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63章、彩龙鳞,星宿海中寻

这种生命轻淡的感受是不知不觉的,表面上似乎能够暂时忘却烦恼、逃避与远离是非,但实际上等他再回到日常生活的环境中,那种忧郁、自闭与失落感会更强烈,还自以为得到了开解。所以我们往往看到一些人遇到某些事情有忧郁自闭的倾向,有些心理问题得不到解决,便去这种高原辽阔之地企图得到放松,在人群中却越走越远。

这是当代很多人、包括不少推崇“环境疗法”的心理医生们认知上都存在的误区。对于抑郁而自闭、心理症结不得开解的人,最佳的放松去处其实是略显杂乱的、热闹的、温暖的、充满生趣的地方。

比如菜市场、城乡结合部的农贸市场、热热闹闹的风景旅游一条街,人来人往的美食小吃一条街等等。或者是别具特色的老居民区胡同,看看那些日常生活中的鸡零狗碎、未曾注意到的盎然生机,真正投入进去感受,这才是消除抑郁的最佳放松。如果厌恶与抗拒这些,那才是真正的心理问题所在。

那么这种神秘旷然充满震撼的高原山川美景,能否使人的心境开舒呢?能、当然能、非常能!但最好要带着开放的心怀去欣赏。拘谨时是因为敬畏、疏狂时是因为投入,有那种展开怀抱的心情,才会有胸臆舒卷的畅然。清晰的知道它的冷峻与天地自然的威严,才能体会到生灵的柔情陶醉与一切的动静之美,也能把这美好的享受带走,永远属于自己。

成天乐曾听梅兰德讲解过地气灵枢、环境与心境的玄妙,当他本人突破大成之境时,更隐约窥见了天人呼应的一丝玄机。他来到这里,自热而然就能将这片高原山川的气息感应得如此清晰,在这样的天地穹庐下,修炼御形之道当然极好,但是不同的心境中,却能修炼出不同的心性来。

当晚就在玛多县城住了一夜,成天乐也感到了一丝疲惫,这种疲惫与寻常人的倦意不同,他的精力仍然旺盛,可以不眠不休不食,但与自己相比,精气神却难以调整到巅峰状态。可能是高原反应吧,往往都在到达高原之后的一段时间才会到来。

以成天乐的修为当然无所谓这些,他所受到的不过是那么一丝影响而已,另一方面可能是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他需要在定坐中回味消化,形神方能完全舒畅无碍。想想他这几天的经历,确实绝对丰富也够得上充满波折。

前天早上从苏州赶往浦东机场飞到成都,下午进了千柱道场拜山,晚间与邢秋赋相谈并欣赏千古奇观仙游神灯。昨天上午那场演法相斗一言难尽,然后又连夜赶到大连,进入隐秘洞府见于道阳。到了今天晚上,他已经在青藏高原上偏僻几无人知的玛多县过夜。我们的成总看似呵呵傻笑不慌不忙的样子,但做事情可真够利索的!

在于道阳提供的最佳路径中,玛多也是其中一站,在明代属朵甘行都指挥使司,成天乐是走捷径从另一个方向到达的。明代时从这里开始,就没有任何现成的路径了,连荒凉、险峻的骆马古道都没有,需要沿黄河向西穿越荒野一直走到星宿海。

这对终年生活在此地的牧民来说都是艰辛无比的考验,但是今天的成天乐很幸运,从玛多县的向西、沿着黄河向上游出发,如今又修了一条公路,穿山越谷直达邻近的曲麻莱县境内的黄河正源。这条路虽然没有214国道路况那么好,但是跑越野车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当今有不少知名人士曾乘车走过这条路,为了参观高原美景与黄河源头。当地修这条公路也是以开发黄河源综合旅游项目的名义。但是说实话,这个地方根本不适合大规模的商业旅游开发,倒不是因为它的风景不美、游客们不向往,而是太偏远了、环境也太恶劣了,一年四季就没有多少日子的气候适合外地人游览。

成天乐的越野车里就带着急救箱和氧气瓶呢,那是当地旅行社给配的,车也经过了改装,有一个备用副油箱,否则沿途还真不好找加油站。成天乐沿着这条公路走的距离并不长,看里程表大概是二百多公里,而地图上的直线距离是一百公里出头,所谓“不长”也只是这片高原上的概念,要是换在欧洲可能已经到了别的国家,但在这里还没出玛多县呢。

这天他连一辆车都没看见,公路上也仅仅碰见了牧民和羊群两次,可想而知这条路大部分时间根本就没人走。只有在适合的季节里,才会有各色科考队、探险队和小股游客偶尔经过。

成天乐做事虽然利索但他不着急,以最快的速度、最佳的路径赶来了,干着急也没有用,路在脚下、走就是了!这才是大成妖修成总的心境。他此刻就像一位纯粹的游客,展开元神体会与欣赏着开阔无极的天地穹庐与草原群山。

沿途发现了不少牦牛、羚羊、甚至还有雪豹与红狐的踪迹,它们在远离公路的草原上、河流边,驱车而过的游客很难能看见,却躲不过成天乐的眼睛以及敏锐的神识。在那静静流淌的冰寒河流中,还有很多不知名的珍稀飞禽,有些地方河水在阳光下流淌,而有些地方覆盖着冰雪。

成天乐并没有沿着公路一直到达黄河源,那里并不是他的目的地,经过美丽的扎陵湖后,成他居然把车开离了公路,就在高山草原上沿西南方向行走,不时躲过一些坑洼起伏的地带,包括看似平坦的草地、却是可能陷住车轮的半沼泽。只有将神识延伸得极远,才可能在这种地方开车。

但他也不过多开了十几公里而已,前面就无法行车了。成天乐很干脆的揣起钥匙弃车步行,这里没有偷车贼,恐怕好几年时间人影都见不着一个,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开阔随意的停车场呢。成天乐从这里进入了扎陵湖以西的星宿海。

星宿海果然美丽无垠,传说中只有天神才能在高空欣赏它全部的美。也许是季节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气候的变迁,展现在成天乐眼前的星宿海却与数百年前的美景不太一样。在于道阳的交代的神念中,就包含着星宿海当年的地貌。

群山环抱中仍是一片美丽的盆地,点缀着大大小小数百湖泊,很多湖面上还结着冰,而有的“湖”就是一条河流的河道突然变宽的地方。这里的河道分布依地势错综复杂,就像一张撒开的网。但有些河道是干涸的,盆地上也有很多低洼处,露出冰冷坚硬的高原沙砾,长着稀疏的野草,看上去是没有水的湖泊遗迹。

这里有的地方水草很丰美,能见到各种飞禽走兽的痕迹,还生长着高寒地带特有的奇花异草;而有些地方却很荒凉,干燥坚硬的地表裸露,呈现半荒漠的状态。可能是因为气候变得干燥了,也可能是因为季节的关系,现在是阳历三月,远处高山上的积雪还没融化,气候还很冷,尤其是在夜间。

成天乐在星宿海的另一端就看见了于道阳当年洞府所在的那座山峰,他没法看不见,视线穿过平地,远处巍峨的群山就在地平线上屹立,成天乐早已清楚那座山峰的特征。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尤其是青藏高原上的雪山,在地平线上看得很清楚,但真的想到达就不是跑死马的概念了,可能车都跑没油了,它还是在地平线上。

在这空气稀薄、布满河流与湖泊、很多地方又是半荒漠化的高原野地,就算成天乐有一身修为、会神行之法,步行走过去也不是一两天的功夫。更何况成天乐到达星宿海还另有目的,反正一件事也是办,两件事也是办,他就朝着那群山中的险峰尽量笔直的行走,并于沿途采药。

在炼制陆吾神仑丹的十八味灵药中,有两味只能在类似星宿海这样的环境中才能找到,一味是彩龙鳞,另一味是知母根。

彩龙鳞当然不是真正的龙鳞,否则成天乐也没地方找去。在星宿海的湖泊中,有一种鱼叫花斑裸鲤,全身仅肩部生长着少数鳞片,其他大部分皮肤裸露,鳞片和皮肤上的花纹是类似的颜色,大多呈青灰和淡黄。但有些体型特别大的花斑裸鲤,身上的花斑呈龙云之纹,鳞片也反射出五彩光泽。

高寒地带的湖泊中,鱼类生长的速度极慢,但由于无人捕捞,有些鱼经过很多年之后,体型也会变得特别大。当裸鲤的花斑呈云纹、肩鳞也呈五彩之后,会时常跃出水面,在阳光下划过一道漂亮的轨迹。这样的花斑裸鲤很少见,体型修长,至少也重达十斤以上,使人不禁联想起鲤鱼跳龙门的传说,它身上的五彩鳞片就是彩龙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