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58章、裂虹刃,斩落半片衣

又有一道白色闪电从直射而出,是拂尘中的那一根白丝,仿佛穿透了岁月与时光,回到裂刃飞虹术凝而未发之初,沿着白丝有一个圆形的光团也射了出去,竟是一枚山核桃大小滴溜溜的玄珠,正是妖修特有的玄牝珠。

玄牝珠凝炼了原身之外所凝炼的法力,瞬间到了剑芒爆发的中央。周围化作十二枚、以蓝色电光和青色光幕为联系的飞电石手串,旋转呼应玄牝珠,爆发了一股澎湃的法力将那炸裂的飞虹全部湮灭,化为无数细碎的风刃飞旋。

演法并不是生死相斗,讲究不能伤人。所以邢秋赋才会提前告诉成天乐自己要使的手段以及威力,那裂虹般的剑光虽然被化解,但成天乐并不能完全阻挡其锋芒。风刃飞旋便是其余波,一样可以伤人,如果无法力护身,甚至会被乱刃分尸。

邢秋赋瞬间花容失色,裂刃飞虹术她尚未习练纯熟,催动这一击很勉强,短时间内难以凝聚神气。那散射的风刃飞旋伤不了风暴中央的玄牝珠,而是向四面八方射出,同样也会波及邢秋赋本人。她勉强运转法力护身,挥沉银剑祭起一道光幕,但此时神气法力不继,恐怕也得受伤。

可这一幕并没有发生,那散开的飞电石旋即又恢复成手串模样,恰好将玄牝珠拢在中央,带着各色光彩如铁幕合闸,将射向邢秋赋那一侧的风刃飞旋全部挡住了,紧接着那根白丝带着玄牝珠和环绕其上的飞电石手串迅速地收回。

邢秋赋又吃了一惊,成天乐的法宝玄妙、手段高超,却是从邢秋赋这一面截断的法力余波,那无数道风刃飞旋仍然袭向他本人。只见成天乐闭上了眼睛,满头长发向后飘飞,就似面对狂风屹立的岩石,风暴之后巍然未动。

“师妹,不可!”有一个声音传来,随着声音一道剑光飞至,落地化为马梓轩的身形。这位青城剑派的第一高手,凭借师传的一柄神器宝剑也能破空飞行,但他却来迟了一步,法力激荡恰好结束。马梓轩与邢秋赋齐声惊呼道:“成总!你没事吧?”

成天乐睁开眼睛答道:“没事,不好意思,让诸位受惊了。”

邢秋赋已经纵身跃到了成天乐身前,却突然羞红了脸,呀的一声转过头去。因为成天乐睁眼说话的同时,从后背到后腰、屁股蛋子、大腿后侧、小腿肚子,贴着身体连上衣带裤子的后半片都落在了地上。

怎么只有后半片呢?因为他的身体稍微一动,衣服正面就化成了无数的碎片,那是被风刃飞旋切割后的结果。前面的衣服都没了,后面还保持完整的半边衣服当然也全掉了,我们的成总瞬间裸奔,除了手中的拂尘和收回右腕上的那一串飞电石,周身上下再没有别的东西。

周围的青城剑派弟子先是一愣,后来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哄笑,这场演法的结果也太逗了!

但是成总裸奔的经历大约只有零点几秒,意识到不妙随即原地一转身,手中拂尘又化为一片青丝绕住了身体。在哄笑声中青丝光影散开,他再度让围观众人目瞪口呆,因为此刻他赫然已经换上了一身道袍,就如变戏法般神奇,仿佛拂尘里还藏着一套衣服呢。

成天乐曾与訾浩一起修炼,将訾浩视为自己的玄牝珠,自然而然也掌握了訾浩的天赋神通,有一样今天是第一次用到,那便是幻化衣物的把戏。他现在还是光着的,却幻化出了一套道袍穿在身上,高人神识能感应到这套衣服是法力变化而成,但看上去却真切如常。

从光溜溜的狼狈裸奔,一转身就变成了身穿道袍手持拂尘、长发飘浮的神仙模样,看得大家再度目眩神驰。只见成总手腕一转,倒提拂尘拱手向邢秋赋道:“青城剑派的裂刃飞虹绝技,确实锋利无匹,成某人甘拜下风,佩服!”

这番演法的胜负到底如何?此时结束的话,当然是邢秋赋胜了!成天乐站在原地硬接裂刃飞虹,看上去就是自讨苦吃。他虽化解了漫天剑芒,却击不散风刃余波,既然要用这种方式应对,就要守演法的规矩控制住场面。所以让邢秋赋不受伤是理所当然,可是他自己却被风刃飞旋迎面扫中,连衣服都没了。

这时又有一个声音问道:“成总,这是外家功夫的极致境界‘金龙锁玉柱’吗?昆仑修行各派,我只听说过石盟主少年时练成了这种功夫,没想到成总也有此绝技!”

说话者是邢度则,他的速度也是极快,此刻已经赶到了这里,同时还对邢秋赋发了一道神念:“人家衣服已经穿好了!”否则这位大成女剑修还不好意思转过脸来呢。

成天乐赶紧答道:“金龙锁玉柱?惭愧,我从未听说过。我习练的是妖修之法,就将人身当成妖物原身修炼,并有幸服用了数枚陆吾神仑丹。肉身之强,虽抵挡不了年秋赋道友的剑芒飞虹,却还是能抗一抗那些风刃飞旋的。”

他此话一出口,周围弟子尽皆惊叹,看着成总细皮嫩肉的,身子骨却如铁打的一般,那护身法力由内而外几乎无坚可催啊!年秋赋转过身来看见成天乐那一身道袍,惊讶中也松了一口气,红着脸赶紧说道:“成总太谦虚了,方才斗法谁都能看出来,是小妹不敌。勉强施展青城剑派的镇山绝技,却让成总如此化解。惭愧惭愧,失礼之处,请您千万不要介意!”

这场演法是一波三折,过程有些尴尬也很搞笑,但结果却是皆大欢喜。起初邢秋赋尽展青城剑意之妙,成天乐却老老实实以不变应万变,显得是深不可测。最后邢秋赋使出了青城剑派的绝技裂刃飞虹术,在演法中以一剑胜之。

成天乐当场裸奔,引起众人哄笑,但他的护体功夫之强悍又令人惊叹,更拉风的却是那转身之间的变化功夫。修行高人谁都会两手幻术,但是如此变化衣衫却真切如常,这种小手段看上去仿佛比那护身绝技更让人觉得神奇,也完全挽回了那瞬间裸奔的尴尬。

大家也都看出来了,成总的神通法力确实在邢秋赋之上,邢秋赋最后的那一剑挽回的不是自己的面子,而是青城剑派的威名。成天乐仍然呵呵傻笑,赞叹青城剑派的剑技超凡,这确实是由衷之语,就算他的神通法力更强,也被那一剑弄得狼狈不堪。

邢秋赋却很不好意思,她甚至有点想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成天乐这种人?但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越看越觉得这人既有趣又不简单,真像他的名字,看见了就让人忍不住开心,短短一天交往的经历虽然伴随了许多尴尬,回想起来却特有滋味。

成天乐来这里拜山本是急事,换了套青城剑派特意“赔偿”的新衣服,吃完午饭后就告辞了,并且坚持不让青城剑派弟子送他去机场。这不仅是客气,也是另有打算,按照常理他应该直飞青海,可此刻却要去另一个地方。既然成总如此坚持,邢度则也没强送,只是让马梓轩与冯春燕两人将他送出千柱道场,到达风景区的旅游线路上。

邢秋赋本来也想送成总,可是一见到他就忍不住有点脸红,终究还是在洞天门户处给了成天乐一块玉佩,小声说道:“成总,你若见到年秋叶,麻烦将这块玉佩交给她,里面有我留给她的讯息。她的修为若是突破大成之境,自然就可以听到。”

成天乐觉得有点奇怪,年秋叶的修为尚未突破大成之境,据成天乐所知,她破妄境界之前的修炼皆已圆满,但大成这一关无论对谁都不是那么好过的。邢秋赋这是什么意思?留下了一道年秋叶破妄大成之后才能读取的神念心印在玉佩里。

但成天乐也不太懂这些姑娘家的心思,也不好追问和打探人家的私语,更没有研究玉佩偷听的想法。邢秋赋与年秋叶既然是密友,读取玉佩里的信息可能需要两人之间约定的暗号,成天乐或许能破解,但他不会干那种事。

离开千柱道场,穿行的仍是人迹罕至的深山野径,在远处山坳中回首,千柱道场的洞天门户已经关闭,远远望见的只是一片深山幽谷而已。几人边走边闲聊,冯春燕突然问道——成总有没有道侣?

成天乐不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有啊,当然有,他有小韶!但是小韶包括画卷世界的秘密,他却不想轻易说出来,只得顾左右而言他。马梓轩也看似无意的顺势提到,邢秋赋亦无道侣且眼光很高,结缘之事恐怕不容易。

修士的感情生活可能与常人不太一样,他们所追求的人生更多在于境界上的超脱,但当然也有在世之情爱,只是更多的随缘而行。邢秋赋今年二十八岁,身为一名大成剑修,其实年纪还很轻,倒也不用太着急,但是像她这种情况,今后结道侣之缘并不简单。


阅读www.yuedu.info