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03章、听龙吟,一剑飞血

成天乐穿过落叶飘飞的密林,越过一片乱石密布的山坡,施展神行之法登上那片高崖,恰好看见李逸风的身形又一次飞起,已经在很远之外。

江南的山植被密密麻麻几乎看不见地面,但是断层非常多,越过这一片山谷,远方的山丘又有一片裸露的红褐色崖壁。只见密林之中飞出一根金色的长索,那应是法力幻化而成,因为普通的绳索不可能飞射到百丈之外,长索的末端仿佛有勾抓之力,扣住了远方的崖顶。

紧接着金索一收,带着李逸风的身形如大鸟般飞起,眨眼间就飘上了那数十丈高的山崖。成天乐站的地方很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想施法阻拦也够不着。但他却不能让李逸风从容逃走,仍准备奋力追去,不信李逸风总能如此在空中不断地起落滑翔。

恰在这时,山谷里传出连续三声枪响和一声龙吟。成天乐没玩过枪,分不清这是短点射还是有人以极快的速度连开了三枪。子弹并没有打中李逸风,他在施法逃窜的同时对危险的攻击也能自生感应。伴随着龙吟,一片金色的鳞光包裹着他的身体呈螺旋状环绕转动,子弹到了近处都放慢了速度,被折转方向飞偏了,肉眼甚至能看到子弹与鳞光摩擦的轨迹。

但是枪响之后,在李逸风全力施法护身神气难继之时,密林中又有一道白色的剑光飞出,如一弯半月状的飞旋,敲好在李逸风于正上方飞过的那一瞬间。只听一声惨叫,空中散落一片血雨和一条手臂,李逸风本人却挣扎着飞到崖顶,又逃到了另一座山的那一边。

有人出手偷袭,剑光犀利无比且时机异常歹毒,事先还开了三枪扰敌。剑光斩破了那一片金鳞幻法防护,虽然没有将李逸风本人当空斩落,却留下了他的一条胳膊。

成天乐喝了一声道:“是哪位朋友帮忙?多谢了,请截住此人!”李逸风此刻已受了重伤,就算有神奇的法宝在手,恐怕也很难继续快速的逃命,成天乐只要继续追上去,用不了跑出风景区应该就能把他擒住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仍然全速追过山林,却突然觉得脚下的地面在蠕动、旋转,恍然间有一种错觉,明明是在往前冲,却似乎改变了方向跑向了侧面。这是有人在与他斗法,就是刚才偷袭李逸风的那位,成天乐在疾奔中定住了脚步,也等于定住了地气灵枢运转。

他很不解地在元神中回了一道神念:“梅兰德,你怎么来了?我们完全能截下他,为何要放他走?”

方才出手偷袭李逸风之人便是梅兰德,他又出手阻拦了成天乐的追击,为了不引起误会,还给成天乐发来一道神念:“此人莫追,且放他走。”

成天乐站定脚步,梅兰德已经从密林中走了出来。并没有看见他背着枪,那柄名为秦渔的短剑也不知藏在何处。他手中却拿着一只断臂,也不知施展了什么法术,鲜血此刻已不再流淌,那断口整齐如削。

只听这位监察天下风门的地气宗师叹道:“那人的法宝好生神奇,我放他过去,却想把他的法器留下,不料虽破了他的护身法术,却只斩下一条手臂而已。”

李逸风的飞螭爪本是握在右手中,所以梅兰德斩了他的右臂,打算连手带法宝一起留下,不却只留下一条胳膊。成天乐苦笑道:“他正在御器施法,法器自与身心一体,那时就算斩断他的手,也可能拿不走法宝。我也从未见过那么厉害的法器,看它的运用之妙,至少也应该是一件神器。”

说话的同时他又发过去一道神念,向梅兰德解释了什么是神器。其实梅兰德也见过神器,就是成天乐的那幅画,但不同的器物其神通妙用与打造的目的皆不相同。梅兰德愕然道:“神器?你认识他那根痒痒挠吗,叫什么名字?”

成天乐:“痒痒挠?还真有点像痒痒挠,可我也不认识那是什么宝贝,总之能随身心变化,而且神通妙用的威力异常强大,我看他本人也不能完全掌控与发挥。”

梅兰德感慨道:“难怪他这么大的胆子,原来是有所倚仗。可惜此人已受到昆仑各派的追缉,有此神器在身,只要露了底,恐怕会给他自己惹祸的!”

成天乐:“你不是去河南了吗?怎么又出现在杭州,还恰好到了这里?”

梅兰德笑了:“这已经过了好几天,河南那边的事两天就处理完了,我就赶到杭州来看看,也不能让成总一个人忙活啊。真没想到,他就是成总要找的李逸风,这也太巧了。”

成天乐:“你没想到?我刚才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黄裳今天陪着他去了四宝斋要账,假如我不在场,很可能会引起误会与麻烦。而你恰好叫我来了,我还以为你早就知情。”

梅兰德摇了摇头道:“我又不是神仙,哪能什么事情能算中。那个李西村我调查过,知道他曾请黄裳做过代理律师,就意识到其中可能会有问题,于是就请你来一趟杭州。而他果然顺势设了这一局连环计。

我猜测他可能与你有过节,却没想到他就是李逸风。我叫你到杭州来是解这一局的,同时也见识见识这些江湖人的手段。但这个发现却是意外之喜,他不仅是你要找的人,而且也是勾结刘漾河的同伙,将来正可一勺烩了。”

成天乐不解道:“一勺烩?我正准备拿下他追问刘漾河的下落,你为何要放他走?”

梅兰德:“我原本是想留下他的,此人对江湖风门设此局,岂能轻饶?可我得知他就是李逸风,又听他自己说出刚才那番话,就决定放他走了,也让你不要再追。”

成天乐:“你心眼比我转得快,鬼主意也比我多得多,他到底说了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

梅兰德皱眉反问道:“我们在淝水逍遥派的事情,他怎会知情?”

这一句话也提醒了成天乐,他在淝水遇袭受伤之后,逍遥派道场中曾有一场天下各宗门弟子参加的小聚会,五味道长还登坛讲法。逍遥派当众处置年秋叶,知味楼的各派修士还聚在一起商议如何追查刘漾河。这些事对昆仑各派而言不是秘密,但李逸风是怎么知道的?

修行事只属于修行人自己,既不会上报纸电视,也没有公开的网站宣传,更没人刷微博谈论这些。红尘之中自有一条看不见的界线,不知道的人就是不知道,各派入门弟子没有不知分寸的,而非入门弟子也不可能了解这些内情。

刘漾河与李逸风亡命江湖之后,就等于与昆仑各派内部断了消息,否则早就被抓住了。成天乐在淝水遇袭是刘漾河干的,李逸风倒有可能听刘漾河本人提起。但后来在逍遥派道场内的事情,谁也无法窥探,李逸风既然说出来了,只能说明一件事——有人给他通风报信!

究竟是谁呢?当时在逍遥派中有各派弟子,很难查证。与李逸风暗通消息的人,也许当时并不在场,可能是听同门或同道好友转述的。春村大师当年交游广阔,有不少修士欠过他的人情;而李逸风本人也素有心计,可能也笼络了一些修行同道。有人知道成天乐和几大派在追查李逸风的下落,明明清楚此人的联系方式却不说出来,反而暗中有联络。

成天乐明白过来,却仍然不解地问道:“既然有人与他暗通消息,就更不能放他走了,正好顺势查出究竟是谁!”

梅兰德仍然摇头道:“这个人的确可以查,但查出来又能怎么样?人家只是转告了李逸风这件事而已,完全可以解释是过往私交甚密,李逸风偶尔联系了他,而他劝李逸风主动现身认错,李逸风却没听……。像这样的话,随口就能编个十段八段的毫无破绽。

放李逸风走,比不放他走更有利。如今他扮演的角色很关键,昆仑各派中既有人给他通风报信,他又能联系上刘漾河。我不是和你说过嘛,找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主动来找你,沈慎一今天设局引那李西村现身,也就是这么做的。

将来等你有空也有把握了,万变宗的事情已经完全处置妥当了,想动手收拾刘漾河,也好有人通风报信啊!你若设局引他出来,他也得清楚你的行踪和动静才行,而且得让他自以为是安全可靠的渠道,明白了吗?”

成天乐终于点头道:“我明白了,你放这个人走,是留着将来给刘漾河通风报信的。到时候故意把什么消息散布出去,让那刘漾河自己入局。”

梅兰德也笑着点头道:“成总果然一点就透!此人已断一臂,他可不是什么妖修,原身断了一条胳膊、幻化人形还能长出来吗?他走到哪里都很好认,恐怕也不敢再公开露面搅什么混水。”

成天乐仍然问道:“可刚才若是把他留下,也许一样能问出刘漾河的下落。”

梅兰德笑眯眯地看着成天乐道:“是啊,是有可能问出来。但我刚才已经说了,放他走比不放他走更好。成总既然已经开了窍,那你自己就说说为什么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