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06章、情莫却,施恩不挟

梅兰德让九星派帮的忙确实很“小”,他要沈四宝立刻通知在周边一带追缉“李西村”的九星派弟子以及相关人等撤了埋伏,但仍要通过各种手段查找此人的下落。就如沈四宝所说,此人断了一臂身受重伤,只要不是真的会飞或能凭空消失,很难完全掩饰住行藏。

梅兰德又特别交代,只在暗中调查此人的行踪、搜集各种线索与情报,但不要与之起正面的冲突,更不要引起此人的警惕。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去碰这个人,只是在暗中搜集相关信息。如果九星派的力量不够,则请天下风门各派帮忙,同时把杭州四宝斋发生的事情以及梅兰德的交代传达给风门各派。

这真是好大的情面啊,梅兰德动用了整个江湖风门的资源给成天乐留了一个后手,虽然放此人离去,却不断这条线。其人的任何信息都由九星派负责汇总,成天乐若不过问,九星派不必主动汇报,有朝一日成天乐若有需要,九星派则把所有的资料都提供给成总。

这些交代不仅是在路上对沈四宝说,回到四宝斋之后,他又向沈慎一当面传达。成天乐与梅兰德是以友论交,觉得这个人很仗义也很随和,但他真正以地气宗师的身份出现时,年纪轻轻却恩威并重,大有一代宗师气象。

沈慎一拿回了那一千五百万现金,另有九星派弟子把那口樟木箱子也找回来了,设局的“李西村”不仅钱没带走,还留下了一只右臂,这件事情解决得既漂亮又有面子。九星派对梅兰德的感激自不必提,对成天乐也是不知该怎样表达感谢才好。

梅兰德却摆手道:“成总亦是一代宗师,遇事随缘而行,本就不是为了贪图你们的感谢。只要把我交代的事情做好就行,希望你们的调查将来对成总能有用。”

虽然九星派众人热情挽留,但他们在四宝斋交代完事情便离开了,沈慎一也不敢强留。成天乐回到四宝斋的时候,就以神念吩咐黄裳赶去山中,将那玄龟兽押回苏州万变宗,待到他回去之后再做处置。

黄裳来的时候开车带着李西村,回去的时候车里却换了人。姚远和罗克敌显然有求于成天乐,却担心找不到门路,于是在山中就跟黄裳套近乎,帮着黄裳将玄龟兽一直“送”到了苏州,然后再坐高铁赶回杭州,晚上请成天乐吃饭。

苏州到杭州开车大约有一百六十公里,两个小时也就到了,坐高铁回来更快,两位狼妖这天下午可没少忙活。这是姚远的主意,他想多帮一点忙,更想认认万变宗的门。黄裳也是妖修,当初是从与他们差不多的处境过来的,很理解两人的心思,于是并未点破,就让他们帮着一起押送玄龟兽,也不知是谁帮谁的忙。

……

与梅兰德从四宝斋出来,成天乐便问道:“沈家父子对你如此敬重,你怎么刚一露面就要走呢?今天你不仅帮了我的忙,更是帮了九星派的大忙,总得让人好好款待表示一下感谢吧?就这么交代两句话便拂袖而去,未免太不给面子了。”

梅兰德苦笑道:“就是因为施恩过重,他们不知如何是好,我留在那里做客,所有人都得小心翼翼伺候着,大家反而不自在。而且我的身份也相当于一派尊长,此事涉及到宗门声誉,我出手是分内之情,不需要太多感谢。上门做客也有各种讲究,以我的身份既要有恩也要有威,说走便能走、无人敢强留,也是一种威仪。”

成天乐:“他们还有很多善后的事情要忙,估计会动用所有的资源去调查李西村了,你把我叫走倒也是对的,继续住在人家那里,恐怕也有些不自在。这件事处理完了,你现在想去干什么?”

梅兰德:“杭州我很喜欢,既然来了就好好逛逛。明天中午,我约成总在虎跑泉品茶,不知能否赏光?”

成天乐:“跟我说话干嘛这么客气,明天中午虎跑泉?没问题,到时候见!”

……

当天晚上,姚远和罗克敌请成天乐在西湖一号吃饭,这不是什么门牌号码,而是一家饭店的名字。两位狼妖当天赶到苏州又返回,直接去了饭店恭候成天乐,在二楼订了一个很静雅的小包间。位置很有讲究,里面只放了三张座位,正座并不是对门的,而是背向门、面向窗外的西湖。

成天乐被服务员领进门的时候,姚远和罗克敌一左一右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行礼。成天乐一摆手以神念道:“不要搞得这么夸张,服务员还站在旁边呢!”

现代人打招呼哪有在饭店里行躬身长揖礼的?这两位妖修再见成天乐时确实是有些不知所措了。既然是吃饭,坐下之后当然是先点菜,服务员没有拿传统菜单,而是递过来一台iPad,这家饭店倒是挺新潮。

成天乐用手指划拉着触屏看菜,一边看一边说道:“既然在西湖边上,当然要来条西湖醋鱼。……服务员,你们家菜牌怎么翻啊,鱼在哪里?”

服务员帮他点了一下目录打开鱼的第一页,解释道:“我们家最有名的是东海大黄鱼,先生想怎么做?”

成天乐端着iPad愣住了,姚远赶紧问道:“成总,怎么了?”

成天乐放下iPad道:“这家饭店的鱼,是鱼妖吗?”

只见屏幕上显示出一条大黄鱼的照片,上面还标着价格:两千两百六十八一斤。罗克敌并未听懂成天乐的意思,吓了一跳道:“这家的菜有什么不对吗?”

成天乐却答非所问道:“姚远,今天谁请客?”

姚远:“当然是我请客!成总何出此言?……这家饭店档次还可以,我们单位招待客人,经常都在这里。”

成天乐呵呵一笑:“果然是公款吃惯了!……服务员,这鱼怎么这么贵?”

服务员答道:“先生,我们这可是东海野生大黄鱼。”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我在海边长大,这东西我从小就没吃过家养的,菜市场卖的就是从海里打上来的,当年很便宜啊,现在比较贵了,但也没这么夸张。……算了吧,它也不适合做西湖醋鱼,在西湖边还是吃杭帮菜,鲤鱼咱就不点了,来条鳜鱼吧。”

服务员:“我们家没有鳜鱼。”

成天乐:“那没办法,就用鲤鱼做条醋鱼吧。”

服务员:“先生,我们家也没有鲤鱼。”

成天乐好奇道:“那你们家使啥做醋鱼啊?”

服务员反倒很好奇地看了成天乐一眼,很耐心地解释道:“我们家一般不做醋鱼,如果先生要吃,我们也可以让厨房做。鱼都在菜单上,后面还有好几种呢。”

成天乐又翻了翻,笑道:“这种鱼倒是最便宜的,才三百六十八一斤。”

服务员:“先生要来一条吗,几斤的?清蒸最好。”

成天乐摇头道:“不来!有龙井虾仁吗?”

服务员点头道:“有。”

成天乐松了口气道:“总算还有道杭帮菜,有叫花鸡吗?”

服务员:“叫花鸡没有,我们家有贵妃鸡。”

成天乐:“那就来一道吧,再来一盘蚕豆米,会做吗?”

服务员:“会做的,先生还要什么?”

成天乐:“我够了,让他们点吧。”

姚远和罗克敌一人又点了一道菜,服务员出门之后,姚远才说道:“成总,您太客气了!”

成天乐笑了:“我真不是客气,既然要你们请客,总得我自己吃得心里舒服。”这是大实话,我们的成总就是这么实在。

姚远和罗克敌对望一眼,也没琢磨透成天乐话中的深意,总之觉得这位高人点菜也是点得高深莫测,就连与那服务员的几问几答仿佛也蕴含玄机。他们暗自思忖,流露出几分恍然有所悟的神情,觉得成总仿佛在提示他们什么。

等菜上齐之后,成天乐并没有主动提两位狼妖的身份之事,就是很正常的闲聊。好不容易聊到了白天的事情,他端杯说道:“听说二位今天下午还到苏州跑了一趟来回,辛苦了,我谢谢你们!”

两位狼妖连忙举杯道:“哪里哪里,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成总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

成天乐反问道:“我帮了你们什么忙啊?”

罗克敌:“若非成总赶到,今日那李逸风必将胁迫我们二人。”

成天乐:“哦,李逸风也想陷害我,我追查他是应该的,并非是为二位而去。今天就算我没来,梅兰德也会收拾他的,你们不会有事。”

姚远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成总,您已知我们的身份,而我们今天已经去了苏州万变宗……”

成天乐又呵呵一笑:“原来你们是为此请我吃饭啊?放心好了,我知道世间有妖修,也认识很多妖修,有的成了朋友有的成了敌人。在我看来,妖物在人间行事,如果做到二位这样,其实是什么身份已无区别,我知不知道都没有关系。

至于那李逸风,你们更不必担心,他已不会再来胁迫二位。罗克敌先生,你已经是一位出色的文物修复与鉴定专家,那就继续去从事你的事业,和以前一样并没有任何改变。至于姚远先生也不必担心,我和梅兰德都不会说出你的身份,你无论是九星派的执事也好、或者还从事其他的职业也罢,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