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80章、参逍遥,洞天似无痕

像那种小昆仑洞天结界,凭一代人之功是很难凿建的,就拿河洛派、连云派、青城剑派来说,以他们如今的力量,是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的,那是历代祖师的福缘余荫。小昆仑洞天不论规模大小,凿建起来最难的就是那洞天结界,仿佛开辟了另一种空间,至少要有出神入化之能才可动手,往往还需要好几位这样的高手合力建造。

逍遥派如今的第一高手就是掌门叶铭,已有脱胎换骨境界,但尚未有出神入化之能,就算集合弟子做这件事也不可能成功。但是二十年前,逍遥派却拥有了一个小昆仑洞天,也是因机缘巧合。

当年石野被公推为昆仑修行各派盟主,将联络处就设在淝水知味楼,各派高人聚集于此。同道之间的交流印证、讲法演法总不能都在酒楼里吧,于是这种事情都就近来到逍遥派道场。此地定期有高人讲法,还有前辈出手演示诸般神通玄妙,被称为东昆仑法会。

来的高人可真不少啊,不止一位有出神入化修为的前辈曾在此登台讲法,并不时出手斗法演示,让各派同道是大开眼界。逍遥派的宗门道场原先就像一片村庄,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也有所改建,像是郊外的一片度假村,与听涛山庄有几分类似。

在这个“度假村”的中央,古色古香的几片房舍错落分布,点缀着园林泉流,被巧妙布置的迷踪法阵包围。掩饰道场所用的手段也就是御神之道,将神念心印赋予天地自然的景物中,从而起到“藏山以壑、藏舟于泽”的效果,不至于惊动外界。

但是这样的道场福地,却掩饰不住世间绝顶高人以大神通斗法时的动静,东昆仑法会召开到后来就有些不方便了。于是昆仑盟主石野提议并亲自动手,为逍遥派凿建了一片小昆仑洞天结界。以普通人可以理解的方式形容,相当于在这里开辟了另一片空间吧。

凡是来此参加法会的前辈,只要有出神入化修为,几乎都出手帮忙了,用了数年时间凿建而成。这片小洞天结界的规模,就相当于原先逍遥派那迷踪法阵围绕的道场大小,石野等前辈高人仅仅是开辟了洞天结界而已,其内部如何凿建还是逍遥派自己的事情。

而逍遥派行事也处处谙合逍遥之缘法,这片洞天结界内的布置,就和外面的道场一样,也是一片古色古香的房舍错落分布,其中点缀着园林泉流。在逍遥派道场的最中央,建有一座法坛,那是众高人讲法、演法之地,而在这小昆仑洞天的中央,也凿建了一座一模一样的法坛。

当成天乐来到这里的时候,原先那迷踪法阵已经撤去,在普通人面前展现出这个郊外度假村完整的全貌,能见到古色古香的房舍园林和中央那座法坛。在法坛前方有一个竹制的牌楼,上面写着“别有洞天”四个大字,那是石野所题。

玄妙的是,这牌楼就是小昆仑洞天的门户。假如洞天门户没有开启,走过去就是穿过这个牌楼而已。但假如开启门户,从这里就能进入小昆仑洞天结界。

更有意思的是,如果是不明状况的普通人,在洞天门户开启时被带了进来,所见到的景象与外面也是相同的,他甚至不会意识到自己走入了另一片奇异的空间、置身于仙家洞天结界中。逍遥派道场中的这个小昆仑洞天,名字就叫——别有洞天。

成天乐在饮宴后第一次进入逍遥派的“别有洞天”时,也觉得此处非常耐人寻味。这感觉就像他在苏州那座古宅中立道场,然后又凿建了一片仙家洞天结界,进去之后的景象还是那座古宅。逍遥派做事确实很有特点,虽说大道修行可能殊途同归,但各派传承也是各有各的风格。

石野等高人出手帮忙,凿建的只是洞天结界,其内部的很多器物与景致还需要逍遥派历代弟子去一步步营建完善。这座“别有洞天”刚刚出现不久,其彻底完善的过程恐怕还需要近百年。叶铭对年秋叶的追加处罚,就是让她做这些,并有具体的宗门任务指标。

梅兰德搭上了成天乐的顺风车,第一次亲身领略了小昆仑洞天结界的玄妙,不动声色间暗暗惊叹不已。今晚的法会,登台讲法者是当今轩辕派的第一高手五味道长。五味道长所讲的内容是“外丹之道与炼药之妙”,令成天乐惊喜万分、暗暗感叹有难得之福缘。

五味道长开口讲解各种炼药心法的同时,还运用了神念心印手段,演示了种种语言难以描述的境界。炼丹与炼器、炼丹与练形、炼丹与洗炼元神心境之间的相通互证之妙,听得成天乐心驰而神往之。

不仅外丹饵药可助益修行,炼药的过程本身也是一种修行,就看修士如何去体味,这于成天乐心有戚戚焉。他也打算要炼制陆吾神仑丹,虽然到现在一炉都没有炼成,但在采集灵药的过程中,也不断地修炼和体会种种玄妙境界。

比如在太行山、在大别山、在星宿海,他是去采药的吗?是也不是,就融合在他的修行之道中。五味道长所讲,也在考问众人对世间物用的态度。与炼器一样,如果就是一味追求什么法宝,往往徒耗心血岁月忘了发端,反而是本末倒置之举。

法宝也好、神丹也罢,并非不可求而是有相当大的作用,如何在修行中炼制神丹,使炼药的过程与自身的修行融合,怎么样才是最理想的状态。按五味道长的描述,居然就是成天乐这种状态,虽然成天乐本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

成天乐想炼制陆吾神仑丹,刘漾河也在炼制,神丹的灵效都是一样的,但炼丹的过程伴随的修行及其心境的影响却不尽相同。轩辕派自古也称丹霞派,除了正传法诀绝壁丹霞术,他们也最擅长炼制各种外丹饵药,宗门道场就在黄山炼丹峰,在这一方面的千年传承积累底蕴极为深厚。

成天乐参加今晚这场法会收获真是太大了,不仅对他今后成功炼制陆吾神仑丹大有帮助,更重要的是指引其修行中如何看待炼制神丹以及神丹之用。成天乐佩服得是五体投地啊,专注心神入定听讲。

但在场也有一些晚辈弟子心中暗自嘀咕,五味道长名为讲外丹与炼药,却一张秘传丹方都没介绍,除了用几味大家都知道的灵药炼化过程来举例,也没说出何种灵药如何炼制才更容易成功,未免有些令人失望。但这种公开的法会,与宗门内部的传法性质不同,五味道长当然不会谈正传法诀与宗门内部的秘传丹方,说出来的内容只是一种境界上的印证,大家能收获多少就算多少吧。

法会结束后,成天乐身为贵客,就被安排在别有洞天内居住。他前两天昏迷养伤,并没有进入小昆仑洞天之内,如今醒来便到了这里行功涵养。住的地方看上去还是和外面一样,却已经是洞天内的静室。

模仿度假村的布置,这是一个套房的结构,成天乐住在里间,甄诗蕊、胡卫华、訾浩、黄裳等人住在套房另几个外间。逍遥派对梅兰德也很礼待,是按一派掌门的规格接待的,另安排了单独的小静室。

这天晚间,成天乐正独自在静室中调息,回味着五味道长的讲法内容。外间的訾浩通报,逍遥派掌门叶铭携门中护法叶知非、叶知秋来访。

……

叶铭来找成天乐,主要是谈刘漾河。逍遥派以及知味楼的各派同道,也在淝水城内外搜索了一番,但没有发现刘漾河的行踪。他可能已走远或者还在淝水,但几百万人口聚居的都市,也不可能一一去排查。

昆仑各派都表态要协力追缉刘漾河,若发现此人行踪线索绝不会轻易放过,尤其是逍遥派是绝对要收拾刘漾河的,所以想问问成天乐其人详细的情况。依叶铭判断,刘漾河当改头换面隐迹红尘,只要他不再犯事,仅仅靠运气很难抓住这个人。

和成天乐一番讨论,得出的结论是更难。成天乐对铁瓦金舍诀有所了解,在修炼大成前后,其人的形容会有很大的改变,包括肤色身材等等,刘漾河只要稍微化一下妆,不是特别熟悉的人根本认不出来。那天夜里遭遇突然袭击,成天乐其实也没有看清楚刘漾河的相貌,只是根据他施展的手段和那法器认出来的。

追拿刘漾河还有一点麻烦,此人已铁瓦金舍大成,普通弟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刘漾河出手相当狠绝,如果一般人刻意追查他,被发现的话很可能反遭其害,这一定要小心。

成天乐又提醒叶铭,刘漾河驱使了一只鹰妖为帮凶,想追踪他的话很难不被发现。刘漾河本人行踪隐秘,就算再碰见也不容易认出来,但那只受了伤的玄龟兽却是一个线索,至少成天乐能把它认出来。而且那只鹰也算一个线索,刘漾河恐怕还不知道成天乐已发现了那只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