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62章、孔雀河,美尽苍穹下

成天乐实话实说道:“一只蛤蟆想修得脱胎换骨,希望当然是渺茫,否则天底下就没有蛤蟆,全成蛤蟆妖了!但是你这只蛤蟆可比其他的蛤蟆幸运太多了,保留了五百年来的灵智与见知,正传法诀无需有人指点。当年的机缘虽已难现,但当年的之偏也能避免,而如今还是会有新的机缘出现。

尽管如此,修不成的可能性也是极大,你很可能会中道殒落,能脱胎换骨只有一线之机。可是你枯坐密室,妄想夺他人玄牝珠疗伤,这种希望是半点都没有。就算你能得逞,将伤势恢复,恐怕脱胎换骨之劫仍然度不过去。要么就在此枯坐百年等待寿元耗尽,要么你就试试。”

于道阳的声音显得很低沉:“你刚刚求证玄牝妖丹大成,就来劝我自行了断吗?”

成天乐:“说得不错,若按这种方法,十有八九不是历劫成功,而是自行了断。但能用这种方式自行了断,对你来说也是正经归宿。”

于道阳:“老夫寿元还有两、三百年,可以再等等,或许另有转机。如果现在就这么决定的话,若修炼不成,恐怕不过短短几十年便会殒落,现在还下不了这个决心。”

成天乐转身朝洞府门户处走去,最后留下一道神念:“我已有五百年寿元,可以等你做决定,但只怕等到你将来再决定的时候,已经更晚了。……我会再来的,但不会打开密室带走于道阳。如果有一天,我倒不介意带一只从发端处重新修炼的蛤蟆回万变宗,到那时,我可以收你为徒,你受万变宗戒律。”

这道神念中包含了他在苏州创立万变宗的宗旨以及具体情况,还给于道阳留了一个“位置”。假如这只老蛤蟆真的用这种方式寻求脱胎换骨,弃玄牝珠从一只蛤蟆开始重新修炼,他可以把它带回万变宗收为弟子,就像收那只小猴儿入门一样。

若那只蛤蟆有幸突破重重考验重新为妖,从形神到心性已有彻底的转变,等于一世两为妖,他既是于道阳也不再是于道阳了。成天乐还提到自己有五百年寿元,这确实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情况,因为他本人已相当于一位大成妖修,凝炼玄牝珠的过程,就是以人身为妖物原身修炼的过程。

到了这种修为,是大概清楚自己的寿元的,妖修寿元远比人间修士更长久,但具体有多久既与出身的族类有关、也与修为相关。所谓五百年是一个虚指,并非意味着成天乐整头整脑就能活到五百岁,而是由身心状态大约决定确定。若是身受重伤,可能寿元大损,若是修为更进,传说中还可长生超脱呢。

成天乐误打误撞习成妖修法诀,又在石野的指点下凝炼玄牝珠成功,他的寿元可比一般的大成真人要长多了。因此他看待很多事物的眼光也渐渐有所不同,假如在此之前,恐怕没人会想到他竟会对于道阳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并给老蛤蟆提出了那样的建议。

当他即将走出门户的时候,于道阳也发来最后一道神念,并没有说自己是否做出了决定,而是告诉他那川西洞府中都有什么东西。如此一来,成天乐若找到那,里就能清楚刘漾河都取走了什么,又有什么是刘漾河自己留下来的。

于道阳还详细介绍了他所了解的铁瓦金舍诀,此秘术与原始的藏传苯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修炼的方法十分诡异艰难,但是练成之后却强悍无比。于道阳当年在川西时也听说过,却从未见过有人修炼,本以为五百年前便已绝传,没想到五百年后还有人能练成。

若刘漾河已求证铁瓦金舍大成,其人必定狠绝无比,于道阳将自己所了解的该门秘法的诡异神通都告诉了成天乐,遇上了也好心中有数。料敌从宽,假设刘漾河已大成,成天乐若没有玄牝妖丹大成,根本就不可能是其对手,如今倒是有一战之力,但若是不敌就赶紧逃吧。

……

根据当代水利测绘的结果,黄河正源为玛曲,又称约古宗列曲,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孔雀河”。其实孔雀河在古代不仅是高原上这么一条河流的名字,也是这一片流域所有支流的总称,站在雪峰上从极高处遥望,黄河发源处的这一片谷底各条支流呈扇面形洒开,其中点缀着大大小小许多美丽的湖泊,就似孔雀开屏美丽的尾羽。

在各条支流交叉汇聚的地方,是一片高原湿地。群山环绕的盆地里,形成了大片的沼泽和数以千计的湖泊,星罗棋布、形状各异,大的有几里方圆,小的只有几平方米。若能飞翔在空中俯视,这些湖泊反射天光熠熠生辉,犹如星空倒悬。此处便称作星宿海,在唐代又称作星宿川。

进入五百年前于道阳在川西高原的洞府,星宿海是必经之地,在邢秋赋提供给成天乐的资料中,年秋叶也曾提到她将穿过一个叫星宿海的地方。成天乐在隐秘洞府中找于道阳谈话的第二天,就已经从大连飞到了青海省会西宁。

他在西宁找了一家旅游公司,以自驾游的名义租了一辆越野车。当地很多旅行社提供这种服务,一般情况下可以专门配一辆车、一名司机、一个导游,只需缴纳费用即可。但成天乐自然不可能让其他人跟随,商量了半天,交了一大笔保险和差不多可以买一辆新车的押金,当场复印了驾照和身份证,签署了一份风险自负的协议,这才把车开走。

所谓川西高原,并不是一个现代的地理名词,而是古时的一个方位概念,是指青藏高原与四川群山相连的地方,在四川以西从千岩万壑过渡到莽莽苍原,长江黄河皆发源于此。

在于道阳的那个年代,要想到达这里,最佳的路径是从四川沿进藏的古道西上,不知道要走多少天、穿越多少艰难险阻。可如今的交通实在太方便了,成天乐先飞到西宁,沿214国道一路疾驰,当晚便到了玛多县城。

没来之前,成天乐还为这里的公路状况有些担忧,做足了思想准备,但是这条国道出乎意料的平坦顺畅,甚至比内地很多国道的路况都要好。沿途见到的车很少,偶尔有牧民赶着羊群在公路上行走、从一个牧场迁移到另一个牧场,每到这个时候就要减速缓行避让羊群。从西宁到玛多这一路,也可能是季节不对,还没到高原探险游的旺季,成天乐遇到的羊群比车还多。

这里已经是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原寒带,年平均气温在零度以下,公路的路基以及路面砂石中含的水分会在冬季冻结、夏季融化,形成的翻浆现象经常损坏路面,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去维护,才能保持这么顺畅的路况。在这个面积有四万五千平方公里、大部分是无人区、居民只有一万多人的地方,可见国家常年投入了巨大的资源。

在这片高原上驱车疾驰,若不是身临其境,很难体会到那种意境。天特别高特别蓝,云特别白特别美,是真真切切的万里苍穹,原野铺开一望无际,这个季节草叶皆成浅黄色,到了远处渐呈深褐,地平线上则是淡青色的群山轮廓,绵延不绝。“天苍苍,野茫茫”,不仅仅是一句书本上的诗,也是展开在眼前的画。

高原上的溪流也显得那么率性、坦荡、透彻而神秘,没有束缚它们的堤岸,随意在草原上流淌。水不深,河面却很宽,清澈无比一眼见底,曲曲折折如一幅幅草书,整片苍原都是它们书写的宣纸。

对于成天乐这种拥有大成境界的修士而言,走在这片世界上最高的高原上,还另有一番感受。这里也是修炼御形之道极佳的地方,元神舒展可以极为辽远幽深,他驱车前行时也展开了元神去抚触这前所未有的意境。

景色当然极美,但也并不意味着可以轻易消受,在这神秘悠远的美景中,也有一种天地间的森然气息,隐约透着一股无形的冷峻。它仿佛在考验所有生灵的意志,是那么的严酷狠绝,如此动人之美却似拒人于千里之外。

有很多人的愿望中,可能很希望能在情绪不佳时到这种地方散散心,也许在远离尘嚣的辽阔原上能尽情舒展、放松身心。这种心情也许是出于猎奇、也许是出于对都市丛林日复一日所见的厌倦、也许是想拥有与众不同的经历、也许就是想追求那种融于自然的情怀。

但就成天乐这位大成真人所感,这片高原并不适合所有人来散心,它在某些情况下并不能使某些人的心境更加舒缓,甚至会平添忧郁。

这里的天地辽阔无极,景色之美令人震撼,而那潜伏的冷峻也是无声无息的。假如是怀着忧郁心结、带着消沉低落的情绪来到这里,会觉得自己在天地之间显得是那么渺小,甚至所有生灵都是那么渺小,连生命都轻淡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