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496章、太公渔,愿者上钩

黄裳正拿着一堆法律文书和沈慎一交涉呢,见成天乐突然走进来了,也吓了一跳,赶紧起身道:“成总好!您怎么会在这里?”

成天乐此次出门,只说去杭州看朋友,并没有说具体的事情,黄裳也不知内情。成天乐答道:“这家四宝斋的少东家沈四宝,是我的朋友,我听说他这边出了一点事情,特意赶过来看看。黄律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黄裳心中暗暗叫苦啊,赶紧一指身边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子解释道:“这位李先生是我的事务所的客户,有一个案子委托给我,我是过来处理的。”

黄裳是万变宗的护法,但在世间也有自己的营生和身份,他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没想到李西村会到苏州请黄裳代理这个案子,而黄裳看了材料之后,法律上没有任何问题,对方给的报酬也优厚,况且先前也有两次案值不大的合作,已经算是老客户了,没有推脱的道理,于是就来了。反正案情也很简单,苏州离杭州也不远,跑一趟就是了。

自从梅兰德与成天乐离开苏州,宗门道场的凿建告一段落。金陵梅花山上的赤焰果成熟了,按照与三梦宗的约定,訾浩带了一批妖修去金陵采集赤焰果,南京分舵的众妖精也出手帮忙。兑振华甄诗蕊这两名大成妖修留在苏州镇守,并完善一些凿建的收尾工作。黄裳则负责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的日常运作,有空也处理事务所的业务,世间的生意也不能不做。

他却万没想到,纠纷的另一方就是成天乐的朋友,惊讶之余难免怀疑其中另有文章。坐在黄裳身边的就是李西村,他留着板寸发型、戴着一副宽边眼镜,五官的棱角并不分明,人看上去却很精神。

见黄裳与成天乐搭话,李西村也惊疑地问道:“黄律师,这是怎么回事?这位先生是谁,你和他是朋友吗?”

黄裳回答道:“这位成天乐先生是苏州风景园林研究会的理事长,而我也有社会兼职,是苏州风景园林研究会的理事。我们打的交道非常多,当然很熟。”

李西村不无担忧地又问道:“黄律师,那我们的代理协议还有效吗?你已经签了合同代理这个案子,从职业的角度……”

那边沈慎一是个老江湖了,一听这几句话就搞明白了其中的关系,开口替黄裳解围道:“黄律师不必为难,你尽管按照你的专业精神去代理这个案子,该怎么谈就怎么谈,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成总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让朋友为难的。”

这莫名出现的新状况,让大家的感觉都有些异样,成天乐感觉其中很可能另有名堂,竟然牵扯到自己和万变宗的人。不然的话怎么会这么巧,那李西村请什么律师不好,偏偏请来的是黄裳?连他都这么想,四宝斋那边的沈慎一等人当然心里直犯嘀咕,只是表面上不动声色而已。

难道这位成总竟与李西村有什么关系,故意设局来对付四宝斋?可是想想可能性又不大啊,成总可是兰德先生介绍来的贵客,难道李西村连梅兰德都给骗了?未免胆子太大本事也太大了!

李西村听见沈慎一的话,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仿佛他也在担忧自己请错了律师,竟然跟对方是朋友。其实成天乐刚进来的时候,李西村就暗自吃了一惊,连手都轻轻抖了一下,却强自镇定没有露出异样的破绽来。

沈慎一不紧不慢地说道:“成总请坐,您来得正好,我们这边刚开始呢。”

成天乐坐下道:“你们谈吧,我就是看看情况,很好奇这件事会有什么结果。”

这时李西村撇开了律师径自开口道:“沈老板,听说你前天开了个鉴定会,当众烧了我拿到这里质押的那幅画,对吗?”

沈慎一面表情地答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前天我召集行内同仁,鉴定了一幅伪造唐寅所作水墨观音赝品,按照我的习惯,当众把它烧了。”

李西村:“我不清楚那幅画是赝品,就是从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按真品的价格买来的,有鉴定证书和各种手续凭据,证明我买入它所用的价格,也能证明我是那幅画的所有者。”

沈慎一嘴角一撇露出冷笑道:“你清不清楚没关系,在场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一幅赝品,这就足够了。真是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纸墨,按照现在的行价,成本也得好几万吧?”

李西村扭头朝黄裳道:“黄律师,该你发表意见了。”

黄裳面无表情的咳嗽一声道:“我的委托人拥有那幅画所有权的合法证明,也能出示买入时的单据凭证,典当合同是真实有效的。根据合同条款规定,质押期是三个月,如今已经处于罚息缓冲期,赎回质押品连本带利需要二百七十万元。但如果典当行保管不善丢失或毁坏了质押品,则需赔偿我的委托人一千五百万元。沈慎一先生可有疑议?”

沈慎一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任何疑议,合同就是这么签的,但我想问这位李西村先生几个问题。”

黄裳:“没有异议就好,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

沈慎一:“李西村先生,你为何逾期不赎回质押品?”

李西村一耸肩:“生意有点忙,我没来得及,反正还有九个月期限,随时可以把它拿回去。”

沈慎一:“为何你留的地址不对,联系电话也成了空号?”

李西村:“接了一笔新业务,前期投入比较大,所以我才会来典当行质押那幅画的。干大买卖当然要讲究大排场,我换地方了。至于手机号嘛,恰好也换了,却忘了通知典当行。”

沈慎一:“那你现在想怎么样?”

李西村:“我来赎回我那幅画,如果你拿不出那幅画,就得按合同赔我一千五百万。至于我应付的本金和利息,就在那一千五百万中扣除。”

沈慎一:“你想赎回那幅画,先把本金和利息拿来,否则根据合同,你不能提出要求。”

李西村又看了黄裳一眼,黄裳苦着脸拎出一个沉重的密码箱,推过去道:“这里二百七十万现金,请沈先生履行合同。如果今天交不出画,这笔钱李先生还得拿回去,同时向四宝斋索赔一千二百三十万。……还有一件事,今天有新闻界的朋友就在等着,李先生已经报了料,这里可能出一起爆炸性的热点新闻。”

一旁有人验了箱子里的钱,不是假钞,数目也无误。沈慎一笑了:“李先生准备的可真周到,居然带着这么多现金做交易,我还以为是电影里的毒贩接头呢!……我四宝斋当然是讲诚信的,四宝,把赔款给李先生拿来!”

只听接待室通向库房的侧门外有人答应一声,沈四宝扛着一个硕大的箱子走了进来,砰然放在桌上打开道:“李先生,黄律师,这里就是一千二百三十万现金。如果点验无误,就请连你自己的箱子一起拿回去吧,我们的典当合同执行完毕!”

李西村有点吃惊,没想到沈慎一竟然这么痛快的当面拿出了赔款。他原以为就算在法律上可以提出索赔要求,对方也会据理力争打一场官司,借机暗中做什么手脚。假如是这样的话,他早有准备,今天只是露面交涉一番;后面的索赔包括出庭等事宜,都将交给律师全权代理。

就算四宝斋想暗中对付他,李西村也有恃无恐。他的计划之一,甚至今天离开后就不再露面了,自然有人去顶这个不清不楚的黑锅,否则干嘛请黄裳来代理?成天乐的出现,令他有人措手不及,但此人很镇定,以不变应万变,仍然按部就班的照计划行事。

而沈家父子的举动却让他难以保持镇定了,李西村站起身来道:“现金!一千二百多万,你们居然付现金?”

桌上有一大一小两个箱子,其实那小箱子也不小,是李西村带来的密码箱,里面装的全是钱,两个箱子里总记不多不少一千五百万人民币。

一千五百万、百元面值的钞票,究竟是什么样子?请教专家,他会告诉你:一百五十捆,每捆体积一千立方厘米出头,共体积略超过零点一五立方米。就算尽量密集的捆扎码放,也可以将一口外形五十厘米宽、四十厘米高、一米长的老式大樟木箱严严实实的塞满。

沈四宝放在桌上的就是这样一口箱子,四面八个角还镶着镂空花纹黄铜包片,中间有黄铜搭扣和提手。但它不是能提着到处走的旅行箱,而是过去放在家里收存衣物和各种细软的,往往贵重的东西都藏在最底下。有一句老话叫做——压箱底的绝活,用来做比喻的就是这种箱子。

这口箱子现在还没完全塞满,因为里面只放了一千二百三十万,另外二百七十万那密码箱里。老式樟木箱很结实也很沉,空箱子就有二十斤重,过去很多人家里都有,后来渐渐都淘汰了,如今已经很难见到。而近年来旧式实木家具作为收藏品又被热炒,这样的箱子卖得还挺贵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