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489章、投归属,寄托宗门

互相说了一番感谢的话,陈子君表示若成天乐有什么吩咐尽管招唤,有了那玄龟兽的消息,千万别忘了通知连云派。连云派誓斩玄龟兽为叶子乔报仇,同时也助成天乐拿下刘漾河。

陈子君还是个在校学生,并未多打扰,送来东西之后便告辞离去。石桌上放着那三枚红色的如陨铁般的东西,丝毫看不出来竟是那妖物长舌炼制的,大小恰好可以扣在手心隐藏。他和梅兰德一人拿起了一枚研究了半天,并用神识仔细感应其玄妙,尝试各种御物与御器之法。

此物不是法器,不可以御器之法与身心一体,却包含着神念灵引,运转法力激发自然有一种气息的感应,仿佛在搜寻着元神外景笼罩范围内同样的气息,炼制它的秘术甚为巧妙!梅兰德突然说了一句:“昆仑修行各派,奇人异士真是不少!成总你有没有想过,这手段不仅可以对付那玄龟兽,更是你万变宗的克星!”

成天乐愣了愣,皱眉沉吟道:“我正在研究它的炼制之法以及妙用,就是用来感应变化人形的妖物原身,不论那妖物变成什么样子,几乎都逃不过元神的搜索。但炼制这种法器有一个前提条件,必须取得妖修原身之物,有多名大成修士合力才行,并不是很容易办到。

有可能会这种秘术的人没这个本事,有这个本事的人又没有这种手段,有这种手段的人想不出这种招来。也就是淝水知味楼那种各派修士云集的地方,才能鼓捣出这种东西来,因为我留下了玄龟兽的半截长舌。

若说此物是我万变宗的克星,是也不是,妖物原身之物哪是那么好取得的?但它的出现确实说明了一件事,昆仑各派确实能掌握克制妖物隐匿的方法,若是特意针对某一位妖修,可能有的是手段,就看有没有必要花那个代价了。”

梅兰德又说道:“成总你清不清楚炼制此物的手段?”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清楚,据陈子君说,此物主要由履谦道长最后炼制完成。就算我知道其中秘法,恐怕也要找几位大成修士帮忙才行。比如去拿兑振华的一截鹿角,倒可以做个类似的实验。”

梅兰德:“你不认为他们将这件东西送来,也是一种很含蓄的提醒吗?你在苏州立万变宗聚集各族妖修,看似变化莫测,昆仑各派却总有监探之法。”

成天乐笑了:“你的意思是说昆仑各派既是在捧我,也是在警告我?我倒没你想得那么多,他们真要对付万变宗,根本用不着使这种手段。我若犯了什么事,直接来就是了,我麾下的妖修并未藏匿身份。”

梅兰德又提醒道:“成总,此物有没有给你别的灵感呢?它必须取妖修原身之物才能炼成,等于是在元神外景内清晰监控他们的方位。你若设法学会炼制的手段,想取得门下妖修原身之物很容易,为每人炼制一枚,便可尽掌他们的行踪。”

成天乐:“你是让我监控他们?”

梅兰德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信人不疑,你不必监控他们。但是同样的道理,他们也应信人不疑,愿意将这种东西留下,不仅是对你的信任,也是对宗门的依托。假如将来遭遇什么凶险、或陷身于什么绝地,想营救与搜寻的话则大为方便。此物本身无机心,就看用者有何心。

目前你万变宗门人自无问题,可等到将来你正式开宗立派名扬天下,有各路妖修来投奔,你又如何甄别?不能没有监察的手段吧?这不能仅靠你本人的威信和修为,必须要建立真正的宗门威慑力量,而且对宗门寄托信任的本身也是表达了一种归属感。

此种事情不必鬼鬼祟祟也不能鬼鬼祟祟,万变宗可以正式定一条门规,凡入门下者,各类妖修必须献上原身之物以供宗门炼制灵引之器,平时于器库中收存不得动用。若弟子遇险受困或作恶逃匿,则由宗门启封取用,设法或搜救或缉拿。

否则的话,若有居心叵测不知底细之妖修,受人驱使打入万变宗内部,祸乱一番便遁形而去。天下各派追查至此,你又如何交待?这个黑祸可不好背啊!我这几天与万变宗众妖修交往甚洽,他们都是你的嫡系根基,值得完全信赖,但是将来再有门人呢?恐怕不似目前这些妖修。

入门受戒,只是一种预防告诫,所谓宗门也必须有足够的宗门手段,否则何以立威立信?说我与这些妖修交往,也颇能察觉出他们的习性、心态与常人有异之处,要善加引导,但也不可能完全改变。你立万变宗固然是开一代风气之先,却也是面临其他宗门所没有的问题。

公然立此规,就是表明一种态度,让那些居心叵测、心怀疑豫、首鼠两端、只想求庇护却无真心守护宗门者,莫入万变宗此门!”

梅兰德一番长篇大论,将成天乐说得直眨眼,起身拱手道:“老弟啊,还是你考虑得周全!淝水知味楼送来这么三件东西,你却为我与万变宗想到了这么多。我本以为无此必要,可是听你这么一说,我欲成立的宗门有别于他派,假如有此种手段,还真得有这么一条门规。只是炼制此器可能涉及到好几个门派的宗门秘术,人家未必肯传授给我。”

梅兰德又笑了:“老兄啊,这不是问题,你只要立这么一条门规就够了!凡加入万变宗者需献上一件原身之物,以便宗门炼成灵引之器。至于你有没有炼、能不能炼成,除了自己和门中几位尊长,其他人又怎么知道呢?反正这种器物的的确确是存在的。

你若想炼制其实也不难,把那些东西送到淝水知味楼就是,不必求人的秘法,只是请人出手而已,你要的只是那东西的用处。当然了,集合门中大成修士好好研究研究,若是将来自己也能炼制不必去求人,当然是最好不过。”

成天乐伸手拍着梅兰德的肩膀道:“老弟啊,我越来越佩服你了!监察宗门的手段,你很是擅长啊。”

梅兰德好气又好笑道:“我本就是监察天下风门的地气宗师,这些只是小儿科!忘了告诉你,想当年我有个外号叫小游子。若是别人,我也许不会多说什么,但你我既然有如此交情,怎能不替你考虑呢?”

成天乐:“多谢多谢!等忙完这一阵子,我就召集目前所有的万变宗弟子,商议这条门规。”

梅兰德收起一件器物道:“帮人帮到底,这东西我就拿走一件带在身边。”

成天乐:“你也要一件?”

梅兰德:“是啊,淝水知味楼一共送来三件。但是此物只有在元神外景范围内才能发觉那玄龟兽,也不能无时无刻都运转法力施展,只有每到一地顺手试探一下,或者有可疑的线索就拿出来用用。你麾下众妖就在姑苏,给他们留一件就行了。

你自己带着一件,随时可以查探。至于我常年游走各地山川,此物在我身上可比留在你万变宗有用多了,每到一地闲来无事便拿出来试试,反正也是举手之劳。只是据我推断,就算你能找到那玄龟兽也未必能找到刘漾河。……这些,我们还是到画卷世界里再详谈吧。”

成天乐一拍脑门:“哎呀,有事情一打岔,我把这茬给忘了。此画卷世界比你当日所见更为玄奇,请做好思想准备。”

成天乐再度取出画卷朝着梅兰德一展。梅兰德只觉得眼前一花,仿佛什么都没改变又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感觉就像在逍遥派道场进入那“别有洞天”。还是在苏州这座古宅的后园内,与成天乐面对面坐于假山凉亭中,但成天乐手中已没有了画卷,身边却站着一位明眸皓齿的姑娘。

小韶披发长簪,穿着轻纱襦裙,就像做唐代打扮的现代姑娘。成天乐还是坐着的,但是一只手却与小韶的纤纤玉手握在一起。小韶是突然出现的,梅兰德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了画卷世界,是成天乐用了某种玄妙的手段把他带进来的。

成天乐握着小韶的手笑呵呵的打招呼道:“小韶,这就是我的朋友梅兰德,你在画卷世界中应见过他,我也对你提过很多次。”

小韶向梅兰德行了一礼道:“我曾在画卷世界中见过这位侠士。但画卷自有其神妙,是映世间人烟景象并自生推衍,入其中仿佛另成一界。我原先不自知,以为天地便如此,直至遇到成天乐这才明白。梅兰德道友本人曾进入过画卷世界,离去之后,画卷世界中便不复有你,除非如今日这般亲身再来。”

梅兰德赶紧起身,回的竟然是唐代的古礼,笑着说道:“世人见成天乐,定以为他创办万变宗终日辛苦奔波,却不知他另有玄妙享受。这画卷中的世界着实精彩,人生如此,夫复何求?见到小韶姑娘你,才明白为何天下繁花皆不入成兄之眼。……冒昧的问一句,你是否是这画卷中姑苏世界山水神韵成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