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79章、经飘零,风霜多磨砺

柳问寒自从一年前年秋叶离开太行山后,就一直设法打听各派同道传来的讯息,他师父干脆就把他派到淝水知味楼来了。陈子君大学还没有毕业,恰好在淝水读书。吴桐是春节后被白少流派到淝水知味楼的,替换原先在此值守的烟金刚。

成天乐还见到了轩辕派的前辈五味道长,曾经在栖霞山中只闻其声未见其人。五味道长这些年来一直就是淝水知味楼的厨师长,相当于樊师傅在梦湖美蛙饭店的地位。而正一门弟子履谦道长竟然也在,这位道长的身份更有意思,他今年刚刚代表正一门驻守淝水知味楼,酒楼的“老板”石野就让他当了经理。

还有其他各派的弟子,都是第一次见面,纷纷与成天乐通名见礼,不必一一赘述,总之这场面已经相当于一次小型的宗门聚会了。听叶铭当众数落年秋叶的不是,成天乐也将早就准备好的话说了出来,既劝解叶铭也是为年秋叶求情,让大家都好下台阶。

年秋叶尚在养伤,叶铭则说明天逍遥派就要举行一次宗门典礼,也欢迎到场众位同道旁观见证。成天乐见这里有这么多各派同道,又想起了在青城山中偶遇梅兰德的情形,于是就给梅兰德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并问他能不能立刻赶来?

梅兰德恰好在河南不知在处理什么事情,接到成天乐的电话非常高兴,当天就赶到了淝水,来到逍遥派道场找成总。梅兰德是以成天乐的知交好友身份来的,听说成总遇袭受伤着急探望。訾浩等人也认识他,报上名字说明来意,也进了逍遥派道场与诸位同道见面。

这就是梅兰德欲求的机缘,能结交各派修士,有助于修行中的印证。成天乐既有这样的机会,自然就想到了梅兰德,顺势让他来这里引荐给众人。至于能不能在修行上有真正的交流,还要看他与众人怎样的结交以及自己的造化。

各派修行同道平日多有交往,但涉及正传法诀的话题,关系不是特别亲密、没有特别的机缘,一般是不会主动提及更不好开口追问的。很多人见面也不过是点头之交,平日里交换一些修行所需的器物,关系好的谈及修行,讲的大多也只是修为境界的心得。

但有这个机会结识各派修士,至少也为将来打下一个伏笔,梅兰德对成天乐非常感激。各派弟子听说成总这位朋友修炼的是江湖风门秘术,由术而入道、已突破大成之境,对他也很感兴趣。

更有意思的是履谦,这位正一门弟子竟说了一句:“一代地气宗师,久仰久仰!你师父刘黎他老人家可好?”

梅兰德吃了一惊道:“我师父前几年受了一点伤,但他自幼习武身子骨还很硬朗,如今已无碍,退隐江湖过得逍遥自在。请问道长,您怎么知道他老人家的名号,又知我这一脉地师传承?”

履谦道长笑着解释,正一门的典籍中记载了自古以来世间的各种修炼,也包括江湖术士和各路炼气士的介绍。风门秘术是唐代杨筠松留下的一门传承,有很多分支。监察天下风门者称为地气宗师,继承的就是杨公衣钵,历代也出过不少名人,比如赖布衣、徐霞客等。

风门各派分支传承,皆求修术法神通之用,而非超脱之道,与修行各派并无太多往来。但正一门上任掌门守正真人曾经与上代地师刘黎打过一些交道,知道对方的地气宗师身份,却没有点破自己的身份。如今梅兰德已继承地师传承,那应当就是刘黎的弟子了。

梅兰德闻言这才恍然大悟,听成天乐介绍正一门是千年以来昆仑第一修行大派,果然底蕴非凡,就连江湖中地气宗师这一支隐秘的传承情况也有所了解。各派弟子也纷纷表示佩服,在座的除了五味道长和叶铭掌门隐约听过江湖风门这一支传承之外,其余人还是第一次了解呢。

梅兰德来探望成天乐,与各派修士见面只是一个小插曲,众人除了对其地气宗师这一传承身份比较好奇之外,并没有引起特别的关注。他们见过与听说过的各类散修很多,往往都是获得了某一支传承而习练有成,梅兰德只是其中比较出色与特别的一位。

也许是因为成总的关系,逍遥派和诸同道很给梅兰德面子,言语之中很是客气有礼,他也跟着成天乐参加了第二天逍遥派举行的门中典礼。说是典礼也许不太合适,主要是叶铭掌门召集各位长老护法处置年秋叶,这本来只是门中内事,事后向各派打声招呼就行,但如今动静却闹得比较大。

年秋叶的伤势不是一两天能够恢复的,侵入经脉的余毒尚未肃清呢,但她毕竟已求证大成,经过这几天的精心调治,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就是浑身无力也运转不得术法神通。她这段时间经历的磨难可真不少,在雪山上就差点送了命,得机缘破妄大成,却差点在刚刚破妄时就遭了毒手,幸亏有成天乐啊!

在逍遥派祖师殿中,先祭拜历代祖师,然后在偏殿大厅中回答尊长的问话。其实该问的话早就问过了,但是该有的形式还得有,马梓轩、成天乐也先后开口,既是证明年秋叶所说也是替她求情。最后是逍遥派掌门叶铭发话,言明年秋叶之过以及如何受罚。

首先她在八达岭培训公司任董事长时,有察人不明、纵容诸恶之过。但她确实已知反省,奔波万里以行弥补,遭遇了诸多凶险三番几乎殒命,也等于受罚了。既然成总与诸同道开口求情,此事可不追究。

其次逍遥派尊长当初召年秋叶回山,年秋叶却回了一封信表示不愿立即回山,虽事出有因但亦是抗命之举。后来成总与年秋叶定下一年之期,解决了这件事,年秋叶本人也守诺按期回山领罚。此举本应重罚,但因为她的所行,如今虽可手下留情却也不可不罚。

逍遥派做出的决定是“洗心之罚”。若年秋叶修为不得破妄大成,则不可再动用逍遥派所传授的神通道法,本人也闭关思过,在宗门道场或世间俗事中洗心。所谓闭关并不一定就是关门不出去,像这种禁用法诀神通的处罚,哪怕还在从事着日常俗务,也算是一种特别的闭关。

相对于年秋叶的行止,这样的处罚已经算很严厉了!可成天乐听完了之后感觉却有些古怪,想笑又只能忍住。叶铭这个师父可真会给徒弟放水,若是年秋叶尚未大成,这确实是严厉之罚,但如今却等于根本没罚她呀。

但仔细想一想,这惩罚并非是没有道理,根据叶铭的说法,其实在去年这个时候逍遥派就已经做出这个决定,等到年秋叶回山之后便这样实施。而这一年中是年秋叶自己改变了处境,那风霜磨砺有没有意义,其实在她本人。

大概叶铭本人也觉得这种处罚在缘法上虽说得过去,但在不明关窍者眼中,难免有放水之嫌,于是又给年秋叶加了一条过失:“自傲孤行,累及同道。”意思就是年秋叶自视过高,遇事又一意孤行,连累了帮助她的人,比如成天乐就受伤了。

虽然成总不追究,但逍遥派却不能不责传人。既然年秋叶已突破大成之境,待她伤势恢复之后,便为凿建宗门道场出力,将逍遥诀之传承心印以及修行感悟赋予指定的景物中。这可不是一般的神念心印功夫,很需要花一番心血,而且逍遥派的宗门道场只是凿建草成,需要完善的地方还有很多,算是交给了年秋叶一项重任。

这也算是“劳动改造”吧,因为年秋叶已经有这个能力为宗门做这样的事情。

年秋叶称谢领罚,这个仪式至此也就结束了。然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诸位同道纷纷起身祝贺她修为大成,并向逍遥派的尊长尤其是她的师父叶铭道贺。按照惯例,有弟子突破大成之境,宗门都要为之举行一次再度受戒的仪式,并通报交好的各派,也算是一种庆祝吧。

如今年秋叶伤势未复,大成之“问魔”受戒仪式只能推后,但各派庆祝却集中到了这个场合。叶铭也觉得脸上有光,却不好笑得太开心,只是微微含笑点头还礼。仪式结束之后,逍遥派设酒宴款待同道,而年秋叶带伤难以久持,被同门扶回去休息了。

一番饮宴之后,众人并没有散去,而是聚在逍遥派的洞天道场中召开了一次法会。需要特别介绍一番逍遥派的宗门道场,该派历代祖师崇尚逍遥游于人间世,在人间便是人间、情怀境界便是仙家道场,尽管传承千年,也没有像其他大派那样凿建小昆仑洞天。

逍遥派也是如今的昆仑十三大派之一,但在二十年前,该派并没有像河洛派的太行洞天、连云派的连云秘境那样的洞天道场,更别论青城剑派的千柱道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