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67章、无离定,载营魄抱一

年秋叶远远地已经看见了洞府所在的山沟,那里是躲避风暴的最佳地方,可是进入山沟之前的这条路,就是光秃秃无遮无挡的开阔山岩,还要穿过几处高崖绝壁。这场风暴来得太突然几乎是毫无征兆,正巧年秋叶的周围无处可避,等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她只有苦苦支撑,希望能够在法力耗尽之前到达那条山沟。

可是在这无边无际的白毛风暴中,想走出几步远都是极大的消耗,就连神识感应的距离也受到极大的限制,视线又是一片模糊,年秋叶渐渐失去了方向。手中的剑芒越来越微弱,她觉得一股寒意浸透了形神,脑海感到晕眩神智也开始模糊,之所以还在风暴中前行,完全是一种求生的本能在支撑着,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恐怕挣扎不了多久。

她的身体开始麻木僵硬,渐渐地已经感觉不到寒冷,眼前甚至开始出现幻觉,自从她出生时的场景,直至这些年来所经历过的一幕一幕,仿佛都以极快的速度从眼前闪过。画面有几个定格,出现的是成天乐与她在太行山中约定一年之期的场景。

看来她已完不成这个诺言了,历尽千辛万苦追踪到这高原绝地,究竟值不值得呢?就在这里无声无息地消失,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她仿佛有一丝明悟,但神志已经恍惚,就在这时元神却印入一道神念:“站稳别动,我来救你!”

有人来救她,是这雪山上的天神吗?但神念也包含着来者的身份,竟是曾经让她痛恨又感激的成天乐,这也是幻觉吧?

成天乐冒着无情的风暴赶来了,飞电石散开绕着周身旋转,在风雪中仿佛开辟了方圆三尺的温暖静地,手持拂尘走出了山沟,攀过几处绝壁艰难的接近年秋叶所在方位。等他能看清年秋叶的时候,年秋叶已在狂风中摇摇欲坠,喊话她是听不见的,赶紧发过去一道神念。

而年秋叶已经支撑不住了,手中的剑芒陡然碎灭,长剑脱手也被风暴卷走,紧接着身形被吹到了半空眼看不知落往何处。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无数道青丝漫卷,堪堪将她的身形包裹,带着一丝暖意。年秋叶就在这个时候晕了过去,神气耗尽人也失去了知觉。

成天乐离她还有四丈多远,中间隔着一面几乎无法落脚的绝壁,突然看见年秋叶被狂风卷走,情急之下挥舞拂尘将她卷住。幸亏有这件法宝在手,否则普通的法术还真无法隔这么远与这种风势对抗、硬生生扯住一个人。

……

年秋叶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上午。她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石室的石榻上,身下铺着以法力炼化过的纯白色软草,旁边的石几上放着一个木匣和一个玉瓶。木匣中插着一根寒针翠燃香正被法力点燃;玉瓶的塞子是打开的,有一股白雾正缓缓飘出。

那是炼形龙髓化成的玉龙烟,这烟带着一股暖意并不随意飘散,而是被法力操控飘向她的身体,化入发丝间、钻进袖口领口中,贴着肌肤又化作了炼形龙髓,药力汉渗入形骸百脉,正在疗她的风寒之伤。而那寒针翠燃香无色无味,点燃时也是受法力操控,同样是在给她疗伤。

紧接着她看见了那施法之人,背影很熟悉,就是成天乐。成天乐背对着她端坐在一丈开外,正在运转法力催动玉龙烟和寒针翠燃香。年秋叶不仅神气法力耗尽,还有风寒内损以及多处冻伤。成天乐艰难的穿越风暴将她救回洞府之后,立刻就施法疗伤,方能不留下隐患。

年秋叶又仔细回忆起自己昏迷之前的经历,原来那神念不是幻觉,真真切切就是成天乐救了她,在这高原雪峰绝地,在她已经迷离绝望之时,宛如天神般从天而降!此刻这一幕,反倒更像是幻觉了。这种大恩,感激的话几乎都不用再开口了,而年秋叶又充满了更多的疑问。

成天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恰好救了她,这简直不可能发生的事!恢复神智的年秋叶,当然也感觉到那两种灵药的作用,刚想开口说什么却突然间俏脸通红,那感受着暖意的身体莫名微微发烫。

成天乐真是一位守礼君子,他治疗年秋叶的冻伤并没有解开她的衣服,甚至本人也故意背对着她坐着。但那玉龙烟却在神识的操控下钻入衣物和发丝,贴着全身的肌肤又凝练为炼形龙髓,药力微蒸化入形骸,等于隔空在给她的全身敷药,这不是普通的冻伤膏而是珍贵的修行饵药。

这种救治是非常及时与必要的,否则手脚冻伤坏死,就算人活下来也可能不得不截肢保命。而局部皮肤也深度冻伤坏死的话,可能会留下非常难看、无法治愈的疤痕,除非突破脱胎换骨之境,否则难以消除。

修士重形神,像年秋叶这样的女子当然也极爱自己的容颜,成天乐这种救治手段让她感激得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可是这种感觉,又没法不羞涩啊,虽然成天乐背着身子好像看不见。

年秋叶心念一动,身子也微微动了动,起了很不好意思说的微妙变化,随即脑海中就印入了一道神念,其中包含了一句口诀:“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

成天乐这是在告诉她,此刻要收摄心神入“无离定”,形神相抱不要有其他的杂念,才能使灵药入体的妙效达到最佳。她受的伤其实不重,但情况很危急,要想不留下隐患,此刻的救治就要一气呵成。

虽然有一肚子话想问,但年秋叶也只能收摄心神“配合治疗”了,心境却难免仍有些起伏,一直到了入夜时分,成天乐这才收了法术,那支寒针翠燃香早已点完,他又接连隔空御物点燃了好几支,直到玉瓶中的炼形龙髓完全用尽。

他终于站起身来开口道:“秋叶仙子,你的伤势已无碍,只是神气法力需要涵养恢复。倒不必谢我手段高明,只是恰好身边带着这两味灵药,时间也没有耽误。”

他说话时有几分疲惫,额角的汗迹尚未干透。昨天午后出洞府将年秋叶救回,就是大耗法力之事,接下来片刻都没有休息,又接连施法疗伤超过整整一天时间,就算成天乐是玄牝妖丹大成,也颇有些吃不消。假如换一个人没有他这般铁打的身子骨,恐怕早累趴下了。

年秋叶已经能动了,只是浑身无力感到很虚弱,暂时连一丝法力都无法凝聚,可她也清楚自己不仅没死甚至没有留下一点内外伤,赶紧挣扎着从石榻上起身,向着成天乐下拜道:“成总之恩,秋叶不知怎样言谢!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也是追踪刘漾河而来?”

成天乐答道:“我不是追踪他,而是追踪你,在青城剑派那里打听到你的行踪,却比你先找到了此处。”同时发过一道神念,详细解释了接到邢度则的电话、去千柱道场拜山的经过,只是省略了中途去找于道阳的情节。

年秋叶的气力还没有恢复,经过了那么一番疗伤,身子软软的、暖暖的,坐在榻上懒洋洋的有些动不了。在元神中听见成天乐这么一番话,又觉得胸中暖暖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嗓子眼,不知说什么才好。

人们都在做事情,主动或被动、有意或无意,但能把一件事做到成天乐这个程度可真是太少见了。难道它就是这傻小子的风格吗?与成天乐熟悉亲近、相处很久的人,大多知道这位成总很有些傻小子脾气,遇事不爱想太多,总是缺点心眼。但在年秋叶的印象中,成天乐与“傻”可是半点都不沾边的。

是他当年远赴天津揪出了狼妖车轩,利用自己精通妖修之法的便利,不仅通过麻花辫赤莲搭上了坐怀山庄这层关系,还收服了另一只与车轩有仇的鹿妖为爪牙。刘漾河、李逸风、王天方等人存心陷害,祸水东引燕山宗的妖修弟子郝墨,结果还是让成天乐查了个水落石出。

当初的他不过是一介散修,手下聚集了几个小妖怪而已,却能够将众多“捉妖师”聚集的八达岭公司掀了个底朝天。当不明内情的连云派集合各派前辈到苏州登门质问时,竟然有那么多高人赶来帮他、现场作证,可见此人平时极擅钻营、巴结了很多后台啊。所以在年秋叶看来,成天乐不仅不缺心眼,反而是世上一等一心机深沉之辈。

有时候不了解内情,仅仅从间接的角度去理解,所得到的结论与事实很可能会相去甚远。成天乐当初去天津查车轩,可不是因为心机狡诈。

今天的事情让年秋叶没法不感动,成天乐就是来追踪她的,可行事的方式就是这么简单明了又与众不同。他有心也好无心也罢,走了那么一条艰险漫长的路,为人处世却什么弯子都没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