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68章、委娇屈,若梨花带雨

年秋叶在这一年的江湖漂泊中,不是没有遇到同道示好,比如河洛派与青城剑派,都有人表示愿意追随秋叶仙子、协助她追查刘漾河等人的行踪线索。这些人可能都是出自真心、不能说他们是假意。

但绝大多数人表达的是对她的一种仰慕或同情,也许觉得在秋叶仙子落难江湖之时伸出援手、表明心迹,某些目的就可以达到了。以年秋叶那种高傲自视的心性,接受这种垂怜式的帮助心中会很尴尬,更不愿意在这种时候去想什么别的。太行山中河洛派弟子柳问寒受伤,河洛派的尊长虽没有责怪于她,但已经让年秋叶非常不自在了。

成天乐就是将她逼得流落江湖的人,在这件事情上年秋叶是在弥补错误,成天乐的所作所为也是在追查八达岭公司的恶行。他对年秋叶的帮助并不是一种示好、期待她本人感激或者回报什么。

那些被年秋叶所拒绝的人,在乎的是她本人的心意。而成天乐却直接来到了这处高原洞府,后发而先至,比年秋叶还早了五天。成天乐事先并不清楚能否追上年秋叶,甚至不清楚年秋叶能否找到这里来,在这苍茫高原上走错一点路,两个人就不可能遇见了。

假如年秋叶并没有找到这里,成天乐不是白来了吗?这条路并不仅仅是美丽的高原风景,很可能会发生各种凶险意外。但成天乐还是来了,就在这里等着,在最危急的时刻恰好救了年秋叶。事情说起来好像简单,可是换个人不仅不会这么做,而且也做不到。

年秋叶说不出话来,莫名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眼圈已经红了。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感激,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委屈。想当初她是名门大派的天之骄女,一夜之间却仿佛成了为各派所不齿的败类,很多人念及同道故情并没有特别为难她,但这种感觉太不好受了。

也许是因为面子,也许是为了那一口气,也许是心中的一股执念,也许是想挽回过失,她咬牙坚持到现在,还背着不肯回山受罚的非议。去年在太行山中,成天乐顺势改变了一下她的处境,给了她一年的缓冲时间,年秋叶更是发誓定要追查出一个结果来。

可是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这一年暗自心酸想落泪的时候太多了,强撑到现在早已快支撑不住,是她自己走上了这条路,没有办法让自己回头。一年之期眼看就要到了,她不能没有任何结果的回到逍遥派。此番上高原追查刘漾河当年的苦行洞府,是她最后的希望,也让她吃尽了苦头。

当那突如其来的白毛风暴降临时,年秋叶挣扎到最后再也坚持不住,当时在心中想的就是——就这样结束了吧,是否也是一种无奈的解脱?但绝处逢生,醒来时却是这样的场景。

此刻的年秋叶神气耗尽、连一丝法力都凝聚不起来,经历了这么多事,所有固执的坚强都被无情的高原和妙不可言的成天乐给击碎了,她就是一位娇滴滴的弱女子。一念及此,年秋叶竟然再也控制不住真的哭了起来,这一哭便如梨花带雨。

她这一哭,成天乐不禁有点慌神。高原雪山绝地,数百里方圆内恐怕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洞府之中,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就在他面前哭成这样,这算怎么回事啊?成天乐想劝又不好劝,心念一转,大概也明白了年秋叶为何会哭,于是就站在那里等她哭完了再说。

卸下所有的坚强,将最柔软的一面彻底暴露出来,年秋叶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尤其是当着这位男人的面。等她终于止住眼泪,又觉得羞涩扭捏无比,低着头道:“不好意思,让成总见笑了。”

成天乐却摇头道:“我干嘛笑你?我若是你,恐怕也会哭的。……秋叶仙子,你需要恢复神气法力,而我也需要行功涵养,这几天只能呆在这里了。这座洞府有两间石室,你住外面的小间,我住里面的大间。”

他可真够不解风情的,刚刚催动玉龙烟钻衣贴身敷药,让年秋叶很是难以启齿的娇羞。而年秋叶在他面前这么哭,分明就是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和抗拒之心,这傻小子接下来谈的竟然是怎么分房间。

而且他还没有半点绅士风度,洞府外面那个小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里面的大间却要舒服得多,他却让年秋叶住到外面去。不讲究绅士风度也就罢了,高人行事也不讲究缘法吗?年秋叶如今神气耗尽,暂时运转不得法力,假如有凶险的话是无法自保的,照说成天乐应该住在外间警戒才对。

年秋叶也是一怔,但成天乐随即一挥手,指着那面彩龙鳞壁解释道:“此室中有一件洞天法宝,可以观测山外的情形,只有大成以上境界才可以操控。我在这里,可以随时观察外面的山川动静,若非如此,昨天也不可能恰好发现你遇险。”

原来是这样啊,年秋叶此时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用既惊讶又敬佩的语气道:“成总,上次分别还不到一年时间,您竟然已突破大成之境?”

成天乐呵呵一笑:“是的,机缘巧合而已。若非如此,我也没有这个底气上高原来找你,万一再遭遇刘漾河怎么办,我当初可未必是他的对手。……秋叶仙子,你就这么上高原,事先没想到过这种状况吗?”

年秋叶答道:“我原先的打算,是悄悄上高原找到刘漾河的洞府,只在暗中观察,若发现他的行迹,则立刻通知成总等同道赶来,并没有独自出手的想法。”

成天乐:“你有点太想当然了!且不说刘漾河在不在、他会不会发现你,就昨天那场面,实在太过凶险。”

年秋叶很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在雪山上转了好几天,寻找刘漾河当年在八达岭公司时无意间提到的很多路径线索,也遇到过好几次风暴。但有修为在身,还是能够感应天时的,都在避风处藏好挺了过去。可是昨天那一场风暴来得太突然,我恰好走到无遮无挡之处,附近连藏身的石缝都找不到……”

成天乐:“刘漾河对你提过怎么到达这处洞府?”

年秋叶:“想当年大家在一起开公司的时候,平时也经常交流修行经历,他断断续续提到过的线索有不少,我当时都是当作趣闻来听的。他说过星宿海的很多景色,也说过自己的苦行洞府在星宿海的什么方位、从什么角度看过去是什么景象,有多么壮观。

他还零零碎碎的介绍过,穿过星宿海到达他的洞府所在,沿途能见到哪些很特别的景观,那座雪山是什么形状、洞府有什么特点、凿建在什么位置。若非如此,我怎么可能找到这里呢?这些是他在几年时间中偶尔提到的话,可能自己都没注意,但我根据回忆整理,却有了一条完整的线索。”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原来你并不是漫无目的的来碰运气,事先还是有靠谱的线索。你去青城剑派,只是为了查证他所说的真假?”

年秋叶:“是的,如果他是撒谎吹牛的话,在不同的时间、与不同的人的说法肯定会有些出入。想当年他离开川西高原拜访的第一站就是青城剑派,肯定也提到了在高原苦行的很多事情,所以我要印证一下虚实。……倒是成总能以这么快的速度比我先找到,实在令我有些意外。”

成天乐:“我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

年秋叶叹息道:“这可不仅仅是运气,当年从车轩的传销团伙一直追到八达岭投资公司,线索也都是你查出来的。成总突破大成之境,看来也绝非偶然之幸。”

此时的年秋叶还并不清楚成天乐的修为底细,他们上一次见面是一年前,那时成天乐还没有取得最后一座石狸像中的讯息,连自己都蒙在鼓里呢,年秋叶就更不可能知情了。假如她知道成天乐是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而且修炼中还经历了那么多波折,不知会惊讶到什么程度呢!

解释了自己为何能找到这里,年秋叶低着头有些娇羞地抬起一只手道:“成总,我身子有些发软没力气,能不能麻烦你扶我一把?”

成天乐:“你若能定坐就好好定坐,还要起来干什么?”

年秋叶:“你不是让我住到外间去吗?”

成天乐一愣随即又笑了:“不着急,明天再说,你此刻还无法行功涵养神气,先休息恢复体力,容我将外面先布置一番。”

第二天年秋叶走出洞府内间,发现成天乐真没少忙活。他也不知在山沟里找来什么草,将草茎去皮抽丝,质地洁白柔软如棉,经过了简单的法力炼化,编了一个打坐的草垫,还有挂在洞府门前挡光的草帘、铺在屋角睡觉休息的草窝。时间仓促了点,那草窝有点像大号的野兽巢穴,但也很舒适,在这雪山绝壁上已经是五星级的条件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