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490章、盘局术,引君自投

小韶诧异道:“梅道友,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梅兰德笑道:“凡间哪得此等人物!我既是一代地气宗师,当然擅察山水神韵,自古人间天堂,美景情怀舒粹汇于一身,当是这画卷世界之灵。我有一柄剑名秦渔,亦是剑灵之名,自然能看出一些端倪来。……成天乐,想当初我说画中自有颜如玉,没说错吧?”

成天乐呵呵笑道:“是啊,你说完之后,我就看见小韶了!”

成天乐与小韶就携梅兰德在画卷世界中行游,出了古宅步行去了山塘街。如此带人进入这个世界,是要持续不断运转法力的。但这不是一场斗法,成天乐也不是以画卷世界困住梅兰德的元神,倒也不太费力。

成天乐向梅兰德讲解了这画卷世界中的御形、御神之道,以及他祭炼与运转这件神器的种种感悟。既答应让他到画中来印证修行,成天乐倒是并无保留。在画卷世界里整整逗留了一天,梅兰德这才向小韶拱手告辞。

等他们回到现实中,仍是梅兰德与成天乐在凉亭里面对面而坐,成天乐手中的画卷缓缓消失于形神之中。梅兰德起身行礼道:“成总此番指引,不知如何言谢!我学的是地气灵枢秘法,在这种山水灵韵世界中的感悟尤其重要,此番入画一游,隐约已参将来修行路径。”

成天乐:“客气什么,你不也为给我操了不少心,帮了不少忙吗?”

梅兰德:“我在画卷世界里谈的怎么对付刘漾河的事情,你可千万要记清楚了。”

成天乐:“多谢费心,我记住了。”

他们在画卷世界里都谈了什么?小韶当然为成天乐在现实世界里的事情担忧,但她自己又无法帮忙,而成天乐带着一位朋友梅兰德进入画卷世界,本事明显不小,所以也聊起了此事。梅兰德人情练达、年纪不大却精于世故,他把这件事分析得很清楚。

淝水知味楼派人送的那三件灵引之器,本是作为追查刘漾河的线索。但在梅兰德眼中,更重要的价值却在于万变宗自身定立的门规,如何利用世间的这种器物。他认为即使找到那只玄龟兽,也未必能追查到刘漾河。

因为玄龟兽已经暴露,而且断舌之后天赋神通大损,成天乐又随时能把它认出来。依刘漾河那种人的习性,是绝对不会再将之留在身边,也不会让它知道自己的行踪。刘漾河离去时曾说过,要成天乐别再去找他的麻烦,他也不想再找成天乐的麻烦。

此人既有陆吾神仑丹在手,如今肯定会改头换面隐姓埋名,引诱驱使世间的妖修,建立一个类似万变宗的组织,其行事看似差不多但宗旨却迥然不同。换句话说,刘漾河如今唯一会做的事情,就是闷声积蓄与壮大自己的势力,不再暴露身份,气候未成之时也不想惊动修行各派。

情况对于成天乐而言也是一样的,万变宗也是诸事待兴,没有必要因刘漾河这种人物而耽误正事。时间对成天乐是有利的,除非那刘漾河能另有奇遇拥有不可思议的更高修为境界,否则不足为虑。唯一比较令人头疼的是,成天乐的万变宗在明,而刘漾河在暗。

按照梅兰德的建议,成天乐自己好生修炼,等将来有把握又有心情的时候,设法做个局将刘漾河给引出来。成天乐曾追问这个局怎么做,梅兰德则笑而不言,只说到时候再商量,如果成天乐把事情都处理好了有心情决定对刘漾河下手,那就联系他。

假如有个人不知藏身何处,你又绝不会放过他,那么最佳的办法不是寻遍天涯海角,而是设局让他自己出现。这不是什么修行秘诀,而是江湖门槛。梅兰德虽然曾经对成天乐讲过种种江湖门道以及设局之法,但让成天乐理论联系实际自己去琢磨这些,好像并非他的风格。梅兰德倒是真够朋友,帮人帮到底,表示将来连这些都代劳了。

梅兰德在苏州万变宗作客卿长老,天天和一帮妖精打交道、听他们谈一些闻所未闻的经历,感觉很好,就想在这里尽量多住一些时日。可惜身为当代地气宗师,他的事情也很忙,就在进入画卷世界的第二天,他就接到一个杭州打来的电话,然后问成天乐道:“你还记得沈四宝吗?”

成天乐:“当然记得,想当初我在传销团伙里交了两个朋友,沈四宝与白少流。后来才知道白少流竟是昆仑修行界坐怀山庄的掌门,而沈四宝的来历尚不清楚,只知他也有术法神通在身,难道是江湖风门中人?”

梅兰德点头道:“你猜对了!他是江湖风门九星派弟子,其父沈慎一,就是九星派掌门。但是江湖风门各派,不能与昆仑修行各派相比,不过是修炼一门术法的各个分支。若是谈修行的门派的话,只能算做一门的各个分堂,而我大小算个掌门。刚才的电话就是沈四宝打来的,他在杭州出了点事。”

成天乐关切的追问道:“沈四宝出事了,需要帮忙吗?”

恰在这时,梅兰德的电话又响了,他接通之后听了一会儿,面色凝重地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今天夜里就赶回去处置!”

挂断电话之后,梅兰德苦笑道:“要么没事,要么同时有事,我今天必须赶回河南,恐怕不能去杭州帮四宝这个忙了。在去逍遥派之前,我本就在河南办事,如今尚未处理完又出了新的变故。”

成天乐:“四宝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既然你没有时间,我能不能帮上忙?”

梅兰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成总,我正等着你这句话呢!四宝真没有白交你这个朋友。如果只是简单的江湖纠纷,那九星派虽然不能与昆仑修行各派相比,但也不是好对付的。可是我担心找沈四宝与九星派麻烦的人来历非常,恐怕就是昆仑修士。”

成天乐有些担忧道:“此话怎讲?你倒是说清楚点啊!”

梅兰德:“四宝在杭州被一个行家打眼了,能拿一件假古董打了四宝这种人的眼,手段绝不简单,恐怕动用的是元神秘术。”说话的同时他发来一道神念,解释了大概的事情经过。

九星派是江湖风门的一支,所求虽非超脱之道,但也讲究在天地灵枢中滋养形神,亦能得术法神通。自古以来的江湖术士,所用的手段可以说真真假假,既得有技艺压身,又要精通各种门槛盘局。没人会在脑门上写江湖术士这几个字,他们在市井中也有各自的营生和正常的身份。

九星派掌门沈慎一在离西湖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四宝斋,经营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以及琴棋书画等室中四雅,也是一名儒雅风流之士。风雅归风雅,生意还是照常做的,四宝斋也经营历代古董尤其以字画为主。

当今这个世界变化太快,近些年又有一门曾经绝迹的生意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过去叫当铺,现在叫典当行。典当行经营的是动产质押以及房产抵押,为那些急需资金头寸周转的人提供服务,可抵质押的物品包括金银珠宝以及古董字画等等。

开典当行必须懂鉴定,房产汽车一类物品的定价还好办,但收藏品的估价必须是内行人才行。古董字画之类的价格估算往往有两个极端,尽量往高了吹的是在拍卖行,尽量往低了压的是在典当行。将东西送到典当行,要提供诸如收购时的原始单据和发票之类的所有权证明,这些不作为质押时的估价依据,但也是一种市场参考和处理纠纷时的凭据。

江湖术士们也随着时代共同进步,干这一行,九星派门人有着先天的便利条件,于是四宝斋又开了一家典当行。前些年沈四宝在各地游历,体悟所修术法中“移转灵枢”之妙,当修炼有成之后,其父就把四宝斋典当行交给其负责打理。

沈四宝接掌典当行已经有两年多了,生意一直做得不错,从未出过任何差错,能在他面前玩手段花样的人确实不多。不料前不久沈四宝却栽了一个大跟头,起因是一幅画。

那是一幅明代苏州才子唐寅所作的水墨观音,四尺高、两尺宽的大幅,所绘的观音站在浪花之上,身披轻纱神情端庄中含娇媚,别有一番意蕴。这幅画是一个叫李西村的商人送到典当行的,还附有购入这幅画的原始单据。他是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拍得,出价折合人民币一千五百万。

这种古代名家的大幅真迹当然很贵,尤其近几年被刻意炒作得非常高,明显有业内作局的嫌疑。比如与无良拍卖行勾结,自导自演推高某一类收藏品的价格,导致整个市场的热潮,然后大量抛出先前囤积的这类收藏品,牟取惊人的暴利。这一类最无良的拍卖行,往往就是国际上最知名的大拍卖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