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81章、道不孤,三叶谈建树

总之他们得出的结论,想找出刘漾河并不容易,普通弟子发现线索擅自暗中跟踪也很危险。所以逍遥派应告知同道其人的情况,不要因贪功而一味穷索此人,就算发现他的行踪线索,也要立刻通报门中尊长,不能再像年秋叶那么做。

叶知非试探性地问道:“成总,那刘漾河临去时留下神念,表示不会再来找您的麻烦。此人既然如此难缠凶悍,成总是怎么打算的?”

成天乐冷笑着答道:“他无非是想改头换面而已,但他想罢手就罢手吗?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怎能放过他!我不会刻意为这种败类徒耗精力,但只要有他的线索,必然追查到底。”

成天乐做事情并不绝,只是很直率。曾经和他做过对的人,他也给了弥补改过之机,花膘膘是这样,其实年秋叶也是这样,甚至包括那洞府中扣着的老蛤蟆于道阳。但是改变与宽恕并不等于放弃应追究的责任,就算刘漾河不再招惹他,成天乐这笔账也是非算不可。

叶铭感慨道:“成总是有担当的人,如今天下各派无不佩服,你的风范也令我逍遥派众弟子折服。”

成天乐谦虚道:“前辈过誉了,我不过是一介散修出身,懵懂混沌中误修妖修法诀,侥幸玄牝大成。与各派高人相比,我如今修为与成就尚且低微,不过是指引身边一群妖修在世修行。”

叶铭却摇头道:“如今天下各派已无人敢小看你,这可能与你本人的修为无关,看看你身边众人的机缘吧,这才是修士们最看重的,况且你的修为也不低!”

这话是什么意思?成天乐不仅自己以人身修得玄牝妖丹大成,再看与他结缘那些人,兑振华本是被车轩逼到无路可退的山野妖修,结识成天乐之后却玄牝大成;甄诗蕊被同类妖修相逼受伤,遇到成天乐不仅逢凶化吉,也突破了大成境界。

和他结交的听涛山庄弟子艾颂扬,也是在认识他之后修为大成的,修行上可能与成天乐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这也是一种说不清的缘法啊。而如今年秋叶突破大成之境,感悟机缘可以说完全是拜成天乐所赐,如何不令人叹服?

如果只是偶然事件,倒也不必小题大做,可是接连发生,就说明成天乐行走世间牵引的缘法玄妙。且不说化敌为友的年秋叶,就连他如今的死敌刘漾河,也是在这个过程中铁瓦金舍大成。无论是谁有了这样的经历,就算他本人毫无修为,各派修士也是绝对不敢小看的!

成天乐见过的大成修士不少,比如当初各派高人联袂到苏州登门拜山,就曾坐满了他家一院子,私下结交的白少流、梅兰德等人都是一派尊长,他对此好像已经习以为常。

成天乐到别的门派去拜山,与他打交道的也有不少大成修士,这是当然的,接待贵客所展现的门中实力也是面子工程嘛。如此并不意味着各派弟子中的大成修士很常见,也不意味着突破大成境界很简单,这些传人都是各门各派的宝贝啊。

他这种经历在别人看来绝对非凡,各派修士突破大成之境哪有那么容易,尤其是妖修更加艰难。而成总简直就是一块吸金石啊,他没有刻意用什么眼光挑人交往,自然而然结交的或者碰到的甚至得罪的,往往都不是一般的修士,必有其令人称绝的优点或特质,却不太好形容。

成天乐闻言摸了摸后脑勺,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也许是巧合也许是缘法吧。还有一件事叶铭不清楚呢,他的另一位“仇家”毕明俊也是在和他打过交道之后突破大成之境的,那只灵禽恐怕比刘漾河更不好对付呢。

想了半天也没想太明白,成天乐也不想找什么事情往自己脸上贴金,只是呵呵笑道:“我也觉得很玄妙啊,这也许就是我的福缘吧,能有幸遇到这么多世间才俊。”

叶知秋看他有些傻乎乎的样子,忍不住说了一句:“成总太过自谦了,但说福缘也确是福缘。……秋叶师妹如今已经醒来,也住在这别有洞天中疗伤,万里远行共度艰难,也是一番成就的缘起。她的伤势还需要调养一段时间,成总不妨在这里多居住一段时日,待到秋叶师妹伤好之后,好好陪你在附近行游观赏,或许又是另一番求证心境。”

叶铭开玩笑道:“知秋啊,你当初也是受了伤,被海天谷于苍悟救回,并一直陪着你调养伤势直至无恙,最终成就了一段江湖佳话啊。”

叶铭居然拿女儿和女婿当年的事开起了玩笑,分明是暗示成天乐什么,却有话不直说。成天乐仿佛听懂了又仿佛没听懂,赶紧开口道:“秋叶师妹已无大碍,我心中万分欣慰,经此番磨砺破妄大成,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我明日想去探望她,不知方不方便?”

叶知非笑道:“这有什么方不方便的,成总随时可以去,秋叶师妹一定会喜欢的。想当初在雪山之上,不也是你救的她、并为她调治伤势吗,如今怎么反倒显得拘谨了?”

成天乐:“我也想在此多打扰几天,可是离开苏州的时日已太长,积压了很多事情要处理。明日便去探望秋叶师妹,并向她辞行。”

叶知秋微微一皱眉道:“成总这么着急就要走?”

叶铭却一摆手道:“成总很忙,此番远上高原已经耽误了他太长的时间,又在我逍遥派道场外受了伤,若再不回去,恐怕苏州万变宗众人都会担忧的。至于其他的事来日方长,我逍遥派随时欢迎成总再来做客。”

成天乐:“也欢迎逍遥派众同道到苏州做客。”

成天乐刚刚受伤不久,叶铭等人也不好多做打扰,话说到这里便告辞离去。成天乐就在静室中定坐行功,他如今修炼的御神之道,并没有能立文字的法诀,而是一种境界的感悟,形神与天地万物的交融,修炼便融入正经历的情境中。

此刻收摄心神感应着“别有洞天”的玄妙,成天乐不禁又想起了自己所拥有的画卷世界。他常在姑苏修炼,而画卷里也是一个姑苏世界,不就印证了眼前别有洞天的含义吗?一念及此,他又想进入画卷,不仅为了印证刚刚感悟的心得,也想见小韶。

这幅画卷在他玄牝妖丹大成之后,变得更加神奇,成天乐一直随身带着,但他若不把它拿出来展示或对他人施展法术,便是谁也看不见,仿佛已自然与形神融为一体。这状况很像体内藏着一幅画,而实际上谁的肚子里也藏不进这种东西。

有些人听见某些仙家传说,往往会望文生义的理解将什么法宝吞入腹中。实际上这是一种常人很难理解的方式,就是融合在形神里平时看不见,能够这样携带的法宝必然是神器、能随形神变化。

一般的神器,要有出神入化之修为才能如此携带。成天乐并无此等修为,能做到这样必须满足另一个条件,那就是这件神器是由他本人祭炼或打造的,完完全全只留下他的神念灵引。此画卷当然不是成天乐所打造,但如今确实就是他所祭炼,神器中也只有他的神念烙印。

假如画卷被别人拿去,在他的元神所及范围之内别人是擅动不了的。除非用两个办法,一是躲到成天乐的元神所及范围之外,还要施法抹去其神念灵引烙印,才能运转与祭炼这件神器的种种妙用;二是杀成天乐夺器,但是成天乐所留的神念灵引烙印,也要将其抹去之后才能彻底祭炼为自己的神器。

但在平常情况下,没人知道他有这幅画,就算成天乐脱光了裸奔,也没人能看见它。此画卷神妙如斯,成天乐玄牝妖丹大成之后才体会到,但他如今也只是知道可以这么携带,却不清楚这样的妙用是如何打造的?不清楚就不清楚吧,且慢慢探索,总有惊喜在等待。

逍遥派道场中别有洞天,成天乐和他随身的画卷也是别有洞天。可是他刚刚动念想进入画卷世界时,訾浩又在门外通报——轩辕派五味道长来访,成天乐赶紧起身相迎。五味道长笑呵呵地进来,说是代表轩辕派有事找成总私下商量,两人又在静室中以神识拢住声息相谈。

五味道长的形容约五旬左右,举手投足很有一股威严风范,但并不让人感觉难以接近。成天乐晚间刚刚听过五味道长的讲法,对这位前辈心怀敬意与感激,此刻还是第一次单独打交道,感觉却非常熟悉亲切。

这不仅是因为五味道长的讲法对他有莫大的指点,可能还因为五味道长的身份是淝水知味楼的厨师长,他的神情语气,总让成天乐忍不住想起梦湖美蛙的樊师傅。

虽然在静室之中,成天乐仍客客气气的请五味道长坐在上首正位,自己侧身陪在一旁说话。五味道长开门见山道:“成总,听说你想炼制一种神丹,需要很多味灵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