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78章、孚众望,混沌巧人缘

刘漾河留下一道神念,既是示威也是示弱。这时逍遥派弟子叶知非已经越过湖面而来,远远地可以看清他像一只贴着湖面在半空中滑翔的大鸟,竟然是飞天而行,不知是有飞天之修为还是倚仗了什么特殊的神器。

在他身后的远方,还有数名逍遥派弟子脚踏湖面结阵飞奔,也不知道是何种玄妙的阵式与法术,同时运转法力折射光影使身影一团模糊,普通人不容易看清这湖上的异象。和年秋叶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成天乐当然也听说了逍遥派的不少事情,听说过叶知非的名字。

逍遥派的掌门叶铭有一子一女,儿子叫叶知非,女儿叫叶知秋,这一对兄妹在各派同道中可是大名鼎鼎。叶知非修为大成、真空劫已度,离脱胎换骨修为只有一步之遥;而叶知秋亦有大成真人境界,其道侣是另一修行门派海天谷的掌门于苍悟,于苍悟也是当今昆仑修行界有数的高手之一。

刘漾河已走,此地只留下衣衫破碎的成天乐和年秋叶,成天乐赶紧发过去一道神念,解释清楚事情的经过。

他这道神念可太复杂了,也完整的包含了刘漾河刚才留下的神念内容。从得到青城剑派掌门邢度则的消息说起,将这段日子访千柱道场、上高原雪山、救秋叶之险、疗伤以及回程,特别是年秋叶今夜在此破妄大成、又遭遇袭击激斗的完整经过都交待了一番。

他如果开口解释,到明天这个时候也讲不完啊。神念的玄妙不仅是语言还包括各种场景信息的传达,无需过多解说自然能让人明白。成天乐这一道神念包含的内容过于庞杂,使用这种手段不仅要有强大的元神法力,消耗也极剧,可不仅仅是一道心印那么简单。

假如叶知非的修为不够,这样一道神念印来估计直接就晕了,神智错乱当场掉湖里都说不定。而成天乐也是个“新手”,情急之中第一次运用这么庞杂甚至是浩然的神念,假如是在平时也得凝聚神气做一番准备,难免头昏脑涨一会儿,此刻是遇袭受伤又经过了一番拼死激斗,眼前金星乱冒差点没有晕倒在地。

叶知非也是元神一恍,定住心神落在湖岸边,用了好几个呼吸的功夫才解读清楚神念的内容,惊骇道:“是秋叶师妹和成总吗?你们没事吧!”

年秋叶已经扑地昏厥,当然听不见他的话。再看立地金刚似的成天乐,也是身形一晃栽倒在地,他晕过去了。成天乐可以不晕的,以他的筋骨及元神强大其实还能挺得住,但此刻精神一放松,也觉得自己应该赶紧运转内息疗伤,对叶知非已经没必要再费功夫解释什么了,假如再等别人到来七嘴八舌的一问,恐怕没完没了,还不如就晕了呢。

成天乐是故意的,硬挺下去对他的伤势及神气恢复并没有好处,于是就真晕了,内息自行运转滋润形骸百脉,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方式,反正已经安全了。幸亏他事先给逍遥派打了电话,提到自己将在今天护送年秋叶回山,也幸亏他会这种神念心印的手段,瞬间对叶知非解释清楚了状况,否则这个场面非引起误会不可。

年秋叶已经昏倒在地不能再解释,她背后衣衫破碎受了毒伤,而成天乐的右手正沾着毒液,也是一副衣衫破碎的样子,此地没有别人。无论谁看到这一幕,首先都会以为他们两人在斗法,成天乐欲行非礼施暴,而年秋叶奋起反抗斗了个两败俱伤。

叶知非并不认识成天乐,这种事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就算成天乐解释别人也未必就一定会信啊,弄不好先得动手拿下他再说。成天乐发了神念便自己晕倒、内息自行运转疗伤,倒也是最省事的方法,逍遥派的人爱拿下就拿下吧,正好他要去拜山。

几名逍遥派弟子随后赶到,见到这个场面也是大吃一惊,他们的第一念果然是以为倒在地上那名衣衫褴褛的男子与年秋叶相斗,这个场面很像非礼施暴未成啊。他们赶紧救治年秋叶并打算将晕迷不醒的成天乐擒下,却被叶知非阻止。

叶知非也来不及解释什么,只说此人就是成天乐,护送年秋叶回山途中遭遇凶徒袭击,那凶徒已被惊走,两人皆受伤,要立即小心救治、赶紧护送回逍遥派。叶知非同时命令弟子在湖中搜索一只受伤的玄龟兽,若不能生擒就将之格杀,同时还打电话通知逍遥派道场那边派来大批弟子增援,在附近搜索刘漾河。

逍遥派弟子这天凌晨几乎是倾巢而出,湖对岸还开来了一条大船,在晨光升起时将成天乐与年秋叶接走了。但他们并没有在湖中找到那受伤的玄龟兽,水底本就不太好搜索,而那玄龟兽知道不妙,可能已奋力钻入淤泥遁地逃命去了。而刘漾河见机很快,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又有一只鹰暗中帮他监视周围的情形,只要已离开此地是很难被找到的。

离逍遥派道场这么近的地方出了这种事,被惊动的不仅是逍遥派,也包括淝水知味楼中的各派值守弟子,大家听说消息都赶来了。年秋叶晕迷不醒,而成天乐就是不醒坚持晕迷,倒是难为了叶知非,不断向大家解释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叶知非也是一头雾水啊,他知道的所有消息只是两天前成天乐打来的一个电话,以及赶到湖边时接受到一道庞杂浩然的神念。对于有大成境界的同道还好解释,但是其他人问起来,可真是费尽嘴皮子了,这事太复杂。

青城剑派听说消息,掌门大弟子马梓轩也飞到了淝水,证实了叶知非所说某些情况。年秋叶和成天乐确实先后拜访过千柱道场,年秋叶是为了打探刘漾河留下的线索,而成天乐是为了打探年秋叶的行踪。他们走在一起并遭遇刘漾河的袭击,倒也不令人意外;只是刘漾河竟然选择在这个时间与地点动手,实在很令人震惊啊。

闻者皆感慨不已,纷纷对成天乐表示敬佩之情,尤其是逍遥派和青城剑派,此事与这两派有关啊,只有往天上猛夸成天乐,他们才不显得尴尬。说来也巧,这次聚到逍遥派的各派弟子当中,有不少成天乐的旧识,都纷纷点头附和。

成天乐人还没醒呢,已经成为当代修行界年青一代的表率人物,声望只增不减,比当初在栖霞山处置丹紫成之后是更上一层楼。但是话又说回来,他做的事情尽管看上去有些让人意想不到,却让人没法不佩服。在他养伤的“病房”中,前来探望者是络绎不绝。

年秋叶受的伤比成天乐重得多,她是在两天后醒来的,逍遥派在尽量调治她的伤势同时,自然想尽快把她唤醒问明情况。至于成天乐是恩客,只能小心翼翼地供在那里,疗伤之余施展强行唤醒的手段并不合适。

年秋叶醒来后仍很虚弱,躺在榻上向门中师长交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成天乐所说一般无二。她醒来之后,成天乐也醒了。成天乐的伤势并不重,逍遥派也不吝最好的灵药为他调治,就连右手臂上那毒液灼伤都已消失不见,而成天乐本人的恢复能力也是惊人的。

除了周身还有些酸软,神气法力也未尽复,成天乐醒来之后便无大碍,下床行走如常。他首先见到的是訾浩,也是訾浩在元神中悄悄告诉他各派同道这两天都来了,年秋叶也醒了。“昏迷”养伤中的成天乐说起来就起来了。

成总在淝水出了事,逍遥派不可能不通知姑苏万变宗,訾浩带着黄裳和甄诗蕊立刻赶来,听涛山庄弟子胡卫华也与他们一道来了逍遥派。结果是有惊无险,谁都能看出来成天乐的伤不重,只是入无离定中运转内息调养、他人一时不便打扰而已,也都松了一口气。

听说成总醒了,逍遥派掌门叶铭赶紧率门人前来道谢,并致以最诚挚地问候。他们没法不谢成天乐啊,从成天乐与年秋叶定下一年之约,到今天年秋叶在成天乐的护送下终能守诺回山,不仅给了年秋叶一个台阶下,而且是维护了逍遥派的声名。

叶铭掌门当着成天乐的面,着实数落了一番年秋叶的不是,其实他心里是既感慨又高兴。年秋叶是他的弟子,以前做错了事,却不辞艰辛漂泊江湖尽力弥补,并最终回师门领罚,就在这条路上破妄大成。每一位大成弟子对宗门来说都是宝贝啊,他能不高兴吗?

叶铭掌门说话时,是在逍遥派道场的待客厅中,还有其他各派弟子坐陪,大多是淝水知味楼赶来的掌柜、厨师、服务员、打杂等等。成天乐见到了好几位熟人,其中有河洛派弟子柳问寒、连云派弟子陈子君、坐怀山庄的狼金刚吴桐等,真是很巧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