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66章、洞天器,房中览山川

成天乐还发现了一些早已干朽风化的药材,并非所有的药材都是以法力炼制的修行饵药,于道阳当年定然也在此处采集过其他一些药材,五百年后都成了这样。

于道阳为什么会采集这么多彩龙鳞,这间石室中就有答案,老蛤蟆当年可能在研究这种东西。成天乐发现的彩龙鳞可不仅仅收藏于木匣中,在一片并无石龛的空壁上,镶嵌着一整片彩龙鳞,轮廓大约是五尺见方的椭圆形,就像一片透着五彩光芒的琉璃窗。

更令成天乐惊讶的是,感应其气息至少已有千年之久,绝对不是于道阳制作的。这说明了一件事,于道阳并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此处可能最早是天然的山洞,但千年之前就经过了人工的开凿,很可能也是古代高人前辈的修炼洞府,只是碰巧被于道阳发现而已。

这一片彩龙鳞壁是做什么用的呢?成天乐以各种手法研究了良久,最后用到了刚刚有所感悟的御神之道,终于启动了这片彩龙鳞壁的妙用。只见五彩光环荡漾而开,中央成了一面镜子的模样,镜中反射的并不是成天乐和这间石室,而是来处那条山沟外的高原情景。

成天乐吃了一惊,同时也为自己的发现而狂喜,这片石壁竟然是一件洞天法宝,其功效类似于现代的监控器。但普通的监控器可没法安装在这个地方,这里也不通电源啊,外面的“监控点”环境不仅高寒而且经常风势猛烈,普通的电子仪器很难正常工作。

更重要的是,假如在太行洞天、连云秘境、千柱道场那种小昆仑结界中,根本就是常人所不理解的另一种空间概念。假如在里面某间密室里想知道外界的情形,安装任何无线监控设备都是无效的,只有借助这种洞天法宝。

成天乐便端坐在石榻之上,开始研究这片彩龙鳞壁,先要搞清楚它是怎么操控的?通过它看见山外的情形,视角可以转动,场景也可以放大与缩小,有远近的变化。但是看得越远、消耗的法力就越大、或者将一个局部场景放大看得越清晰,所需的法力也就越强,超出一定的极限便无能为力了。

操控它的方法就是御神之道,通过这个“镜面”与天地万物交感呼应。而御神之道是达到大成境界、掌握神念心印之后才能修炼的。刘漾河当初在这里苦修时,并没有突破大成之境,也就掌握不了这片彩龙鳞壁的妙用,怎么研究也是枉然。还好石室中收藏了足够的彩龙鳞,刘漾河并没有损毁这件洞天法宝、取下彩龙鳞用以炼制神丹。

成天乐虽然比年秋叶晚出发了几天,但他也清楚自己绝对会先到,因为他知道准确的目的地,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按最佳的路径赶来的。年秋叶虽然知道大概的方位,但想穿过高原、登上雪山、准确的找到洞府所在却很难,要花费比成天乐多得多的时间。

这样就有一个问题,成天乐本是要截住年秋叶的,如果年秋叶找不到这处洞府,在这高原雪山上乱转会非常危险,而成天乐躲在洞府里也等不到人,他总不能天天站在雪山顶上四处遥望吧?那也是不可能办到的。有了这件洞天法宝,事情就好办许多,他可以监控从星宿海方向进入这座雪山的路径。

虽然他不可能看那么远、那么清晰,但是光秃秃的险峰峭壁上、那些最擅攀爬的野兽也到达不了的地方,若出现一个小点在移动,他还是能发现的。既然如此,成天乐就决定在洞府中等待年秋叶或者刘漾河的到来了,而且可以随时监控外面的情形。

看来那彩龙鳞除了可以炼制陆吾神仑丹之外,还是一种能打造洞天法宝的天材地宝,既然手头找到了这么多,成天乐也动了心思,希望将来在万变宗的宗门道场中也制作一面彩龙鳞壁。比如在后园某个地方或者有弟子值守的内堂中,能将宅院外街巷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还能变换视角与远近并放大缩小,这是监控设备做不到的事情,而且还丝毫不露痕迹。

很多大派弟子,坐在道场厅堂中就知道外面有客人来访,而且还清楚其形容身份,有时并不是掐指一算或者使用其他的神通手段,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看见的,却让人感觉深不可测。假如成天乐也在那古宅中制成一面,来拜山的客人还没敲门,宅院中的弟子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也是宗门气象之一。

掌握了彩龙鳞壁的操控之法后,成天乐又开始研究它的炼制之法,其基础仍然是御神之道的应用。别忘了成天乐有一件更神奇的法宝,虽不是洞天法宝却有着更不可思议的妙用,就是那幅画卷,展开画卷能见姑苏世界,更何况区区彩龙鳞壁呢?

成天乐可以使用和祭炼画卷,但以他的本事绝对是打造不出来同样一件神器的,那需要有金仙之能、灵台造化之功,就连其概念都不是成天乐此刻所能理解的,但他却可以尝试着打造这种洞天法宝。

第二天成天乐走出了洞府,在阳光下来到那条山沟的尽头,端坐在绝壁边缘遥望星宿海。此刻他亲眼见到的景象,就是在洞府彩龙鳞壁中所看见的,隐隐约约体会到那也是一种神念心印手段,竟然能化为无形印在天地自然的场景中,然后以特殊的法宝为媒介,运转法力去呈现。

于是成天乐定下心来,夜间便在洞府中定坐,白天只要气候合适,就到洞府外的山沟尽头修炼,隐隐约约已经悟透了那彩龙鳞壁的炼制方法,只是以他现在的修为神通还欠了一点火候,打造起来很不容易。不过也没有关系,等回到苏州之后,可以让兑振华与甄诗蕊一起帮忙,只要多下一些功夫,应该还是能搞定的。

在这高原雪山绝地修炼御神之道,确实是绝佳所在,神念几乎可舒展无极,所见天地苍茫无限。这条山沟里也有知母生长,成天乐顺势又采集了一批,假如回去的时候再度穿过星宿海,算一算能搜集的知母根也足够炼制百余枚陆吾神仑丹之用了。

年秋叶是在成天乐到达洞府的五天后,才找到附近的,而成天乐发现她的情形非常凶险危急。那是一天午后,雪山上空阳光明媚,美丽其实也很毒辣,这里的日照紫外线非常强,一般人若不注意很容易就会被晒伤。但这种相对温暖的无风午后,却是登山赶路的最好时机。

成天乐中午在绝壁上定坐修炼,突然心神一动似有所感应,立刻转身走进山沟赶回了洞府。雪山中要变天了,习练天人交感的御神之道,自然就能体会到那种微妙的凶险预兆。就算成天乐没有这等修为,他习练的是妖修之法,也有一种类似于野生动物的直觉本能。

高原上的天气变化非常快,刚刚还是阳光明媚,但等他快速返回洞府之后,山峰上已经是狂风呼号,并下起了大雪。这里的雪花不是飘的,那雪砾就像飞针般随风漫射,刚刚在阳光下还是十余度的气温,转眼就是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

风在山间形成了各种复杂的气流,几乎能卷走一切不够坚固的东西,锐利的风声甚至掩盖了山石滚落的撞击声。就算以成天乐的本事,在这种风雪中如果不找地方躲避,暴露在空旷处也等于是找死,他不可能运转法力无限制的与这大自然的威力对抗下去。

成天乐坐在洞府中看着那彩龙鳞壁,虽然没有身处风暴,但元神仍然能清晰的体会到这天地自然的无情威力,就在这时他突然脸色一变,竟于风暴中看见了一个模糊的纤细身影。急忙移换视角,运转法力将局部场景放到最大、最清晰,成天乐终于看见了年秋叶。

成天乐找到高原洞府这一路看似不紧不慢,好像也没吃多少苦头,但别忘了他可是玄牝大成之妖修,又有一副近乎铁打的身子骨,这是其他修士甚至妖修都很难相比的。那年秋叶虽不是娇滴滴的弱女子,但她能找到这个地方来也是吃尽了苦头,发丝凌乱容颜有些许憔悴,白皙的脸庞甚至没有血色,衣服的袖口、肘弯、裤脚、膝盖处都有划破和磨碎的痕迹。

年秋叶突然遭遇了雪山上的“白毛风”,狂风呼号雪砾横飞,视线中一片白茫茫什么都看不清,耳中除了风声什么都听不见,就连呼喊的声音也传不出去,而且在这种地方就算喊救命也没用。

她手持一柄宝剑,祭出一团柔和的光芒包裹着身体,形成了一个局部气团抵御外界的强风,但这气团的边缘不断被强风卷走,她又不断地施展法力稳住。要对抗的不仅是刺骨的寒意,还要施展神行之法足下生根,形神牢牢地与坚固的山岩融为一体,才不至于被狂风卷下万丈深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