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59章、殊同归,山水有相逢

邢秋赋是什么脾气,马梓轩很了解,不仅仅是眼光高那么简单,她年纪轻轻便是大成剑修,身为女子、在青城剑派地位尊荣,道侣至少也该是江湖名门之大成修士,否则还真入不了她的法眼、相处起来心境也尴尬。而修士之间讲究的就是这种心境,并非刻意之挑剔。

昆仑各派年青一代的大成修士,在各自宗门中也都是宝贝,道侣之缘法,恐怕尊长早有安排顺势促成。青城剑派如今看上去虽气象不凡,但说实话,千年之前的辉煌早已不再,只不过是一个没落的小宗门重新复苏、有几分兴旺气象而已。

偏偏有成天乐这种年轻才俊送上门来,虽非名门大派传人,但也开一代风气之先,更有自成一家的风范。他一入千柱道场,青城山中便又见仙游圣灯此等千古奇观,更难得的是邢秋赋与他很投缘。虽然发生了一些尴尬,但人和人交往,有这等花絮才是真正的情趣。

邢秋赋对成天乐莫名很感兴趣,马梓轩当然能看出几分端倪,她自己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缘法,若说是男女之情还谈不上,但这未尝不是促成道侣的机缘,凡事都有个缘起嘛。冯春燕问成天乐,可能有试探之意,大概是对这位成总感兴趣;而马梓轩提到这个话茬同样是在试探,却是为邢秋赋在试探。

可能是他们表达得太委婉,可能是我们的成总不解风情、竟然没听出弦外之音;也可能是成天乐听出什么来了,却揣着明白故意糊涂。总之成天乐以旁观者的身份,还附和感慨了一番,仿佛这个话茬不关他本人什么事,接着岔开话题谈起了青城山中的风景。

闲聊间成天乐问道,青城山是自古洞天福地,传说中有不少仙家就在此修行,比如三皇五帝时代神话中的广成子就是其中之一,他们可能是青城剑派弟子,也可能不是。那么在如今这偌大的青城山中,除了青城剑派弟子之外,是否还有别的修士落脚,或者有高人在幽深之处隐居?除了千柱道场之外,这里是否还有别的修行道场?

本来就是随口一问,不料马梓轩却很认真地答道:“偌大青城山,自古以来多有高人隐士修行,藏身幽野不为人知,或定居一段时日或偶尔路过驻足,古时我青城剑派宗门兴旺时,自然多有来往,如今却不大清楚了。但只要是昆仑各派同道,基本上还是知道我青城剑派与千柱道场的,若偶尔路过也会拜山打声招呼。

若说在这山中建立传承道场并相安无扰的,确实还有一支很特别的修士,据说他们也传承了近千年,在青城后山的观兰台上建有殿阁亭台,寻常人难以涉足。在观兰台的绝壁高崖之侧,还有一座特殊的法阵,以山石为丘壑拟整座青城地气灵枢,方寸之间如行走万山之中。

只是这一群修士所修的正传法诀与昆仑各派不同,应是传统江湖八门中的风门之术,注重山川地气灵枢的运转采炼,并非求超脱之道,更接近于世间的术士了。他们自称叠嶂派,但我青城剑派的祖师曾暗中研究过,他们是一门独特传承中的一个分支,其传世术法并无破妄大成之说。

但这群修士追求的所谓‘神念合形’境界,倒也与大成真人相当,只是看来有些缥缈、难以达到。他们走的是另一条路径,专从地气灵枢中获得术法神通,虽然也能拥有种种成就,但修行本身却未明晰重重境界考验,若欲求证大成,恐怕要在面对妄境时重新参透方可,至于再往上的境界,仍需摸索。

我青城剑派知道观兰台上有那么一支传承,但与其说他们是修士不如说是术士,所求是术法之用并非形神超脱之道,所以并没什么往来,他们也不知我青城剑派和千柱道场的存在。这世上自古各种炼气炼术者众多,就如有诸多妖修混迹红尘,万像纷呈也是常态。”

马梓轩提到了一群有自古传承、自称叠嶂派的术士,本是当江湖轶闻来介绍,成天乐闻言却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了梅兰德,也隐约猜到了这叠嶂派的来历。那梅兰德自称地气宗师、监察天下风门各派,那么叠嶂派也应该是江湖风门中的一支,虽然看似各有传承,实则是一门术法中的各个流派。

梅兰德的修为成天乐见识过,走的确实是另一条路径,但以成天乐如今的修为再去回忆当初的情景,梅兰德应当已突破大成之境,也就是马梓轩方才所说那些术士所追求的“神念合形”。按照青城剑派古代祖师的说法,那些人的修炼追求术法之用,并未明晰超脱境界的重重考验,要想突破这层境界,须从头参悟透彻。

如此说来,那梅兰德可真不简单啊,堪称一代奇才了,另辟蹊径而大成。他与成天乐的经历应该有类似的地方,修至传世法诀的尽头,然后需要重溯修行之初印证明晰。如今梅兰德的修行,就如登天之探索,以他的独特根基为发端,走出另一条超脱之道,最终恐怕也是殊途同归。想当年梅兰德向他借画而观,应该就是在做各种印证。

成天乐在凝翠桥头回到青城山风景区的旅游路线上,向马梓轩等青城剑派同道拱手告辞,在熙熙攘攘的游客中离去。往山下走的时候,他还在那里琢磨梅兰德呢,结果一抬头,竟然就看见了!

青城山中常见道装打扮的出家人,前方山路上走来一名道姑,容颜秀媚身姿婀娜,举步之间仿佛带着这青城山的灵气,步履如此轻灵,看上去应是一位有修行的人。成天乐本以为那人可能也是青城剑派的弟子,但是再看她身边的那个小伙,突然想到——这道姑恐怕就是马梓轩刚刚提到的叠嶂派的传人。

在那道姑身边,如笑意春风随行的,不就是成天乐本欲在苏州等候的梅兰德吗?天下很大也很小,机缘真是太巧,成天乐无法在苏州等候梅兰德,特意交代訾浩等人留下口讯,他则赶来了青城山,没想到就在这里遇见了梅兰德。

成天乐看见梅兰德的时候,梅兰德已经看见了他,向身边的道姑小声说了几句什么,那道姑轻轻点了点头转身走向了另外一条岔道,而梅兰德则快步登阶迎了过来,大老远就打招呼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成总,我们竟然能在此地相见!”

成天乐也迎上前去道:“是啊,真是太巧了,你是来拜访朋友的吗?”说话的同时发去了一道神念,成天乐也没琢磨太多,刚刚心里想什么此刻就说了什么,只是周围游客太多有些话不便当众开口,于是用了神念。他只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梅兰德,你是不是来视察叠嶂派的?”

梅兰德闻言却大吃一惊,立刻回了一道神念,包含着很复杂的各种信息:“成天乐,三年多时间不见,你的修为竟已突破大成之境,恭喜恭喜!……我到青城山来确实是为了拜访叠嶂派道友,但你是怎么知道叠嶂派的?……你到此山中,是否是为了拜访那自古于深谷中修炼的一群剑修,他们到底是怎样的情形,能否对我介绍一番?”

在发出神念的同时,梅兰德已快步走过来挽住了成天乐的胳膊道:“我们实在太有缘分了,好久不见,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聊吧。”

青城山前山的旅游路线旁边,恰好有一家茶座,里面卖的是当地特产茶,消费很不便宜。梅兰德很热情地将成天乐拉进了茶座,点了一壶最贵的茶,又有一个背筐的山里人过来推销东西,筐里是一种当地产的不带刺的青瓜,啃起来清香爽脆、很是水嫩。

两人买了几根青瓜就茶,坐在那里“聊”起来,谈话的内容外人不知,主要是用神念交流。成天乐首先说道:“我来这里是拜访青城剑派,有事情要问他们。”

梅兰德:“青城深谷中的那一群剑修,原来是青城剑派?”

成天乐:“是的,原来你知道有那么一群人的存在,却不清楚他们的宗门名号?可是据青城剑派的弟子说,叠嶂派的传人并不知道青城剑派以及千柱道场的情况,你是从哪听说的?”

他同时也给梅兰德发出一道非常复杂的神念,其中包含的信息恐怕只有大成真人才能瞬间解读,换成普通的修士元神都会受到冲击。他简单介绍了昆仑修行各派的状况,又详细介绍了青城剑派的情形,包括千柱道场的玄奇,以及马梓轩在送他出山的路上讲的关于叠嶂派的那段话。

有些情况,比如千柱道场这种小昆仑洞天是怎么回事,仅凭语言是描述不清的,幸亏有神念心印这种手段,才能无碍的表达明白。梅兰德怔了半天,这才长叹一声道:“我修炼至今,曾自以为已达到传说中的超脱之境,今日听成总一席话,方知梅某人一直是井底之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