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498章、恃艺高,引狼入山

那李西村已经走远了,成天乐怎么追呢?九星派有办法他就有办法,沈慎一给那些钱做了手脚,应该是施展了一种特别的秘术,以元神能感应到一种特别的气息。这气息并不是什么法力灵引,而是一种不属于杭州的地气灵枢。拿着那笔钱,在杭州城中仿佛是一道移动的塞外山水风景。

几张钞票可能感应不到什么,但是那么多钞票在一起,这种气息就很明显了。成天乐也了解风门秘法,梅兰德跟他讲过其中的关窍,而他的元神可比那些九星派弟子强大多了,所以他能追踪的距离更远。还有一点是成天乐所不知道的,那箱子内部还装了一个高灵敏度的追踪器,这是现代高科技手段。

其实这些都是备用手段,防止一时不慎把人追丢了。跟踪还是正常的跟踪,外面就是西湖边的闹市区,谁也走不快,想盯住一个人并不难,关键是选择怎样的时机下手。九星派众人准备了汽车,后备箱里还放了自行车,另有人骑着电瓶车,交通工具一应齐全,在这杭州市中心拥堵的地段,可以说做好了各种准备。

他们要对付的是高手,所以并不能落单,一共派出了三组,每组九人,打算在合适的地形布九星阵拿人。但是江湖手段除了硬碰硬,拼压箱子底的绝活之外,当然还有别的讲究,能不硬拼就拿下人最好。

成天乐刚出门,就有一名九星派弟子走进会客室道:“沈老板,那李西村没有去附近的银行,而是上了白堤进西湖了。”

沈慎一微微吃了一惊:“他拎了一口大箱子,就这么从白堤走进西湖了?”

那名弟子答道:“是的,四宝师兄等九人已经骑自行车跟进去了,但他走的非常快,看上去却不留痕迹。西湖里人又多,我们这么多人没有办法列队狂奔。”

沈慎一:“到白堤的另一端,孤山岛上地势很复杂,说不定可以找到动手的地方,但不能把人跟丢了。另外两组人从环湖的公路开车包抄,一组堵住白堤的出口,另一组绕到苏堤那边。”

那名弟子道:“四宝哥已经这么安排了,只是警方那边恐怕要扑个空,他们的反应可没我们这么快。”

沈慎一沉着脸点了点头:“李西村进西湖这么快,暂时脱离了警方的布控。小六子那边做了什么准备,火力怎么样?”

那名弟子又答道:“他们要抓的是大毒枭,当然如临大敌,有特警支援,手枪、冲锋枪、电击枪、麻醉枪都配备了。”

沈慎一叹了口气:“进银行的时候,逮捕他正好,可是现在李西村一穿西湖,那警方准备好的大队人马就不太容易跟上了。外面有点堵车,你让四宝随时通知小六子李西村到了什么地方。”

那名弟子出去了,他们谈话时并没有回避黄裳,这位律师听得很是惊叹。四宝斋玩得究竟是什么手段,还通知了警方,以稽毒名义出动了特警,连冲锋枪都用上了?沈慎一看出了他的震惊,微笑着解释了一番。

九星派弟子在世间各有各的身份,其中也有人在警方任职。所以沈慎一就设了一个局,指使“线人”向警方爆料,有一个贩毒集团的大头目到了杭州,随身携带大额现金和武器。内部有人就好办事,通过小六子出动警方布置了抓捕行动。原计划李西村离开四宝斋走出不远,就会被荷枪实弹的特警逮捕,九星派弟子能不以秘法相斗是最好不过。

进了局子,就算查出李西村是无辜的、是一场误会,他也能交代清楚巨额现金的来源,但是他的真实身份、个人的详细信息,必然也都会露了底、被九星派掌握。另一方面,等他在警方那里于特定时间、从特定的地方放出来,九星派可以从容的设好埋伏,当场轻松拿下。

假如在局子里能查出此人其他的问题,那是更好不过,正好趁此机会收拾他。别的不说,随身携带这么多现金,就是极大的嫌疑了,足够让警方将此人彻查一番。

不料李西村机警得很,而且修为高超,出人意料就这么拎着那么沉重的箱子快速穿过人群进了西湖,在游人密集的地方还不好动手。听九星派门人的描述,他一定是施展了神行之法,在人多的地方也能不露痕迹的走得很快,四宝等人骑着自行车追都不容易。

九星派这些江湖术士为了拿下李西村所用的手段,已经令人叹为观止了,可是他们并没有追上李西村。西湖风景区有些区域是不让骑自行车的,李西村从白堤经过平湖秋月,进了孤山岛。穿过一处景点时,四宝等九人被拦下来了,他们把车扔了步行追踪。这时候,李西村在绿树掩映间拐了几个弯,迅速的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外。

还好提前有准备,沈四宝等人可以凭神识追踪那箱子所携带的山水灵枢气息,追踪器的信号也很清楚。但是另外两组人却没有追上李西村本人的行踪,只能根据追踪器的信号绕道堵截。穿苏堤,再走到西湖外面至岳庙,这是一条捷径。以李西村步行的速度,他们从拥堵的北山路开车过来没这么快。

李西村在途中只作了几秒钟的停留,于岳庙外面的商店里买了两个厚帆布旅行包。那是很多外出打工人员装铺盖卷用的,很结实、体积特别大。

李西村拿着空包、拎着箱子,步行朝杭州植物园走了,然后进了灵隐风景区的山中。他没有走旅游路线,而是直接穿行山林,另外两组九星派弟子首先跟丢了。因为李西村将那口空箱子扔在了桃源岭附近的一个水潭里,追踪器的信号失效了。

沈四宝等人则是在追到了这个水潭、穿过灵溪隧道上方的山梁时,跟丢了李西村的行踪,其人已消失在神识感应的范围之外。

不能怪沈四宝等人没本事,而是李西村拎着那么沉重的箱子,走得速度太快了,尤其是进山之后是健步如飞,专走林密无路之崎岖深野。半个小时,他穿过西湖进入灵隐风景区深处,步行距离已经超过二十公里。

打架是一回事,追踪又是另一回事,沈四宝等九人利用特殊的地形,或许能够拿下李西村。但这种徒步奔袭,他们的速度谁也跟不上他,李西村是一力降十会、一技破百巧啊。

接到线报、严阵以待的缉毒特警没有派上用场,派出的三组九星派弟子也没有截住李西村。沈慎一听说消息之后是脸色铁青,问黄裳道:“你们是怎么来的,那李西村为什么不坐车?”

黄裳面带歉意地答道:“我们是从苏州开车来的,开的是我的车……”

谁能想到李西村拎着那么重的箱子,没有叫车而是步行呢?沈慎一又叹了一口气:“原来如此,是黄律师开车送他来的。假如成总不在这儿,你还会开车陪他离去,我们追查车牌号同样是追查到你的身上。”

黄裳心有余悸地说道:“假如你们半路截车动手,我很可能也会出手的,李西村算计的就是这一手。”

沈慎一:“黄律师当场撇清关系,让他自己出门,已经是给面子了。可是沈某门下无能,在灵隐风景区深处,将此人暂时追丢了。”

黄裳:“沈先生请放心,有成总呢,他跑不了!”

沈慎一:“成总的本事我当然信得过。但那李西村带着钱也一样走不出风景区,我已经命人在外围布控包抄了,就是那一片山地。”

其实沈慎一也有一件事情并不清楚,不是所有的九星派弟子都被李西村甩掉了,至少有一人越过美人峰一直追上了李西村的行踪,他就是九星派的执事——狼妖姚远。姚远还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有另一位同伴,是同为狼妖的罗克敌。

他们没有参加九星派大队人马的结阵追踪,就是不想暴露身为妖修的天赋神通。对于姚远而言,这样的身份就算是在九星派中也是绝对的秘密;对于罗克敌而言更是如此,除了姚远之外,世上没有人知道他是狼妖,包括他最尊敬的导师周逍弦。

姚远既是九星派弟子,自然能追踪那些钞票中所蕴含的山水灵枢气息,但他还有更灵敏的查探手段,就是跟踪李西村本人的气息。狼是狗亲戚,鼻子非常灵,而姚远和罗克敌这样超脱族类的狼妖,其嗅觉之灵敏超乎人的想象,已经成了一种元神感应神通,比受过专门训练的狼狗都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他们在山野中行进的速度也非常快,虽然没有看见李西村的身影,但却总能找到李西村留下的气息。两位狼妖一边追还在一边讨论,罗克敌问道:“这些年你掩饰得很好,九星派一直没有察觉你的身份?”

姚远:“那是当然,其实也不用刻意掩饰,只要不显露原身就可以了,在世间就以世人的身份,自然就没有破绽。他们并非捉妖师,我也不必忌惮,只是动用天赋神通的时候,还是回避比较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