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69章、太匆匆,至此方回味

两人就在这雪山绝壁上暂时住了下来,年秋叶的目的是来查找刘漾河的行踪,但显然刘漾河不在这里。成天乐却没有因此失去警惕,万一刘漾河恰好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呢,那就正好守株待兔将之拿下。但他也不可能就在这里空等刘漾河,待到年秋叶恢复法力便下山,这段日子便好好修炼刚刚领悟的御神之道。

成天乐和年秋叶“分房间”,倒也不是完全为了男女之防。修士定坐,静室确实应该分隔,否则会有神气互扰。除非是双修或者同门合练某一种法诀,才会在一起定坐,若是一人为另一人护法,那么也必然会收敛神气声息。

修行洞府经过特别的凿建,与一般的酒店套房可不一样,里间外间互相的扰动很小。但成天乐修炼之余,也能感应到年秋叶的神气法力在渐渐恢复。三天后,成天乐主动拿给年秋叶一包东西道:“想尽快恢复体力,还是进食为佳。”

年秋叶可以辟谷,但她的修为尚未突破大成之境,先前又耗尽了神气法力,此时长期不吃东西是不行的。打开成天乐递过来的小包,里面竟然是风干牛肉条。据说它是古代草原上的远征军粮,用整条牛腱子肉盐浸、打实,然后彻底风干、焙熟,一大块肉最后只变成一小条。

这种风干牛肉嚼起来有点咸却很香,只要吃上几条,再喝点水就饱了。年秋叶诧异地问道:“成总,您还准备了这种东西,一路背到这海拔五、六千米高的地方?”

成天乐:“我小时候学校安排春游,妈妈在背包里装的都是吃的。如今虽有辟谷之能,但到这种险绝之处,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我的背包里除了一套衣服和一些灵药,就是这些吃的了,有备无患嘛!”

吃的倒是有了,否则要想让年秋叶尽快恢复,成总就得出去打猎了。但也不能只吃肉啊,还得来点素的,成天乐又在外面的山沟里采来一些脆嫩的可食根茎,嚼起来甜丝丝的有点山药味。想当年于道阳在此苦行之时,也经常吃这种东西,在他给成天乐的神念中顺便提了一句。

年秋叶体力与法力已有所恢复,不好意思总让成天乐这么照顾,问明何物之后,于是便自己去山沟里采集了。

这些其实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成天乐自然而然的就做了,让人感觉非常舒服。虽然只是短短几天时间,年秋叶莫名觉得与他已经很相熟了,开玩笑似的问道:“成总,你当年在大学读书的时候,是不是被称为最佳室友啊?”

成天乐也笑道:“这我可不清楚,但我被室友坑过,在德国留学时曾一起租房子住的同学,后来他把我骗到了苏州的传销团伙,大概是认为我这个人好骗吧。因为在德国的时候,他就骗了我五千欧元,拿去……乱花。”

说到这里,成天乐突然住嘴改口,想当年在德国拿着五千欧元跟于飞一起去逛红灯区,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迹,还是不要提了吧,说出来影响他这位未来的万变宗宗主形象啊。

这番话却把年秋叶逗得咯咯直乐,笑声在石室中非常悦耳动听,她笑道:“把你骗到传销团伙?你去天津追查狼妖车轩,缘法就是以此为发端吧?若不是这样,我还没有机会认识你呢。”

成天乐岔开话题又问道:“秋叶仙子,过几天你的神气法力差不多就该恢复了,算算日子还有半个多月便一年之期将满,你也该回逍遥派了,门中尊长都在等着,各派同道也在看着。我送你回去,顺道去逍遥派拜山。”

一提到回逍遥派,年秋叶的神情不禁又黯淡下来,但是成天乐此时开口,她确实无法拒绝,低下头像个小女生似的说道:“成总,我听你的。这一年奔波,竟毫无所获,好不容易寻到这高原洞府,不仅刘漾河没找到,还差点葬身风暴,幸为成总所救。但是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我不能再推诿拖延,等法力一复便回逍遥派领罚。多谢成总之情,也欢迎你到逍遥派做客。”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年秋叶心里有些希望这条路能走得更长一些,可惜一年之期就快到了,那么就希望成天乐能在逍遥派做客的时间更长一些,却又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受罚的场面,心中委实有些纠结。

一听这话,成天乐就知她尚有心结未曾开解,但毕竟已决定去面对、不再逃避。其实年秋叶漂泊江湖,苦苦追查刘漾河等人的线索,既是一种对声名的挽回,也是一种逃避。逃避的倒不仅仅是逍遥派的责罚,而是她自己心里迈不过去的那道槛。

他温言宽慰道:“秋叶仙子,你这一年并非一无所获,不论你当初是怎么想的、飘落江湖有多少种原因,但你确实在尽力挽回。至于逍遥派的责罚还有江湖同道的议论,你已不必再担忧。孤身行走这一条路,在高原绝地差点被风暴吞没,还能有比这更重的惩罚吗?我会将亲眼所见的一切如实转告贵派尊长。”

年秋叶很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道:“我倒不是担心这些,而是我太没用了!”

成天乐反问道:“你怎么没用了?人有时难免自视过高,但事有成有不成,你已经尽力去做了。你能孤身找到这里来,这就是一种成就。假如换做几年前,你能想象自己会走完这段路吗,一个人穿越茫茫高原到达这雪峰绝壁?

至于那场暴风雪,是意外也是一种代价。你想查出刘漾河的隐秘洞府所在,其实你真的做到了,也证明自己能做到。我虽不赞成你这样涉险,但说实话,也有几分佩服你,走到了这里的人,还是当初八达岭公司的那个你吗?”

年秋叶突然抬头,美目有光:“多谢成总点醒,我真的改变了很多。”

成天乐笑道:“是啊,经历了这些,你还和以前一样,又怎么可能呢?你的法力当然已比一年前更强,至于心境感悟自不必说,你只是没有来得及去好好回味而已,这一路太焦急匆忙了。”

年秋叶微微闭上了眼睛若有所思,成天乐见状没有再打扰她,转身进了内间。这天夜里,定坐中的成天乐仿佛受到了某种扰动,这处洞府毕竟不算大,年秋叶就在外间,她的神气变化突然变得波动很大。

成天乐收摄神气默然感应,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原来年秋叶竟于此时此地入了妄境!妄境中一弹指,光阴可能数月经年,表面上人的神气在妄境中消耗很慢,只是维持一个元神中的世界运转,但在外人看来,这种神气消耗与波动是很剧烈的。

年秋叶刚刚恢复不久,本不太适合修炼极耗神气的法诀,可是机缘就是这样来的,也许是白天的那一番对话让她恰好有所证悟。成天乐没有去打扰她,在两间石室相连的门户处悄然点了一支寒针翠燃香。

这一夜,年秋叶并没有堪破妄境,这种状况也很正常。妄境并非一次,有很多人在修炼中持续地入妄化妄,直至坐化,往往也堪破不了。这究竟是祸是福很难说,成天乐是过来人明白其中的玄妙,有很多修士可能就要追求妄境中的种种享受,若此生已登仙,又夫复何求?这也是修行所获得的一种神通成就,平常人既想象不到也享受不到。

第二天,成天乐再见到她时,却发现这位秋叶仙子看自己的眼神变得娇滴滴、羞答答,甚至不好意思抬头直视,下意识地总是用手指去缠绕耳边的发丝,脸色也红扑扑的艳若春光。成天乐也不禁在心中打鼓——她到底在妄境中经历了什么?但自古妄境不言也不问,就连传法上师都不会深究,成天乐更不好说什么了。

两人总共在这高原洞府中呆了十天,年秋叶曾经三次入妄修炼,虽未堪破妄境,但神通法力已尽复。她也没有忘记还要下山回逍遥派,不可能在此一味的闭关入妄。除了她自己没人清楚那妄境的情形,其实在她的愿望中,倒是更希望就和成天乐呆在这绝壁洞府里闭关。

当他们终于离开这里走出那条山沟时,年秋叶回望了一眼洞府所在,显得有些恋恋不舍,然后又望着前方山外的辽阔高原微叹道:“就要回去了,其实我很久之前就想回去,只是不知该怎样回去。……此番丢失了师门法器,回山之后也会另受责罚的。”

她那柄宝剑在风暴中脱手不知飞往何处,成天乐只来得及救人却没顾得上那件法器,此刻笑着劝慰道:“人没事就好!当时你已经被狂风卷飞,哪还能顾得上?若是师门责罚,最合适的方式就是让你另寻天材地宝炼成一器,留于宗门传承。”

年秋叶:“成总说话,果然已有一派尊长气象。”

成天乐本就打算要开宗立派,虽然万变宗尚未亮出字号,但他事实上早就是一派尊长的身份了,如今已越来越像,也不能说像,他本来就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