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74章、佳人笑,含娇谁情动

车有不用钥匙开门和启动的被盗痕迹,成天乐赔了旅行社一笔钱、在押金中扣除;年秋叶随身携带的那柄长剑有点麻烦,费了点劲才办好托运手续上了飞机,两人终于到了淝水市。

淝水有一家知味楼,其总店在芜城,但这里的知味楼却比总店规模要大得多,生意也很好。它看上去只是一家普通的酒店,却是昆仑修行各派的联络之处,各大派都有弟子在此轮流值守。那才是真真正正的藏龙卧虎之地,说不定扫地擦桌子的服务员就是大成真人、在昆仑修行界有响当当的身份。若是不成器的传人弟子,也不好意思派到这里来丢人现眼啊。

以成天乐的身份,若第一次到淝水,应该先到知味楼见见各派同道,拜个山门也报个家门。但他很照顾年秋叶的处境,此番是“护送”年秋叶回山的,在年秋叶没有回山领罚之前,公然跑到知味楼去招摇自然不太合适。

算一算日子,去年在太行山中定的日期就在两天之后。其实也没必要掐这么准,年秋叶只应在此之前回山,但是她却对成天乐说:“淝水你是第一次来吧,这两天我就陪你逛逛附近的风景,尝尝这里的小吃,后天上午,请成总陪秋叶去宗门道场。”

成天乐笑了:“我记得后天就是我们一年前定约的日期,当时是下午,你赶在这一天的上午回山,确实很会用时间啊。……既然如此,我能不能给你师父打一个电话,提前打声招呼,也好不显得太突然。”

年秋叶:“嗯,这样也好。假如在淝水城中遇到江湖同道或逍遥派同门没躲开,也不至于有什么误会。”

成天乐明知道年秋叶就是想拖时间,却也不催她,因为他清楚年秋叶有心结尚未开解,虽然决定面对,但心中毕竟是不好受的,需好好调整心境做。已经很久没有回逍遥派了,发生了这么多事,同门、同道将会用怎样的眼光看她呢?

年秋叶说是陪成天乐好好逛逛,实际上却是成天乐在陪她。反正他也是第一次来淝水,并不熟悉这里,年秋叶想去哪儿他就陪着去哪儿。他们并没在市中心一带逛街,看的多是城市周边的风景,仿佛漫无目的。

时常走到一些地方,年秋叶便会停下脚步对成天乐说:“我小的时候经常在这里玩耍,而现在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她就是在淝水长大的,这二十多年可能是原先城市周边变化最大的时期,曾经郊区的菜地水塘,如今都变成了高楼大厦和现代住宅小区。成天乐也点头附和道:“是啊,如今的世界尤其是我们身边的世界变化太快了,按报纸上的说法,是数百年未见之大变局。”

年秋叶信手一指道:“那片小区的停车场,是我小时候捉过鱼的池塘,本以为已经忘记了它是什么样子,可是今天又变得那么清晰,仿佛是真真切切的看见了。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无忧无虑的时光。……成总,我那天在暴风雪中,以为一切就要那么结束了,元神中忽然闪现了很多场景,包括早已遗忘的记忆。”

成天乐:“小时候确实不懂什么是忧虑,但人不能永远浑浑噩噩,总是要长大的,只要不失去那一份纯真之心,就是永远年轻、永远开心。人会变,这个世界也在变,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让你看不顺眼,都是说不定的事,事在人为。”

年秋叶笑了:“你的名字成天乐,就是这么来的吗?”

成天乐也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我的原名分明是成于乐,可是从小到大,大家就这么把我叫成成天乐了。”

这两天,他们逛的都是并不算太繁华却很热闹充满生趣的地方,甚至还去了城乡结合部的农贸市场,顺手买了一些当地的土特产。假如要看一地风土人情,这里卖的东西应该是最有色的,这里人说的方言也最有特点。

年秋叶教了成天乐一句方言:“从淝东到淝西,买了一只小母鸡。”发音极具地方特色,成天乐板着脸学了好几遍,倒把年秋叶逗得咯咯直乐。在这笑声中,那即将回山的忧郁心结仿佛慢慢被化解开了,像这种事情,成天乐还真不好直接开口劝解。

第二天下午,他们在逍遥津公园传说中的三国古战场转了一圈,并没有回暂时落脚的酒店,而是沿着淝水河一路朝上游行走。出了市区来到郊外,这里有两个大型水库,原本就是天然湖泊,此刻正在夕阳下荡漾着波光,与高原上的寒湖相比又是另一番景致。

现代都市中,逛街遇到熟人而且恰好是某一特殊群体的熟人,已经是一种小概率事件。虽然昆仑各派的联络处就在淝水,逍遥派的宗门道场也在淝水,但成天乐并没有遇到修行同道以及逍遥派弟子,或者遇到了他也不认识。

这里是湖边一处小山坳,近处生长着一片芦苇,三面杨柳春风环绕。年秋叶斜指着湖那边道:“逍遥派的宗门道场就在那里,直线距离大约三公里,我明天上午就回去,终于要回去了。今夜就在此定坐,欣赏这湖光夜景好不好?我小时候,就喜欢坐在湖边看倒映的月亮星星。”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好的,这湖面坦荡,正适合舒展心境。”

年秋叶:“是的,我也正在参悟这坦荡二字,突然觉得先前有些心结显得很可笑,那就是我应该回到的地方、我也早想回去了,不是吗?”

成天乐看着她微笑不语,在晚霞的映衬下,年秋叶的脸庞上好像也镀上了一层绯色霞光。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年秋叶并没有定坐行功,只是静静地坐在湖边看着近处的芦苇与水波,视线又穿过芦苇丛望着远方逍遥派道场的方向。成天乐只是收敛神气声息,静静地坐在不远处也不说话。

就这么一直坐到第二日凌晨,年秋叶仿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又微微一笑,然后闭目入定。她入定的时间并不长,东边尚未日出,刚刚露出一线微蒙蒙的白光时,便睁开了眼睛。她应该又在经历妄境,不知为何成天乐感应到她这次入妄的神气波动特别剧烈,然后又变得特别平和温柔,就似与这湖光夜色融为一体,已分辨不出她是否还在妄境中。

当年秋叶睁开眼睛站起身来时,气息有很玄妙的变化,能与天地万物交感,连成天乐的生机律动都被其触发共鸣,再以神识观之,仿佛有彩虹隐约环绕周身。紧接着下一瞬间,这种气息被收敛了,又变得平淡但真切如常。

成天乐站起身来拱手道:“恭贺秋叶师妹破妄大成!”

年秋叶就在守诺回山的这一天凌晨,成功堪破了妄境。她还礼回了一道神念,既有对成天乐的感谢也有对这段时光的回味,以一种玄妙难言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感悟。此番破妄的机缘着实坎坷,她经历千辛万苦到这一刻才参悟透彻,终于求证了那想得而未得的坦然心境。

这道神念的含义十分复杂,纯粹用言语难以尽述,成天乐也在体悟中不禁感慨良多。年秋叶现在的神气法力很微弱,因为刚才的妄境对她消耗极大,可她离定时便能使用神念心印,这与法力强弱无关,显示了境界的突破。

这凌晨的湖边,是多么的祥和宁静,包括对危险有本能异常直觉的成天乐,此刻都没有想到会发生什么意外。但是突然的变化,恰恰就在此时此地出现!

成天乐的警惕性一向很高,在星宿海边缘遭遇盗车事件之后,他更是无时无刻不保持着警戒。但是到达淝水之后,随着年秋叶的心竟舒展,他也放松了下来,这里毕竟是昆仑各派联络处淝水,谁会跑到此地来捣乱呢?

刚开始逛街时他还会极目望向天空,看看有没有鹰飞过,后来没有任何发现也就没有再找了。今天夜里为年秋叶护法,他仍时刻保持着对外界各种环境变化的随时反应,只是一种本能的习惯而已。逍遥派的宗门道场隔着一座大湖就在三公里外,这里能出什么事情呢?

当年秋叶离定起身,是她有生以来修为最高的时候,但同时神气法力也极弱,因为刚刚在妄境中消耗很大。成天乐起身行礼祝贺,接到年秋叶发来的神念,正在仔细回味中,也是他的防备最松懈的时候。有人恰恰选择在此时出手暗算,在最不可能的地方、最恰当的时机,手段是狠绝无比。

还是成天乐的感应更快,他突然意识到危险来临,已经来不及做别的反应了。年秋叶刚刚还礼放下双臂,就见成天乐突然张开双臂扑了过来——这是要非礼的动作啊!

也幸亏是成天乐,假如换作别人年秋叶非挥剑还击不可,而此刻她只是愣住了,瞬间俏脸通红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并没有做出抗拒的反应。时间也不容她思考,结结实实就被成天乐抱了个满怀,凭着惯性向后飞扑出去,仰面被扑倒在湖边的软草地上,他的双臂真有力、那宽阔的胸膛压迫感令人窒息。

“你……!”年秋叶猝不及防被成天乐扑倒在草地上,周围是静谧的夜色,她又羞又惊却全身发软,只来得及哼出这么一声,紧接着也突然察觉了凶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