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84章、有规循,除弊防乱象

妖修混迹红尘自古有之,它们与常人无异很难发现。它们行事就算不违反散行戒与共诛戒,其习性、想法也与常人大不相同,有时令人哭笑不得甚至匪夷所思,保不齐就闹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乱子,处理起来很麻烦。

更有那居心叵测之士,暗中胁迫驱使与利用这些妖修图谋不轨,表面上看似没什么动静,却有极大隐患。区区一个狼妖车轩的事情,就能看出这种苗头了。东昆仑自古并无妖修门派,估计也没想过在现代文明社会中应对这种状况,而成天乐的出现,倒是让各位前辈眼前一亮。

假如有哪位妖王,就是要在这人世间公然建立妖修传承门派,是一件很令人头疼的事情,谁知道他们会搞出什么鸡飞狗跳的荒唐事来?而妖修传承还有一个最显着的特点,那就是不能指引入门,没人能指点一条狗修成狗妖,开启灵智的机缘是自悟的。

这样一来,在人世间立妖物宗门,其实就是聚集一批妖修搞团伙组织,要么集合一批早就认识的妖怪,要么就是寻找与召集那些混迹红尘的妖修加入。各种妖修出身不同的族类,天赋神通与修行特点也各不相同,很难建立一个有正传体系的真正意义上的宗门,基本上就是聚众壮声势的团伙。如果处理得不好,在人间流弊极大。

这也是千年未遇之新状况啊,没有人清楚真出现了这种妖修团伙会是什么样的,但是成天乐突然从苏州冒了出来,各大派前辈高人都觉得——如果世间有妖修门派的话,应该就是这样的!有高人特意给成天乐送天梯成全他的声望,这并非偶然。当然了,也得成天乐有那个本事登得上去才行,想扶也得扶得起来。

成天乐听见这些,才把近年以来发生的很多事情彻底想清楚。五味道长则笑呵呵地问道:“成总,明白了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这么看重你?”

成天乐挠了挠脑门道:“前辈,我没那么大本事,只是误打误撞,在做自己的事情而已。”

五味道长:“你能把万变宗的事情做好,这就足够了!有万变宗在,若真有妖王欲在世间立妖修门派传承,你就是一种参照。否则凭空开口劝解说服,有些事情是说不清的。若正道不行、无规可循,必然邪魔蹿动、乱象渐猖。

恐怕没人比成总更清楚这其中的利害,世间很多妖物尽管修为法力有限,但天赋神通各异,若被人有意引入歧途,聚集起来控制驱使,是很麻烦的一件事。就拿那刘漾河来说,他本人只是一位所修法诀独特的大成散修,却敢在离逍遥派道场这么近的地方暗算你与年秋叶。

事情我也听说了,他驱使了一只玄龟兽和一只鹰,将它们天赋神通配合起来为恶,确实是防不胜防。那玄龟兽擅长在地底潜行,而那鹰妖就算不用神通法力,原身也可飞得极高极远,目力超绝可以监控各种动静,再加上刘漾河本人修为强悍,为祸就更巨了。若我猜得没错,他手中也应有陆吾神仑丹,若是以此诱聚妖修,更是流毒。”

成天乐听到这里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很感慨地问道:“前辈,您今天找我,说轩辕派可以提供灵药。难道是认为陆吾神仑丹在他手里不如在我手里,我也得有?”

五味道长哭笑不得道:“成总,你到现在才想通吗?我当然有这个用意!有些手段就算你不用,但你也得掌握,这才能控制住各种状况有备无患。另一方面,我轩辕派自古以来号称擅长外丹饵药之道、收存天下灵药,自然也希望存留一批陆吾神仑丹。就算我自己用不着,同门或后世历代弟子也有需要的,还能以之与各派同道结缘。”

成天乐再度拱手行礼道:“多谢前辈今夜一番点化,我明白了。各派高人寄予的厚望我不敢当,但万变宗的事情一定会尽力做好。按前辈您刚才的说法,我若去三梦宗求取生元杏,估计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喽?”

五味道长露出了欣慰之色:“是的,应该是这样,石盟主只要拿得出来当然会给你,但也不会让你白拿。……老道今天话已经说得够多了,成总千万不要有什么压力,好好干就是了。我发现你这个人是混沌中自现清明,不需要刻意耍什么心眼,但有些手段还是要明白的。”

成天乐也只有暗自苦笑,明白?他当然明白!自从经历了传销团伙的教训之后,很多手段他早就明白了,更何况于道阳在那洞府里又给他上过一课,如何利用正传法诀和陆吾神仑丹搞妖修组织。而成天乐根本没动过念头,他只想做好自己的万变宗。

五味道长离去的时候,成天乐称谢不已,一直恭送到门外。然后他又召集訾浩等人讲了这件事,众人都惊喜万分。如此看来,炼成陆吾神仑丹大有希望。还缺最后一味灵药落雷金怎么办?成天乐打算等另外十七味灵药搜集得差不多了,再去找于道阳。那老蛤蟆既然炼成过陆吾神仑丹,肯定知道它是何物、可以在哪里采得。

成天乐在逍遥派别有洞天中名为静养恢复,可这一夜真没少忙活。第二天他就打算辞行了,临行前还要去看望病榻上的年秋叶,与她道个别。

年秋叶就住在不远的地方,散步两分钟就到了。门前的值守女弟子见成天乐走过来,当即笑着行礼道:“成总是来看秋叶师兄的吗?她一直在等您呢,无需通报直接进去吧,最里面那个大房间,敲下门就行,知秋师兄正在里面和她说话。”

各派修士门内的称呼很有意思,年秋叶明明是女的,而这位女弟子却称她为师兄,并非影视剧里常常听见的“师姐”。假如年秋叶比她长一辈的话,称呼通常是师伯或师叔,而非师姨师姑之类。这样的称呼并不代表性别,而是表示尊敬,比如过去的人们也敬称某些女子为先生。

同门也有长幼之序,假如是女子,长者可以称幼者为师妹,但幼者往往称长者为师兄。比如年秋叶就曾让成天乐叫她秋叶师妹,不仅说的是年纪,叫起来也觉得亲近。假如成天乐在叶知秋面前,叫叶家姐姐也未尝不可以,正式场合的话通常还是应该叫师兄;但他们并非同门,一般称呼为叶知秋道友便是。

成天乐走进这处套房,外间设有香案、剑架以及会客桌椅,里间的门虚掩着。他轻轻敲了两下,就听里面叶知秋的声音道:“是成总吗?你终于来了。……秋叶,你不要起来,伤还没好呢,成总又不是外人。”

成天乐闻言赶紧推门进去道:“秋叶师妹好生躺着,你被震伤了腑脏又受了毒伤,需要静养,不必起来说话。”

年秋叶披散着长发,穿着一身白衣,靠着一个垫子正坐在床上,闻言也就没有起身相迎,只是有些娇羞地答道:“那秋叶就失礼了,成总请坐。”

叶知秋正坐在床边,床头的另一个座位是空着的。成天乐便坐了下来,看着年秋叶并没有开口说什么,目光平和温润带着抚慰之意。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年秋叶忍不住就想起当初在那雪山洞府中醒来时的情形,脸颊不禁有些微微发烫,垂下眼帘一指床头放的一个木匣道:“这就是我说过的合叶莲,听说你想炼制至少十炉陆吾神仑丹,这一匣应够三炉之用。”

叶知秋在一旁解释道:“秋叶师妹醒来后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成总有没有事?昨日领罚后回来交代的第一件事,就是求师门帮成总收集这合叶莲。我逍遥派虽有收存,但也没想到会有这种用处,一次无法提供太多。

但逍遥派每年都有采集,目前可以提供这些,等到今年秋后还可以再给成总送去一匣,但要想足够炼制十炉神丹之用,恐怕要等到明年秋后才能收集齐全了。我听说成总其余的灵药也未采齐,这一匣合叶莲先拿去用着,应该不会耽误成总的事情。”

成天乐赶紧起身道:“多谢秋叶师妹,多谢知秋道友,难为你们费心了!当然不耽误,其他的灵药远未收集齐全,有些灵药尽管知道去哪采取但也要等时间,今年之内能开始炼制第一炉就是万幸了。……我说想炼十炉只是计划而已,还不知多久才能实现呢。此灵药珍贵,这些就令成某感激万分了,怎敢全部问你们要?要不然告诉我去何处采集,我命万变宗门人自行去寻找。”

年秋叶语气仿佛有些不满地说道:“我说过,你需要的合叶莲都让我来搜集,说话当然要算数。别处有没有合叶莲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它种植在我逍遥派道场的药田中,成总派万变宗门人跑到那里去采药合适吗?如果你想帮忙的话,就自己来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