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75章、寒芒疾,破土挥铁兽

就在他们刚才的立足之处,有一朵奇异的五瓣花影绽放,于约一丈方圆内无声无息地合拢,激荡的法力先向内凝聚再爆发,呼啸澎湃声在法术发动之后才传出。成天乐抱起年秋叶堪堪避开了这一击,但那五瓣奇花光影卷曲,有一瓣的边缘展开仍扫中了他飞扑的身影。

成天乐的鞋没了,膝盖以下小腿的裤管也碎成了无数片,幸亏这只是法力激荡的边缘,以他强悍的血肉之躯尚能硬扛。假如换一个人,此刻两条小腿定然已血肉模糊。

感应法力受操控的方向,就来自成天乐背后的柳树林中,隔着一道两人多高的土坡。此刻有一个人站了起来,手持一柄奇异的法器向前一挥,那五瓣奇花光影突然凝聚,这片山坳中一片土石横飞,一道寒光直射扑倒在草地上的两个人,去势凌厉无比。

此人就是年秋叶已追缉万里的刘漾河,此刻他并没有头戴金环,发型也变得普普通通,穿着一身休闲服,原先黝黑带着金属光泽的皮肤变成了古铜色,就像经历过风吹日晒的体力劳动者,相貌也是平凡无奇,几乎就是混在人堆里谁也不会注意的那种人。在他身后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夜幕下的树影中停着一只黑色的鹰。

这只鹰的体型并不夸张,就和一只鸡差不多大,浑身的羽毛乌黑发亮,仿佛带着一层被摩挲了很久的黑铁之光,每根翅羽的尖端都有一个半圆形的白色花纹,尖喙与双爪也显得异常锋利。假如成天乐曾看清的话,它就是在雪山顶上突然飞出的那只鹰,此刻正站在树上观望着周围的动静,只凭超凡的眼力不运用任何法术,收敛神气仿佛不存在一般。

刘漾河暗中蓄势,选择最恰当的时机突然发难,本以为是万无一失,结果成天乐竟然抱起年秋叶躲过去了,也让他大感意外。随即凝聚奇花化为一道寒芒追袭,他认为成天乐双脚必然已受伤不能动了,而年秋叶正是法力微弱之时,方才一击虽失手,也并未觉得惊慌,这一击仍是势在必得。

成天乐将年秋叶扑倒在地,暖玉温香满怀,却没有丝毫旖旎之想,背后又有一道寒光激射而至。这时三度修证妖修法诀的超常感应发挥了作用,他并没有全力应对背后来的袭击,而是大叫一声抱着年秋叶弹地而起又向旁边滚去。

以法力凝聚的寒芒不是子弹打出去就失去控制了,随即在空中散开,锋面追着成天乐的身形扫去。万千道飞丝不知从何处击出,带着霹雳电光迎向寒芒。这只是匆忙中的抵挡,寒芒斩断无数飞丝,余波仍划在成天乐的左肩上,瞬间半只袖子就掉了下来。

假如不是拂尘挡了这么一下,估计这只胳膊就保不住了,连着怀抱中的年秋叶也得受伤。但年秋叶的遭遇却更加凶险,就在她刚才被扑倒的草地上,突然土石卷开飞出一根粉色的软索,竟是一条诡异的长舌,而且是虚实两条影子绞在一起。

假如成天乐没有抱着她没有“滚开”的话,这长舌正巧会击在年秋叶的后心,那灵影会侵入形骸百脉、毒舌也可能会贯体而过。这一幕成天乐并不陌生,他在大别山中为盛龙护法时,曾遭遇一只玄龟兽在地底的偷袭,此刻已经认出了偷袭者是谁,就是那只玄龟兽!却不知它怎么和刘漾河成了一路?

刘漾河的偷袭本就是防不胜防,同时又安排了另一个帮手,目的就是要赶尽杀绝,打算瞬间得手不给对方任何挣扎反应的余地。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年秋叶也有一身修为,但她刚刚经历了极大的神气消耗,又被成天乐抱得很紧全身直发软,此刻才来得及反应。

成天乐左肩中招手臂一松,正好滚地转身被她压在下面,年秋叶顺势就弹了起来,落在草地上的那柄剑飞入手中,剑芒恰好击散了从空中卷来的长舌灵影,与此同时却发出一声娇呼扑倒在侧,背后飞起一片碎布屑。

这么诡异的攻击她也没见过,仓促之间凝聚法力只挡住了灵影,那粉红色的长舌却与灵影分开贴地飞来又弹起,正击在年秋叶的后背。修士都是有护体功夫的,在生死之间有自然的反应,瞬间神气游走经络形骸凝聚于后背,硬生生承受了这一击。

她后背的衣服立刻就碎了,就像一件从双肩一直开岔道腰际的露背晚礼服,雪白的肌肤上有一个放射形的红色斑纹,渐渐变成淡青之色缓缓蔓延。那是被舌尖击中的位置,并不是皮开肉绽的伤痕,而有一股热毒顺着经络蔓延,剧痛之后竟觉得麻木酸痒。

这一击的力量也不小,年秋叶扑倒在地,嘴角渗出血丝一时挣扎不起。这时一道环状光影飞出,就如套索飞空直奔刘漾河,成天乐双腿发麻一时站立不稳,跪起身子发动了反击。但他主要对付的不是刘漾河,祭出飞电石只是稍作拖延,已伸出右手五指如钩恰好抓住了那根长舌。

与化为原身的妖物相斗,恐怕没见过哪位修士用这种打法。刘漾河的暗算堪称快、准、稳、狠、绝,而成天乐对玄龟兽的反击也是一样,以凡人血肉之躯抓住这根带毒的、几乎相当于妖物原身法宝的长舌。长舌黏糊糊、滑溜溜手感十分让人恶心,也非常难以抓住,可成天乐五指如钢钩般扣得死死的,顺势奋力一扯。

舌头竟然被人用手抓住了,躲在地底的玄龟兽也是一阵惊慌,用尽全力回扯。成天乐抓的位置在舌尖附近,那舌梢打旋绕住了他的小臂,紧紧缠绕回抽竟发出滋滋之声。他们都在用全力扯,成天乐定住形神显然力量更大,只听噗的一声,草地上土块飞起,一只两米来长的铁玄龟兽竟被成天乐硬生生地扯飞出地面。

成天乐在太行山中曾与这只玄龟兽交过手,此番再遇,这只兽妖法力明显强大了很多,更夸张的是筋骨之强悍,竟然能和成天乐挣扯较力,但毕竟不敌。玄龟兽是穿山甲的变异品种,成妖后筋骨之强本就远超其他妖修,看来他跟随刘漾河也得到了陆吾神仑丹这等好处。

在南京高铁站曾暗中追踪成天乐的陌生男子就是它,成天乐从未见过它化为人形的样子,在车站那种人流杂乱的地方也没有仔细感应清晰,此刻倒是认了出来。这边右手把玄龟兽扯离地底飞出,全凭一股强悍的蛮力,那边运转法力祭出飞电石反击刘漾河,受伤酸麻的左手勉强握住拂尘。

飞电石在空中就似炸裂而开成为环形,十二道各色光芒朝着中心汇射,还带无数道电丝霹雳,以炫目至极的方式攻向刘漾河,成天乐多少也是在虚张声势。如此夸张的攻击让刘漾河也不敢怠慢,退后半步将手中的短杖向上一挑,飞出十二团骷髅光影张口森然之口去咬空中的飞珠,并将那散射的光芒吞噬。

只听轰然一声响,湖边澎湃的法力激荡,许多芦苇的残枝碎叶飘飞。成天乐华丽无比的法术反击被刘漾河所破,飞电石又恢复成手串的模样飞了回去。此时那玄龟兽已破土飞了出来,绷紧的长舌另一端还抓在成天乐的手中。

刘漾河正准备趁势追击,想将两名都已受伤的对手立即斩杀。事情出乎他的预料,没有一击必杀的战果,而且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逍遥派的道场就在湖对面,已经不可能不惊动那里的高手,他需要在最短时间内速战速决。

可此时一道沉重的黑影从天而降,带着呼啸的风声朝他砸了下来。原来成天乐已经站直了身体,大踏步向前握着长舌奋力一抡,就把那玄龟兽原身当流星锤使,径直砸向刘漾河。这一幕让刘漾河惊骇不已,成天乐居然还能站起来!

他那一击有多强,自己心里有数,虽是被法力的余波扫中,就算成天乐有法力护体表面上没有皮开肉绽,但两条小腿绝对会受伤,若不及时救治说不定还会落下残疾内损,暂时是不可能走路的。但不可能的事偏偏发生了,只能证明一件事,成天乐的筋骨强悍以及护体神功可以与他媲美!

刘漾河修炼的可是铁瓦金舍诀啊,在高原苦行之时,曾从悬崖上坠于布满锋利碎石的山沟,当时虽然受伤不轻却保住了一条命,全靠这套神功护体,可见其强悍。他后来另得机缘,又连续服食了一十三枚陆吾神仑丹,自信全身筋骨血脉之力融为一体、至少在这一方面的神通可以独步天下了,只有传说中那些强悍的妖王才能与其相提并论。

他却不清楚今天是碰到同门师兄弟了,成天乐虽非妖王却被人称为妖宗,三练妖修之法玄牝大成,先后服用过四枚陆吾神仑丹,而且最后那一枚陆吾神仑丹是在最关键的重修之初服用的。没有哪位妖修能在历身受劫时就服用陆吾神仑丹、还懂得运转吸收它的灵效,可成天乐偏偏能做到,可发挥此神丹最强之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