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00章、各有志,不谋而合

李西村说的还不止是这些,他巧舌如簧,竟然谈到了成立妖修宗门的设想。如果成天乐在这里,一定会觉得这些话很耳熟,就是于道阳曾在珊瑚洞府中蛊惑他的那番话。这个李西村究竟是什么来历,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此人与成天乐曾经打过交道,他就是八达岭培训公司遁去的股东之一李逸风。

成天乐调查过八达岭公司详情,也见过李逸风的资料,包括身份证复印件都看过。但有时候将拍摄得并不传神的标准照将本人联系起来,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李逸风在八达岭公司中一向比较低调而神秘,除了登记注册的一些材料之外,并没有留下其他的影像资料。

他化名李西村出现时,形容有很大的改变,脸颊也消瘦了一些,分头变成了板寸,带着宽边眼镜,肤色也比以前更深。不是特别熟悉亲近的人,一眼还真认不出来!

成天乐并不认识李逸风本人,只是见过一寸大的头像照片而已,在四宝斋中没有认出来他也根本没想到。黄裳更没见过李逸风了,面对面也没认出来。这个李逸风真是艺高人胆大,行事往往出人意料,他明知道成天乐想找他,却主动找到了黄裳作代理律师,顺势设下了四宝斋这一局。假如没有今天这件事,他埋好了黄裳这个伏笔,迟早也可能借另外的事情用上。

李逸风最擅长栽赃嫁祸的手段,想当初杀车轩嫁祸给燕山宗弟子郝墨,又借连云派弟子叶子乔之死做文章嫁祸给成天乐,都是他在暗中出的主意,可以说是一个军师型的人物,而且本人的手段也很高。

当年北京八达岭公司的几位股东中,年秋叶、刘漾河,史天一、王天方都曾被重点追查过,只有李逸风仿佛被忽略了。一方面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另一方面大家也没有掌握其人确切的恶行。李逸风仿佛游离在这起事件之外,从来没有走到前台亲手做什么事。

在太行山中,刘漾河也没有对年秋叶提及是李逸风给他出了那些主意。各派高人虽然也想找到李逸风讯问,但从迫切性和必要性来看,这个人仿佛是排在名单最末的。如果可以不追究的话,很多人也不愿意去追究他。原因也许很简单,他是春村大师唯一的传人,而春村大师在昆仑修行界情面很广。

春村大师是一介散修,但修为高超、有飞天之能,曾参加过二十年前石野组织的东昆仑各派高手与西昆仑的一战。这位前辈早年云游世间各地,与各派尊长都有结交,后来远去昆仑仙境寻求超脱飞升之道,他在世间只留下了一名传人,就是李逸风。

人和人不一样,修士与修士也不一样,像春村大师这种人,寻求的就是超脱飞升之道,并没有自立宗门之心。当他追寻越过苦海的门径时,便去了昆仑仙境清修悟道、不问世事。至于传承,对他而言并不怎么重要,收了李逸风这一名弟子,也是一时兴起。

李逸风的修行成与不成,其实不再关春村大师什么事,传法授戒已是莫大福缘,何况他留给李逸风的福缘不仅是引领入修行门径,还包括在昆仑各派面前的情面。至于李逸风的后来的修行,那是自己的事情,在人世间既是感悟经历,也是一种沾染打滚。

春村大师给李逸风留下了足够的恩情,并不意味着继续欠他什么,从此便了无踪迹。拥有这种超然物外的脾性,不仅仅是江湖散修,也包括大派传人。不是所有人都像青城剑派的老掌门刑度则那样,含辛茹苦有振兴宗门的愿心。

再如题龙山的前辈夜游先生易渊,也跑到昆仑仙境清修遨游去了,不再为世间俗物操心,甚至封闭了宗门道场。但夜游先生也履行了宗门传承的责任,他留下了史天一和王天方这两位传人。

至于能否重整题龙山一脉,就看那两人自己的造化了,反正题龙山还在,正传法诀也以神念心印留于洞府之中,后人有机缘未必不可得之。而且夜游先生本人也在世,就算传承断了,哪天他一时兴起,还可以再找合适的传人。

但是成天乐这种人,就是生于红尘、起于红尘,无所谓超不超脱,也不去多想是否应该超然物外,各种机缘成势,自然让成天乐有誓愿建立万变宗。这既是一种缘法,其实也是一种更多的责任背负。

又如李逸风此人,在世间沾染世风,选择了自己的行止。若将八达岭公司的事情彻底查清,其实他才是首犯,原先是负责公司业务规划的,撺掇了刘漾河干了不少事情。刘漾河遁走之后,私下里与李逸风还有联系,他们之间有约定的秘密联络方式。

如今的情况似乎反转过来了,刘漾河的奇遇更多、成就更高,野心也变得更大,又开始撺掇和利用李逸风。

刘漾河有驱使和利用世间妖修之心,很自然的也会去利用李逸风去做事,驱使人或者是驱使妖,心态是一样的。他收服那鹰妖和玄龟兽,同时所蛊惑的第一名修士就是李逸风,与之说了自己的计划,并表示如果两人合作,必能开创出一番自古以来前所未有的新局面。

刘漾河的想法与李逸风是不谋而合,这位足智多谋的修士已经开始在设想将来。刘漾河想利用李逸风,而李逸风也想利用刘漾河,因为陆吾神仑丹在刘漾河手中。至于用这套灵热成就法去指点妖物修行,也是他和刘漾河商量出来的,不能只有神丹没有法诀啊!李逸风这个身份已经不能再昆仑修行界混下去,既然有这样的手段可以利用,不如就成立一个前所未有的妖修团伙,享受大好红尘。

李逸风如今已改头换面遁走江湖,他在北京八达岭公司舒服日子过习惯了,被人断了财路而且还受到了昆仑各派的追缉,心中也是深恨成天乐,有机会怎会不报复。

李逸风这个人很自信,胆子也很大,自以为足智多谋,喜欢玩一些花样,在杭州发现了四宝斋这群术士,顺手骗了一笔钱花。他察觉了姚远可能是妖修,又顺势想引出来收服控制。早先安排好了黄裳这个伏笔,此刻就请黄裳全权代理索赔,都是将计就计的手段。

今天如果不是成天乐突然出现在四宝斋中,打乱了他的某些设计,这一系列的连环局堪称完美!

今天在四宝斋中突然看见成天乐,李逸风心中有些惊慌,但还是保持了镇定,他用最快的方式离开,其实心中最担忧的还是成天乐的追踪。走进苏堤远远回望,发现成天乐并没有当场追出来,李逸风就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的计谋也有成功之处,黄裳和成天乐撞见了,必然要费点功夫解释清楚。而就这么一耽误,已经足够让他从容离去了。李逸风对成天乐其实并不完全了解,他以为沈四宝等人追不上自己,耽误时间再追出来的成天乐也照样追不上自己。

一个人太聪明、太自信了,往往也会做出错误的判断。两只狼妖追上了他的行踪,实际上是李逸风故意而为之。

他将姚远和罗克敌引来此地,自以为也把其他人都甩开了,别人追不上他也追不上这两只狼妖,就在这里好整以暇的发表了一番长篇大论,最后笑眯眯地问道:“二位,难得的造化就在眼前,是祸是福、是敌是友,你们想如何选择?”

姚远叹了口气道:“李西村,你说的法诀和神丹令我很动心,但你说的事情,在我看来是没安好心,你无非是让我们受你的驱使。”

李逸风说道:“有付出才有收获,这世上没有凭空而来的福缘,大家都是各取所需。”

罗克敌也开口道:“我承认我有点动心,但我也知道你想干什么,刚才都听明白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在世间有自己的选择,我常常已经忘了我是一只狼妖,只是罗克敌。我的追求并非如此,也不想以妖修的身份受你的挟制驱使。你说这是福缘造化,好吧,就算是,但我宁愿放弃。”

姚远看了李西村一眼,又补充了一句:“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我决不愿因此而背叛九星派。”

李逸风收起了笑容,缓缓开口道:“二位,你们恐怕没搞清楚状况。不仅你们可以选择,我也可以选择怎么做。想谈条件的话,你们没底气,今日之遇,可以是福也可以是祸。我方才已经说过,我自有本事将你们打回原形,就算今天不动手,找机会揭穿你们的身份,你们还能像现在一样在人间立足吗?

姚远先生,我可以不要你背叛九星派,这只是另求更大的造化机缘;至于罗克敌先生,我要重点提醒你,如果不听我的话,你将无法拥有你所追求的一切。你们可以不把它当作一种威胁,而是我所陈述的事实。我们完全可以成为朋友的,妖修超脱族类太不容易了,在人间取得目前的身份地位更不容易,何必要闹翻呢?还是想想该怎么合作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