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04章、定地气,以术入道

为什么?成天乐仔细一琢磨,越琢磨越觉得梅兰德做的有道理。那刘漾河如今已是惊弓之鸟,一定会非常小心自己的行踪。他和李逸风有联络,并不代表李逸风就清楚他藏身的确切地点。就算李逸风知道,如果刘漾河察觉不对劲也会立刻转移,假如今天问出其下落,他和梅兰德得立刻赶去才能将此人拿下。

刘漾河的修为成天乐可是见识过的,如今也不知此人身边还有多少妖修爪牙,他和梅兰德两个人未必能打得过;就算能打得过,仓促之间也未必能把人留下。虽然是奔袭,但敌情不明。按成天乐的原计划,此刻并未打算去理会刘漾河。

成天乐先要等花膘膘和石双都破关而出,万变宗正式立了门户、向昆仑各派传书;然后设埋伏拿下毕明俊,让那毕方将当年卷走的钱连本带利都还回来,了结他在苏州最重的一桩心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成天乐和众妖修在人世间的大成。

这些才是他的正经事,不会因为刘漾河或李逸风的出现而改变。正事眼下还根本没忙完呢,万变宗立了门户之后,当务之急是找齐炼制陆吾神仑丹的十八味灵药。目前有十七味皆已落实,只有最后一味“落雷金”不知为何物、更不知到何处去采取。

成天乐打算拿下毕明俊之后,便去辽东那隐秘洞府再找于道阳,问清楚最后一味灵药的事情,然后带着合适的妖修去采取,事成后再去三梦宗求取生元杏,回苏州万变宗道场炼制神丹。当神丹炼成之后,应尽快向曾提供帮助的昆仑各派回礼,并让麾下众妖修服用。

成天乐是一派之尊长,应以宗门之事为大,管他李逸风还是刘漾河怎样,他得先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此番斩断了李逸风一臂,并知道昆仑各派中有人能通过李逸风给刘漾河通风报信,这已经是意外之喜,暂且留来事之伏笔。

除了李逸风之外,八达岭公司事件中,相关人员还有王天方与周峰在逃。据三梦宗弟子私下告知,周峰逃到了云贵深处的题龙山,可能是打算与王天方汇合。周峰藏身的地方应该就是王天方与史天一当年的清修之地,但王天方并没有出现。

丹紫成当初追踪周峰查出了此人下落,但并未着急将之拿下,就在山野里先将晾着吧。看来周峰应该是被王天方放了鸽子,他们可能是约好在那里见面的,可因为史天一也知道那个地点,所以心怀鬼胎的王天方没有回去。

等到风头渐渐过去,王天方自以为已平安无事、大家已忘了这茬,他还是有可能回题龙山的,到时候正可一并拿下。据丹紫成说,三梦宗有办法监视题龙山深处的周峰,只要周峰有异动或王天方到来,有一名三梦宗弟子瞬间就可以赶到那里。

谁有那么大本事行如此神妙之事?成天乐也不知详情,三梦宗就是三梦宗,其弟子中自有奇人。据说昆仑盟主石野还答应了题龙山弟子史天一,待到史天一修为大成之后,石野将陪同他去开启那宗门道场,也算是恢复了题龙山一脉的传承。

到了那时,就由史天一这位正宗的题龙山传人来清理门户、亲手处置王天方。世间高人行事,缘法丝毫不乱,平日看似清静无为,动手时却毫不拖泥带水。所以今日梅兰德放断臂的李逸风离去虽是江湖机心,但对成天乐而言,如此处置确实更为妥当。

成天乐虽然遇事不多心,但已不是个糊涂人,仍然成天呵呵傻笑的他,其实心念越来越通透了,此刻呵呵笑道:“是啊,还是兰德老弟处置得更妙。李逸风跑到九星派想捞一票,并且栽赃给我万变宗,顺势挑拨你我的关系。如今钱没骗走,还丢了一条胳膊,就让他回去慢慢哭吧。”

梅兰德看着手中那只断臂道:“他这一趟,真是有血有泪啊!……可惜此人不是什么大成妖修,否则原身上斩下来的一条胳膊,说不定也能凝练成什么天材地宝。”

成天乐摇头道:“他不行,假如是刘漾河的话,倒是有几分可能。人家可是铁瓦金舍决大成,还服用过很多陆吾神仑丹啊。……这胳膊既然没什么用,你留着它干啥?”

梅兰德:“拿回去给九星派示众啊,算是交代也是一种立威手段,看以后谁还敢这么玩?”

这两人说话可够坏的,好像是没话找话在那里闲扯,因为梅兰德暗中给成天乐发了一道神念:“成总,想知道刘漾河的下落其实未必需要问李逸风。他走了,还有一个没走呢!刚才那家伙大概是要配合李逸风偷袭你,可是你们动手太快,李逸风也逃得太快,那东西没来得及动手,或者是没敢对你出手。”

成天乐在元神中诧异道:“还有一个?我怎么没发现!”

梅兰德暗道:“它猫在地底不敢动呢,唯恐被你察觉。普通的手段自然发现不了它,可你忘了淝水知味楼给你送来了什么东西吗?既然带在身边,遇到什么异常情况,就拿出来用用呗。”

成天乐暗中惊呼道:“那只玄龟兽!”说着话,就取出淝水知味楼送来的那件灵引之物悄然施法,却没有任何感应。

梅兰德也暗中取出那件灵引之物,在元神中提醒道:“那玄龟兽躲在地底深处,是山的那边、你与李逸风的斗法之地,这里是感应不到的。我们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回去,边走边聊,暗中搜索它此刻的位置,先不要惊动它。

它肯定已从地底悄悄溜走,一时半会不敢冒头。它擅于在地底深处穿行,如果惊动的话很难抓住,我们要突然出手才行。我尽全力将它在地底定住,你施法把它挖出来。它是和李逸风一道来的,如果李逸风知道刘漾河的下落,它也应该知道。”

成天乐暗中答道:“那玄龟兽前不久还在淝水与刘漾河一起偷袭我,应该是受了伤又暴露了身份,被刘漾河派到李逸风身边来了。如果它不知道刘漾河的行踪,那么李逸风也应该不清楚。”

两人一边在表面上闲扯,一边在暗中以神念交流,就这样走回了刚才激斗的山林。此时落叶已飘尽、雨烟也散去,山坡上一片狼藉。刚越过山梁,成天乐的元神中立刻就有了感应。那玄龟兽果然在这片山谷中,在离地面约有三丈之深的地方,正悄悄的穿行离去。

知味楼各派高人合力炼成的灵引之物,感应非常精微,若那玄龟兽化为人形混在市井之中,在很远的距离外就能感应到。但此刻身处山野,它又以原身躲在地底,离得足够近才能发现。还好成天乐与梅兰德元神之力皆很强大,玄龟兽没能逃得过他们的搜索。

成天乐与梅兰德对望了一眼,仿佛是不经意间拐了一个弯,向着玄龟兽所在的地方走过去了。成天乐暗道:“我习妖修之法已有五年,求玄牝大成来回用过三番功夫,而且有一件神器画卷相助,修炼的机缘十分奇异。本以为元神之力颇为强大,没想到兰德老弟并不比我弱,我们几乎是同时发现它的。”

梅兰德也在元神中笑道:“成总,你是人身成就妖法,又在元神中展开了一个画卷姑苏世界,元神远比一般修士强大,也应该比我更强大。但我是以术入道,也曾回头历劫用功,所修便是地气灵枢之法,想在地下找个东西,正是擅长的手段。”

两人以神念交流的同时仍然在那儿说着闲话,表现的毫无异常。那玄龟兽天生的灵觉异常敏锐,它也察觉到两人走过来了,又向地下钻到五丈之深,然后收敛神气一动不动,大概是想等他们走过去再逃。

走到那玄龟兽正上方还有三丈远的时候,梅兰德突然一跺脚。成天乐的元神感觉整座山谷仿佛都在晃动,地气以梅兰德所在为灵枢运转汇聚,他似一棵生了根的参天大树,法力自脚下延伸缠绕,牢牢地束缚住了那只玄龟兽。

地底深处的玄龟兽发出一声闷吼,仗着强悍的原身奋力挣扎,它也知道不妙,一时之间却怎么也挣脱不了这锁身之力,仿佛四面八方都有无形的绳索在收紧。成天乐暗叹一声了得,那可是地下五丈深的地方,不仅隔着土层,还有很多乱石呢。

假如换作他来动手,很难隔这么远定住那原身异常强悍的玄龟兽,这就是所擅长的手段不同,不仅妖修有天赋神通的差别,修士之间也一样。梅兰德也不能定住那玄龟兽太久,惊叹之中的成天乐手底下丝毫没含糊,随即就挥出了拂尘——挖坑!

成天乐度风邪劫时,曾在江苏射阳的海滩上施法挖过坑,此刻故伎重演自然更加顺手。那拂尘上飞出的数丈长丝,化为了一片漩涡状的黑云,只见地表涌动土石横飞,迅速出现了一个直径三丈的深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