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499章、捉妖师,送福上门

罗克敌感叹道:“世间还有那等凝炼地气灵枢的妙法,其术法神通与文物鉴定有相通之处,我也觉得很是奇妙啊。”

姚远:“我身为九星派弟子,自然要为师门尽力,所以才会追查那李西村的行踪。但我觉得那人本事挺大的,这事挺危险的,罗兄竟然肯帮忙,真令我感激!”

罗克敌:“何必客气,就是觉得此事有点风险,你一个人来我有点不放心。而且那李西村骗沈四宝的手法,我的导师周逍弦也遇到过,却不知道是何人所为,所以我也想追查,看看是否与此人有关?”

姚远诧异道:“难道你的导师也被人骗过吗?”

罗克敌摇头道:“造假者没有得逞,我的导师可不是什么秘法高手,虽然他也有类似于神识的感应,却只用在文物修复上,在鉴定时是不完全依靠这些,还是遵循各种专业的原则。当时的情况和沈四宝遇见的不一样,那是一件高仿瓷器,很容易打一般人的眼,我的导师看出了破绽,却很惊讶用什么手法能够伪造出那种历史沉淀的气息?所以我听说了沈四宝的事情,才会赶来追查。”

说话间,两人已经穿过灵隐风景区,到达山野深处的金竹岭一带,这里没有路,寻常游客也极少能涉足。他们追踪到了不久前李西村留下的气息,姚远突然站定脚步皱着眉头道:“有点不对劲,分明察觉到人已经走过去了,可我却发现他把东西留下了,那些钞票就在附近没动,气息却突然消失了。”

罗克敌:“他在路上用别的袋子装了钞票,已经把箱子给扔了,你是九星派的高手,感应那些钞票当然比我擅长。出现这种情况可能说出一件事,他把那些钞票留在了附近某个地方藏起来了。”

姚远:“可能是在水下,可能是在山洞里,也可能是挖了一个坑埋了起来,那山水灵枢气息就消失在附近,当时并没有超出我的神识感应范围。我们先别管钞票了,还是先追人要紧。”

罗克敌:“姚老弟,你说那李西村会不会也是一名妖修?”

姚远:“非常有可能啊,他原身很强悍,提着快四百斤的东西能走这么远、这么快!”

正在此时,山林中突然有个声音说道:“非常好,你们果然是两只狼妖,先前还无法确定,如今是你们自己暴露了。罗克敌先生,我经人提醒,以前只是怀疑到姚远,没想到你也是他的同类,真是意外之喜啊。”

随着声音,李西村走出了山林。罗克敌与姚远皆吃了一惊,各自抽出一件长牙形的法器,并肩上前道:“李西村,你究竟是什么人?”

李西村笑了,摆了摆手道:“二位不必紧张,我并无敌意,是来帮助你们的人,今天能遇见我,恐怕是你们在人世间最大的福缘。”

被看穿了身份,这是他们这种妖修最震惊的情况,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姚远紧握法宝道:“帮助我们?你用一幅假画骗了四宝斋这么多钱,也是你的帮助吗?”

罗克敌则问道:“李西村,你是怎么看出姚远身份的,你自己又是什么身份?”

也许是为了打消这两位妖修的敌意,不让他们做出过于紧张的反应,李西村以很放松的姿态坐了下来道:“说出我的身份,二位不要害怕也不必惊慌,其实我是一名捉妖师。但我今天不是来捉拿你们的,而是来帮助和指引你们的。我刚才说的话与九星派无关,对于我而言,二位的价值,可比那一群术士要强多了。话既然已经说开了,就不必再遮遮掩掩,我们好好谈谈吧。等我说完了,你们就知道这世间的福缘了。”

罗克敌和姚远对望了一眼,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他们不仅碰上了一位捉妖师,而且被当场看穿了来历。是杀人灭口还是跟这位捉妖师好好谈谈、听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无论怎么样,还是先搞清楚状况再说。

两人并没有坐下,姚远又问道:“李西村,你想谈什么?身为九星派弟子,我一定要帮师门追回损失,不会放过你这种行为!”

罗克敌也说道:“原来你是捉妖师!难怪你会用那种手法骗了沈四宝,你在世间究竟从事什么职业,同样的事情还干过多少次?”

李西村神情依然很轻松地笑道:“叫你们别紧张,二位怎么还是这样紧张?真是什么人说什么话。我今天设此局的目的之一,也是想引姚远先生主动现身,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我本来不能确定姚远先生是狼妖,只是怀疑而已,可是看你们追踪我的方式,听你们自己说的话,这才可以确认。

我要谈的事情与九星派无关,姚远先生要帮师门追回损失,也不是不可以商量,但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九星派是研究风水术法的,对滋养形神确实有些用处,还有很多能忽悠人的门道。但是他们有正传法诀教你凝炼形神吗,你能学会怎样凝炼妖丹吗,怎么修炼你的妖物原身、怎么使天赋神通更强大吗?

罗克敌先生,同样的问题我也想问你。你的专业工作使你于修行一途有所感悟,但那只是一种旁门印证,有人指点你秘传法诀吗,你知道一位妖修怎样才能拥有更强大的神通,突破更高的修为境界吗?”

这番话让两位狼妖彻底愣住了,一时间没有回答。李西村仿佛对他们的这种反应早有所料,眨了眨眼睛又说道:“看来你们对我还有敌意,这又何必呢?九星派弟子不会再追上我了,在这里可以好好说话,你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知无不言。今天是二位的一场大福缘造化,可不要错过机会,入宝山空手而回。”

罗克敌首先开口道:“李西村,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李西村:“忘了可以告诉你,钱是好东西,我最近也需要用钱,所以想了个办法从那批术士里弄来一笔。没想到他们很慷慨,又主动送上更多,想考考我有没有本事拿走,那我就拿走吧。但这种事情,我是第一回做,我并不是什么文物贩子,就是一名捉妖师,帮助过很多妖修。我并非想与二位为敌,倒是想商量商量,如何才能化敌为友。……姚远,如果我不找九星派的麻烦,甚至偿还他们的部分损失,还指点你如何修炼,你该怎么报答我呢?”

姚远:“报答?我们凭什么信你!”

李西村:“不要再装作嘴硬了,就凭我今天能把你们引到这里来、并叫破你们的身份,你们就没有选择信不信我。我想二位绝对不愿意被人知晓你们的原身是狼,我既然说出这种话,就有办法把你们打回原形!怎么样,可以谈谈了吗?”

姚远和罗克敌同时变色道:“你想威胁我们?”

李西村摇头道:“这不是威胁,只是谈判的底气。若非如此,我们也不会这样说话,我既然现身,就不怕你们杀人灭口,要不然先试试?”

姚远和罗克敌惊疑不定道:“李西村,你究竟想谈什么?”

李西村得意地笑了:“二位狼妖先生,你们自以为很特别,超脱族类混迹红尘,过得逍遥自在。但在我看来,自古就有妖修藏匿市井,不仅时刻得小心翼翼,唯恐暴露了身份无法立足,还要提防转说中的捉妖师。更困惑的是那修炼路途缥缈茫然,不知该向谁请教?

如果世间妖修可以坦诚相见,互相扶持帮助,建立起世人所不知的组织、拥有属于自己的势力,这才是真正的人间享受。首先,我想和二位谈一套正传法诀,叫灵热成就法,神妙无比;其次我想向二位介绍一种神丹,叫陆吾神仑丹,就是为世间妖修所准备的绝佳饵药……”

李西村的话匣子打开了,向两位狼妖介绍了自古以来混迹红尘的妖修所面临的种种困境,又谈了陆吾神仑丹的玄奇,还介绍了一套秘传法诀。有意思的是,这套法诀并非他本人所习正法,而是成天乐曾在雪山上获得的灵热成就秘法。

严格地说起来,它是古代高原上的密宗修士所修的秘法,并不是妖修之法。但它也包含了重重修为境界的印证,可以从正传法诀的角度提供种种参照,让妖物照此修炼。至于凝炼玄丹,各有各的巧妙,是在感悟的基础上,能够更好的摸索印证、突破关窍。

李西村并不会专门为妖修而创正传法诀,但这并不妨碍他招揽妖修。世间一些修行门派中也有妖修弟子,比如燕山宗的郝墨,他们可以学习师门秘法,然后再去印证妖修的独特境界,也不失为一条修行之路。

这相当于从旁证的角度,绕了一个很有意义的弯子。至于陆吾神仑丹,对妖修而言确实是莫大的诱惑。两位狼妖是第一次听闻这些东西,当场是目瞪口呆又目眩神驰,听着听着不由自主就放下了手中的法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