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08章、河坊街,品味闻音

梅兰德苦笑着点了点头道:“修士与术士确实不同!是的,你有妖修之法传承,并不代表便要以此挟制或引诱天下妖物入麾下。成总,不知以你我的关系,我能不能为这两人求个福缘?就算给我一个面子,先收他们为万变宗记名弟子?”

成天乐闻言皱起了眉头,似有些不悦。梅兰德追问道:“怎么,不可以吗?成总不想让那两位狼妖拜入万变宗,难道还有什么别的隐情?”

成天乐摇头道:“你这个人也真是的!和我说话,用得着玩这些花样吗?在苏州让我到杭州的时候,就应该告诉我事情与黄裳有牵连;昨天从四宝斋出来的时候,就该说那两位狼妖想拜入万变宗的事情!且不论你是不是万变宗的客卿长老,以你我的交情,这个面子我会不给吗?只要那两位狼妖无不可恕之罪,你开口,我当然会点头的,何必绕这么大弯子?”

这话分明有指责之意,梅兰德却笑了:“人和人真是不一样啊,与成总打交道,其实真的很简单。四宝斋的事,是我想让成总亲身经历与见证江湖上的手段,先不挑明倒有必要;至于为两位狼妖求个情面,实在不必这么复杂。……嗯,你刚才说话,一派尊长的语气出来了。”

成天乐也笑了:“你可真会夸人!有你引荐,拜入万变宗不难,但我还要和他们好好谈谈。”

梅兰德:“多谢成总给老弟这个面子,今天晚上我做东,请成总和姚远与罗克敌一起吃顿饭,成不?”

成天乐:“好啊,其实我应该请你,好好说声谢谢。”

梅兰德:“彼此彼此,你我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在双绝亭中品完了茶,两人顺道参观虎跑泉景区,路过泉眼旁的茶社时,把杯子还给了人家。登山径经仰止亭,瞻仰了弘一法师李叔同的灵骨塔;又从另一条小径下山,拜谒了南宋道济和尚李修缘、也就是民间传说中济公的灵骨塔。

下山的路上,成天乐问道:“济颠大师与弘一法师俗家都姓李,但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位僧人。而如今他们的灵骨塔都在虎跑泉畔,遇见了能不能聊到一起去呢?”

梅兰德笑道:“我感觉他们说不定会很投缘,看看你和我,不是聊得挺好吗?”

快走出风景区的时候,梅兰德突然在神念中说道:“昨天姚远问你的问题,你回答的虽并无不妥,但有一种情况却未解透。”

以神念交流就是方便,梅兰德指的是姚远最后问的那件事。假如有人识破了某位妖修的身份,以此为要挟怎么办?成天乐已经回答了,在普通人中就当聊斋故事谈吧,只要自己的心定、行事亦不偏,在普通人中其实没什么影响。

但还有一种情况成天乐并没有讲清楚,那就是捉妖师或其他妖修,以手段将那妖修当着亲近熟人的面打回原身,又该如何是好?比如有人威胁褚无用、吴燕青或南宫玥,若仅仅是揭穿其身份,其实不必太过担忧,就当开玩笑或者胡言乱语好了。但若是当着沈翠兰的面将褚无用打回猪身,这就不是开玩笑了,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很多妖修最怕的就是这个,内心中对捉妖师有深深的忌惮并非没有原因。成天乐曾回答应就事而论,但不论怎么说,沈翠兰却是无辜的。就算事后去处理,一些不可挽回的影响已经造成了。

成天乐叹了口气道:“散行戒中也有相关的内容,但主要却不是针对这种情况的。”

梅兰德补充道:“提散行戒不如提共诛戒,但共诛戒主要也不是针对这种情况的。在我看来,它们主要都是为了保护世间的修士,警告欲作乱的妖人或妖物不要乱来。但以身份威胁妖修,针对的并不是其他人,也用不着向其他人出手。”

成天乐突然道:“其实,我有一个愿心。”

梅兰德:“什么愿心?”

成天乐答道:“世事在变,尤其近几十年来是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有太多的新事物与新状况出现。比如在资讯如此发达的年代,妖修混迹红尘、甚至建立传承宗门,该如何看待?石盟主与很多前辈高人皆与我谈过这些事。我与这么多妖修打过交道,亦有一个想法,昆仑各派修士共守的散行戒与共诛戒,也应该扩展一些内容。

比如威胁褚无用,要在沈翠兰及全村人面前将他打回原形,这对于一位妖修来说实在太致命了,若以此驱使,他几乎没有办法抗拒,此种情况应该立戒禁止。若是那褚无用作奸犯科,该怎么收拾他就怎么收拾他,是不是当众施法打回原身,自有散行戒约束。

但只是开口要挟褚无用呢?若褚无用并无劣迹呢?开口之人可没有威胁沈翠兰,也没打算对沈翠兰做什么,共诛戒似乎没提到这一点。这些妖修的行止在世间应该受到约束,但他们与普通修士不同,有自己的特殊情况,也应该受到某种保护,这样的指引才会令人信服。”

梅兰德一竖大拇指道:“果然是一代妖宗啊!不仅是说话的语气像,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其心境也完全是了!此愿心若能实现,不论你的修为如何,称妖宗也当之无愧了。但我在淝水逍遥派与各派修士交流之时,也听说了昆仑修行界的很多往事。

正一祖师当年立下散行戒和共诛戒,过程可不简单,不知经过了多少杀伐、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它不是某一门派或某一教派的戒律,而是超越宗门的共守之规。你要是想另立一条,这既是一场大功德,但有没有想过,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搞定?”(徐公子注:正一祖师立散行戒与共诛戒之往事,感兴趣的书友,请参阅我在起点中文网的另一部完本作品《灵山》。)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时代毕竟不同了,代价肯定是要付出的,但没必要像千年之前那样再来一场席卷世间的杀伐。况且我并不是另加一条散行戒或共诛戒,只是扩展原有的内容,多一条明确的解释而已。而万变宗的出现,就伴随着这种新状况,也算是应运而生。”

梅兰德:“成总说得不错,但代价多少是要付出一些的,不经历一些事情,很难说服各派修士真心的认同。”

成天乐又叹了口气道:“事情我已经在经历了,只希望代价和遗憾会尽量少些。”

梅兰德:“我真不适应你叹气的样子,成总,你怎么不呵呵傻笑了,那才是你的本色。……晚上想去哪儿吃啊?”

成天乐呵呵一笑:“你请客,你说了算,我有的吃就行。”

……

当天晚上,离西湖景点柳浪闻莺不远,河坊街与南宋御街的交叉路口,一家挂着“皇饭儿”招牌、名为王润兴酒楼的饭店里,梅兰德请成天乐吃饭,还有姚远与罗克敌继续作陪。

成天乐到的时候,梅兰德已经将菜点好了。首先是一道号称百年老字号特色的鱼头炖豆腐,还有当地风味的醉虾、糯米甜藕、炸臭豆腐等。成天乐坐下之后尝了一口鱼锅里的豆腐,点头赞道:“不错,这豆腐真不错!”

梅兰德:“成总吃得好,那就一切好说。”

喝了几杯酒,还没等姚远与罗克敌开口,成天乐主动说道:“二位托兰德先生求我的事,我已经清楚了,感谢你们对万变宗的认可。我首先要谈谈天下修士共守的散行戒与共诛戒,还有我万变宗定立的门规。”

他发去了一道神念,将相关内容都解释得很清楚。两位狼妖连连点头道:“清楚,我们都是清楚的,兰德先生已经提醒过了,我们连原身之物都带来了。”

他们带原身之物来干什么?梅兰德与成天乐曾商量过一条万变宗的门规,拜入门下的妖修须交出一件原身之物,以供祭炼灵引之器、收存在宗门内堂中。那样的器物可以搜索和查找这位妖修的踪迹,就如昨日在山中察觉那玄龟兽。

成天乐笑道:“你们的确有诚意,但不必交给我。你们需要去一趟万变宗,受戒之时将此物交予宗门,恐怕要向单位请几天假。”

两人问道:“成总什么时候回苏州?”

成天乐:“出来的时日不短了,明天就回去。”

两位狼妖齐声道:“那我们明天就和成总一起回去,昨天已经去过一趟了,熟门熟路。”

成天乐:“我需要提前将有些事情说清楚。你们暂且拜入万变宗门下为记名弟子,等到了万变宗,自有人传授正传法诀,这些不会有所保留,但有些宗门秘法,是要等到成为正式传人之后才能修习。

罗克敌可以继续自己的工作,没有任何影响,但若宗门有事,自会通知你该怎么做,姚远也是一样。对于姚远,我要特别多说两句,你是风门九星派的弟子,若是背着梅兰德求我这件事,我是不可能答应的。你托兰德先生相求,这才是正理。

九星派的风门术法,你该修炼仍然修炼,可与妖修之法相印证,这是你的根基。若有朝一日,你面临传说中的神念合形之境而找不到门径的话,便从妖修正传法诀中求解答。若你已得万变宗指点,再修风门秘法终不得神念合形之境,那么同样也求证不得玄牝妖丹大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