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05章、走山川,各显神通

姚远与罗克敌费了一番工夫,终于找到了被“李西村”埋藏的那一千五百万现金。其实李西村用的手段很简单,就是将那两个装满现金的帆布大旅行包放在一处数丈高的陡坡下,然后施法引起塌方将之掩埋,最后再施法卷来一层枯叶覆盖在地表作为掩饰,一般人很难看出破绽。

现金埋在近十米厚的土层下,隔断了神识感应,追踪钞票上所蕴含的灵枢气息自然找不到。但毕竟时间仓促,他掩藏得并不够完美。两只狼妖追踪到那气息消失之处,在周围搜索了一番,便发现有一片山坡刚刚塌方、上方露出的是新土,下面却覆盖着枯叶。

挖开枯叶下新堆成的浮土,施展了一番法力,终于把那两个大包找到了,他们俩的嗅觉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然后两位狼妖一人背着一个一百七十多斤的包,又回到了那道山梁之外,静静地等待梅兰德与成天乐,既没敢离开也没敢乱走。

时间过了并不久,山梁那边并肩走来了两个人,正是梅兰德与成天乐。成天乐手还提着一只黑丝缠绕的怪兽,大约两米多长,形状既像一条鳄鱼又像一只硕大的穿山甲;而梅兰德手中竟拿着一只断臂。

两位狼妖赶紧迎上前去行礼道:“成总、兰德先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条胳膊是谁的,那又是什么怪兽?……难道李西村也是位妖修,这就是他的原身?”问话时两人皆惊骇不已,却又强自镇定。

梅兰德摇了摇头道:“那李西村不是妖修,而是一名人间修士,他就是成总要找的李逸风,这条胳膊也是他的。至于成总拿下的这头怪兽,名叫玄龟兽,是一头变异的穿山甲,曾经袭击过成总,如今又成了李逸风的帮凶。”

他还发过去一道神念,简单解释了一番李逸风的来历以及这头玄龟兽与成天乐的过节。两位狼妖齐声骇然道:“竟然有这种事情,兰德先生与成总神通广大,将这妖兽给擒住了!”说话时心中直打鼓,因为他们自己也是妖修啊,梅兰德与成天乐这两位高人当面拿下了另一位妖修。

梅兰德问道:“那一千五百万现金取回来了吗?”

罗克敌赶紧答道:“找回来了,就背在身上呢。”

梅兰德点了点头道:“二位辛苦了,如果你们直接把钱拿回四宝斋,恐不容易解释清楚,就把这两个包交给我和成总带回去吧。”

姚远有些战战兢兢地问道:“兰德先生与成总要回四宝斋吗?”

梅兰德:“总得有人把钱送回去吧。”

姚远和罗克敌对望一眼,似是鼓足勇气说道:“如果成总和兰德先生今天还在杭州,我们能不能请二位高人吃顿晚饭?”看他们的意思,显然是有话想说或有事相求,但在此刻来不及细谈,想找个机会开口。

梅兰德看了看手中那只断臂,摇头道:“现在说吃饭,我真没胃口!不知成总有没有胃口尝尝烧烤玄龟兽?……我知道你们有话想找成总说,而我还有事要忙,二位就尽管问成总好了。”

成天乐元神中也“听”见梅兰德发来的一道神念:“这两位狼妖被我们识破了身份,又被那李逸风威胁,紧接着还看见我们拿下了另一位妖修。他们被吓坏了,心中既有所求更有所惧,你是万变宗的宗主,遇见他们也算是一种缘法,处理这种事情比我更有经验。他们也算是我的老熟人了,希望成总不要太为难。”

成天乐闻言则对两位狼妖道:“好吧,我今天也没太多别的事,晚上就一起吃顿饭吧。”

罗克敌:“多谢成总,我们订好地方就立刻通知您。”

姚远则又试探着问道:“成总,您手中这位……这只妖物要如何处置呢?”

成天乐微微一皱眉:“我想请二位帮个忙,不知可不可以?”

两位狼妖又齐声道:“当然可以,成总有事尽管开口!”

成天乐手中祭出的黑丝一收,将那玄龟兽重重地摔在地上,竟化为了一赤身露体的男子,此刻仍昏迷不醒。他指着那男子说道:“这就是玄龟兽于世间所化的形容,此刻已被我封印了原身变化并束缚了神通法力。你们就在这里看着它,待会儿我会叫人来把他押回苏州万变宗。”

两位狼妖的反应已不仅是骇然了,张大嘴好半天没说出话来,眼前发生的事情已超出了他们的见知。李逸风曾威胁说能将他们打回原形,而成天乐的手段更是匪夷所思,竟然能将一位妖修从原身“打回”人形,而且还封印了变化。

这正是成天乐大成之后的缚灵印法术,他本人以及万变宗的看家绝技之一。妖物所变化的人形,与神气以及身心状态有关,并不是一种随意的幻化。若是一位妖修能随意幻化成各种模样,那是幻术神通而非他所修成的人形。

所以理论上就存在一种手段,能封印妖修的变化,让其就保持人形恢复不了原身,可是这种手段已经超出了姚远和罗克敌的想象。

罗克敌有些结结巴巴地问道:“成,成总……他,他还能变回原身吗?”

梅兰德截住话头答道:“当然能,但得解了成总所施的法术才行。更方便的办法也有,现在把他宰了,便立刻变回原身,你们想试试吗?”

罗克敌与姚远连忙摇头道:“不不不,当然不想,我们就在这里看押他,一切按成总的吩咐。”

成天乐一拱手:“多谢二位道友帮忙。”

梅兰德则一摆手:“把背包给我们吧,你们现在就可以打电话订饭店了。”

将两位狼妖和那只玄龟兽留在山中,成天乐和梅兰德各背了一包现金离开了此地。他们没走来时的路,而是直穿山野走向最近的梅灵南路,那是由灵隐寺穿越风景区到达宋城的一条山间公路。

山中无路,脚下崎岖陡峭荆棘密布,很多地方泥泞湿滑难以落脚,但也难不住这两位高人。走在路上,梅兰德突然说道:“成总,你的力气比我大得多啊,这一包钞票有一百七十多斤重,背在你身上却根本看不出分量,而你并未施展什么负重的法术。”

成天乐笑道:“我之人身也相当于妖物原身,而且是特别强悍的那种妖怪,背这点东西还用不着施展御物之法。……倒是兰德老弟更为玄妙,我感觉包虽然在你的肩膀上,可行走时却像脚下的山川在帮你背着一般。”

梅兰德也笑道:“各显各的神通嘛。”

成天乐突然收起笑容以神念道:“前面有些不对劲,似画地为牢之兆,却隐含法力并未运转,难道是什么法阵埋伏。”

他们的位置已经接近公路边缘,是两座险山之间的一个密林谷口,假如有人要从李逸风失踪的地点穿到这条公路离开,这里是出了梅灵隧道的必经之地。脚下隐约有法力波动融入地气灵枢之中,似将这一片地带划成了棋盘状,一旦运转发动,就会形成重重阻隔之力。

冲破一道阻隔也许不难,但那棋盘网状的阻隔会限制人的反应速度以及回旋空间,假如再遭到连续的攻击则很难抵挡。这就是九星派所擅长的利用地形布下的九星大阵,成天乐虽不清楚是什么阵式,但他穿过大阵边缘走进去没几步就察觉到了。

梅兰德则朗声道:“四宝,出来吧!好久不见,你就想这么招呼我?”

随着话声,公路两旁的密林中钻出来九个人,纷纷收起了手中的家伙,为首的正是沈四宝。沈四宝迎上前行礼道:“兰德先生,您怎么和成总出现在这里?刚才接受家父的电话,说您也来到杭州过问这件事,我还不敢相信呢!……四宝惭愧,把李西村追丢了,九星派众门人正在这一带周边警戒,这埋伏本是为那李西村准备的。”

其余众人也纷纷向梅兰德行礼,神态异常恭敬,他们中有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当代地师呢。有一名弟子小声问道:“兰德先生,您手中这节断臂是怎么回事啊?应该是李西村的吧,您已经拿下他了吗,他人又在何处?”

梅兰德冷笑道:“不错,就是他的!但我没想请他吃午饭,所以就让他走了,只留下了一条胳膊。钱也拿回来了,你们快接过去吧,背在身上怪沉的;这条胳膊也带回四宝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沈四宝亲手接过断臂,另有九星派弟子拿过了沉重的背包。沈四宝有些迟疑的又问道:“兰德先生,您与成总既然能斩他一臂,为何不把人拿下呢?难道是想留给九星派门人自己亲手抓住,或者另有安排?他已身受重伤,绝对跑不远也很难躲起来。”

梅兰德答道:“刚刚断了一条胳膊,他就算不去医院,也很难走出风景区还能躲过九星派的追查,除非他真的会飞!我的确另有安排,成总今天帮了九星派一个大忙,也希望九星派能帮成总一个小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