌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对联该怎么写呢?”

甄诗蕊:“还是请成总亲笔来写吧,我们先去厅中放好笔墨纸砚。”

成天乐刚回到苏州,首先就决定如何更换门楣上的花砖、刻饰大门两旁的楹联,其布置也与这座古宅原有的风格一体。传统的花砖和楹联不仅需要专人书写,还要请专门的工匠烧制与刻制,但在这里都省事了。有这么多神通广大的妖怪,自可以炼器之法现场制作。砖和桃木都是准备好的,当天夜里就换上了。

第二天,当人们再走过这座小巷古宅的门前时,会看见大门右侧的墙上挂着一个铜牌,上面写着“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而门楣上方的花砖呈扇形还带着一个小檐,由四块镶成,从右至左刻着“万变有宗”。其字迹既未烫金也未描红,就是苏州传统宅院的一种点缀装饰,不特意抬头看的话都不会注意到。

大门两旁的楹联是成天乐亲笔所写:证我名众妙一门,得真梦玄牝归根。

万变宗所有门人与记名弟子全部到齐,于正午举行了宗门正式开立的典礼。这场典礼很低调,只请了艾颂扬与胡卫华师徒观礼见证。这一宗门很奇特,他们没有祖师爷,祭拜的是书写着“万变”两字的牌位,牌位后的中堂上挂的是一幅山水画。当然不是成天乐的那幅神器画卷,而是他以神念意境亲笔所作的另一幅山水,象征着妖物出身的世间。

立门规、排长幼辈序,这都是建立宗门的必须步骤与仪式,众妖都已经准备好了,自不必多述。有一个仪式是其他门派所没有的,所有妖修都交上了一件原身之物供宗门内堂收存。东西都装在木匣里封好,大家彼此是看不见的,但大概也能猜到,比如兑振华装的应该就是鹿角一类的。

成天乐做事讲究效率,在这一场典礼上,顺便把其他很多事都一起办了。万变宗近日喜讯不少,除了花膘膘和石双玄牝大成,还有另一件。訾浩领来了一位脸孔很陌生的少年,长得圆头圆脑胖乎乎十分可爱。成天乐感应其气息便笑道:“小猴儿,可喜可贺!你终于度过魔境劫凝炼妖丹成功。”

他便是黄山炼丹峰上的那只开启灵智的猴王,曾被丹紫成带到了南京,又被成天乐带回苏州万变宗,如今终于化为人形。小猴儿拜服于地道:“拜见师尊,请师尊赐名!”

成天乐反问道:“你开启灵智修炼至今,于‘名’之一字,曾有何思?”

小猴儿答道:“我并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也曾思考过这个问题,我从何而来、为何能超脱族类、又有何不凡?”

成天乐笑道:“每个有自我意识、学会思考我为何会存在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过这个想法,我小时候也想过。每个人可能都曾以为自己来历不凡、与众不同,事实也的确如此,世上众生皆独一无二。我曾问高人轮转之说,白少流答过我一句——众生皆是再来人。

这话的意思我思考了很久。若真有轮转之说,则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了生生世世的轮回,曾经显赫、寒苦,说不定还不是人,说不定也是哪朝哪代的名士或高人,但此生就是我。若无有轮转之说,那么世上千姿百类之众生,皆如我之留影。

在世者皆不凡,但所谓与众不同却非自命不凡,有此生便是有幸,应多思此生何来?与众不同亦是与众生无别,你既有此思,我便赐你之名——何凡。

在座众妖修超脱族类,习万变宗妖修之法,化为人形入红尘之中,皆是一世两为生。大家出身各异,皆入此一门,是为万变有宗。我聚集众妖已久,却从未正式收弟子,今日开宗立派,拜师仪式上你是第一位,既是我的座下大弟子,也是万变宗的大师兄。”

众人皆赞,小猴儿从此在人间名为何凡,再拜致谢。他是万变宗的大师兄,那么其余众妖的辈序如何论呢?这些人如果算年纪的话,恐怕没法算,大部分妖修连自己都搞不清,他们能记清楚的往往只是开启灵智之后的岁月,但万变宗自有谱序。

以成天乐为尊长,訾浩是成天乐的师弟,花膘膘、石双、黄裳、兑振华、吴燕青、禇无用、甄诗蕊、吴贾铭等人与成天乐平辈论交。这一代门人中,以吴贾铭排名最末。

至于下一代弟子,不论结识的时间长短与修为深浅,就在今日这个仪式上定下名序。刚刚化为人形的小猴儿何凡,因为在正式的宗门拜师仪式时排位第一,反而成了大师兄。二师兄则是盛龙,再往后是张潇潇、南宫玥、刘书君等人,他们皆是成天乐的弟子。

成天乐最后说道:“今日建立宗门,诸位皆是我的亲传弟子。而万变宗中已有兑振华、甄诗蕊、花膘膘、石双等大成妖修,从今日起也可正式传法收徒。诸位记名弟子中,将来若有人成为万变宗正式的入门传人,也可拜入这几位前辈的门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