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70章、失复得,便在来时路

下山比上山更难,走得也更慢,年秋叶登山的路径竟与成天乐大致相同,他们又是从同样的路回去的。想想也不意外,那刘漾河出入洞府的道路,也应是根据地形地势做出的最佳选择。他们又经过了那处石壁上分布着经文字迹的山崖。

年秋叶指着山崖道:“刘漾河曾经提到过,他在雪山看见了这处不可思议的遗迹,又说从这里往右能看见两座并列的山峰,朝山峰中间走就是前往洞府的道路。我当初很好奇,追问了一番,却恰好成了后来追查的线索。”

成天乐:“这就叫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你上山的路径上,是否还有什么别的奇遇?”

年秋叶:“我看见了一幅度母像,却参不透其中玄妙,更想不出是什么人、为何要在那里留下那样一幅浮雕?刘漾河也曾提到过,据他说从绘像中能够参出某种修行秘法。”

成天乐惊讶道:“我度母像我也看见了,怎么没发现呢?刘漾河说这番话的时候,修为应该不如此时的我,他是怎么发现的?”

年秋叶:“可能是他在这里呆的时间足够长,也可能是成总并没有真正的沉浸心神去参悟。我走过那里时也未解透,因为当时也有一场狂风,而我又着急赶路,风暴过去便没有停留。”

成天乐:“反正要从这条路下山,我们再仔细看看。”

年秋叶:“我也正有此意。”

一天后,他们又到了那度母像浮雕所在的山壁下。但是站在这里紧贴石壁,抬头看不清这浮雕的正面全貌,而巍峨的雪山又给人一种极度震撼的压迫冲击感。欲在定境中感悟这佛像所蕴含的气息,这里并不是合适的地方,成天乐上次就试过。

他展开神识尽量延伸到极远,忽然眉头一皱道:“在此高寒绝地,怎么会有被人窥探之感,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们?”

年秋叶微微一怔:“这里怎么可能还有别人?”说话间举目四望,只见山峰上端有一只鹰展开双翅顺着高原气流滑翔而过,飞到近处有一个盘旋,就是在看着他们然后离去。年秋叶又惊叹道:“成总,你好敏感!这只鹰从悬崖上面飞出来我才察觉到,你说话时,我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成天乐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习练的就是妖修之法,就有一种野兽般本能的直觉,况且我的境界功力毕竟比你深厚。其实这不叫敏感、只是敏锐而已,我这个人常常糊涂得很。”

他们在洞府中呆了这么多天,也不能只闭眼干打坐,当然也聊了不少事情,成天乐的修炼是怎么回事,年秋叶已经大概清楚了。她不禁掩口笑道:“成总,有时候我也搞不清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说话间成天乐的视线顺着那只鹰飞翔的方向极目远望,突然看见了一点奇异的反光,失声叫道:“秋叶仙子,你的师门法器找到了!”

年秋叶惊喜地问道:“在哪里?”

成天乐用手一指道:“远处的山峰下面,你的剑插在岩石里,真是太巧了!”对面有一座山,隔着很远的万丈深崖,山顶的高度要比他们立足处低很多,视线可以直接越过去看到远方的星宿海。离山顶不远的乱石中,插着一柄剑。

年秋叶眯起眼睛道:“成总的眼力真是惊人,难道比鹰还好?我在这里只能看清一点反光。”

成天乐呵呵一笑:“我的眼力确实比一般人强很多,普通修士也难相以,你就把它当成妖眼吧。”

既然发现了年秋叶失落的宝剑,两人就在山中多花了大半天时间,先下后上绕了一条弧形的弯路,终于到达了先前视线所及之处。那把剑在狂风中被卷走,又从高山上直落而下恰好插入了一块山岩中,直没而入四寸余深。

成天乐运转法力将这把剑拔出来,交还给年秋叶道:“所失去的,也能找回,便在来时的路上。”

年秋叶接剑在手也是感慨万千,抬头却突然说了一句:“快看那度母像!”

成天乐扭头望去,在这个位置恰好能看见远方山壁上的度母像,栩栩如生就像一位神灵端坐在雪山之间。他微微皱眉道:“在这里竟能隐约感受到度母像的眼神在注视。……但此处还是远了些、角度也偏了些,我们来的路上正好有一处地方可以从正面仰望,离得也最近。”

他们又往回走了一段距离,就在山峰的一片内凹之处,恰好遥对那度母像。抬头仰望,那三丈多高的浮雕恰如真人大小,成天乐又看了看周围道:“天色已晚,这里恰好可以避风,我们就停留一夜吧。”

当天夜间,当群星浮现在天幕之上,成天乐在凝视着远方高山上的浮雕。他发现了一件事,欲感应清晰那度母像的气息,不能有别的念头,甚至也不要想着修炼什么御神之道。

收摄心神带着崇敬和膜拜之意去仰望她,然后闭上眼睛端坐不必抬头,额头仿佛就能感受到那度母像凝视的目光,以观法入境,她就呈现在眼前。成天乐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山塘街石狸像中取出法诀的时候,竟然在度母像的目光中感受到一段留于天地间的神念,竟然是一套“灵热成就法”传承,另有一套“欲乐双运道”秘术。

这度母像中真的包含着法诀信息,要读取它却不能带着已知的成见,但又不能没有修为根基,而是需要完全的投入心神去感应。

发现这一切的同时,成天乐是处于一种心念纯明的状态下,因此无所谓惊喜,只是感应到其中的神念而已。所谓“灵热成就法”,是从观法入手修炼拙火,很多步骤的境界类似于成天乐凝炼妖丹的方式,但巧妙颇有不同。成天乐习练的正传法诀是妖修之法,而且已达大成之境,当然没必要再去修炼这套法诀,但从印证的角度倒是可以借鉴参详。

修炼这种拙火灵热成就,倒是很适合这片苦寒高原上的修士,能明显的提高对稀薄空气以及严寒的抵御、适应能力,是此套法诀自然伴随的神通之一。就算是修炼其他法门的弟子,也可以参照修证一番,其中很多仪式很复杂看似没有必要,却有洗心之用。

至于那套欲乐双运道秘术,却不是一般人能够“读”到的,至少需要大成境界才行。倒不是因为这套秘术本身需要大成境界才能修炼,而是留下法诀者有意为之,不得大成不得见,并不打算随意传人。

这种神念心印之妙,成天乐也是第一次领教,宛如一种密教灌顶的仪式。能入观法定境的人,在这里以同样的心境面对这度母像,自然就能得到那灵热成就法的传承。如果刘漾河也到过这里、进入了这种状态,自然能得到灵热成就法诀,对他在高原上苦行很有帮助。

至于那一套欲乐双运道秘术,要想体悟出来不仅需要大成境界,仿佛还需要一种很玄妙的心境灵引。想到这一点,成天乐忽然心念一动退出了定境,突然间脸红了,心跳也微微加快,身体竟莫名起了难以启齿的反应。

为什么会这样?欲乐双运道故名思议就是一种双修法门,那玄妙的心境灵引,就来自某种心境。因为年秋叶也在此地定坐行功,所以成天乐定坐时保持完全清明的状态,可以对外界的各种状况随时做出反应,也是在为她护法。

护法之时,除了那度母像之外,他当然也能感应到年秋叶的气息。年秋叶方才应该又入了妄境,片刻之后出离妄境,神气情韵很是荡漾,在这雪山寒夜中仿佛春意吹拂。

成天乐很清楚,妄境中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经历,虽然只是片刻之间,离定时已过去了数月经年,形神回到现实难免有一种恍然之感,难免感慨回味。年秋叶因回味妄境,仍处于一种很动情的状态,成天乐也感应到了环境中这种无形的气息。

年秋叶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在成天乐面前就很娇羞,而这段日子入妄修行,看见他常常更是一副眉目含情的样子。成天乐如果还猜不到是怎么回事,那他可真是瞎子了,而事实上他的眼力比高原上的鹰还好,怎会看不出来?但他没有说什么,一切表现仍自然而然。

此刻年秋叶出离妄境,抬眼也仰望着远方月光下石壁上的度母像,在这个位置看去那浮雕就是真人大小,感觉也完全不是雕塑,就是真真切切的形神存在。

紧接着年秋叶闭上了眼睛,似乎也入了某种观法定境,然后突然轻声开口道:“这度母浮雕中果然有某种神念心印,包含着一套灵热成就法诀。”

成天乐打破沉默道:“是的,我刚刚也发现了。这套法诀且不说,但这留下法诀的手段实在是玄奇无比,我也参悟不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