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487章、再回首,谁可小觑

提起刘漾河的那只鹰很难对付,訾浩有些愤愤地说道:“那刘漾河驱使飞禽在天上充当耳目,我们也有会飞的!谁怕谁啊?”

成天乐:“你在说谁啊?”

訾浩:“沐冷芸啊,如今她也是万变宗南京分舵的几名弟子,就是一只飞禽成妖。”南京众妖精中,那沐冷芸如今已知其确切的原身,是一只俏丽可爱的小八哥。

成天乐瞪了他一眼道:“你想让一只在南京城里成天逛购物中心、美食广场,就爱叽叽喳喳的八哥妖,去对付雪山高原上的鹰,这是要送菜上门吗?”

訾浩嘟囔道:“我又没说让沐冷芸去对付刘漾河的那只鹰,就是说我们这边也有会在天上飞的嘛!其实沐冷芸的天赋神通也很特别啊,她会学舌,什么人说话都能学得惟妙惟肖,运转法力配合,有时候就连神识感应都不好分辨。……那只鹰很厉害吗,难道它还能是灵禽毕方的对手?”

成天乐:“你是说毕明俊?那只毕方已玄牝妖丹大成,说句实话,我们这些人若是单打独斗,谁也不是他的对手!上一次查出他的行踪以及隐秘的修炼之地,正打算等我玄牝大成之后,布阵设伏将之拿下。没想到因急事出了一趟门,自己却中了刘漾河的埋伏暗算。”

黄裳说道:“刘漾河那只鹰自然不是毕方的对手,可是毕明俊与我们也是敌非友啊。訾浩总管的意思是将来收服这只灵禽用以对付刘漾河,可那毕明俊已玄牝大成,且不说有多难对付,若将来不知悔改、心境未得重证,就算他想拜入万变宗,成总也不会答应的。”

成天乐:“是的,我没把他当毕方看,只是想把当年的毕明俊抓回来,将那些客户的钱连本带利都给还了。至于妖修之事,那就以妖修缘法来解决,让一位大成妖修悔过,可不仅仅是胁迫驱使那么简单,否则我们又与刘漾河有什么区别?当务之急,还是想想怎么对付灵禽毕方吧,先得拿下他再说。”

兑振华插话道:“按原先的打算,成总与甄护法皆玄牝大成之后,我们可以结阵设伏,花膘膘和石双这两位高手在阵中也很重要。可是成总走后,这一虎一狐几乎同时闭关了,我特意把吴贾铭派到南京主持分舵事务。

他们俩修炼多年功力深厚,御形之道早已圆满,其实早在寻找破妄门径,只是迟迟不得机缘堪破。前不久得到成总的一番点拨,皆入化妄修行,就不知道此番闭关能否破妄而出?假如能成功的话,我们再对付毕明俊不说万无一失也是十拿九稳。”

甄诗蕊沉吟道:“花膘膘一番逃遁又被擒回苏州,被訾浩总管一顿折腾,又到南京处理妖精团伙之事,心境经历重新洗磨。那石双当年所行有失,被丹紫成道友一番教训,后被成总解救,也算是了悟了前因。他们的功力俱足,曾缺少的就是这般机缘,此番闭关应破妄有望,而且很可能是双双破妄大成。”

訾浩眉飞色舞道:“假如是这样的话,我万变宗连成总在内,可就拥有五名大成修士了!”

成天乐闻言心中一动,莫名又想起了叶铭在别有洞天中夸他的话,讲的就是身边众人的大成机缘。成天乐本人的修为且不论,他甚至并没有扮演传法上师的角色,但是他的出现以及在与他打交道的经历中,却促成了很多人破妄大成。

这对于绝大多数修士来说,是一世修行难以逾越的关口,对于妖修则更是艰难,成天乐这个人却自然而然有如此染化之妙,如何不令人惊叹?成天乐一直以为自己的实力还很弱小,当初确实是这样,但如今蓦然回首,万变宗已经令天下各派不可忽视了。

他们总共才几个人?正式门人名单总计:成天乐、訾浩、兑振华、甄诗蕊、黄裳、吴燕青、吴贾铭、禇无用、盛龙、刘书君、张潇潇、南宫玥、花膘膘、石双,再加上一只尚未化形成人的小猴儿,也只有十五名。南京分舵中,还有火龙果、果冻、林小果、公冶欣、沐冷芸、翠翠、唐乖乖等七位记名弟子。

假如花膘膘与石双不久后皆能破妄大成,在十五名门人中,就将有五名大成修士,这个比例绝对是惊人的!仿佛成天乐结交的都是精华中的精华,而他当初认识这些妖修的时候,几乎都是在有意无意之间,其人简直就像一块玄牝大成的试金石啊。

目前的万变宗其规模不算大,但实力已不容小觑,虽不能与世间传承大派相比,但在一般的小宗门眼中,成天乐简直就是个奇迹。比如青城剑派近代传承凋零,在邢度则手中才重新兴旺,百余名弟子坐拥千柱道场那人间仙境,如今也不过只有三名大成剑修。

但是拿邢度则和成天乐相比,既不公平也不恰当。人间除了青城剑派,还有其他的各门各派传承,邢度则不可能将所有的才俊精英都收入门下。而东昆仑并无妖修门派,成天乐开一代风气之先,这本身就是一种大福缘。

成天乐这里正思忖着人世间的事情,兑振华在那里考虑的却是宗门内部事务,闻言亦开口道:“若说大成有望,除了花膘膘与石双之外,目前能看见机缘的还有三人,只是不知他们能否堪破门径、将来破妄成功。其中玄妙没有什么概率可言,只看修行缘法。”

黄裳闻言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吱声,甄诗蕊微笑着说道:“黄护法,众妖出身不同的族类,个人的修为行止皆有其风格。依我看,你的大成之望是最为明晰的,将是功夫俱足水到渠成之路,破妄之时倒未必很艰难,只是此前的功夫不容易到地步。”

成天乐对门中妖修的根基多少心中有数,他也认为黄裳很有玄牝大成的希望,不能说黄裳是最快的,却是看得最清楚的。听见黄裳的叹息,成天乐便讲了青城剑派邢度则的经历,虽然黄裳是妖修,但大成机缘和修证道路也许是类似的。

黄裳闻言没有再谈自己,而是问道:“还有另外两人是谁?”

成天乐叹道:“吴燕青的状况,我上次已经说过,他当初的修为境界与黄护法不相上下,却一直停滞不前,修为难得精进,如今恐怕禇无用都快赶上他了。此人不知有何心结未曾开解,堪不破化妄门径,御形圆满都未到地步。就算将来能入化妄之门,恐怕也找不到破妄之道。他这一线机缘不知在何处,若能点透的话,倒也未尝不可玄牝妖丹大成。”

訾浩好奇地问道:“那还有一个人呢?”

成天乐与三位护法都不说话了,皆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訾浩。訾浩突然反应过来,摸了摸脑门道:“你们难道说的是我吗?”

成天乐好气又好笑道:“不是说你又说谁呢?訾浩大总管!刚才说的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多少能明白,只有你嘛,破妄大成的机缘何在,谁也搞不清楚啊。但此事不可勉强,空想空求也没用,且好好下工夫吧。”

訾浩与成天乐是同时开始修炼的,而且最初的修证路途几乎是完全相同的,他的运气是最好的,享有的条件也是最便利的。成天乐已经帮他打通了以灵修之身求证玄牝妖丹大成的路途,从南京回来后,訾浩一直在重修法诀,目前已在印证御形之道,却尚未圆满无碍。訾浩究竟能否突破大成,假如大成的话又是怎样一番机缘,却谁也说不清。

但有一点是明确的,他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不到火候,至于应该如何指引其门径还真不好说,修行有成有不成,这是谁也没办法勉强的事情。訾浩应该有大成希望,却总感觉在哪里差了一点什么。

接下来这段日子,除了正在闭关的花膘膘和石双,万变宗众妖都忙了起来,开始按照宗门道场的规格,布置与凿建宅院中的器物与景致。梅兰德恰好在这里做客,还顶着客卿长老的名头,本身又有大成修为,总不好意思不帮忙吧?没有他人比梅兰德对这座宅院更了解,他出手起的作用反而是最大的。

忙碌之中未免感觉人手不足,在五一劳动节小长假期间,还把南京众妖精叫过来了。一方面是帮忙打个下手,另一方面也是让他们熟悉将来的宗门道场。成天乐身为领导当然要以身作则,也参加了不少凿建工作。但一些简单的粗活众妖怎么可能让成总伸手,基本上需要用到御神之道而人手又不足的时候,才会让成天乐亲劳。

所以大部分时候,成天乐都在那中庭二楼自己的静室中修炼,万里奔波结交各派修士,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也需要好好消化一下此番出游的感悟心得。这段时间,也难得能在画卷世界里与小韶畅然携手同游,开始试炼那欲乐双运道秘术,妙不可言真不可言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