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02章、探烟雨,金爪飞螭

听“李西村”对两位狼妖说的话,成天乐就意识到此人和刘漾河有勾结,否则他不可能知道灵热成就法和陆吾神仑丹的事情,但也没有认出来他是谁。直到“李西村”自己又说出被成天乐从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苦苦追逼到此地,成天乐才突然反应过来他就是李逸风。

有些事想不到的话很难联系到一起去,可反应过来之后却是顺理成章。成天乐见过李逸风的证件照,此刻再看此人,不仅是越看越像,而且就是他了。

成天乐依然没有停下脚步,手持拂尘开口问道:“姓李的,刘漾河在何处?”其实无论认不认出李逸风,他要问的都是这句话。

李逸风已经后退到山林的边缘,答非所问道:“成天乐,我知道你在淝水的遭遇,那可不是我指使刘漾河干的。我也知道成总擅察世间妖修、且精通妖修之法,此番在逍遥派受到昆仑各派的赞誉。我觉得我们真的可以好好谈谈,成总应该也想炼制陆吾神仑丹吧?有此神丹又有此手段,何愁不能纵横人间?你需要的就是……”

成天乐突然断喝一声道:“少废话!刘漾河在何处?你是现在回答我、再跟我回淝水知味楼领罪呢,还是等我拿下你、再让别人慢慢问呢?”

两人都已走入了山林。江南的山野杂树丛生,乔木下面是灌木,灌木下面是各种藤草,密密麻麻不留见隙。李逸风倒退行走,身后根本没有路,那草木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移开,他就像脑后长了眼睛似的,连山坡上的各种奇形怪状的岩石都没有碰到脚后跟。

可是越往后退山林越密,大大小小的乱石越多,上坡的路越陡,乱石间腐叶覆盖的泥土越湿滑。再这么倒着走,得始终向身后运转法力才能保持对峙的均衡势态,两人不用动手,成天乐已经步步紧逼稳居上风。

李逸风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这傻小子不听他说什么,而且也不站定,就是这么一步步向他走过来。当背后被一道裸露的红色岩壁挡住时,李逸风终于退无可退了,苦笑着站定脚步道:“成总,你既然喜欢亲热点聊天,那咱们就在这里促膝长谈吧。”

他的语气、表情和所说的话,仿佛没有任何敌意,可恰恰就在这时突然动手了!

李逸风的法器很怪异,一尺来长、手指粗细、一端还带着五道并不锋利的弯钩,呈明黄色似是竹质又似是玉质,形状甚至让人觉得好玩或好笑,因为它就像个痒痒挠。可这把“痒痒挠”太厉害了,它的名字叫“飞螭爪”,是千年之前一位高人斩了一只金色飞螭,取其原身所得的天材地宝炼成的一件神器。

李逸风的师父春村儿得到的就是这位前辈的传承,除了法诀之外还有这件神器,后来春村大师远去昆仑仙境清修,就将这件神器传给了弟子。李逸风平时极少拿出来示人,就连同为八达岭公司股东的年秋叶都不知道。今天他想忽悠胁迫两只狼妖,倒是把它亮出来了,欺负对方反正也不识货,假如要动手,也能将对方震撼得五体投地。

可是成天乐突然冒出来了,在这种必须要动手的场合,恰好可以运转这件神器的妙用,让对方措手不及。李逸风看似示弱的说出那句话,就在开口的一瞬间,周围的景色毫无征兆的就变了。昨天刚下过雨,草叶还是湿的,而此刻是多云的晴天,山林间却突然有了烟雨朦胧的感觉。

这里离西湖不远,西湖的烟雨景象很有名,下小雨的时候水气弥漫如飞烟,在林间飘荡意境很美,这样的法术甚至让人察觉不到危险的来临。水露化雨烟,看似缥缈无痕,速度却是极快,眨眼间雨烟就变成了浓雾,浓雾中出现无数飞花。就像一阵风吹来,春天的柳絮、秋天的芦丝、冬日的飞雪、初夏的落英。

这并不是真正的飞花,而是法力凝聚的各种飞旋,密密麻麻如同这浓雾般根本躲避不开,此时李逸风那句话的最后一个字刚刚说完。

成天乐面对这种攻击,感觉很像在青城剑派演法之时邢秋赋突然施展的裂刃飞虹术,当时是一位大成剑修所修炼的独门镇山绝技。而李逸风应该并无大成修为,所施展的手段看似没那么凌厉,却更加危险难防。

成天乐此刻并不是在演法,也没什么好客气的,当即发丝飞扬化为无数道黑雾迎向飞花。他没有用拂尘抵挡,就是用自己的原身长发。当初他曾在辽东隐秘洞府中祭炼发丝打开了那密室之门,就悟出妖修之法有这种妙用。前阵子又费了一番工夫,祭炼了这样一头长发可以随心所欲的施展。

但神器飞螭爪的妙用当然不仅仅于此,烟雨化雾的同时,成天乐的元神中就突然失去了对李逸风的感应。斗法中神识不能锁定对方,这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因为交手双方的法力是纠缠在一起的。可此时李逸风的神气完全与这雨雾融为一体,法力可以纠缠雨雾,却找不到他确切的方位,除非破了这法术,否则神识也穿透不出去。

只是眨眼间,成天乐方才还看见李逸风站在三丈外已无退路,紧接着视线、神识都被雨雾隔断,但他的脚下没停,仍然朝着李逸风所在的方位笔直而去,在长发飞起的同时,突然加速前冲。

李逸风如此施法不仅是想攻敌,恐怕也想趁机逃走。而成天乐让他想逃都来不及,手中拂尘前挥,如一片黑烟还夹杂着无数道电光撒了出去,就算看不见李逸风在哪里,这数丈方圆也完全被笼罩了。

但发丝电光并没有扫中李逸风,却被一股突然爆发的力量冲开。就听见一声震撼元神的长吟,一只金色巨爪撕碎了乌云与电光、穿透了雨雾与飞花,朝着成天乐狠狠地抓来。等神识感应到它的出现,巨爪已到了眼前无法退避了。

成天乐猝不及防间大喝一声,撤了左手的拂尘,挥起右拳向前一击,竟然用拳头与幻化的神器妙用相斗。成天乐也不完全凭血肉之躯的强悍,手腕上的飞电石已经张开旋转、一片白光包裹住拳头,还有一道青金色的盾幕护住了全身。

带着金点的青色护盾首先被金爪撕碎,与包裹着白光的拳头狠狠地击在一起,那五根长甲还顺势狠狠一抓。成天乐的半只袖子被撕成了长条,随即化为飞烟,飞电石发出的白光也被击碎了,但他的拳头也同时打灭了这只幻化的巨爪。

拳爪相击并没有发出声音,可是周围的山林雨雾中却传来一片轰然的回声,无数碎石断枝向四面激射。成天乐的身形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倒飞回去了。等他站定脚步收回拂尘时,前方山坡上还是一片迷雾飘荡,那是李逸风施法化雨露而成的烟汽,一时半会是散不了的,空中仍不断有碎叶飘落。

视线完全被遮挡了,林中什么情况都看不清,但神识已能穿透过去,说明对方的法术已被成天乐所破,并没有再接着施展。可是李逸风本人不见了,他竟能一击将成天乐震退,在雨雾的掩护下逃走了。

此人的法力不弱,但并没有突破大成之境,倚仗的就是那件神器的妙用,让成天乐差点吃了个大亏啊。假如不是筋骨形骸异常强悍,成天乐刚才恐怕就已经受伤了。此人出手非常诡异难防,而且心眼极多,谈笑中就突然就来了这一击。

但是以李逸风的修为,尚难完全发挥那件神器的妙用,这一记偷袭不成,他也很难连续展开更强大的第二击,赶紧乘此机会溜走了。成天乐那一拳可是全力打出去的,神气法力相击也牵动了腑脏,李逸风当场受了点内伤,虽然伤势很轻微,也足够让他胆寒了。

成天乐落地之后也是浑身酸麻,尤其是右臂的筋骨一阵刺痛,过了几个呼吸才调匀神气。他展开神识搜寻,却发现对方的法宝阻隔神识的妙用真不容小觑,刚才完全没有察觉李逸风是往哪个方向逃走的。

可是抬头扫视的一刹那,左侧远方高崖上有一棵小树被折断了,那里离得很远,还有几十米高,在刚才的法力波及范围之外,这树是怎么断的呢?只能是李逸风遁去时碰到了,这让成天乐感觉有些骇然啊。那道高崖以李逸风的修为倒不至于上不去,但这片刻功夫他就越过去了,除非是会飞!

但此人不可能有飞天之能,难道他那件法宝的妙用竟神奇如斯?这让刚刚领教过那神器手段的成天乐更加震撼!他还真猜对了,那飞螭爪的最神奇的妙用之一就是飞天之术。假如有大成真人以上修为、法力又足够强大的话,确实能以之御器飞天。

但以李逸风的本事,就算有这件神器也不能掌握真正的飞天之术,只能在急切间凝聚所有的法力催动、瞬间冲天而起,如一只大鸟般以极快的速度滑翔出很远,他就是这么逃走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