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72章、鱼我欲,羞问道侣缘

用了五天五夜时间,成天乐与年秋叶终于走到了雪山脚下,面前又是一望无垠的星宿海,星星点点的湖泊在阳光下尽情展示着它的美丽与冷艳,背后是巍峨的雪山,抬头只见蓝天下白云飘荡。

年秋叶情不禁舒展双臂道:“天呐,这星宿海原来如此之美,美得简直令人惊心动魄!我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呢?”

成天乐笑道:“那时你初上高原,第一次到达这苦寒之地,尚不知目的地在何处、所遇有何凶险,心中全是悲情滋味,怎么可能有这种心境?如今一番磨难又回到星宿海,这里虽然仍是苦寒之地,但相比那雪山中的跋涉,已经是一种享受了,你才会觉得它原来如此之美,而且它的确很美。”

两人谈笑中徒步穿越星宿海,在这空气稀薄、气候恶劣的高原上,却感觉比逛公园还滋润。成天乐仍在沿途采集知母根,年秋叶得知他在采集炼制神丹的灵药,一路也帮忙寻找,两个人采药比一个人采药快多了,而且还不那么无聊。

在路上年秋叶问成天乐,炼制神丹都需要哪些饵药,还缺少多少?成天乐算了算,十八味灵药中,目前已经或者有把握搜集齐全的共有七味:寒针翠、玉龙烟、紫灵膏、猴儿果、赤焰果、彩龙鳞、知母根。原以为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今虽仍显艰难,但已经看见一丝成功的希望。

他将十八味灵药的名字都告诉了年秋叶,其中四味年秋叶也没有听说过。但她却很惊喜的告诉成天乐,丹方中的合叶莲,逍遥派就有,数量如果不够的话,她还可以想办法找同道去弄一些。等到回山之后,这一味灵药就包在她身上了,成天乐不必出钱买也不必拿其他的东西来交换,这是年秋叶理所应当的感谢。

成天乐也不矫情,当即点头称谢,如此又落实了一味灵药。年秋叶又告诉成天乐,十八味灵药中的苍线葵和参花露,听说轩辕派中就有收藏。只是此物较为珍贵,需要较大批量的话恐无法直接开口索取,若无缘法,就算拿重金去买,轩辕派也是不会卖的。

但是成天乐与轩辕派的关系不一般啊,别忘了他新收的弟子那只小猴儿与轩辕派上下都混得很熟。假如那只妖猴修炼成猴妖,再带着其他的东西登门拜山,说明来意开口相求,以修行器物交换或重金相购,轩辕派不会不给这个面子。

就这么交谈间的功夫,炼制陆吾神仑丹的十八味灵药又落实了三味!有些虽然成天乐还没有弄到手,但至少知道去哪里找。为今之计,他需要好好修炼并指点好身边的妖修,同时也要打好奠定宗门根基,至少得有起码的身家,否则想拿东西去交换或者拿钱去买,也得拿得出来啊!

成天乐回去时比来的时候带的东西多,不仅装了满满五盒彩龙鳞,还采集了不少知母根。彩龙鳞非常沉,区区五盒就重达百斤,都装在成天乐的背包里。背着这个份量的东西若是在平原上赶路,对成天乐而言本不算什么,可是在高原雪山上想背下来,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下山的路比上山的路多走了两天两夜,并不是刻意照顾修为更低、速度更慢的年秋叶,成天乐本人确实也走不快。此刻东西装不下了,他就把背包里的外衣拿出来打了个包袱皮,将其他一部分东西包在里面,年秋叶主动要求帮忙背这个包袱,成天乐也就让她拿着了。

成天乐这个人并不贪心,但也从不浪费,重新穿过星宿海除了采集知母根,见到彩龙鳞也顺手搜集。此物除了用于炼制陆吾神仑丹,还可用合器之法打造洞天法宝,那彩龙鳞壁可大可小,彩龙鳞反正不会嫌多,多带一些也不会累着。

年秋叶以前也没听说过彩龙鳞这种东西,听说此物也是一种能炼制洞天法宝的天材地宝,当然很感兴趣,也拿去一些准备带回逍遥派研究,沿途搜集时比成天乐还热心。想等彩鳞花斑裸鲤主动跃出水面被他们抓住,可能性当然太小,主要还是搜寻那些很多年前干涸的湖泊和河道遗迹。

回去时沿途欣赏风景潇洒而行,收获比来时更多,总计又采到了半匣左右的彩龙鳞,他们一人拿了一半。两人在路上当然也聊起了各自的经历种和各种轶事,年秋叶对那干涸湖泊中保存完好的各种鱼类遗骸很感慨,要是在人烟稠密的平原上,绝对不会出现这种场景。

然后他们又聊到了当地的藏民好像是不吃鱼的,是出于对高原神湖的崇拜、还是一种宗教信仰呢?年秋叶以请教的语气和成天乐探讨,成天乐想了想答道:“在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中,人们对自然的敬畏更深,也需要一种精神上的支柱,才能在面对艰险时找到存在的意义。于是一种我们看来很特别的宗教便应运而生,既满足这种需求也利用和驱使这里的人们……”

年秋叶静静地听着成天乐在高原上发表长篇议论,然后笑道:“成总,我们只是在说吃不吃鱼的问题,你怎么连宗教、传销、妖修在世间的处境都谈到了?”

成天乐:“因为我一直在想创立万变宗的事情,来到这高原上,所见所闻当然也有思考印证。……至于吃不吃鱼嘛,其实也简单,那要看饿不饿、馋不馋。最早没有宗教的时候,可能习俗就形成了,在这高原上捕鱼不容易,而且鱼不是那么好吃的。”

年秋叶:“鱼不好吃?”

成天乐:“你是中国人,生长在汉地,有些东西已经习惯了,华夏五千年,这种传承积累是无法想象的,在不经意间的每个细节中几乎都有。就拿烹饪之道来说吧,我们的先人发现了多少种食材、又发明了多少烹制它们的方式?

鱼做得好当然是美味,可以加工成各种菜肴,掰手指都数不清。但鱼如果加工得不好,是很难吃的,又腥又腻。世界很多地方的人都吃鱼,但从来没有像我们吃得这么精妙。我最喜欢吃鱼头了,但在德国留学的时候,那些德国人只吃整块的鱼肉,鱼头根本就不吃。”

年秋叶:“他们不会做,也不会吃?”

成天乐:“岂止是不会做、不会吃,连细刺都不会吐!他们的烹饪方法少得可怜,这些且不说,你想一想,用刀叉怎么吃鱼头?”

年秋叶掩口笑道:“是啊,看来筷子真是了不起的东西。其实只要能够感应入微、察觉身体的各种细微协动,就知道这东西有多灵巧了。按照先秦的传统,动刀叉一类是在厨房里,制庖完毕之后食物才端上桌的。

我听说过孟母的故事,她怀孟子的时候‘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胎教之也’,据说这是人类史上有考证的最早的胎教。这里提到割不正不食,也就是东西要在厨房里做好了、切好了,才能端上餐桌吃,这是很好的食品加工和用餐卫生习惯啊。”

成天乐点头道:“是啊,餐桌上的讲究其实是在厨房里。就我在欧洲生活的经验,他们餐桌上吃东西好像很干净,但厨房里浪费的食材惊人。呵呵呵,又扯远了,你刚才提孟母胎教的故事,也谙合修行之理啊。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不就是修士的习惯吗?”

年秋叶:“后来还有孟母三迁的故事,如今想来感慨良多啊,有些处境是与生俱来的,可有些事情是自己选择的。……刚才提到孟母的事迹谙合修行之理,我倒想起在丹道之中,度过真空劫之后、迎来换骨劫之前,有‘长养圣胎’的修炼,于真空中孕育我中之我,修为俱足方可脱胎换骨,其口诀心法也有类似之处。”

成天乐:“我对大成之后的修行尚且懵懂,需步步探索,秋叶师妹是大派传承弟子,对这方面的见知一定比我广博,正要好好请教。”

这一路上说说笑笑,两人都很有收获。和成天乐在一起,年秋叶有种形容不出的开心,星宿海是如此美丽,万事万物是那么神秘又那么令人向往。成天乐真是人如其名啊,与他相处是那么轻松愉快,以前怎么没有感觉到呢?

只有一件事,让年秋叶有点小郁闷。年秋叶在雪山上告诉成天乐,不要再叫她秋叶仙子,可以称呼秋叶或秋叶师妹。如其所愿,成天乐后来就叫她秋叶师妹了,感觉亲近了不少。但是年秋叶依然称呼成天乐为成总,成天乐却没什么别的表示,没告诉她可以称呼为天乐或者天乐师兄之类的话。

但不论怎么说,这几年来,年秋叶从没有这么开心舒适,穿行星宿海走了三天三夜,她甚至想这条路能够更长更长。当他们走出星宿海,成天乐站在一片草坡上凝神远望的时候,年秋叶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成总,你已是而立之年,可曾有结缘之道侣?你欲成立万变宗指引世间妖修,是不是也想找一位妖修道侣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