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491章、江湖技,盘内滚珠

这种炒作手法,从传统的江湖术角度,也被称为盘内滚珠局。比如前些年,就有一枚接一枚所谓圆明园失落的玉玺出现在各大拍卖会上,有些赝品也被人为的炒出了天价。玉玺这个局如今已经玩废了,门槛也被拆了,但并不妨碍这伙人用同样的手法去炒别的东西。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他们尤其热衷于炒作流落海外的中国文物。

就像唐寅的这幅画,珍贵固然珍贵,而且有些价值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但同类收藏品的价格这十年来却翻了好几番。李西村自称是一位爱国商人,家乡就在苏州,不愿意见到唐寅如此珍贵的画作流落在外,于是出重金买了回来,打算留给后代子孙好生收藏。

但他最近接了一笔生意,前期投入比较大,资金周转有些不灵,上银行申请小额贷款不仅周期长而且手续有点麻烦,也不想求朋友拆借欠人情,于是就想起了这幅画,送到典当行拆借一笔钱,三个月后便连本带利来赎当。

沈四宝鉴定之后估了价,李西村在典当行拆借了二百五十万,以这幅画为质押。典当合同写得很清楚,当期是三个月,如果逾期赎当将追加罚息,如果一年内不来赎当则将成为死当。所谓死当也就是这幅画归典当行所有了,典当行可以自行处置,比如私下转让或拿出去拍卖。对于沈四宝来说,最方便直接的处置方式就是拿到四宝斋标价出售。

这就是三个月前的事情,当时沈慎一恰好不在,是由沈四宝全权经手的。前几天当期到了,却不见李西村来赎,也没联系典当行说明原因,拨打他留下的联系方式,居然变成了空号!理论上按照合同是需要再等他九个月,但出现这种情况,就意味着死当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大了,这惊动了沈慎一。

沈慎一让四宝将那幅唐寅的水墨观音从库房里取来,结果却发现它竟是赝品!

一幅赝品,怎么能打了沈四宝的眼?这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沈慎一差点怀疑是在库房里被人掉了包,而后者是更不可能出现的状况。沈慎一是带着欣赏品鉴之心来看这幅画的,却发现四宝斋被人骗了,于是就要沈四宝仔细回忆当日的情形。

沈四宝非常明确的回答,画没有掉过包,李西村送来让他过眼的就是这一幅画。沈四宝没有打开卷轴时,以神识查探就已经确定这是明代的真迹,打开之后也没有发现破绽。赝品也有两种,一种是古代的仿品,另一种是当代人的伪作。

在风门高手的神识查探中,有一种历史沉淀特有的沧桑气息是当代人无法作伪的,这一点不用上手便能知晓。打开这幅画卷之后核对篆印无误,沈四宝闭上眼睛感应画意特有的神韵,这是古代仿冒者也很难伪造的,往往只能得其形而不得其神。沈四宝见过唐寅的真迹,虽然手头并没有,可仍然能通过这种方式鉴定。

一般的造假者,就算把一幅赝品做得再像,普通的鉴定手段挑不出任何毛病,但是碰到沈四宝这种人也得歇菜。也许是沈四宝太过自信了,也许是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状况,在众人面前当场就鉴定这是真迹。

这幅画是李西村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买来的,提供的单据也无误。钱花得是多了点,要么是他与人做局自买自卖,故意抬高此画的估价,要么这位商人就是受到了近几年收藏品炒作风潮的影响,不自觉的成为推波助澜者和某种意义上的接盘者。

但这些都不是沈四宝所关心的,沈四宝做的只是典当生意,唐寅的大幅真迹只抵押二百五十万,以目前艺术品市场的行情,典当行怎样也不会吃亏。可是当沈慎一以观摩欣赏而非现场鉴定的眼光去看这幅画时,却立刻发现了破绽。

沈慎一不仅是一位风门高手,也算是一位书画鉴定大家了,他在水墨笔法细节中发现了破绽,绘画中运用的某些技法根本不属于明代更不会属于唐寅,只是看上去很像而已。照说这样一幅画,是不可能给沈四宝那种感觉的。当沈四宝本人再鉴定的时候,那唐寅特有的画意神韵竟然已经接近于消失了——这是曾被人施展了某种法术的结果!

沈四宝被那李西村当面打眼了,那人必然见过甚至拥有唐寅的真迹,而且很可能就是同样一幅画。他用一种特殊的手段去凝炼画意神韵,并施展法术赋予了一幅赝品。赝品毕竟是赝品,就算模仿得再像也不会没有破绽,在沈慎一这种书画鉴赏大家眼里自然就会看出来。

但这种手段实在是太厉害了,几乎就是专门针对沈四宝这种高手的,仿佛也了解沈四宝的鉴定手段,故意设了这个骗局。假如沈四宝当时不是以神识感应其气息,而就像他父亲那样去鉴赏这幅画的笔法细节,也不会上这种当。

这个李西村胆子太大了,专门针对懂术法的人设局,而且骗到了九星派的头上,一次就拿走了二百五十万!其人也许自负手段了得不怕九星派的报复,也许早就安排好了退路不会再出现,他那个李西村的身份可能都是假的。

出了这件事,沈四宝立刻打电话给梅兰德,询问有没有听说过类似江湖盘局术?主要目的倒不是追回四宝斋的损失,有奇人异士专门针对风门高手设这种局行骗,是值得注意和警惕的状况,当然要向监察天下风门的地气宗师通报。

以上就是梅兰德的神念内容,成天乐听得是直眨眼,有些不解地问道:“那个李西村三月前骗了钱,恐怕早就远走高飞了,我若去杭州,能帮四宝什么忙呢?”

梅兰德却问道:“成总,你觉得那人用的是什么手法骗过了四宝?”

成天乐:“应该是结合炼器与御形之道,可能还包括元神幻术。但听你的描述,四宝的神通也相当于丹成而出师的修士,一般人使用元神幻术对付他还不被察觉很难,那人应该就是用一幅唐寅的真迹凝炼画意,再用御形之道祭炼了一幅赝品,四宝大意了。”

梅兰德:“什么人会这种手段?”

成天乐也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紧锁眉头道:“昆仑各派修士或江湖散修?”

梅兰德:“应该就是这么回事,所以我希望成总能帮忙查查线索。到了杭州,且静观其变,我想九星派应有对付之策。若真是有昆仑修士针对我江湖风门设局,有成总在,可能会压得住场面。”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这就去杭州!老弟,你想让我怎么做?”

梅兰德笑了:“就四个字——见机行事!老兄,我知道你这人不爱玩心眼,但并不代表你就识不破世间机心。从混沌到清明,心机自然成,此番也让你去见识一下真正的江湖局,看得透彻,便自然心中有数。只要将世事人情看得通透,你不必刻意使什么奸诈手段,行事之中自然就有巧妙。”

成天乐挠了挠脑门道:“混沌到清明,心机自然成?听你的意思,不仅是让我去帮忙调查线索,也是让我去开开眼界喽?”

梅兰德意味深长道:“兼而有之吧。”

成天乐:“你有急事要办,什么时候走?”

梅兰德:“今天下午有车在虎丘门口等我,我直接坐车去河南。”

成天乐:“那好,我中午请你吃顿饭,召集大家与你道个别,然后下午送送你,然后直接出发去杭州。”

众妖这段日子与梅兰德这位客卿长老相处得非常好,平时也受了他不少好处,再加上梅兰德在凿建宗门道场时出了大力帮忙,道别时颇有些不舍,在席上纷纷敬酒祝福。午饭后成天乐送梅兰德,两人步行走过这姑苏古巷烟径,举步之间各有各的妙法感应。

又一次穿过了山塘街,虎丘风景区正门外的停车场中,有一辆越野车已经在那里等着梅兰德。梅兰德特意向成天乐介绍了开车的司机、他的助手华有闲,就是三年前给成天乐送来租房合同的那个小伙。

送走了梅兰德,成天乐没有再回宅院,而是背着包直奔高铁站。他这位万变宗宗主轻车简行,独自去杭州找沈四宝,并没有带任何随从。成天乐不想大张旗鼓,这次出门是暗中调查某些线索的,事涉隐秘红尘的江湖风门,他也没告诉别人此行的目的,只说去杭州访友。

遭遇了淝水遇袭事件,成天乐再出门自然比原先更加警惕,但也不会因为一个刘漾河就不敢出门了,否则还谈什么修炼,天天躲家里得了。修行中的考验,在某些时候远比那样的遭遇更加凶险。况且刘漾河离去时也说过,他不会再主动来找成天乐的麻烦,成天乐有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他,但平时也不用天天想着刘漾河,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得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