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497章、压箱沉,求仁得仁

一千五百万百元面值的人民币,仅净重就有三百四十五斤!这体积、这分量,一般人根本拿不了也拿不动,开张支票不就得了,谁会这么干?就连成天看着都目瞪口呆,他不是没见过钱也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但这么多现金还是第一次看见。

沈慎一却冷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李先生不也是带着巨额现金来的吗?您这口密码箱只有六十来斤重,拎着很轻松吧?既然你有这个爱好,我就满足你这个爱好,这口樟木箱子如今也算是收藏品了,就送给你了!”

黄裳表情很严肃,似乎是想乐又不敢乐的样子,加重语气问了一句:“沈先生,您要用这种方式履行合同吗?”

沈四宝反问道:“难道不可以吗?合同里并没有约定赔偿的支付方式,以现金支付完全是可以的,你想反对也反对不了。至于李先生,他自己就喜欢用现金啊!我们准备的已经是最大面额的钞票,尽量为了他方便。假如我们做事不讲究的话,给钢镚也行啊。……其实可以雇搬运工来嘛,附近就有银行,并不算太麻烦。”

黄裳又扭头朝李西村道:“他们确实可以选择这么支付,只要点验现金没有问题与出入,合同就算履行完毕,没有任何法律问题。”

李西村一摆手道:“多谢沈老板的好意,我信得过四宝斋,这钱就不用点了。”

沈慎一又看着黄裳道:“黄律师,我想请教一个法律的问题。明知是赝品,却以典当的方式骗取巨额的资金,属不属于诈骗?这份协议里也写得清清楚楚,对于这种情况,典当行将保留追索权利。”

典当合同里确实有这一条,而李西村今天来的时候,画已经烧了无从对证,所以才会根据合同要求赔偿。

黄裳答道:“你说的这种情况的确是属于诈骗,但不适用于我的委托人。首先你不能证明李先生是故意,他提供了香港苏富比拍卖行的买入凭据,完全也可能是受骗者;其次他今天主动来要求赎回典当品,客观上诈骗行为并没有真正发生。”

沈慎一点了点头道:“是的,所以这份合同已经履行完毕了。……李先生,请在这份手续上签字吧!”。

李西村一言不发的签了字。黄裳突然开口道:“李先生,这份典当合同顺利执行完毕。现在,我们的法律代理关系也结束了,祝你好运!”他说完话也没有和李西村握手,径自起身走到成天乐的座位后面,恭恭敬敬的站着。这样一来,谁都看出这位律师和成总的关系了。

成天乐不禁想起了梅兰德曾说过的话“假如有个人不知藏身何处,你想找他,那么最佳的办法不是寻遍天涯海角,而是让他自己出现。这不是什么修行秘诀,而是江湖门槛。”、“此番也是让你去见识一下真正的江湖,能看得透彻之后,遇事便自然心中有数。”

成天乐是从头到尾亲身见识了这一幕。李西村设局骗了沈四宝,沈慎一不惜赔偿巨款,让李西村自动现身了。那李西村显然不是简单人物,令成天乐感到最意外的是,他带来的律师居然是黄裳,很可能又是一个局中之局。

假如不是今天成天乐恰好在场,后面的麻烦可能会很大,因为黄裳并不知道成天乐与九星派的关系,甚至不清楚江湖风门九星派的存在,他仅仅是以一名律师的身份来的,不涉及其余的事情。九星派不惜代价引李西村上门,私下里肯定是要解决江湖恩怨的。

等李西村离开后,九星派众术士必然会跟踪在后面,找机会拿下此人问讯,蒙在鼓里的黄裳恐怕也会出手保护自己的客户。那么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了,成了万变宗与江湖风门的争斗。这样一来,从局外人的角度,不论是谁都会认为是万变宗挑起了此事,故意设局坑蒙一批江湖术士。若导致了死伤,就更难了结。

看来这个李西村清楚黄裳的身份,却故意装作不知情,请他做代理律师来处理这件事,不仅坑害九星派这批术士,而且要把成天乐和万变宗牵扯进江湖争斗中。梅兰德前不久刚刚在淝水露面和昆仑修士结交,是以成天乐密友的身份去的,此人恐怕听到了消息,故意这么干的。

这个复杂的局中之局,一向缺心眼的成天乐居然看明白了,他并没有去多想,就像梅兰德所说,从混沌中自见清明,当他经历过已心中有数,自然就能看透。

黄裳当众将客户晾在了一边不再理会,这是很不合适的做法,完全不近人情,可是谁叫李西村这么算计他呢?就法律谈法律,索赔结束、支付完毕,那么他和李西村就可以没有任何关系了。

李西村瞪了黄裳一眼,仿佛有些惊慌的面带怒容:“黄律师,你怎么可以这样?”

黄裳面无表情地答道:“李先生,这就是我的职业。除此之外,我们没有什么可谈的了,现在我已经不再是你的律师,您请便吧!”

李西村:“你收了我的代理费,我提前支付了。”

黄裳:“你的钱就在桌子上,四宝斋也已经支付完毕了。”

李西村将密码箱中的钱一捆一捆的取出来,都放进那个樟木大箱子中,严严实实的码放好直至完全塞满,恰好装下了。他合上箱子道:“沈慎一,沈四宝,还有四宝斋的诸位朋友,打扰了!我很佩服你们,将来再见,可以交个朋友。如果是那样的话,这笔钱是小事,有机会我会还你们的。”

沈慎一看着他道:“想交朋友有的是办法,你走吧!是你的你就拿走,是我的有机会我会拿回来的。”

李西村:“谢谢你送的箱子,我这口箱子也送你了。”

他提起那口硕大而沉重的樟木箱,转身就走出了这里,屋子里的人或多或少都吃了一惊。那口老式的樟木箱加上里面的钞票,总重有三百七十斤左右,可是李西村就将它拎在手里拿走了,轻飘飘的就像提着一块大泡沫做的道具。

一个人提着这么一口大箱子,看上去本应该十分怪异而且刺眼,可是他那轻松的神态,又让人不觉得那么奇怪。成天乐不禁眯起了眼睛,凭蛮力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且不说筋骨有多强,这么沉的分量,会把那箱子上的黄铜提手给拉断的,这是修士的御物之法。

这箱子让李西村露了底,无法掩饰其有修为在身。

李西村拎着箱子走了,黄裳却很知趣的留了下来。沈慎一还坐在那里没动,但屋子里其他的九星派高手也都离开了四宝斋。成天乐的神识还能感应到,外间早就在等着的几个人也一起出去了。

不用问,那些人是跟踪李西村去了。法律合同上的事情已经谈完,剩下的江湖恩怨要用江湖手段去解决。九星派也清楚自己要对付的不是一般人,所以派出门中一批高手,打算寻找合适的地点结阵动手。

成天乐也坐着没走,扭头道:“黄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当着沈先生的面解释清楚吧。”

黄裳此时也反应过来了,微微一欠身答道:“成总,恐怕是有人在算计我们!我不清楚这位沈先生是您的朋友,本以为是一个简单的案子。那李西村为了钓我上钩,曾经委托我处理过两起普通的民事纠纷,并不是第一次找上门的新客户。

看来他的目的不在于我,而是想把成总您牵扯进来,却没想到您就在这里。他委托我来向四宝斋索赔的,自己只打算露一面,推说业务很忙,后面的起诉及索赔事务都交给我全权代理,给的代理费也很高。”

沈慎一终于说道:“成总、黄律师,我也听明白了。那个李西村是故意要把成总卷进来,让我以为你们和这个骗局有关系、甚至是幕后指使者。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黄律师也是一名修士,有秘法功夫在身的吧?现在只有一件事需要搞清楚,那李西村知不知道成总在这里?”

黄裳:“应该不知情,连我都不知道成总出门拜访的是哪位朋友,那李西村怎么可能清楚?”

成天乐也点头道:“是的,那李西村设局骗四宝斋以及聘请黄裳为代理律师,都发生在我离开苏州之前。当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来四宝斋,是梅兰德请我来帮个忙的,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沈慎一长叹一声:“原来如此,我要多谢兰德先生了!”

成天乐站起身来道:“黄裳,你就留在四宝斋做客,与沈老板好好聊聊你所知道的情况,我先出门办点事,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

黄裳赶紧道:“您忙您的,我一定等您回来。”

沈慎一也起身道:“多谢成总费心,您忙您的,我一定会好好招待黄先生。”

有些事心照不宣,成天乐显然也是去追踪李西村了,他要把此事查清楚。虽然黄裳刚才已经解释,但是口说无凭,谁又能证明他没有勾结李西村呢?所以成天乐也是相当于将黄裳留在这里当人质,典当行从来都是来质押东西的,今天却让他押了一位妖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