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85章、慕如何,相思且相思

听两人如此言语,叶知秋赶紧站起身道:“成总,你和秋叶师妹聊吧,我有事先出去一会儿。”

她走了,顺手还把门给带上了,屋里只剩下了成天乐与年秋叶,两人之间一时竟然又沉默了。其实以大成之心境倒也不用开口多说什么,有事发神念就行了嘛,就算不用神念心印,也能感受到彼此的神气。

过了一会儿,还是年秋叶幽幽开口道:“你这就要回苏州了吗?”

成天乐:“是的,这一趟出门时日不短,又发生了很多事,我当然要回苏州处理。”

年秋叶:“你的伤势无碍了吗?我记得当日的情形很危急,不知道你伤得有多重,谢天谢地,你的确没有大碍,否则秋叶不知该怎样自处。”

成天乐:“我这身子骨抗折腾,已经没什么事了。倒是秋叶师妹所受的伤,需要好好调治不可心急。”

年秋叶低下头道:“成总,我是不是太娇弱了?”

成天乐呵呵一笑道:“以前的你确实娇贵了些,也自傲了些。但现在可不是了,否则怎能够孤身上高原雪山?但此时该静养就要静养,不要逞强,就算你已修为大成,该坚强之时坚强,该娇弱之时还是娇弱的。”

年秋叶:“我是说和成总比。”

成天乐:“干嘛要和我比呢,某些方面,你就把我当成妖怪得了。”

年秋叶终于扑哧一笑道:“你不是妖怪,你是传言中的妖宗!”

成天乐在这里坐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去,带着那一匣珍贵的合叶莲。年秋叶靠着床望着他的背影一时之间竟有些怅然失神,再见到他时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说,可又不知从何说起。这时叶知秋走了进来道:“师妹,他就这么走了吗?”

年秋叶:“他此番奔波万里,遭遇了那么多凶险,已经如约将我送回了逍遥派。耽误了那么多事情,当然要回去处理。”

叶知秋:“我还以为他要等到你伤好之后才走。”

年秋叶:“他一进门就以神识查探了我的伤势,我只需静养一段时间便可无碍。”

叶知秋却说了一句:“你所受的内伤与毒伤,只要静心调养便能痊愈。已回到逍遥派道场中,治这伤自然没问题;可是伤好之后,相思病恐怕要落下了。”

这本是同门之间开玩笑的话,年秋叶却轻叹一声道:“相思且相思吧!想当年我少不更事,自负秋叶仙子之名,对我心生仰慕者不少,但结果又如何呢?徒惹人相思而已。他人慕我我如此,我慕他人又何妨?有相思便有相思,可能是憾事亦是幸事。”

叶知秋仿佛在琢磨她的话,似是自言自语道:“相思且相思,师妹,你这确是大成心境,既如此,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年秋叶又靠在床上默默地出神,等她回过神来,叶知秋不知何时已经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年秋叶悄悄从枕边摸出来一枚玉佩,正是青城剑派的邢秋赋托成天乐转交给她的。

其中留有邢秋赋的秘信,不到大成境界无法读取。年秋叶破妄大成之后,旋即遇袭受了重伤,直到此刻才有机会拿出来研究。她和邢秋赋之间自有约定的暗记,勉强运转一丝刚刚凝聚的法力,就听见了邢秋赋说的一句话——

“秋叶师兄,那成天乐果然好人才!连师妹我都颇有几分动心。你若无心,我便有意。若非师兄之道侣,可否为小妹牵红线之缘?”

年秋叶愣住了,没想到闺蜜竟给自己留下这样的讯息。成天乐到青城剑派不是为了追查她的行踪吗,究竟又做了什么事情惹得邢秋赋动了春心?她不禁自言自语道:“你这小妮子,想得倒挺美!”

说完之后又叹了一声,心中暗道:“成天乐啊成天乐,你那副傻样,还挺招人的!”

……

成天乐从年秋叶那里出来,转身去找梅兰德,却恰好迎面看见梅兰德走向他所住的静室,冲他招手道:“成总,我正要找你呢。”

成天乐:“我也正想找你打声招呼呢,我这就要回苏州了,你是去苏州玩几天还是要办别的事?”

梅兰德:“多谢成总令我开了这番眼界,什么事也没有这里的事重要,我正想和成总回苏州,也结识万变宗诸位同道,正好还有事想找你商量呢。”

成天乐:“我也有事找你啊,上次在青城山匆匆见面,有些事情来不及办妥,那座宅院,你究竟想如何处置?”

梅兰德:“我正想与你细谈,还有两件事求你呢。”

成天乐:“你上次在青城山不是说一件事吗,怎么今天变成了两件?至于想进千柱道场参观,昨日已将你引荐给青城剑派护法马梓轩,将来你便可自行去拜山。”

梅兰德拉住他道:“说的不是这件事,我们进屋细谈。本来昨晚上就想找你的,可你接连有客人,一直聊到了后半夜,我也不想多打扰你休息。”

成天乐又被梅兰德拉进了屋中,坐下之后道:“神神秘秘的,还不让别人听,你到底求我什么事?”

梅兰德:“还记得上次我怎么借你的宅院吗?”

成天乐:“你借我的画卷看了三天。”

梅兰德:“我还想再看看。”

成天乐笑道:“可以啊,但在这里不太方便,等回苏州再说。如今这画卷已被我祭炼,不得我的邀请,你进不了那画卷中的世界。我知你想印证修行,以你我的交情,我当然也不会藏私,会尽量展示它已知的神奇。”

梅兰德一拍他的肩膀道:“多谢老兄,那宅子送你了!”

成天乐被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别别别,你这一巴掌太值钱了,我可不敢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说好了从你手里买,就是要买的。”

梅兰德:“你把我叫到逍遥派道场、结交昆仑各派修士,又有幸听闻东昆仑法会,这场大福缘造化又价值多少呢?”

成天乐:“这就是你的福缘,于我只是打个电话的功夫。假如我想去哪里开个会,你给我弄到一张请帖,凭的就是人情也不花一分钱,难道我还要给你两个亿吗?”

梅兰德沉吟道:“成总做事还真讲究!我那套宅院的价值想必你也清楚,其中也有造化玄妙之功,你送我这场造化,我也应该送你。”

成天乐:“说的不就是么,那宅院中的布置可不是一般人花一般的功夫能做到的,这些你就别跟我算钱了。我谈的只是房地产本身的价值,已经是占你的便宜了。”

梅兰德:“如果就这么谈,我也估过价,朋友之间就不来虚的了,算你一亿八千万。”

成天乐:“这些我们在青城山已经谈过了,但我一次拿不出这么多,假如分十年付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的,至于利息,你看怎么算?”

梅兰德笑了:“别着急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还有第二件事想求你。假如成总能够答应,你我各取所需,这笔账连本带利都不用算了。”

成天乐又是一愣:“什么事?”

梅兰德:“我听说成总在炼制一种神丹,名叫陆吾神仑丹,假如炼成第一炉,我想求得一枚。”

成天乐惊讶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梅兰德眨了眨眼睛道:“在青城山,成总自己告诉我的啊,难道你忘了?你对我提起了刘漾河,说那人修炼很强悍的铁瓦金舍诀,又服用一种叫陆吾神仑丹的饵药相助,很难对付。成总这次就是被那刘漾河所伤,可见此人确实厉害,那神丹也的确玄妙。

我本来不太了解外丹饵药之道,可是昨天听五味道长一番讲法,也是茅塞顿开如入一片新天地。既然知道成总在炼制此丹,当然想求福缘,我也不贪求,只需一枚,但想尽快得到。只要成总答应,那座宅院你就拿去,我们别再谈什么价钱了,我还求之不得呢!”

成天乐却摆手道:“不对不对,我在青城山只提到了刘漾河和陆吾神仑丹的名字,可没提到我也在炼制,更没提到它的具体效用。你居然肯花这么大代价来换取一枚,必然还清楚了其他的事情,到底是听谁说的,訾浩吗?”

梅兰德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道:“确实是从訾浩道友处得知。”

成天乐骂了一句:“一猜就是他,这只既嘴碎又爱得瑟的耗子!”

梅兰德赶紧解释道:“也不能责怪訾浩道友多嘴,成总上次提到时我就留心了,这次听五味道长讲法时又想了起来。今天上午你出门的时候,我特意找訾浩道友聊天。他以为你已经跟我说过了,被我言语之间设套问了出来,他自己还蒙在鼓里呢。訾浩道友虽然聪明伶俐,但老弟我可是老江湖了。”

成天乐:“原来如此,和你斗心眼,訾浩确实嫩了点,我就没见过谁比你心眼还多的。我只是有一事不明,既然你已知陆吾神仑丹的效用,为何要花那么大的代价换取呢,究竟想做何用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