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488章、十二时,法阵自转

小韶听说了成天乐此番出门的详细经过,也为他的惊险遭遇后怕不已,开始操心起一个问题来——将来再遇到刘漾河怎么办?可她着急也帮不上忙啊!

虽然刘漾河说不再找成天乐的麻烦,可成天乐并不打算放过他,将来必然还有一番冲突。若是正面冲突,成天乐倒也不必怕了刘漾河,万变宗中的高手已不少,就怕是突然遭遇。而且成天乐与刘漾河不一样,万变宗虽然有众多妖修,但成天乐并不想让他们无谓涉险;刘漾河却不同,他会胁迫驱使妖修做出各种事情来的。

成天乐以后还会出门的,总不能带着一大票妖修结成阵式招摇吧,那就不是一派高人修士而成了黑社会老大了。除了要小心留意刘漾河的行踪线索之外,还得做最坏的打算有应对之策。成天乐则劝小韶宽心,同时也暗自思忖,如果一对一遭遇刘漾河,是否有把握对付?

想来想去,他突然想起了在栖霞山看见石野以青冥镜镇住丹紫成的场景。他对付刘漾河与石野运用青冥镜有什么关系,他也不可能有石野那么大本事啊?但是当时有一幕令他印象很深刻,那就是青冥镜背面镂刻的十二时神兽化为光影,竟隐约结成了一座法阵。

成天乐当时以为是他所擅长布置的四神十二时大阵,仔细观察有相通之处但也不尽相同。最特别的是,石野并不是叫了十二个人来布阵施展,就是直接运转了法器的妙用,等于一个人布成了一座大阵。

成天乐还想起了在青城剑派时邢秋赋说过的话,青城剑派的独门剑诀——裂刃飞虹术,自古赫赫有名,其威力不亚于正一门的神宵天雷术,只有大成剑修才能习练。此术修炼到最高境界,只需一人一剑,剑气便可化为青城剑仙大阵。

成天乐又想起了自己的飞电石手串,也是以十二枚珠子串成,假如使用御神之道,将这种四神十二时阵法灵枢赋予法宝之中,能成功的话,挥拂尘祭出飞电石也能布成一座大阵。虽然不如叫十二名高手布阵那么强大,但单独一人也能发挥出更玄妙的威力。

目前他虽有这个想法却很难实现,原因是修为境界未至,简单尝试了一下就知尚不可能成功。小韶也帮他一起分析,认为要在真空境界中,才能悟透那无中生有的法宝玄妙手段。法阵本是不存在的,那手串不过是十二枚珠子而已,如何凭空赋予这种妙用并在斗法时运用,恐怕要在真空劫考验过程中才能掌握。

修炼御神之道,这画卷里的姑苏世界是极佳的所在,在祭炼这件神器的过程中,也等于在赋予这片天地自己的情怀。它不仅是画卷里的姑苏,从现在开始,也是小韶与成天乐的姑苏。

成天乐又一次暴露了脑袋里缺根筋的特点,尽管将四神十二时大阵融入飞电石的妙用,以目前的修为尚难成功,但他已经开始这么做了。过程本身也是修炼,并不专指最后的结果。他每日在画卷世界中修御神之道,与小韶妙享那欲乐双运道秘术。

欲乐双运道中的四种喜乐成就欢娱难言,但最终求证的清静真空光明境界,恰恰就是成天乐的修行中要面对的下一步考验。欲速则不达,且去好好享受其过程吧。

除了谈到怎么对付刘漾河以及成天乐的修炼探索,小韶还说了一句话:“那位年秋叶姑娘,你什么时候能介绍我认识啊?”

成天乐呵呵笑道:“真没想到,你居然对她感兴趣。画卷之秘,我目前还不想让太多人知晓。”

小韶:“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也不一定非得认识她,你既然没有想起来,那也就不用多想了。我也觉得你拥有这幅画卷的秘密,暂时还不太适合让更多的人知晓。”

成天乐:“你一提这茬,过两天还真要介绍一位朋友给你认识,他以前也进过这画卷世界,就是我说的梅兰德。”

小韶:“好啊!这个人是江湖老手了,成就也与众不同,将来该怎么对付刘漾河,你也许可以向他多请教,他的心眼应该比你多多了!”

万变宗众妖忙了半个多月,首先完成的是后园小山内部的炼丹房。紧接着在梅兰德的主持帮助下,又以后园已有地气灵枢法阵为依托,布下了一座平时并不发动的迷踪大阵。当后园的凿建完成之后,成天乐特意将梅兰德请到了假山凉亭之中,取出画卷道:“兰德老弟,我答应过你再入画卷一观,这么多天你也没催我,倒是我先来找你了。”

梅兰德笑道:“成总很忙,我既然在此做客也不能不帮忙,总得等个清闲的时间,再安安心心好好领略那画卷世界。今天终于清闲了,刚想开口,成总就把我请来了,多谢费心!请问这幅画如今又有怎样的神妙,该如何入境观之?”

成天乐:“当然已有所不同,此次我陪你一道进去。”话刚说到这里,在前厅值守的盛龙就在后园门前禀报——淝水知味楼的使者来访,有东西送给万变宗。

来者是连云派弟子陈子君,成天乐干脆就把他请到后园假山凉亭中品茶,将那幅画卷又暂时收了起来。陈子君送来的东西很特别,不是法宝但也不是普通的器物,是一种能够激应灵引的东西,竟是那玄龟兽被斩下的半根长舌加工而成。

那日叶知非赶到湖边战场,不仅救走了成天乐和年秋叶,也把地上散落的所有东西都带回了逍遥派,最重要的就是那半根长舌。叶铭找成天乐商讨过刘漾河的事情,觉得刘漾河既不好对付但又不能放过,最难的是怎样追查其行踪线索。

成天乐提到那受伤逃去的玄龟兽也是线索之一,叶铭就想起了这半根长舌,回头他就找知味楼的各派高人帮忙想办法。各门各派弟子修为未必都很高明,却有不少独特的手段,大家各出主意,最后有高人动手,把这半根长舌加工成十几件同样的器物。它没什么别的用处,就是能追踪感应那玄龟兽的气息。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成天乐那般擅察妖修,就算有些这方面的本事,他们也没有见过那玄龟兽,不了解其生机律动特征。但这半根长舌却是那玄龟兽原身之物,以特别的方式祭炼,再以法力运转催动,能够察觉到玄龟兽的存在、并于神识中确定其方位,前提条件是那玄龟兽在元神外景所笼罩的范围之内。

一般的修士运转法力催动这器物,可能查探的范围并不广,若控制不好也会惊动那妖修自身的感应。若是大成修士,用一种特别的神念法诀催动,能够无声无息地察觉出那只玄龟兽的存在,只要那玄龟兽尚无大成境界,就能不惊动它!

淝水知味楼不愧是各派修士的聚集联络之处,众人在一起合力搞出的这件东西很厉害啊!虽不敢保证就能找到那玄龟兽,但它有十五件之多,让不同的高人带在身上也不必刻意做什么,每到一地就悄悄取出来催动一番,反正也不费太多法力,说不定就能把那玄龟兽给揪出来。

发现有什么人可疑、或者查到某些线索却不能确定,那么就使用这种器物试试,那玄龟兽只要在附近,人群中便无处遁形。知味楼中的各派修士帮忙打造这十五件器物,也算是为追查刘漾河尽力,但具体去办这件事情的主要还是相关几个门派。

逍遥派当即拿走了三件;听涛山庄拿走两件;燕山宗在淝水知味楼并无弟子值守,闻说消息也派人取走了一件;青城剑派愿意主动插手,也取走一件;正一门、三梦宗各取走一件。令人稍感意外的是,连云派也以事主的身份取走了三件。剩下的三件,陈子君主动请缨给万变宗送来了。

正一门与三梦宗是天下宗门表率,青城剑派是因为与此事有所牵扯,而燕山宗有弟子曾经被刘漾河陷害,各取一件灵器追查很正常。听涛山庄弟子周峰曾参与构陷成天乐一事,如今仍外逃未回,他们拿走两件也有道理。逍遥派和万变宗是事主,因此各取三件,可连云派为什么也要以事主的身份参与呢?

连云派的主要目标不是刘漾河,就是那只受伤的玄龟兽。上次成天乐拜访连云秘境时已经查明,那只玄龟兽就是杀害连云派弟子叶子乔的凶手,后来还找到了它的巢穴,可玄龟兽已经走了。却没料到此妖成了刘漾河的手下,被成天乐与年秋叶斩断长舌。

连云派要报弟子之仇,尤其是陈子君,想起他最敬爱的师兄叶子乔,对那玄龟兽是恨之入骨。在逍遥派道场听成天乐说起这件事时,陈子君就已行大礼拜谢。此番炼成这十五件灵器,陈子君是最高兴的,片刻没耽误就给成天乐送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