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77章、断后患,万里飞凶鹰

这就是刘漾河临去前留下的神念,前仇旧怨都提到了。他动手暗算年秋叶和成天乐当然有他的理由,任何人都可以理解,但理解不等于认同。

成天乐听完之后只想冷笑,若仅仅是八达岭公司的违法经营问题,没有哪个修士会出手把刘漾河怎么样,顶多是看不顺眼打掉车轩这个团伙,警告他们往后要注意行事。手段狠一点的,可能会留下一点教训,各派尊长也会训斥惩戒弟子,但谈不上追缉万里。

可是一念之偏就难免越界,两位“捉妖师”帮着车轩出手震慑兑振华就已埋下了恶因。偏偏他们碰见的是成天乐这种二愣子,发誓要打掉那个传销团伙,有了本事就真想把那传销团伙连根拔掉,一直追查到兑振华那里。

对错误可以选择悔改弥补,而有些人选择逃避掩盖。能盖得住也算是有手段,但最可悲的是,用另一个更大的错误去掩盖先前的错误,接着又为了掩盖新的错误接连犯下更严重的错误,那就难以回头了。

年秋叶和刘漾河便是选择了两种不同的方式,刘漾河接连用更大的错误掩盖先前的错误,某种程度上确实是被年秋叶步步紧逼所致,要不然他早已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但如今的结果,恰恰也是他自己一步步的选择。

更有意思的是,刘漾河临走时终究还是示弱了,他这次来就是想杀了年秋叶和成天乐,不料却未能得手,虽然发狠话自称不好惹,但他也怕了成天乐和年秋叶,成天乐的修为诡异且强悍出乎了他的预料,而年秋叶已大成,背后还有修行大派撑腰,如果再这么纠缠下去,对他也没好处。

刘漾河认栽了,他今天没能一击斩杀两人断绝后患,所以当机立断表明了态度,告诉成天乐以后莫要再相逼,不想和他们再打任何交道,其实也是在说他自己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事了,只要成天乐和年秋叶不再找他的麻烦,他就会躲得远远地不找他们的麻烦。

成天乐闻言也只是冷笑,这刘漾河想得倒美,当初在天津刚刚查到车轩时,刘漾河想了断是很容易的,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想就此了断,怎么可能呢?以成天乐的脾气,怎么会愿意?这并不是放过谁不放过谁的问题,成天乐也没有放过年秋叶啊,什么样的事情就怎么样去处理。刘漾河想罢手,假如成天乐再遇见他,却是绝对不会罢手的。

刘漾河留下一道神念而去,却换来成天乐两声冷笑,但成天乐心中也有很多疑问,刘漾河今天的暗算选择的时机太绝了,出手必杀不留丝毫余地,应该事先就自以为有绝对的把握。刘漾河以为成天乐并不知道那只鹰的存在,可成天乐早就发现了,刚才也看见了天边飞走的黑影。

刘漾河既然已经铁瓦金舍大成,又有那只鹰作为耳目,更有那只玄龟兽相助,还清楚他们在高原上的行踪,为什么不早动手呢?虽然这次暗杀也堪称完美,选择了几乎是最佳的时机,但有些情况刘漾河事先是没有办法预料的,谁能想到年秋叶到此刻还没有回逍遥派,更想不到她会在今夜破妄大成,她恰恰神气衰弱,而成天乐的戒备心也降到最低。

这种情况理论上是可遇不可求的,刘漾河真想杀人,在高原上有的是设伏的好机会,而且能尽展手段不怕惊动任何人,不似今天在淝水动手,场面稍一失控,立刻惊动了逍遥派弟子,也一定会惊动昆仑各派。如果想到失手的后果,这是最不明智的选择,那刘漾河不至于这么笨吧?

其实有些内情成天乐并不了解,刘漾河也不可能告诉他。年秋叶的判断一直没错,刘漾河离开八达岭公司之后,就开始收集炼制陆吾神仑丹的灵药,尽管发现此丹并不能无限制的服用,却仍然没有放弃,因为于道阳早说过,陆吾神仑丹除了助益自身的修行之外,还可以发挥更大的妙用。

他手中本来就有一批于道阳留下的灵药,又采集了所缺之药,最终的去向还是川西高原的隐秘洞府,他认为那里是绝对安全不会有人找到的,要好好闭关修炼并炼制神丹图谋将来。

其实成天乐与刘漾河几乎是同时到了大别山,他们都是去采集玉龙烟的,大别山范围极广,两个人并没有碰见。但刘漾河却碰到了玄龟兽,收服了那位正惊慌欲逃的妖修。刘漾河手里还有几枚已炼成的陆吾神仑丹,他的志向很远大,想实现于道阳当年的愿望,那么总得给其他妖修看到希望和榜样,于是最初跟随他的妖修玄龟兽就有福了,得赐一枚陆吾神仑丹。

因为这只玄龟兽从来没有暴露过人形面目,原身又极善于隐藏,刘漾河便没有把他带走,而是留在江南一带监视成天乐的动静。刘漾河有一种感觉,这位聚集妖修的成总,将来必是他的心腹大患。

在南京高铁站曾暗中窥视过成天乐的陌生男子,就是那玄龟兽。成天乐在南京又收服了一个妖精组织,还得到了修行大派支持,玄龟兽多少也探出了风声,将他打听到的状况告诉了刘漾河。刘漾河听说之后,觉得自己也要加紧增强实力了,决定暂时远去高原洞府闭关修炼。

玄龟兽并不是刘漾河所收服驱使的第一位妖修,想当年他在川西高原苦行的时候,就收服了一只鹰妖。那时他已得到了于道阳留下的丹方与手札,有了驱使妖修建立势力的想法,但当时他修炼铁瓦金舍决初成,鹰妖的修为亦尚浅,离开川西高原时便令那鹰妖留在雪山上继续修炼,并承诺将来赐其莫大福缘。

但刘漾河也没想到,自己回雪山洞府却比成天乐晚了一步,当他在登山途中召回鹰妖时,鹰妖则告诉他三天前已有一位捉妖师来到这里,占据了他的洞府。刘漾河大吃一惊,利用自己对这一带地形更熟悉的便利,在暗中远远地窥探,发现了在山沟中采药与绝壁上练功的成天乐。这令刘漾河又惊又惧——成天乐怎么会找到这里?

没有摸清状况,他一时也不想贸然动手。但过了几天,令他更惊惧的事情发生了,因为年秋叶也出现了。

当那场白毛风暴卷起的时候,刘漾河和飞鹰当然也要躲避,他们并没有看到成天乐救走年秋叶的场景,只看见年秋叶几天后也出现在那条山沟里。从刘漾河的角度推断,他想起了这些年曾无意中对年秋叶提起过自己不少事情,看来是年秋叶指引成天乐找到了此处。这就是要赶尽杀绝啊,很可能还想查出他身怀的秘密、贪图这其中的莫大好处。

刘漾河在高原上没有动手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他当时并未铁瓦金舍大成,没有把握干净利索的同时斩杀成天乐与年秋叶,二是他的得力帮手那只玄龟兽仍然留在了江南。身边这只鹰虽然擅于追踪窥探,但修为功力尚浅,在斗法中帮不了太大的忙。

所以刘漾河决定暂时避其锋芒,他离开了高原,还顺手偷走了成天乐的越野车。车是那只鹰发现的,刘漾河也不知道是谁留下的,但他猜测应该是成天乐与年秋叶开来的,也想报复一下并给个警告。

事情就是这么巧,刘漾河在离开高原后铁瓦金舍决大成,神通法力非昔日可比,自以为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斩杀成天乐和年秋叶了。这时成天乐与年秋叶也离开了高原回到淝水,想猜测他们的行踪并不难,刘漾河于是他悄悄召来玄龟兽,也带着鹰妖去了淝水,是鹰妖找到了成天乐和年秋叶。

刘漾河越想越觉得这两人是他的心腹大患,他逃到太行山,年秋叶就追到了太行山,而听那玄龟兽所言,他遁入大别山的时候,成天乐也进了大别山。刘漾河当然认为成天乐是追踪他而去的,如今他远走高原雪山,成天乐和年秋叶居然已经在那里等着他,这太可怕了!

看来年秋叶必然在暗中收集研究过他的各种情报与资料,他将来的行迹可能也很难躲过她的追踪,所以年秋叶一定要除掉。而成天乐在苏州和南京所做的事情,简直就是和他将来的计划做对嘛,是一个最麻烦的竞争对手与威胁,更要先除掉。

假如等年秋叶回到了逍遥派道场,刘漾河就没有暗算的机会了,可这两人恰恰在这一夜给了他机会,刘漾河怎能不出手?刘漾河自以为凭铁瓦金舍大成,有强悍的玄龟兽相助,还有那鹰妖观望警戒,能一击必杀,在不惊动任何人之前就解决了后患,甚至没有人会知道成天乐与年秋叶去了哪里,更不会查出此事是他刘漾河所为。

却没想到,成天乐这块硬骨头他没啃动,还差点把牙崩了,又惊动了逍遥派弟子。他的计划完全落空还暴露了这次刺杀,所以才会留下那样一道神念赶紧遁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