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71章、妙空行,欲乐双运道

年秋叶赞道:“成总真是高明,我察觉其神念心印,只是在参悟这套法诀,你却在参悟其留下法诀的手段。”

成天乐苦笑道:“没办法啊,什么人想什么事。秋叶仙子如今正在破关精进途中,自然在想这法诀之妙。而我的打算你也清楚,将来欲开一派宗门,还有那么多妖精要指点、管束呢。你有逍遥派正传法诀,其实不必试练这灵热成就之法,但它可作为一种修行境界的印证,我感觉它对这高原上的苦行修士很有助益。”

年秋叶:“看来刘漾河当年也得到了这套法诀,说不定也曾旁修印证。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留下法诀的手段很耐人寻味。若无修行根基,不可能走到这个地方来,更不可能得到这一门法诀传承。

若已有修为根基,说明来者已有正传法诀修炼,比如你我,它也只能作为参考印证。那么留下法诀的目的何在?而我隐约又有感觉,除了这套法诀之外,还有一层神念心印似乎包含着某种密术,只惜秋叶修为低微无法解读真切,只是觉得有些……”说到这里她欲言又止,月光下脸色绯红微微发烫,心中暗庆幸亏成天乐看不见。

成天乐看不清却能感应到啊,他赶紧开口道:“那是配合这套灵热成就法的一门密术,可修可不修,若是修之不慎则隐患极大、异常凶险。需要有大成之境、又要有相应的心境机缘才可以解读。旁门印证之事,没必要穷其究竟。当务之急,你应一心求破妄大成,此地获此法诀,只看与本门正传有何参照借鉴之处。”

年秋叶:“成总看出我这几日已入妄境中?”

成天乐:“我经历过,怎会看不出来?”

年秋叶似乎不太好意思谈这个话题,又接上先前的话茬道:“依成总看,千年前的高人在此地留下这种神念心印传承,目的何在呢?”

成天乐想了想答道:“你我已有正传法诀修行,来到此地得到这套法诀,虽不必自己亲身将之彻底修证,但亦可传于合适的有缘人,使其传承不断。另一方面,高原上也可能有人修炼灵热成就法,所得却不完整,若有缘来到这里,便有机会补全正传妙法。或再有一等修士,在此地行游苦练,所修法诀却未必合适,便可以此为正传。

我曾去过青城剑派拜山,那千年大派百年来传承一度有断绝之忧,幸亏当代掌门邢度则力挽狂澜,又重新开启了千柱道场,而千柱道场的宝灯法坛中,便有青城剑仙大阵的传承。千年前留下这度母浮雕的前辈,其神通手段远非你我所能想象,其目的可能就是让有缘人得到这一门法诀传承。

其中另有一门密术,不到大成之境不可为传法上师者,是无法解读的。能得到它当然是有缘,但有缘未必是有福,就看后来人如何消受了。”

成天乐显然是话中有话,对于某些人来说,有些法诀练了还不如不练。那套秘术某些人来说是福缘,对另一些人来说可能是祸患。他没好意思提自己的经历,于道阳当初在山塘街石狸像中留下妖修传承,绝对就没安什么好心,但对于成天乐来说却是大福缘,事情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年秋叶若有所悟,却低下头软绵绵地说道:“成总,你不要总叫我秋叶仙子,这都是江湖同道前些年瞎起哄,我哪敢再以仙子自居?往后你叫我秋叶或者秋叶师妹就好。”

成天乐赶紧答道:“秋叶师妹,我要入断绝外缘之定境行功,你能否为我护法?”

年秋叶连忙道:“好的,当然没问题!你为我护法这么多日,我为你护法又有何妨?”

正说着话,成天乐为什么突然要入定呢?说实话,他也被刚刚解读的那套欲乐双运道密术以及年秋叶羞涩动情的气息拨动了心弦,春心很是荡漾。

成天乐非常有个性,他虽因此有动情的反应,心里想的却只是小韶,忍不住就要进入画卷世界。这一路行游因无人护法,又处于险绝之地,成天乐当然不能使自己处于对凶险难以防范的境地,已经大半个月没有见过小韶了。

那套欲乐双运道密术,本以灵热成就法为根基,但成天乐已有大成之境亦习过双修之法,自可以另辟蹊径去直接修炼。所谓“欲乐定”,其实是从某种定中观法入手,去引发拙火灵热。所谓双修,可能很多人听见这个名字会有所误解,其实一个人也可以“双修”的。

一个怎么能练双修呢?这便是欲乐定的玄妙。譬如男修,定中观想美妙女体,有欲乐之尽极艳境,以心法引发动拙火。能做到这一点,需要有能入观境的根基,以其他的法门类比,至少要有相当于触发魔境的修为。至于能不能突破魔境劫,便是修行中的考验,它一入手便是魔境。

对没有修为根基的普通人而言,就算得到了法诀也入不了欲乐定,顶多只是自己在那里幻想意淫罢了。但真正的观法能入境中,所见便真切如常,近似于某种“召唤”。入此定境便有入魔之忧,有些人可能只是求拙火欲境极乐。从修行考验的角度,欲乐定中色欲劫和魔境劫是一体的。

这套密术中的双修之侣,有妙空、妙欲、妙行之说。所谓妙空,是指她可以本不存在,从观境中凭空而得。所谓妙欲,是指受想行识能引乐欲、发灵热拙火。拙火由底轮沿中脉节节上行,至心轮有灵热乳露之妙,冲顶轮化菩提月夜流降而下;形神欲乐无极,渐次获初喜乐、超喜乐、奇喜乐、俱生喜乐成就。

妙欲只是神气交感,可以没有真正的形体交合。一对道侣面对面定坐,神气交融,同感欲乐触发之妙,其实也是双修。所谓妙行,与妙欲有所区别,是付诸于实际的行为。先有妙欲后有妙行,可行亦可不行。因为妙行双修极易堕入魔障,这不是普通的形体交合,而是在修炼中触发妙欲的同时行妙事。

金刚杵直入秘处莲宫,引拙火发动,来自海底轮生命本源之欲,沿中脉上冲周身灵窍;催灵热乳露,为心轮化生之念;化菩提月液,是顶轮智慧妙感。焰升液降交融,依次滋润充盈喉轮、心轮、脐轮、海底阴阳轮得四种喜乐,反复乐空双运,最终得证入清静光明真空境。

这套密术亦可配合破妄之法,成为修炼中的一种妄境,不同门派的化妄之法本就有不同的妙处和缘起发端。而且它还有破妄之后入真空境的修炼指引,对成天乐玄牝大成之后的修炼确实很有助益。

这套欲乐双运道密术,想以之破妄却艰难无比,恐怕绝大多数人要么练不成,要么就永入魔妄之境不得出。而实际上,世间修此法或号称修此法者,大多以双修之名行淫邪魔事。借此诱原非已侣者“结缘”同修,必淫邪无疑。但它对于成天乐而言机缘却很神妙,他拥有画卷世界,这个世界里有独一无二的小韶,他们本是爱侣,已合练互为外炉鼎的双修之法,妙空、妙欲、妙行皆备。

此刻成天乐想的倒不是修什么欲乐定,他只是因为动情时心里想她。

从高原雪山的寒夜之中,倏然进入了江南姑苏春意画卷。

成天乐凝视着小韶的眼睛。小韶莫名也脸色发红,垂下长长的睫毛,玉手柔柔轻扶着成天乐的手背道:“你上次不是说要离开姑苏远游,去的是险绝之地,恐怕要有一个多月不能见面,怎么回来了?”

成天乐:“实在是因为想你。”

小韶:“险绝之地可能会遇到意外,有人护法吗?”

成天乐:“有。”

小韶:“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红,连我都感应到……”

成天乐:“我在高原雪山之上刚刚解读了一段密术,我们正好可以研究。”说话的同时发过一道神念,讲解了那套法诀之妙。

小韶臊得给了他一拳,扭过身道:“傻乐,我原以为你是个老实孩子,怎会学这么些奇巧门道?”

成天乐嘿嘿傻笑道:“门道无所谓奇巧,只看所求为何、所得何果。此术凶险、常人滥习之可能为祸甚巨,我心里也清楚。但我只与你修,却是破妄之后相互助益形神之道,世间既有极乐之妙,不能去强求妄求,但能享为何不享呢?”

小韶:“你,你,你今天就是要……”

成天乐:“不不不,我没说今天就要和你研究这欲乐双运道之术,只是想告诉你我遇到了什么。”

……

年秋叶在雪山中为成天乐护法,犹在回味刚才的妄境,看着定坐中的成天乐很有些心潮起伏,但她也收摄神气不扰动他的修炼。年秋叶能察觉出成天乐在定坐中断绝了外缘,周身的神气波动给人的感觉却如春风沐浴。他这是入了何种定境,难道就是“形神相抱、专气致柔”的“无离定”吗?

这成天乐真是令人琢磨不透,他怎么突然间就入定了呢,难道刚才也察觉出她不好意思了吗?年秋叶越琢磨越觉得成天乐耐她寻味,他真令人看不透,却又忍不住想看得更清楚,有时候所见就是一片混沌、行为完全出乎意料,但仔细想想,此人又是一片清明。他做事情,往往都是出于最简单、最直接的原因。

那么此时此地,话说得好好的干嘛突然入定?年秋叶恐怕想破头也想不明白,成天乐被等等因素撩拨得很有些动情,结果直入画卷见小韶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