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07章、双绝亭,赏雨听泉

成天乐说出这番话是顺理成章,完全符合他的经历感受以及如今的大成心境。两位狼妖却很意外,这位成总既领他们的情,但也施恩不挟,表现得很泰然,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俩——你们是人是妖没关系,该干啥还是接着干啥去吧。

这样一种态度,反倒将两位狼妖准备好想说的话给堵回去了。假如成天乐今天主动提到了他们的身份,并提醒教育一番,他们正好顺势求教、请求成总的指点或指引。然而成天乐并没有教训他们的意思,更不论身份的差别,甚至没谈什么修行。

两位狼妖只好先劝酒劝菜,顺势夸赞了成天乐几句,过来一会儿,姚远才担忧地问道:“成总于世间坦然看透各族类,令我等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未必人人都像您啊!那李逸风已知道我们的身份,他不必来招惹我们,只需向相熟的人放出风声,就可以逼令我等无法立足……”

成天乐闻言却笑着打断了他的话道:“姚远,有些事情是你自己的秘密,可能也只有你自己最在乎。”

罗克敌迟疑道:“成总,我没听懂您的话。”

成天乐站起身开门叫了一声服务员,服务员闻声走过来问道:“先生,您需要什么吗?”

成天乐笑呵呵的一指姚远和罗克敌道:“你知道吗?他们两个是狼妖!”

服务员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成天乐又问了一句:“你信不信?”

服务员莫名其妙道:“我不信!”

成天乐郑重其事道:“我不骗你,他们真是狼妖!”

服务员无可奈何道:“好吧,我信!请问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成天乐:“没事了,你出去吧。”

一头雾水的服务员出门了,她走到楼梯的拐弯处,冲另一位服务员小声道:“那边包间里的客人,好像神经有点问题!”

那姑娘以为自己离得远说话又很小声,包间里的客人不可能听见,可是成天乐与两位狼妖都听得清清楚楚。成天乐端杯笑道:“你们也都看见了,这才是正常人的正常反应。”

可罗克敌仍不无担忧地说道:“这服务员不认识我们,我们是什么身份,其实和她没什么关系。”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这与认不认识你们没有关系,知道世上有狼妖的人,你们的身份并不是什么绝密;而不知道有狼妖或根本不了解妖修的人,这些只不过是聊斋而已。”

服务员出去时没把门关好,正在说话间有人从门外走过看见了屋里的人,推门打招呼道:“罗先生,您也在这里吃饭啊?真是太巧了!”

说话者是当地一位收藏家兼古董商,与罗克敌早就认识,想与之搭上更亲近的关系却一直没找到好机会。他这两天也邀请了罗克敌好几次,都没能请到,没料到在饭店里偶遇,当然要过来打声招呼敬杯酒。

这位古董商就在隔壁包间吃饭,那边还坐了一桌同行,听说罗克敌在这边,大家纷纷过来敬酒问好。场面上的事情不太好推却,罗克敌也站起身寒暄了几句,并介绍了同桌的姚远和成天乐。有的人认识姚远,但大家先前都不认识成天乐,此刻却互道久仰。

成天乐趁机问了一句:“诸位,你们以前都认识罗克敌吗?”

众人答道:“当然认识啊,大名鼎鼎的罗博士,鬼手前辈的衣钵传人!”

罗克敌却很郑重地说道:“我的导师周逍弦先生,并不喜欢别人称呼他为鬼手。”

有人赶紧端杯道:“口误口误,这些江湖称号,周教授是不喜欢的,我自罚一杯,向罗先生和周教授致敬!罗先生什么时候有空,肯赏光再来我的私人博物馆指导一番啊?”

成天乐又突然插话道:“你们知不知道——罗克敌是个妖怪!”

这些人刚才已经喝了不少酒了,有人大声笑道:“知道,我们都知道,罗先生这样的天才,简直就是个妖怪啊!但周教授不喜欢别人称他为鬼手,我们也不敢夸罗先生是妖怪。”

成天乐却一本正经道:“他真的是妖怪,而且是一只狼妖!”

有人哈哈笑道:“罗先生是狼妖啊?原来这就是真相!”

还有人打趣道:“不像不像,罗先生怎能是狼妖呢?怎么着也是龙妖凤妖,这样的奇才,就应该是人中龙凤……”

等把这帮嘻嘻哈哈的人打发走了,包间里好不容易恢复了清净,成天乐呵呵笑道:“罗克敌,你也都听见了,不需要我再说什么了吧?有些事情,其实不在于别人怎么看,而在于你自己怎么想。……那位在春晚变魔术的刘谦,网上就有人说他是狐妖,说的是有鼻子有眼、活灵活现,那又怎么样?于他并无影响,还是照样做他的魔术师,无非是更添一点花絮。”

姚远诧异道:“那个刘谦……他真是狐妖吗?”

成天乐笑道:“我又没见过他,怎么会知道?但我估计——可能是纯扯淡!”

两位狼妖沉思片刻,对望一眼默默点了点头。罗克敌似已释怀,可姚远还是有些忧虑,过来一会儿,他小心翼翼地又问道:“若是有人放出消息泄露我们的身份,在普通人中看来确实没有多大影响。但若是遇到高人或是捉妖师,把我们打回原身又会怎样?”

成天乐沉默了片刻才答道:“你可以问问外面的人,假如被打中一枪又会怎样?这就是劫数,可能应该也可能不应该遇到,但世间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宛若人的生老病死。若是有人这么做,只看事情本身,他为何要如此?李逸风曾以此威胁过你们,世上就有这种人或妖修不是善类。我也斩杀过作乱的妖修,同样也杀过奸人。”

这顿饭吃得很有趣,姚远与罗克敌没有摸准成天乐的脉,有些话始终没有说出口。而成天乐也许明白这两位狼妖有什么心思,但并不去揣摩猜测,只是有什么说什么。假如换作另一位高人或许不会如此,但成天乐就是这样的脾气。

……

第二天中午,天空又飘起了细雨,杭州虎跑泉,成天乐与梅兰德见面。这里离六和塔不远,是群山环抱中的一个小公园,其中有历代很多遗迹。成天乐一进门,就觉得山谷中的清灵之气扑面而来,确实是一个令人身心安适的好去处,难怪梅兰德会约他到这种地方来。

在通往半山景区的路旁,有一片水杉林,虎跑泉水形成的山涧就在树下流过,汇聚成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边有一座六角凉亭,名为双绝亭,取意虎跑泉、龙井茶之双绝。但是游客进门一般都直接往主景区走,很少有人到双绝亭这边来,因此显得格外清净。

成天乐到的时候,梅兰德已在双绝亭中给两人各摆好了一对杯茶,笑着说道:“成总,这里有一杯茶是上面的茶社卖的,号称今年的特级龙井,一百一杯;还有一杯茶,是我自己带来的火青茶。都是用虎跑泉水泡的,你尝尝哪一杯更好?”

成天乐品了两口道:“右边这一杯燥气略重,并非妙品;而左边这一杯清明纯净,堪称绝佳。而水真是好水,很适合泡茶。”

梅兰德笑了:“若是换个机灵人,一定会先问我哪一杯是在这里买的、哪一杯是我自己带的?然后再去品,会说我带来的茶更佳。成总很实在,直接就这么品了。”

成天乐呵呵一笑:“哪一杯茶是在上面买的?”

梅兰德:“当然是燥气略重的那杯,成总会品,我也会品。”

成天乐:“你今天就是想让我夸你会品茶吗?”

梅兰德却反问道:“听说成总昨天晚饭吃得不好,连鱼都没点!”

成天乐:“这你都知道啦?吃得挺好啊,不想点就不点呗。”

梅兰德:“成总自己觉得吃得挺好,可人家担心你没吃好啊,想说的话都没说出来。那两位狼妖担忧身份暴露,又羡慕你万变宗中的众妖修不惧在世间捉妖师前暴露身份。你门下众妖修既有宗门依托,又能得法诀指点,还能与天下修士相互交流。其实他们是想向你请教的,也有求宗门庇护之心。”

成天乐喝了一口茶道:“他们没说啊。”

梅兰德:“如此大福缘,怎好轻易开口相求?他们说那些话,是在试探你的口风,结果你是一点口风都不漏啊。两位狼妖如此,倒不奇怪,我却觉得成总很有意思。”

成天乐:“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梅兰德:“那两人与你又不是没有缘法,你欲成立万变宗,就是指引天下妖修。而妖物混迹红尘难觅踪迹,这两位狼妖也许对你很有用,你为何没有流露招揽之意呢?”

成天乐又笑了:“我又不是跑江湖的、遇到谁总喜欢忽悠几句。对我而言,世间妖修很多,不可能尽入万变宗门下,我的目的只是在昆仑各派中立一支妖修宗门传承。昆仑修行门派也有很多,他们的弟子都是人,但不可能见到什么人都想招揽吧?那么我遇到妖修,情况也是一样。

罗克敌是一位国际知名专家,他的专业就是他的追求,不可能在万变宗中值守。而姚远是一名江湖术士、是你风门中人,在社会上混得也不错,也不可能在万变宗值守。我如今宗门未立,正需谨慎行事,暂时还不应招揽太多平日无法约束行止的传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