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65章、金璎珞,秀媚莲花座

次日霞光升起时,风早已停了,远处的雪山显得格外美丽、周围的草原也格外宁静,仿佛和昨天入夜时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成天乐站起身,习惯性的在霞光下伸了个懒腰,然后打了一套谁也叫不出什么名字的拳,舒活一番筋骨后继续赶路。

步行穿过星宿海,成天乐除了沿途采集知母根、偶尔找到几片彩龙鳞之外,施展神行之法几乎没做任何停留,只是入夜时分凿建避风处定坐、修炼感悟御神之道。两天三夜之后,他终于到达了远方那看似遥不可及的雪山脚下,又一次深切地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震撼与威严气息。

站在山脚下与在地平线彼端远望的感觉不同,人往往是看不见山顶的,爬到先前视线所及的最高处,才知道这里不过是一个坡度转折的地方,向上仍是巍峨的雪山,仿佛永不见顶。这山根本不可能有路,走到一定高度连草木都没有,四面全是光秃秃的陡峭岩石,缝隙和避荫处全是冰雪痕迹。

不带专业装备,徒手攀登高原雪峰,路程是不能以直线来计算的,就算装备齐全的专业登山队,有时一段很短的距离可能都要走一天。成天乐虽是玄牝大成之妖修,但是也会累啊,在山中走走停停,每天都要寻找合适的地方调息涵养几次,方能保持神气继续赶路。

成天乐是一个人来的,也没有带成套的登山装备,就是凭艺高人胆大、背着包徒手爬雪山,于道阳曾告诉他一条最佳的路径,但数百年来局部的地形地貌已经有很大的改变。在这种神秘的地方,往往会有很多神秘的事情会发生,令人感到不可思议,成天乐也碰见了。

在他登山的第二天,走到了绝壁上一处不似天然形成的平整石台,阳光下的山岩平滑如镜,赫然刻绘着一幅度母浮雕。莲花座上的造像以简单的线条勾勒而成,刻痕却深入石壁七寸之深,整体画面极具立体感。

这幅度母像高达三丈有余,五官秀媚,神态端庄优雅、高贵娴静,头饰云纹金环,袒露胸乳,胸前披挂着黄金璎珞,左手在胸前持手印,右手放于右膝,左腿曲坐,右腿伸展于莲花座下。

度母像头上的金环、胸前的璎珞,竟然是用真正的黄金嵌入山壁制成,三丈多高的度母像,仅仅是这些黄金至少就要用到上千斤吧?更令成天乐惊讶的是,这尊度母浮雕并不仅仅是造型逼真而已,以神念观之简直就是真真切切的端坐在那里,体态既端庄又妖娆、形神兼备。

它仿佛包含着一种特殊的神念心印,法力凝结于石壁,以至于千年之后来到此地的人们,见此像如见度母端坐。以成天乐的境界,此刻所能体会的只是神念心印,还察觉不到法身寄托的玄妙。石壁上的浮雕,宛如这位度母就坐在这雪山之上,遥望着山下以及远方的高原。

究竟是什么人跑到这个地方凿建这样一座度母像,他的目的又是为什么?如果是供人膜拜,这里根本不可能有人来,连发现都发现不了。石壁前的平台只有两米多宽,站在这个位置仰头无法看清度母像的全貌,真要是膜拜的话,应该跪在远方的万丈虚空中才行。

成天乐从有人烟的玛多县城,到达这雪峰绝壁,以他的本事都用了三天四夜,而且仅仅是赶路而已。那么在千年之前,又是谁跑到这险绝之地,以多么大的恒心和毅力凿建这几乎不可能被人发现的度母浮雕呢,这么做的意义又何在?这是成天乐登山途中所留下的神秘疑问,只能等到将来去慢慢参透吧。

当天夜里,他本就想在这度母像下定坐修炼御神之道,结果发现根本不可能,至少他目前还没这个本事。这里已经是海拔五千米以上的绝壁了,直接面对高原,空空荡荡没有任何阻挡,晚间的风贴着石壁扫过能把他卷到万丈深渊里去。

而且那度母像所包含的神念气息看似微弱,却绵绵浩荡,对元神有着无处不在的隐然冲击,除非他是专心在膜拜这尊度母、修炼与之相关的法诀,否则很难入定境。于道阳留给成天乐的路径信息中,并没有关于这座度母像的记载,看来他也没有见过。

由于局部地貌的改变,比如冰川的变化影响,成天乐并没有与当年的于道阳走完全相同的路,他只是尽量选择最佳的路径、判断着地形地貌到达那个目的地。成天乐暗记下这个地方,将来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要重新印证一番今天没有解透的玄机。

有人也许要问,成天乐路过此地发现这处巨大的摩崖浮雕,浮雕上的璎珞与头饰都是用黄金嵌入山壁制成,至少也有上千斤,他会不会起了趁机发财的心思呢?仅仅是听说这一段奇遇故事,有的人可能会冒出这种念头,但成天乐连想都不敢想。

要到绝壁高处才能碰到那些黄金,随便取出一条也重达几十斤,干这种事可能会要了人的命;就算成功了,在这种环境下爬这种山,需要尽量减轻负重,多出那么多背负来,也可能随时会要人的命。这幅巨大的浮雕,站在绝壁下以元神观法才能看得清楚,感应到的气息只会令人膜拜,丝毫不容侵犯和亵渎。只有无知者才无畏,而成天乐显然不是。

第二天他在险峻高峰中又发现了一处奇异的所在,大片山崖的表面,竟有一片片如梵文字迹般的纹路,成天乐并不懂梵文,所以也没看懂是什么。只看单独的纹路仿佛天然形成,可是这么一大片有规则的排列还形成了字迹,显然就不太可能是天然的。

怎么形容呢,就像一张写着墨迹的纸打湿了,贴在桌子上再揭下去,有些墨迹自然会印到桌面上,这些绝壁上的纹路给他的就是这种感觉。那些“字”每个都有碗口大,若真有那样的纸,莫不是每一张都有十丈长?字迹时隐时现,有的地方清晰有的地方模糊,在这一片山壁上分布数百米范围。

成天乐本是在远处看见的,费好大劲才爬到了近前,到底也没搞明白是什么东西?他只是觉得天地间的造化神奇远远超出了想象,哪怕是玄牝妖丹大成,也不能尽解其玄妙。但他若没有玄牝妖丹大成之境,恐怕也发现不了这些玄妙痕迹、进而去钻研参透了。

成天乐穿过星宿海到达雪山脚下用了两天三夜,登上巍峨高峰到达那洞府,却用了三天三夜。第四天上午,他在一条山沟入口处左右两块巨石上看见了一副对联,是用汉字雕刻:碧湖无忧,因风皱面;苍山不老,为雪白头。

这就是于道阳当初留下的字迹,说明成天乐找到了地方,沿着山沟走进去,再于尽头处爬上左侧的峭壁,便是此行的目的地。这条山沟十分奇异,不仅避风而且比较温暖湿润,昼夜温差也没有外面那么剧烈,生长着不少高原植物,在一片荒凉中彰显着顽强的生机。

于道阳的洞府入口乍看上去有点像摩崖石窟,只是里面没有佛像,侧面有个门户,走进去是葫芦形,一间外厅连接一个更大的内室。成天乐走进山沟就觉得这里的地气与别处不同,进了洞府感受更深,洞口因为地势的关系将山间那猛烈的强风都引向了别处,而且洞内的温差很小几乎接近于恒定。

老蛤蟆当年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据于道阳说,他是采药时进了这片山沟,无意间发现了绝壁上有一个很特别的山洞,然后经过了一番凿建,才改造成修行洞府。

洞府外间的石壁上有字迹,也是于道阳所留:“得吾丹方以及灵药,可为我传人弟子。欲寻我踪迹,可去辽东洞府。”

假如是一般人来到这里,见到这字迹也没用,所谓辽东洞府究竟在何处啊、留下这字迹的又是谁呢?若以神识查探,这幅字迹中却包含着神念心印,其中有于道阳在此打坐练功的样子,那做派真像一代仙家高人,还有辽东洞府的详细地址和找寻之法。

能走到这里来的,当然都不可能是普通人。这道神念心印之所以五百年后还保留了下来,是因为它是凝于字迹中并不发散的,只有以神识感应才能读取,而曾读取过其中神念的人并不多,只有当年的刘漾河和现在的成天乐。

成天乐一挥拂尘,青丝从石壁上扫过,字迹和神念心印都让他给抹掉了。再走到洞府的内间,方圆三丈有余,里面有石桌、石榻、石几等物。它的结构还真像一个佛窟,墙壁上有很多凿建的小石龛,只是这些石龛中没有佛像而已,大部分空空荡荡,只有少数石龛中还放着木匣。

这些木匣经过法力炼化,五百年后仍没有朽坏,成天乐发现了满满五匣彩龙鳞,足够他炼制三百多枚陆吾神仑丹之用,只是要配齐其他的灵药才行。看来刘漾河也用不了那么多,所以并未全部带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