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493章、假中假,早有耳闻

术士不谈术法之秘,只谈术法之玄,因为神秘感本身就是一种江湖门槛,而成天乐是一位修士,在他面前也不好忽悠什么。梅兰德当然不会自作主张,对九星派这些与成天乐尚属陌生的人谈起个人的隐秘。成天乐聚集妖修开创万变宗的事情,他当然是只字未提,因为这些情况是成天乐在世间的知交好友尚不清楚的,包括他的父母也只知道他如今是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的理事长。

但梅兰德却说了成天乐是一位传说中的修士,还是一派尊长,尽显其身份的神秘不凡,这也是与江湖人打交道的习惯。

其实江湖术士与人打交道这种习惯也很正常,初交见面不是肝胆相照、生死相托的交情,谁愿意把关系到自己身家饭碗的底牌都亮出来呢?热情招待或慷慨接济就已经是交情,至于术法神通,谁也不欠谁的,就算关系再好,也没必要让谁学会这些。如果真是一名术士追着一个人说要指点他什么神通仙缘,那就要怀疑这是不是设江湖门槛另有所图了。

就算是昆仑修行各派同道之间的交往,谈的也不过是修行路途中的印证感悟,与正传法诀和宗门秘术有关的东西,非有特殊的机缘也是不会说的。同时因为各人的修为境界不同,有些东西提前点透未必是好事,比如那破妄之道,考验的就是修为心境,说多了反而不妙。

其实昆仑各派修士与世间人结缘时,也是很少谈修行秘法的,这本身就是一种戒律也是条界线,就以世间法交往。成天乐到九星派做客,首先感受到人和人打交道的各种讲究,他就像一位被上级派下来视察的领导,幸亏还有沈四宝这个故友在。

在杭州呆了两天,沈四宝天天陪着他逛风景,九溪、飞来峰、灵隐寺、六和塔、西湖都逛了一圈,天天好吃好喝地享受着,却根本不提四宝斋出的事情。也许是沈四宝不清楚成天乐确切的来意,追查修士这种线索这种事情梅兰德当然不会说出来;也许是他不太好意思提自己的丢人事,脸皮比较嫩。

但成天乐这个人很实在,在西湖边逛雷峰塔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说道:“四宝,前两天你给梅兰德打电话,我当时就在旁边。四宝斋出的那件事,究竟处置得怎么样了,有没有追查到那个李西村的线索?”

沈四宝很尴尬的用手指摸着脑门,低头道:“原来成总也听说过这件事了?就在明天,我父亲将召开一次公开的鉴定会,当场将那幅画拿出来,确定它是赝品,在业内宣布这件事情,表明四宝斋的态度。”

成天乐有些惊讶道:“原来你们早就安排好了,明天就要搞鉴定会,怎么没告诉我呢?”

沈四宝:“成总也没问啊,我不清楚你也知道这件事,还是为这件事来的。本来打算待会吃晚饭的时候跟你说,明天也要请成总参加,算是公开做一个见证。”

成天乐纳闷道:“见证什么?已经发现它是赝品,再怎么鉴定它还是赝品!难道你们想组织一批专家,通过这个场合把它鉴定成真品,然后悄悄的收起来不再见天日以挽回影响?如果把假的鉴定成真的,再拿去高价卖给外行,那就更不对了,我也不能做这种见证。”

沈四宝赶紧解释道:“成总误会了,四宝斋在业内也是有地位和影响的,从来不玩这种局!如果想把假的说成真的,何必把那幅画拿出来见人呢,我被人设局打眼的事情目前外人并不清楚。召开这次公开鉴定会,就是要把这幅赝品真正的鉴定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

成天乐:“无论他人知不知道,四宝斋的损失已经难以挽回了,既然赔了里子又何必赔面子呢?这么做,是不是对四宝斋的声誉有负面影响?就算为了防止有人再专门设这种局,私下里提醒有关同行不就得了?”

沈四宝很不好意思地笑了:“这其实也是一种江湖门槛,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危机公关。丢人的只是我而已,并不是四宝斋。这次公开会面对的是文玩界,表面上与九星派也没关系。”

成天乐:“我还是没太明白你们这么做的目的。”

沈四宝:“成总现在倒不必明白什么,因为效果我也不能肯定,等这个会开完了再看吧。”

像四宝斋出的这种事情,从危机公关的角度可以用两件截然不同的思路来处理。如果消息并没有泄露出去,首先应该内部消化防止扩散,经济损失已经有了,何必再受声誉的损失呢?四宝斋不仅是一家典当行啊,更重要的还有经营古董字画的商行,鉴定上出了问题,负面影响是很大的。

那幅画是赝品,是沈慎一发现的,目前并没有外人得知,他们完全可以不将消息外传。可是这帮精通各种手段的江湖术士,为什么选择公开挑明呢?成天乐也是一头雾水,他想起了一个故事或者说一个局,梅兰德讲江湖盘局术时举过例子,现代影视剧中也有过类似的情节,与眼前的事情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也是有一个人拿着一幅假画,骗了一家当铺一大笔钱,然后销声匿迹。当铺老板发现上当之后,当众烧了这幅画,此举也等于毁了质押品,按照行规是要赔偿的。那行骗者闻说消息便找上门来索赔,结果当铺老板又将原画取了出来,那人不得不赎了当。原来老板烧的是另一幅画,就是设局引人上门呢。

沈慎一难道会那么做吗?假如他那么做的话,在这个资讯发达的网络时代,骗子还会上当吗?连成天乐这个“外行”都听说过的事情,那李西村能不清楚吗?带着疑惑不解的心情,成天乐参加了四宝斋次日举行的公开鉴定会。

这场鉴定会并不是江湖风门的活动,也没有亮出九星派的字号,而是以四宝斋的名义在文物收藏界搞的一场鉴定会,邀请的都是业内各商行的人物。成天乐也参加了,只是观众的一员,他很低调,特意吩咐四宝斋不必介绍他。

成天乐并不是真正的鉴定人,应邀而来的很多客人一样,他是见证者。在这个场合,成天乐竟然发现了妖修,而且是两位,其中一位他两天前在九星派中就见到了,另一位是专程从北京请来的。

九星派执事姚远是一位妖修,但他将那独特的生机律动特征掩藏的非常好,换做一般的修士可能发现不了,可惜他碰见的是成天乐,而且本人又是成天乐遇见最多的狼妖。九星派怎么会有狼妖?这也没什么可好奇的,自古就有妖修混迹红尘。他们可能是林翡、林狂那样的黑帮打手,也可能是麻花辫那样的昆仑修士,更可能是车轩那样的不法商人,在人间自然就有人间的身份,成天乐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姚远也算是一号人物了,世间各种江湖把戏也玩得很熟练,据说是一位易学大师、茅山派法术多少代的传人,拥有不同的身份名片,对外宣称是某国际易学院的客座教授、新加坡某集团的终身顾问、美国某公司的东方文化咨询总监等等。

这些名头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令成天乐忍不住想起当年的孔天晶。而成天乐结识梅兰德的时候,梅兰德也用过类似的身份名头,是被请到苏州解决问题的风水大师。这位姚远先生的年纪不大,走江湖的噱头倒是不少,是茅山法术的多少代传人不好说,但他确实会九星派的术法,真真假假玄虚莫辨。

更有意思的是,他在江湖上有这些忽悠名头,但在杭州当地也是有正经职业的,是浙江电信某部门的一位副总监。听说成天乐是一位修士,也就是传说中的捉妖师了,姚远身为狼妖也不可能不忌惮。也许自以为能掩饰得很好,成天乐来的时候,他也曾在九星派内堂迎候见礼,但随后便没有再在成天乐眼前出现过。

今天这个鉴定会,姚远也出席了,因为最重要的鉴定专家是他通过请来的。那位专家年纪不大,看上去不到三十,长得清秀白净、斯文儒雅,名字叫罗克敌。这世事与世人总会有千丝万缕玄妙的联系,罗克敌居然还能跟成天乐扯上点关系。

成天乐最重要的法宝就是那幅随身的画卷,如今不仅融入到他的形神之中,更等于融入他的修行与生命中。他当初第一次看见这幅画卷是在电视上的鉴宝节目里,展开画卷的鉴宝专家是大名鼎鼎的鬼手周逍弦,打开之后却发现是一幅现代山塘街风景画,鉴宝现场随即哄然大笑。

如果没有这一出,李万也不会把这幅画给处理掉,成天乐也不会恰好买到手。罗克敌是周逍弦的学生,也是鬼手前辈最得意的弟子。他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周逍弦,一直就跟随周逍弦一起工作、是其最重要的助手,如今已是一位出色的文物保护与修复专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