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60章、解豁然,得其门而入

成天乐:“老弟啊,你也不用这么谦虚吧?那青城剑派的状况我很了解,以你的修为境界,未必亚于他们的高手!何故自称井底之蛙呢?”

梅兰德:“我叹的是见知与眼界。我自称监察风门的地气宗师,传世术法修炼圆满仿佛已无路径,又重新将修行道路了悟透彻,突破传说中的神念合形之境,以为那便是登临绝顶。到此境界之后,方知天高地厚、其路漫漫。我行游天下,找寻的就是借鉴与参悟之道。”

成天乐:“你还没有回答我,是怎么知道青城剑派存在的?”

梅兰德又回了一道神念。自古以来人间就有修仙之士,这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他们的踪迹难寻。但是青城山中有修仙者驻足,叠嶂派多多少少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打过什么交道而已,也不清楚他们隐居的道场在什么地方。

梅兰德神念合形大成之后,也有寻访之心,虽并非刻意,但他还真找到了。他找的并不是人,而是寻找整座青城山灵枢地眼所在。成天乐刚从那里来,就是千柱道场中安放青莲宝灯的地方。而梅兰德找到的却不是千柱道场,就是那一片深山幽谷,他展开元神搜寻,感应却十分奇异。

青城群峰的灵枢地眼分明就应该在此处,神识却搜寻不得,仿佛莫名消失于另一个空间里,令梅兰德百思不得其解。今日听成天乐一番话,他才豁然开朗,若没有亲身见证过小昆仑洞天的神奇,仅凭空想很难想明白那样的存在。成天乐以神念介绍,令梅兰德震惊感慨良久。

惊叹之后,梅兰德又追问成天乐拜访青城剑派所为何事?成天乐的话匣子已经打开了,他本就没打算对梅兰德隐瞒修行各派的情况,反而很热心的希望梅兰德能了解更多,于是谈起了自己的经历,从追查传销团伙的幕后组织者、到天津追缉狼妖车轩开始讲起,又牵出了北京八达岭公司的事情。

等他说完之后,梅兰德叹道:“原来你是要上高原寻佳人、斩凶徒,此去有没有把握?”

成天乐:“底气倒是有几分,若说十足的把握也没有,尚不清楚那刘漾河在不在那里、更不清楚年秋叶是否能找对地方,茫茫高原苦绝之地,我也没有去过。”

梅兰德:“成总若是不急,梅某人倒是愿意助你一臂之力,陪你上高原走一趟,这也是阅历天下山川。若是能找到刘漾河,便顺手宰了他。吾鞘中剑久不诛凶,有些寂寞啊。”

成天乐笑道:“多谢老弟!你眼下一定还有事要办,何必特意陪我上高原跑这一趟。我的确很急,立刻就要出发。……我也劝劝你,杀业莫要太甚,除恶自是善举,但我感觉你身上的杀气实在是太重了,与我所结交的昆仑各派高人皆不相同。”

梅兰德苦笑道:“我也是没办法,成就一代地气宗师千难万险,几乎是凭着手中剑一路杀出来的。成总已是有道高人,当然也明白事有为有不为,你不也一样曾出手诛凶吗?遇到了就是遇到了。……老兄啊,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成天乐:“尽管说,只要我能办的便无不可。”

梅兰德:“你肯定能办到的。假如有机会的话,能否带我去拜访青城剑派与那千柱道场,我很想见识一番。成总介绍我的身份,可说我是你的朋友、一位江湖散修。”

成天乐笑了:“哦,就这件事啊,太简单了!我要不是着急,今天就可以回头带你去,但眼下你得等一等,我办完手头的事情再找个机会便是了。”

梅兰德的神情有点激动也有点想笑:“简单?对成总来说也许很简单,但对世上不知情的人而言,这就是大福缘。我的修为不比你低,自己都找到地方了,仍然不得其门而入。成总肯将我领入洞天结缘,我不知怎样感激才好!……不着急,等你办完眼下的事,什么时候方便都可以。”

成天乐:“好的,那就这么一言为定!兰德老弟,我正巧也有一件事要找你商量呢,苏州那栋宅院,我恐怕还需要用几年,最好是能把它买下来,但是手头一时没那么多钱。想问问你是什么意见,是否肯让我再租几年?租金是没有问题的,你尽管开口,如果肯割爱的话,希望我付多少钱,分期付款可不可以?”

梅兰德笑了:“只要你带我进了千柱道场,那宅子你想住几年就住几年。就冲你上次留给我的那两件礼物,宅子再借给你三年也没关系,还谈什么租金?对于我来说,有些缘法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这就叫谈话的艺术,成天乐虽然没动什么花花心眼,却自然而然这么做了。他并没有一见面就提宅子的事,而是先回答梅兰德最关心的问题,又答应了梅兰德提出的要求,等把其他事情都说完了才提起这茬。

成天乐却说道:“这不是想住几年的问题,我欲开宗立派,要尽早定下宗门道场。那宅子若是不能买下,我就要另寻地方自行凿建,恐怕要用几年时间,这就是我继续租的原因。若能够买下,那我从现在开始就凿建布置,这需要问清楚你的意见。”

梅兰德用饶有兴致的眼神看着成天乐,笑道:“哦,原来是这样啊。若是别人找我,这宅子多少钱也不会卖的,一般人也不会明白它的特殊价值。但是成总开口,一切都好商量,而且我也一定能让你买得起。只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想求你,你现在应该没空,等你有时间就给我打个电话,我直接到苏州拜访你,届时见面再谈。”

成天乐连忙点头道:“好的,等我回苏州就马上联系你,其实我一直想找你聊聊的,以前就是不知道你在哪里,你又没给我留过直接的联系方式。”

梅兰德:“实在抱歉,但如今成总知道怎么能随时找到我了,我有时出门去的是很偏僻的地方,手机都没信号,是随身带着卫星电话的。”

两人在茶室中聊的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但是交流的内容可够多的,换成普通人恐怕几天几夜都讲不完。成天乐喝完茶便起身告辞,他还要赶到机场去呢,今天就要到达大连。

成天乐之所以没有要青城剑派的人开车送,就是不欲让他人清楚自己的去向。明明已经在邢秋赋那里拿到详细的资料,走得又这么着急,他却没有直奔青海,这多少会令人心中起疑。成天乐回大连,当然是去那个隐蔽的山洞找于道阳,他不希望有人看出什么端倪。

……

闲话少叙,成天乐当天下午从成都直飞大连,大约晚上九点左右到达,在机场打车直奔三十里堡,于镇中下车步行入山。那座隐秘的山洞离市镇不远,他赶在午夜十二点之前悄悄又摸进去了。

幸亏成天乐与邢秋赋演法时身上没揣别的东西,否则的话,钱包连同里面的身份证、信用卡都不会留下来,也就没法这么赶路了。

现代交通发达便利,与古时相比可以节约太多的时间。成天乐今天清晨时还在呼吸青城山千柱道场的药园花香,然后拿到了邢秋赋整理提供的有关年秋叶去向的详细资料,上午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演法相斗,午后离开千柱道场,又在旅游风景区中巧遇梅兰德。

与梅兰德以神念交流一番长谈,一个小时之内交待了寻常人几天几夜也讲不完的事情。晚饭时分赶到成都机场,午夜前就来到了远在辽东的隐秘山洞中。他这一天,究竟办了多少事?

一座不起眼的荒山,山腹中却藏着那么幽深的钟乳石洞,绝对的黑暗中曲曲折折走了近一里路,途中有无数艰险难越的断层与暗流,他又穿过幻壁来到那座修行洞府前。这里与他上次离去时并没有什么两样,还是五百前年的格局,只是那洞厅中央石台上的丹炉上次已被成天乐取走。

再走进那件修行静室,里面还有一桌一几一榻两椅,两侧的格架以及上面的瓶瓶罐罐都已被成天乐拿走,更多珍贵的东西则被在他之前来到的刘漾河搜刮一空。石壁上的字迹仍宛然如新,假如不明内情的人来到这里,恐怕仍会以为洞府就是这样、主人早已离开去了姑苏。

成天乐进入山洞时一直展开元神小心查探,自从他上次离开之后,没有人再留下来过的痕迹。他取出那截翠绿色的钟乳笋尖,是他自己上次打造的开启隐秘洞府的灵引法器,又一次进入了于道阳的隐居疗伤之地。

他一进来,那被封在石室中的于道阳就有感应,有一道神念传来:“来者何人?”

成天乐的声音带着穿透的法力答道:“前辈,除了我还有谁会来到这里,你又何苦再问呢?”

于道阳的语气竟显得十分复杂,既有些失望又包含着惊喜:“成天乐,果然又是你!我刚才还在想,是否会有别人来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