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64章、知母根,得来知妙窍

从彩龙鳞的来历可知,此物在这里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神奇之宝,假如就在当地居住,无意间遇到就可以顺手收集。可世上有很多东西,你平时好像总能有机会碰到,但真想找它时,可能怎么也找不着。

彩鳞花斑裸鲤,只有高寒深水湖泊中才有,成天乐想收集到足够的彩龙鳞、够炼制陆吾神仑丹之用,除非在这里住个三、五年,否则恐怕是不可能的。但是于道阳也说了,那高原洞府里就有彩龙鳞,他当年机缘巧合收集了很大一批,炼制陆吾神仑丹根本用不了,因为几乎不可能找齐那么多其他的灵药相配。也许刘漾河没有全部拿走,成天乐还可以去碰碰运气。

至于另一味灵药知母根,就得他亲手去采集了。知母是一味常用草药,在我国各地几乎都有分布和栽培,主要效用是清热泻火、生津润燥。但炼制陆吾神仑丹的知母根,是特殊的品种,其叶如兰草、长长的淡紫色花穗呈螺旋状绕着花茎排列,美丽而优雅。其效能清无名之火、疗有汗之蒸、止虚劳之热、滋化源之阴。用在陆吾神仑丹中,主要是中和化润其他各种灵药的火毒。

成天乐在星宿海中走直线,有些湖泊甚至是直接踩着冰面或不宽的水面过去的,这里的水流和湖泊分布很有意思,有些地方的水温比气温要高,所以较深的流水没有封冻,但很多浅湾仍覆盖着冰层。沿途碰到有知母生长的地方,他便采取知母根。

他虽非特意在寻找,只是沿途留意搜集,但测算了一下这片荒原上知母的分布以及要走过的路径,一个来回的话,差不多就可以采集足够所需的灵药了,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困难。但是不要忘了,这种独一无二的知母别处是没有的,先要知道在什么地方能找到才行。

否则的话,成天乐就算走遍天下,恐怕也很难有机会偶尔路过星宿海这种地方、发现丹方中所记载的知母根。于道阳告诉了他,这就是诀窍。所谓诀窍并不是什么一步登天的秘籍,修炼要讲究功夫俱足、机缘巧合、身心相应,而诀窍只是一种正确的方法。

至于彩龙鳞,搜集起来就没这么容易了,哪怕成天乐是鱼妖,能自如的深入这一片河湖中去寻找,那种长出彩鳞的大型花斑裸鲤也是很罕见,想搜集到足够数量的彩龙鳞很难。不过成天乐的运气还算不错,下午的时候走过一个湖泊,突然有一条全身花斑呈龙纹的大鱼跃出水面,肩背上的鳞片有铜钱大小、在阳光下映射五彩光芒。

成天乐反应极快,随即挥手祭出一阵风将它卷到了岸边的草坡上。取了彩龙鳞之后,把这条大鱼又放回了湖中,他现在不饿也不馋,这阵子打算辟谷净化形骸,所以并没有吃鱼。其实那花斑裸鲤的肉也有药效,可去毒养血、收敛外伤,还可治月经不调呢。

走了一下午,跃出水面的彩鳞花斑裸鲤也就碰见这么一只,但他却采到了好几条鱼身上的彩龙鳞,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星宿海的地形地貌经常改变,河流也会改道,有湖泊出现也有湖泊消失,而且近年来的气候明显变干了,这里有不少干涸的洼地,是原先的河道与湖泊遗迹。

在那低处的洼地里,就有冻干脱水的鱼。这种景象在平原上很难见到,有些湖泊干涸见底,那些鱼儿的遗骸很多年后仍然保持完整,就像一个个雕塑。在这些“雕塑”中,成天乐也发现了几只大型的彩鳞花斑裸鲤,虽然那龙形的纹路早已看不出来,可肩背上的彩鳞仍保存完好,有的脱落在旁边的砂砬中。

于道阳曾说过那处隐秘洞府里有不少搜集保存的彩龙鳞,估计就是用这种方法找到的,他当年在这一带苦修了很长时间。虽然有所收获,但是成天乐采到的彩龙鳞是远远不够用的,只能寄希望洞府中还有,刘漾河并没有全部拿走。

太阳落到远方的雪山顶上时,星宿海上起风了。这里的风和别处不一样,十分诡异与冷厉。贴着地面到脚背感觉风并不大,只是微微吹过而已,旁边的湖泊不过是被吹皱水面;可是过了小腿肚到膝盖,便如刀割般的锋利;到了胸口,又像有人用手在推,迎着风连呼吸都困难。

此地昼夜温差极大,像这个季节,阳光照射强烈的午后,气温接近十来度;可是到了夜间,又能接近零下二十度。当太阳落山时冷热交替形成的空气对流,往往都会卷起风势,星宿海是群山环抱间的一处盆地,风起时便无遮无挡,各种对流会形成局部凌厉的疾风,贴着地面不远的高度呼啸而过。

人行走在这种风中几乎睁不开眼、喘不过气、身体也站立不稳,更可怕的是寒风能瞬间带走身体的热量,能把人给吹透了。以成天乐之能,假如在这种风势中硬扛一夜,恐怕也会受风寒入体之伤,而在这险绝高原上受了内伤又没有同伴协护,是非常危险的。

飞禽走兽早已不见踪迹,不知道都猫到哪里躲起来了,成天乐一边运转法力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局部的风旋,既抵挡强风的侵袭也保持热量不至于快速散失,然后开始动手建造一个避风的地方。他并没有走到低洼处,而是在一个土层含水冻结很坚硬的小高坡顶端,挥舞拂尘运转法力挖了一个浅坑,并在浅坑周围将土拍实又构筑了一圈缓坡堤。

他跟梅兰德学过运转地气灵枢,至少知道怎么化转和引导环境中的风势。假如他用碎石筑一圈挡风墙的话,不仅费时费力,而且还容易被强风吹倒砸着自己。利用山丘坡面向上的弧度,引导四面来的风势吹向高空;而他构筑的那一圈缓坡堤,风是吹不倒的,朝外的角度也很有讲究。

人坐在这个浅坑中,无论外面的风从哪个方向吹来,这里恰好一点风都没有,身体周围的空气也不会被疾风卷走。成天乐没有学过这种类似野兽筑巢的生存技巧,但在这种环境下自然而然就这么做了,不仅是因为对地气灵枢的掌握,而且以他的修为境界,自然而然就有一种与天地万物玄妙的呼应,知道该怎么选择。

成天乐坐在土丘顶端的浅坑中,周围群山静默只有寒风呼啸,夜空群星闪烁格外璀璨,他真有几分像高台法坛中的菩萨。“成菩萨”一边运转法力不让风寒侵体,一边在定境中感受这天地自然的浩荡威力。

玄牝妖丹大成之后,如何突破更高境界的修为?没有现成的法诀指引,却有重重劫数考验的参照,路需要自己走。但修炼也并非无迹可寻,首先就从大成真人的俱足神通入手,体悟那神念心印的玄妙。

在此种境界下入定,仿佛天地自然也有其生机律动,隐约与自身形神相呼应,感应到的是天地间那种无形的又无处不在的“神念”,将自身的感悟以及神念灵引赋予所感受到的天地情怀,仿佛是在祭炼这片天地山川。天地山川当然不可被这样祭炼,其实炼就的是自己的形神。

在定坐中达到玄妙的天人交感之境,便是御神之道。掌握御神之道不仅是突破更高境界的契机,也伴随着术法神通妙用。成天乐不仅能给其他修士传达神念心印,也可将自己的神念赋予天地自然中的事物。

比如他可以在一片石壁上“留下”一幅画,如果普通游客经过是看不见的,照相机也拍不下来,只有用神识才可以欣赏到那幅画。同样的手段还可以反过来用,比如山崖上有个洞口,他施法术可以让人看不见,所见仍然是一片山壁。

那片不存在的山壁掩饰了洞口,有灵觉的生灵看见的就是山崖,神念心印的对象是不特定的所有人,这就是元神中所接受信息的自然映射,但是照相机却能拍出来洞口。不知道有人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去一些幽深之处拍照留念,照片上有些景物是当时根本没发现的。

而境界高深者,他所下的神念心印,法力甚至能够融入环境的气息中,对照相或摄像的记录都能够产生影响。只是这么做不仅需要更高的境界,所耗费的法力也极其庞大。当法力散尽之后,神念心印也就消失了,那片山崖又会恢复成原先的样子。

于道阳在辽东隐秘山洞中的洞府,外间入口是钟乳石壁上方的一片幻壁,那里本有两重玄妙,一是巧妙地利用周围的光影折射所制造的视觉效果,二是留下神念心印让来者看见的就是一片钟乳石。但于道阳困在洞府中五百余年,洞府外幻壁上的神念心印法力早已散尽,他也不可能出去再补一记法术。

成天乐在星宿海夜空下定坐,感悟刚刚掌握不久的神念心印神通,悟出御神之道的一丝玄机,进入天人交感呼应之境。那种种术法手段,他倒是想明白了,它们只是“道”形而下的运用、修炼过程中自然而然所伴随的神通,而修行真正要追求的,是存在于这种境界的状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