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494章、用阳谋,真付一炬

罗克敌的专业是文物修复,不仅在国内,国际上也是顶尖水平,将损毁的文物恢复如初,鉴定是基础与入门,他必然也是最好的鉴定专家。周逍弦近几年专注于文物保护与科研方面的工作,外面的社会活动已经很少参加了,有这方面的应酬推辞不了,他一般都推荐罗克敌代他去跑一趟。

如今想请动罗克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九星派姚远与罗克敌的私交非常好,以朋友的情面把这位大名鼎鼎的青年专家请来了。业内很多知名人士应邀而来,主要目的倒不是看四宝斋鉴定什么画,更重要的是借此场合结交罗克敌。

在鉴定会现场,成天乐终于明白为什么姚远能够请到罗克敌,两人的私交又是从何而来?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外人无法知道的秘密——身份都是狼妖。

罗克敌的“妖气”敛藏的比姚远更好,接近于完美无痕,就连成天乐刚开始都没察觉出来。后来罗克敌鉴定那幅画的时候,不自觉的运用神识感应,贴着画面有那么一丝神气波动散出,这个偶然的细节让成天乐看出了痕迹。狼妖就是狼妖,这是它的原身神气特征。

竟然连成天乐在平常状态下也难看穿罗克敌的来历,要么此人自悟妙法能将妖气收敛的接近完美,要么就是学过收敛妖气一类的法诀。但成天乐对这方面的感应敏锐非凡,他感觉这两点原因都不像,罗克敌就是自然而然做到的,这位狼妖已经完全拥有一个人的心境。

罗克敌一直读到了博士,不是那种混文凭的学位,而是搞研究的真材实料,导师是国际顶尖的专家,他本人也成为了在文物修复领域最顶尖的学者。他就是以这个身份投入日常的生活与工作当中,如此专注而成功,久而久之他平常状态下的生机律动特征便与常人无异,这也是一种岁月情怀洗炼。

一个人搞研究能拥有罗克敌这样的成就,几乎是凤毛麟角;同样的道理,一位妖修能将气息收敛的这么完美,而且是自然而然做到的,也是太难得了!某种意义上,几乎各行各业都蕴含着修行的玄理。

成天乐当然没有点破这两名狼妖的身份。就像各派昆仑修士,不会见到什么人就要传法诀一样;成天乐身为万变宗宗主,也不会见到什么妖就去收揽,他看待这种事情的心态已经很淡定了。万变宗的宗旨是指引妖物在世修行,但这两位狼妖在世间都混得风生水起,根本没有以狼妖的身份处事,成天乐何必多事呢。

成天乐只是有些感慨——世间为何会有这么多狼妖?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这个世界的过度开发,狼的生存空间是越来越小了、数量也越来越少了,而且它们自古以来也是人们首先猎杀的对象。能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活下来的狼,倒也是越来越精明了,混迹在红尘的狼妖反而更多了。

成天乐在这里叹狼妖、鉴定狼妖,而那狼妖在看古画、鉴定古画。其实这幅所谓的唐寅水墨观音,没必要让罗克敌来鉴定,在座有一小半人都能发现它是赝品,就算有人刚开始没看出来,经过内行人提示也能发现破绽。

鉴定会一开场,沈慎一就取出这幅画公然展示,指出其破绽之处。之所以要请罗克敌这种人来露一面,就是想让这次鉴定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也使它的影响更大。然后罗克敌又接过画从专业角度发表了一番意见,指出了其作伪的方式。

这画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古物,装裱它的卷轴当然是现代产品,上面还有香港苏富比的标记,但它却用明代的墨画在明代的宣纸上。明代的纸墨也有流传至今的,当代有不少作伪者就是用古纸古墨仿作古画,很能骗一些以材质来鉴定的所谓专家。虽然用的材料比较贵,但相比其牟取的暴利也是微不足道的。

至于其技法上的破绽,沈慎这位字画鉴定大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罗克敌并没有再多讲,只是从技术角度又谈了几点鉴定结论,纸是古纸、墨是古墨,但墨与纸结合的时间不超过两年。这里涉及到很多专业问题,但他的讲解在场的人都能听懂,纷纷点头赞叹不已。

鉴定过程本身是非常简单的,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是真正的高潮!沈慎一当众介绍了这幅画的来龙去脉,并把沈四宝叫了出来讲述事情的经过,满面羞愧的坦诚是四宝斋的少东家一时不慎被人设局骗了,将来要引以为戒。在羞愧之下——他当众烧了这幅画!

沈慎一竟然真的用了当众烧画的“老门槛”。在这种场合,成天乐既没法说什么更没法阻止,这毕竟四宝斋的老板自己的处置方式。但是转念间,在场众人中知觉最敏锐的成天乐又发现了不对劲。

沈慎一并没有掉包,他烧的就是李西村拍自香港苏富比那幅画,是真烧!当着这么多行家,尤其是成天乐这种人的面,就算沈慎一身怀绝技,也玩不出毫无破绽的掉包花样来,况且看他的样子,也根本没想玩什么花样。

成天乐又想到了另一点,假如沈慎一掉包烧另一幅假画,不仅很难掩人耳目,更骗不了李西村那种人。李西村既有手段骗过沈四宝,那么应该也有手段在画上做别的文章。假如他是修行高人,在画中留下神识灵引,沈慎一有没有真的烧掉,在元神所及范围内自然就能查探清楚。

这种神识灵引,与大成真人的神念心印不同,是一种类似炼器的手法,有丹成出师、相当于妖物度过魔境劫的修为便可以施展。这场鉴定会是公开的,李西村只要听说消息,扮作游客的样子,在外面不远处的西湖边就能感应到画已被毁;假如派个有修为同伙混进来,告知神识灵引炼制与感应的手法,当场更能看得真真切切。

沈慎一这么做,在场有些“外行”可能会怀疑他是不是掉了包、烧了另一幅假画,用了一个早就露了白的“太公钓鱼局”;但是“内行”都知道他是真烧了,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那李西村——我烧了你的画!

当众确定那幅画是赝品然后烧毁,对于沈慎一的决定,在场很多人随感到惊讶但也不完全意外。外人虽不知道沈慎一江湖风门九星派掌门的身份,但他在古玩收藏、字画鉴赏界成名已久,有一个众所周知的习惯。

沈慎一自命高洁,如果他的四宝斋不慎收了赝品,往往都会当众拿出来销毁,而不是闷声吃哑巴亏或者转卖坑人。

四宝斋开业二十多年,当然不可能事事都由沈慎一亲力亲为,聘请的鉴定师傅有时偶尔也会有被高仿器物打眼,尤其是近年来,赝品在收藏界太泛滥、猖獗了。这样的事情曾经出过五、六回,沈慎一都是这么处理的。只不过当年四宝斋还没有开典当行,那些都是收购来的东西,典当行出这种状况还是第一次。

沈慎一还有个更厉害的地方,不仅当众毁去赝品,而且还会公布这种赝品的来历与造假方式。假如知道是谁做的,他还会把制作者的具体信息公布出来,在业内发布“人肉搜索”消息,让他人闻讯皆知警惕。

这么做不仅不影响四宝斋的声誉,反而使这家经营文玩字画的商行在业内赫赫有名,打造成了一块金字招牌。玩这一行的这么多年不可能一点闪失都没有,沈慎一确实是个江湖老手,颇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将这种不利因素最大程度的转化成了有利的口碑。

有了那么五六、次之后,除了不明状况的愣头青,也没人敢跟四宝斋再玩这一套了。沈慎一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干过这种事情,没想到今天又来了这一出。

有家电视台的鉴宝节目以“去伪存真”为噱头,当众毁掉鉴定为赝品的器物。听说过沈慎一往事的人,可能以为他是和电视台学的;实际上沈慎一这么做的时间远比那档电视节目早得多,也可能是那电视节目的策划人听说过他的事迹。

这样的危机公关手段,可比藏着掖着闷声吃哑巴亏很多了,不知为何成天乐总觉得有些不妥。外人可能还有所怀疑,但那李西村肯定清楚四宝斋真烧了他的典当品。看来沈慎一宁愿再赔一笔巨款,也要找到那行骗之人,难道这就是俗话说的——舍不得四宝套不着狼妖、舍不得赔偿钓不来西村?

不妥就不妥吧,想必那沈慎一既是九星派掌门,四宝斋也不是好惹的,他也能承受得起这笔损失,尽最大程度维护四宝斋的声誉。

当天下午还举行了一场招待宴会,众人纷纷向沈慎一表达了赞扬与敬仰之意,还有同行在那里悄悄的幸灾乐祸。远道而来的罗克敌也是这场宴会的焦点,各路名流纷纷向他敬酒,自我介绍递名片、发出各种邀请等等。罗克敌既然出席了这个场合,看样子还得有不少应酬,会在杭州多呆两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